• 第二十五章 东风无力百花残

    更新时间:2015-09-24 18:21:03本章字数:2132字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次日拂晓就是与薛如晦约定的三日之期。这两日花轻语虽与自己形影不离,可是任平生还是觉得有许多话没有说完。

    花轻语送任平生出花语宗已有百里之远。

    任平生强打起精神冲她笑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轻语,你就送到这儿吧。”

    “真的不需要我陪你一起回去么?”花轻语轻声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问,这并不符合她的性格,可此时这话却脱口而出,是那样的自然。

    任平生微微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做声。

    “那就在让我送你百步吧!”花轻语轻叹道。

    任平生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她的表情,一言不发的缓缓而行。

    花轻语平生行事,一向不爱后悔。可这数百步的行程,走到最后,心中竟还是浮起一丝悲凉来。那丝悲凉却在她端庄的步态中点染出几分高卓。

    他有多少次想告诉她说自己不走了,他愿意舍弃其它而陪伴她一生,可他不能,除魔卫道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有多少次话到嘴边,想挽留他,她想告诉他天涯海角她也愿意随他而去。可她不能,她有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百步的路程很快就走完了,任平生停住了脚步。

    花轻语替他掸了掸他衣服上的尘土,坚强的一笑:“你不必对我有太多牵挂,记得回来就好。”

    任平生不知道自己此时心中到底是苦还是甜,在她额头上深情的一吻,强迫自己硬下心肠转过身去,纵身一跃御风而去。

    望着任平生在天边消失的背影,花轻语忽然面色一寒,冷声说道:“出来吧,何必每次都如此的鬼鬼祟祟。”

    “呵呵呵,你的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居然能感知到我在附近”一个身着黑斗篷的身影从树林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你这次找我又有何事?怎么?莫非还是对我不放心?”花轻语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倒不是,只是想来提醒一下你,离你所中的血月情咒发作还有不到五年,所以你行事还是要慎之又慎,事情一旦功亏一篑,到时血月情咒发作,谁也救不了你。”

    “我现在所做的难道不都是你的心意么?我做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花轻语微怒道。

    “小语你的脾气还是没有变,不过你生气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说着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那只手就想来上来抚摸花轻语的面庞。

    花轻语扭头闪过“拿开你的脏手,还有不要叫我小语,我听了想吐!”

    黑袍人正准备在说些什么,却被一个清亮的女声打断了:“舍妹心情不好,尊驾又何苦强人所难?”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空中落下,身姿曼妙,如同仙子下凡一般。正是花漫雪。

    “你又是何时回来的?”花轻语皱着眉头问道。还不等花漫雪回答,她又冷笑道:“呵呵,我又何必多此一问,或许你就根本不曾离开过。”她这句话好似在嘲讽花漫雪有似乎是说给她自己的。说完她转身离去。

    “看样子,她倒像是对任平生动了真情”黑袍人向花漫雪问道。他的脸被斗篷完全罩住,看不清他的表情。

    花漫雪咯咯笑道:“怎么?莫非你也会吃醋?若当初你有任平生的一般真心,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般样子。”

    “笑话,我怎么会吃醋?不要给我说当初,前世的事情我再也不想提起,今世我想要的只是权力,至高无上的权力,我要凌驾于六道之上,拿回一切本就属于我的东西!你们谁也别想阻止,你们也阻止不了。我将是最后的赢家,所有的一切最终将会属于我,属于我!哈哈哈······”黑袍人越说越激动,几近到了发狂的地步。

    “我倒忘了,你在心中又何时有过真情?今世也好,前世也罢,我们之间有的只是交易,看来我刚才的言语又天真了!”花漫雪幽幽的说道。

    “哼,你明白就好!给我好好盯好你妹妹,做好你该做的事,本尊答应你的事到大功告成之日自然会实现。否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黑袍人狠狠道。

    “你也不必威胁我,几世的纠葛,你清楚我,我也明白你。只是这任平生好像并不像你说的那么难对付。”花漫雪道。

    “我就是怕你掉以轻心,任平生天赋超绝,心智更高,岂是人道修士可比,你可知他是······”黑袍人慌不择言,差点说出了口。

    “任平生是什么?你好像还是有很多事在瞒着我."花漫雪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你就不要多问了,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记住我说的话,盯好你妹妹,再有什么事我自然还会找你!”

    黑袍人只剩下一道残影,片刻不到就消失不见了。

    花漫雪面露怨恨之色自言自语道:“我想要的我自然会得到,但你的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休想如愿以偿,我花漫雪怎会当你的提线木偶任你摆布?!”

    任平生一路上飞的很快,仿佛离她的距离越远自己就会越心安。

    不肖四个时辰他就落在了星月殿的演武场上,此时离约定的时刻还有近一个时辰。他决定打坐调整下心神,刚刚盘坐下来闭上眼睛,就感觉到有人在靠近,散开神识,那是一股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苏师姐,看来你还是对我放心不下呀。”任平生轻叹道。

    苏紫陌从空中徐徐落下,犹如一阵清风。

    她整理了下略微凌乱的发丝,缓缓说道:“月儿吵着要等你回来,后半夜才睡去,我想着这个时辰你也差不多该回山了,反正也睡不着,便过来看看。”

    任平生眼圈一红,她知道苏紫陌这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中包含了对自己太多的挂念和担忧。

    “师姐,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何会变成今天这样······”在从小就照顾自己的苏紫陌面前他觉得有愧。

    苏紫陌轻声打断了他的话“平生,你什么都不必说了,师姐明白。你长大了,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师姐只问你一句,对于近日这一战,你有几成把握?”

    “十成!”任平生目露精光。此话一出,不但苏紫陌心头一惊,就连四周空气的流动都被他所散发气场所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