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南宫秦悦

    更新时间:2015-10-01 23:32:39本章字数:2173字

    神机谷,天算峰。一老一少席地而坐正在对弈。

    少年的年纪并不算太小,已到弱冠之年,只是身体略显单薄,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老者也不算太老,虽然银发白须,但脸上却少有皱纹,双目极为明亮,叫人联想到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男子。

    老者在棋盘上落下一枚棋子对年轻人说道:“南宫啊,在为师的众多弟子之中数你年纪最小,但也数你悟性最高。当年我出谷去看望老友,路过棋盘镇时遇见了你。对了,当时你也是在跟人对弈,那时你才四岁不到,居然能连赢对手六局。其实你那个对手的棋艺也是不错的,可见你的聪慧异于常人。当我问你棋道的时候,你小子居然能给我说出那番人生如棋,万法相通的道理。原本一百年前我就决意在玄兵塚临世前不在收徒。但当时我就决意你这个徒弟我非收不可。你可知为何?”

    “咱们神机谷以修心悟道,修为的高深全都在于一个悟字,参透众生法则才能做到真正的定神炼心。而只有把心炼的波澜不惊,才能更好的悟道。所以师傅当年看上弟子的一个是悟一个是心。”被老者唤作南宫你的年轻人微微笑道。

    “呵呵,不愧是我天机子的得意弟子,答的好说的透彻。”天机子朗声笑道,显然他对南宫的回答很是满意。

    天机子喝了口茶继续说道:“真武大会本门已有数百年不曾派弟子参加了。但这次不同,玄兵塚三年之后就要临世,浩劫将至,人界是否能安然度过这次浩劫,你们这群年轻人成了关键。”

    “所以师尊的意思是让我去代表本门去参加此次的大会么?”南宫的目光任然停留在棋盘之上。

    “正是此意,此局结束就出谷。虽然你天资绝佳,短短十六年的时间就达到了通玄初期境界。可现在下三道蠢蠢欲动,时常派有高手在人界走动,这叫为师有些许担心。所以还是想考校一下你对奇门遁甲之术的认知,此术为本门之精髓,在你不敌之时亦可保性命无虞。”天机子捋了捋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师尊请出题”南宫道。

    “何为奇门遁甲?”天机子发问。

    “组成奇门遁甲的含义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意思组成。奇就是乙、丙月、丁星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在排宫法中是八门,在飞宫法中九门:休、死、伤、杜、中、开、惊、生、景;遁即隐藏,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甲是在十干中最为尊贵,它藏而不现,隐遁于六仪之下。”南宫将奇门遁甲的含义娓娓道来。

    “嗯,不错,那六仪又作何解释?”天机子继续问道。

    南宫不疾不徐的答道:“六仪就是戊、己、庚、辛、壬、癸。隐遁原则是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

    见自己的师尊笑而不言,南宫接着说道:“以弟子的浅见,奇门遁的占测主要分为天,门,地三盘,象征三才。天盘的九宫有九星,中盘的八宫布八门;地盘的八宫代表八个方位,静止不动;同时天盘地盘上,每宫都分配着特定的奇,也就是乙,丙,丁。这样,根据具体时日,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局以及特殊的奇门遁甲格局,以占测世间万物,预测凶吉。”

    “此术的根本要义你掌握的十分精准,见解也十分独到,如果是临阵对敌,你又会怎样做来发挥它的功效?”天机子终于再次开口道。

    南宫你不疾不徐的说道:“奇门遁甲可以融合于太极八卦和阴阳五行,布阵分为飞宫法和排宫法,这两种方法都在于一个困字和一个变字上,排宫法拥有二十六万两千一百四十四种变化,飞宫法有五十三万一千四百四十一种变化,可谓是玄妙难测。要想破它,关键是要掌握它变化的规律,根据规律推算出变化后的方位。八门分别对应八个不同的方位,中门之外,八门分为阴阳二遁,休、生、伤、开四门为阳遁,死、惊、杜、景四门为阴遁,阳遁和阴遁的每一次变化都会改变原来的路线,但他们会形成新的路线,无论如何变化,最核心的规律不会改变。在临阵对敌之时,我所做的就是不让对方找出这个规律,不必只限于依托地理位置和周围的景物,也可以依靠法宝和功法造成变化,将困字发挥到极致。”

    师徒二人的棋局仍然在继续,天机子执白子在手中迟迟没有落下,似乎是在思考,听完南宫的话他将棋子放入罐中喜形于色到:“妙哉妙哉,看来你已经将这黑白之术完全融入到奇门遁甲之中了,此局和了。”

    “那师尊可还有什么教诲?”南宫谦和的问道,他与其他弟子因年龄相差太多,平日里有我行我素,大家都觉得他持才放旷,不喜与他交往,他也安于此状,毫不介意,但他对自己的师尊天机子却是十分尊重和敬仰的。

    “对于对本门奥义的参透和心境为师是十分满意的,假以时日你定然能超过为师成为本门开派祖师之后的第一人,为师放心了”天机子欣慰的说道。

    “徒儿不敢!”天机子对他的肯定和期望让他有些诚惶诚恐,但心绪却没有任何的紊乱。

    天机子单手一招,手上多了个古香古色的棋盘,也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他郑重地对南宫到嘱咐道:“此盘是我神机谷代代相传的法器,名曰星罗棋布盘,属天阶上品神器,为师赠与你防身。因此宝中蕴含着天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去吧!”

    “徒儿谨记师尊教导,此番出谷定不辱师门荣光。”说完他向天机子施了师徒大礼后起身朝谷口走去。

    望着自己钟爱的徒弟离去的背影,天机子唏嘘道:“南宫秦悦,你此行奇遇颇多,是福是祸,还要看你的心境是否真能经得起世间的磨难了。”

    到了神机谷口的南宫秦悦此刻心情十分愉悦,虽然十几年的修行使他心性淡然,但毕竟是拜师后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他怎能不激动。

    他对着谷外广阔的天地大声呐喊道:“千华,我来了,我南宫秦悦来了!”御风而起,一身麻衣在风中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