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技惊四座

    更新时间:2015-10-04 22:26:49本章字数:2677字

    坐在场外上首观战的薛如晦已看出任平生拔出的正是玄剑问寒,但他似是在疑惑如此玄兵怎会到了一个年轻人的手中,低声向坐在左首的眉东楼问道:“以眉兄之见,任贤侄手中的玄剑可是问寒?”

    “平生回来的匆忙,我还没有来得及细问。我观此剑的兵灵战意定是玄剑级别,四大玄剑中冰属性的唯有这问寒”

    薛如晦见眉东楼委婉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心想任平生既然有问寒在手,想必近来有什么特殊的际遇,自己的四个徒弟这一战恐怕要饮恨而归了。其实他心中的想法是十分纠结的,他想任平生胜出,毕竟这是个认定成为他乘龙快婿的人。可他又不想自己的徒弟输得太惨,他不想日后在心理上比星月殿低上一头。

    此时场上任平生已经于紫霄四杰再度交上了手。任平生撤去了防御壁,手握问寒,抬手便是星月剑诀中的得意剑式。只见剑光渐起,初时犹极微小,瞬息之间,竟如风起于青萍之末,飞速席卷半天,紫霄四杰的老三老四整个人都被埋没那无边无垠的剑光之中。这两人毕竟也是返虚后期的高手,并非浪得虚名,见任平生剑势如不可挡,急忙提起灵气用罡气护身,同时身形向后爆退了好几丈远。

    “给我破!”任平生喝道,只见问寒剑遥指,寒光在空中一卷一绞,那二人直觉的手腕骤然一疼,手中的兵刃再也拿捏不住,判官笔和游身尺已经飞到了半空。他们的护身罡气如同虚设般的任平生轻易击破。

    二人呆若木鸡,似是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场外围观的人群也是一片哗然,更多的却是众多星月殿弟子的叫好之声。紫霄四杰是紫霄玄君薛如晦早年收下的入室弟子,这四人在修灵界成名已久,修为可谓不弱,现在以二人联手之力竟不是任平生的一合之将,委实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任平生见一击得手,未做任何停留,剑锋一转,用问寒施展出了月华斩,几十丈的剑光直劈紫霄老大。紫霄老大修为较自己的三位师弟自是高出不少,他将拂柳棉刀由低到高纵向斩出,也划出了一道几十丈的刀光,气势上看似不输给月华斩的剑光,可他心中明白威力上自己的这招却是相差甚远。所以他在斩出刀光的同时身形御风而起远离了刚才站立的地方。

    果不其然,刀剑之光相遇,刀光只是稍稍抵御就被剑光冲散,而他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已被剑气劈出一个十几丈长深不见底的沟壑。场外又是一片惊呼,杜如晦亦是颔首称赞任平生果然了得。

    紫霄老大在空中稳住身形,暗叫好险,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手中的拂柳棉刀再次划出:“拂柳刀法第九式—不知雨”随着这一刀的划出,他的灵气也暴涨到另一个层次。

    场外修为稍弱的人已被这股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看来你这大徒弟也进入了通玄的境界呀,薛兄”眉东楼称赞道。“他对这个境界也是前几年才略有感悟,比起任贤侄那是不值一提。”薛如晦谦虚道,心里也是对这个徒弟默默赞许。

    此时苏紫陌却替任平生捏了一把汗,她也看出紫霄老大的修为已是通玄,况且现在他所使出的这一式刀法透着无比的诡异。看着苏紫陌满脸紧张之色,眉月儿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宽慰道:“大师姐你放心,在十万兽山生哥连夜蝶衣那个怪物的凤冥蝶都不曾惧怕,又怎会化解不了这区区的拂柳刀法”苏紫陌回想起了几日前任平生在十万兽山独战夜蝶衣的情形,略略放下心来。

    任平生一丝不动的停在空中观察着对方这一招刀法的变化。还是绵绵细雨,但随着紫霄老大刀势方向的变化,漫天的细雨便的灵动起来,从不同的方向袭向任平生,雨滴中透着紫色的光华,显然其中注入了紫霄老大的的灵力,使雨滴变成了伤人的利器,这式刀法可谓是全方位的攻击,就连已经落在地下的雨滴也再次凝聚成形,从地上射向任平生。任平生发动护身罡气暂时抵御住了攻击。

    紫霄老大的开口道:“任师弟,这一式不知雨是我拂柳刀法中的第九式,也是最强的一式,以刀势引雨势,以雨势化攻势,其中注入了我玄阶的灵力,可以从你意想不到的任何角度发动攻击,就算你通玄级别的护身罡气也支持不了多久,不知师弟如何破解?”

