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未落下风

    更新时间:2015-09-29 23:58:46本章字数:2245字

    东方刚见白,演武场四周就围满了人,除了星月殿的本门弟子外,绝大部分都是其它宗派的修士。紫霄宫主薛如晦已近百年没有出过手,这些人怎可错过了这样的机会。

    “平生,我先去照看下师尊那边了,你自己当心!”苏紫陌小声对任平生说道。

    “苏师姐,你不必担心我,尽管去忙”任平生仍然在演武场中央打坐调息着。

    苏紫陌转身离去。

    “总算是赶上了,咦,唐小丰你看,在演武场中打坐的不正是生哥哥么!”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在场外叫喊道,后面跟了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正是那唐小丰和南宫秦悦。

    星月殿正殿外,眉东楼和薛如晦已经各自就位,侧首站立着苏紫陌和薛空吻等一干弟子。

    薛如晦和眉东楼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着,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站在他右侧的薛空吻也同样阴着脸。

    眉东楼看看天色差不多了,起身对台下的众人拱手朗声说道:“蓬莱紫霄宫的薛兄不辞劳苦赐教小徒平生,本属门中小事,不想劳动这么多同道好友,老夫是在是惭愧的很。”

    “眉殿主客气了”“星月玄君说的哪里话”“我等能一睹薛宫主和令徒的风采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台下围观的众人纷纷表示心意。

    眉东楼看了眼旁座的薛如晦,见他了点了点头,便继续高声说道:“试炼开始!平生你可要认真向你薛伯父讨教!”这话中似乎有点说不清的意味。

    任平生睁眼,起身。他今天身着一袭宝蓝色的长衫,一条玉带束在腰间,悬剑问寒插在背后,身姿挺拔,没有星点以往慵懒的样子,倒多了几分玉树临风的味道。

    薛如晦飞身下场,与任平生对面而立,两人之间相隔不到十丈。

    “三日已过,任贤侄看来还是没有改变主意”薛如晦道。

    “薛伯父和薛师妹的好意平生实难领受,平生情愿薛伯父教诲,还望您老人家再次海涵”任平生道。

    “你既然心意已决,那再多说也是无益,出招吧”薛如晦淡淡的说道。未落下风

    任平生知道薛如晦自持身份,绝不可能先出手,所以也不客气,抖擞了精神,左手提起灵力,捏起剑诀,五道逸星剑气从五指间同时射出,道道蓝芒以惊人的速度向薛如晦上半身五处大穴打去。

    在同一时刻,他右手迅速拔出问寒玄剑,双足点地,身体凌空而起,将梯云纵的身法横向使出,剑芒直指薛如晦的面部。

    倒不是任平生心狠手辣,因为他深知,薛如晦的修为实在是高自己太多,如自己瞻前顾后不全力以赴,对方即便是单手,自己也很难接下十招。

    薛如晦未做任何的闪避,只见他身上的衣袍鼓起,头发也无风自动开来。五道剑芒在离他近一尺的位置被尽数弹开,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不见。

    任平生微微一惊,虽然战前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可此时还是不免有些心惊,这可是他全力使出的逸星剑气,竟然连对方的衣襟都未沾上。

    “护身罡气么?想不到居然强到了了如此地步,只用气场形成的罡风及改变了我所有剑气的位置”

    他来不及再细想,人已持剑刺到薛如晦面前,却被一股海绵状的无形之力阻碍,离对方面部还有寸许时已经刺不进分毫。

    任平生口中急念:“我以我玄阶之灵请兵灵出玄兵玄魂之体”

    问寒玄剑之上,龙纹隐隐再现,他持剑之手再一用力,剑间闪现一点寒芒,已有突破防御之势。

    薛如晦心中暗想:“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任平生这小子!”

    眼见任平生的问寒一点点的刺破自己的护身罡气,他不得不退.

    任平生哪会错失如此的良机,手腕一转,手中的问寒由刺变斩,剑身的光芒扩展成一个十几丈长的刀影,他口中喝到:“月华斩”,那巨大的刀影夹带着呼呼作响的风声以迅雷之势超薛如晦斩去。

    “鱼龙百变”薛如晦没想到任平生的攻击会有如此的凌厉,在退却中使出了紫霄宫的独门身法,一时间漫天都是他的残影,如游龙般穿梭。

    在完全避开任平生的攻击后,薛如晦终于出手了“疾风千斩”,如风般的强大尽力化作千道无形的斩击,在这片空间内无处不在。

    任平生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薛如晦出手的一刻他就有了预感,瞬间结印以星月护盾加身。

    “砰!砰!”没想到只接下两斩,星月护盾就砰然碎裂。

    同样的招式,在薛如晦手中使出不知比前番薛空吻使出的威力强大了多少倍,这就是差距,实力山的绝对差距。

    “现在才过了三招,我要是现在就以玄武甲加身,过一阵儿,在他的绝度领域的威压下我绝无胜算。我一定要坚持,一定要逼他施展绝度领域”

    任平生心中打定主意,既然躲不掉,那就只有逃。他以梯云纵身法起势,一飞冲天,暂时脱离了刚才的险境。刚才他所待之处,青石板上已被划出千道斩痕。

    “想跑,没那么容易!”薛如晦喝到“紫霄云龙,给我追!”

    之间他手中的一团紫色灵气推向空中幻化出一条几十丈长的灵龙,那灵龙呼啸一声直追任平生。

    任平生感觉到了身后的危机,扭头的同时问寒剑锋像那紫色灵龙一指“问寒玄灵,出!”

    一道寒光裹着淡蓝色的灵气由问寒剑锋而出,化作一条同样巨大的冰龙,右上而下携千钧之势直冲向那紫霄云龙。

    “轰隆!轰隆”双方虽然都是幻化之龙,可相撞之时,仍然发出石破天惊之声。巨响过后,空中只剩下丝丝紫气和淡蓝色的灵气缠绕在一起。

    这片刻的喘息也让任平生在空中稳住了身形。

    底下的观战之人无不为刚才精彩的一幕叹为观止。

    南宫秦悦也面带欣赏之色的盯着空中的那个蓝色身影。

    “生哥,加油!你一定行的!”眉月儿更是激动地跳了起来。

    “月儿,成何体统”眉东楼厉声制止道。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对徒弟的表现是多么的满意,但他不能有一丝喜悦,形式也不允许他有这样的喜悦。

    苏紫陌粉拳紧握,手心里已经攥满了汗水,她清楚已经过了六招,薛如晦该出真招了,虽然清晨任平生给她的回答坚毅而又自信,但是她心中还是只打鼓,对方毕竟是通玄后期,圣者之下绝无敌手的存在。

    “平生,你一定要挺住啊,为了星悦殿,更为了你所爱的的人,还剩四招,你一定要挺住!”

    苏紫陌的心中的祈祷之声不知空中的任平生又能否感觉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