    任平生并不慌乱的笑道:“多谢师兄告知,我并没有想躲避,这护身罡气能抵御这一时就已足够,师兄可知我这柄剑为何叫做问寒?”说罢任平生战意更强,灵力产生的气场已经到达了通玄初期巅峰,他将问寒玄剑剑柄一旋抛向空中高声喝道“冰龙卷”,那问寒玄剑在半空中犹如陀螺般的旋转,从而形成了旋风,其中透着无比的寒意,旋风暴涨的速度也很快,不多时就从不到半丈涨到了百丈大小。

    这股旋风就像一个个黑洞般肆虐吸收着周遭的雨滴。顷刻间,连大地上都没有一点潮湿的痕迹。任平生见对方攻势已经被化解便收回了问寒玄剑,那股巨大的旋风也随之消失,只剩下豆子般的冰雹向地上散落。

    刚才这一招冰龙卷实为攻击的招式,只此一招就可以打发了紫霄四杰,可任平生知道其威力太大,强度又无法控制,所以变通了一下以防御的的方式施展了出来。

    紫霄老大也明白任平生刚才那招威势巨大,后者是为了给自己师尊和紫霄宫留面子才没有下狠手,心中不禁心存感激。他也是直爽磊落之人,当下朗声笑道“多谢任师弟手下留情,师弟修为深厚,技艺惊人,愚兄甘拜下风。我小师妹能嫁得如此英雄,我等都深感欣慰。”

    任平生本就是逍遥洒脱之人,而且也十分钦佩对方的刀法和为人,也微笑道:“师兄太过谦逊了,在下只是占了玄兵之利,而且刚才我只是化解了师兄的攻势,说我胜出多少有些勉强”此话拿捏得正到好处。双方心中都心知肚明,也就不再计较。

    紫霄四杰的另外三人这时也已经缓了口气走了过来,其中的老四低声说道:“大哥,我们就这样认输,我们四人还有曼陀罗阵没有施展,我不甘心,如果合力用那个阵法.....”

    “老四!休要多言,你忘了师尊多处提醒,那个阵法有惊天毁地之能,只能用来对敌,怎能伤害自己人?任师弟如此礼让。亏你想的出来。”老大瞪了他一眼沉声训斥道。

    紫霄老四见他动了怒也明白刚才自己的言语有所不妥便不在多言。

    薛空吻看见自己的心上人顺利胜出,而且赢得如此轻松,也是喜形于色“爹爹,可以宣布结果了吧”她趴在薛如晦的耳边提醒道。

    “呵呵,你这丫头这么急着嫁人啊?!”薛如晦慈祥的笑道。

    这个结果也是他乐意看见的,并未折损他的面子。他和眉东楼对视了一眼,见对方点了点头,于是便高声宣布“此次竞技切磋,星月殿任平生胜出,以后他就是我薛如晦的东床快婿,大婚定在五日后,到时我和星月殿眉玄君联名广发喜帖,邀请各宗派的同道参加”

    底下众人一片欢呼之声,这对星月殿和紫霄宫来说可算是头等大事,以后两家更是亲上加亲自不必说。

    “薛伯父,等等!”任平生此事知道已经不能再拖。

    “平生你.....”苏紫陌轻喝道。

    任平生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说下去:“苏师姐,该发生的迟早都要发生,就算是雷霆之怒,我任平生也愿以一人之力承担!”

    任平生的这句话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清晰的听见,四周变得悄然无声,气氛顿时也变得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