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花语宗主

    更新时间:2015-10-05 22:50:03本章字数:3085字

    任平生不知道自己御风飞行了多久,阵阵疾风从他耳边掠过,使他此刻的心情更加心乱如麻。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对花轻语如此的迷恋。

    只是不到一天的接触,那女子的一颦一笑就这样深深地烙在了他这个浪子的心间。有时候脑海中回想起花轻语的面容,自己既甚至会觉得有种勾魂夺魄的力量。而且有种莫名的信念支持着他的想法,他坚信那个身在远方的女子对他有着同样的情感。这是一种直觉,一种不同于女子的第六感,但相同的是同样的准确。

    不知不觉中任平生早已飞出了昆仑的地域,身下的景物让他感到如此的陌生,虽然是在夜间,但进入通玄的境界后,他的目力和听力长进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可以说千丈以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官。

    任平生少时就在外历练,一年半载不回山门早已成了家常便饭,这期间天下的名山大川他几乎全部都游历过了,神秘之地也去了不少,但他确定此处自己并未来过。观其周围的景色和感受此地域中磅礡的灵力氛围,他明白此处不是哪一修灵大派的势力范围就是某位散修高人的洞府所在,思量在三他还是决定下去看看,或许能遇到什么造化也未可知。任平生在空中身形一定,紧接着就朝着一处最高的山峰俯冲下去,瞬息间,他的人已站立在山巅之上。

    散开浑身的灵识,任平生并未感受到危险的气息,这让他略微定了下心。

    又细细观测了番,他发现此处的山峦地貌与昆仑蓬莱等仙山完全不同,不管是山峰还是溪谷都少有树木,也没有大型动物的生活的痕迹,倒是遍地的各种奇花异草让人目不暇接,其中有不少都是他生平仅见的,一时间任平生竟然看呆了。

    “咯咯咯,怎么样任大公子,我这里的景色还算不错吧?”随着一阵黄莺入耳般的笑声,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以曼妙的深紫落在了他百丈外的另一座山峰之上。

    任平生自忖:“如此近的距离自己竟没有丝毫的察觉,即便刚才有了片刻的失神那也是万万不应该的,可见来者修为颇高。”他片刻间收回了心神微微一笑道:“不知尊驾是哪位高人,此处仙山又为何名?"

    "亏了我那痴心的妹妹对你日夜思念,她的情郎竟不知她身在此方,想来也是可笑”对面山峰的那女子假意嗔怒道。

    此人难道就是花轻语的姐姐,任平生略一沉吟便朗声说道“莫非尊驾就是花语宗主?”

    “咯咯,总算你还有些良心,不错,我便是花漫雪。”白衣女子又是一阵娇笑。

    今日思绪正乱不慎闯入了这迷罗幻境,误入了贵派宝地,还请花宗主切勿见怪才是。”

    “呵呵,据说是素来是放荡不羁的任公子今天在我这怎么突然变得客气起来了,莫非我先前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不成?”花漫雪呵呵笑道,全无一派之主的架子,倒像个未经世事的调皮少女。

    任平生顿时放松了不少,也笑着说道:“花宗主是一派之主又是平生的前辈,平生自当恭敬,却不知宗主是怎么知道平生此时会冒然来此的?”

    花漫雪忽然正色道:“亏你是星月殿眉老头的得意弟子,真不知本宗的推衍之术独步天下么?除了神机谷那两个 任平生暗想这花漫雪即便知道有自己这号人物,但自己与她素昧平生,她却好像未卜先知的洞悉了一切似的。

    但面对一宗宗主,自己又是闯入了别人的地盘,嘴上自然是要恭敬。

    “平生老不死的,我自信无人能出其左右。”

    任平生顿时心头一惊,他只是知道花语宗以炼制丹药和操纵植物见长,殊不知还有如此一门绝学。

    花漫雪调笑道:“任公子其实也不必过于惊奇,我花语宗在修灵道法上本就属于心宗一脉,将就的是神识的锤炼,只不过发展至今这方面倒是淡化了许多,门下弟子的修灵途径反而更像你们气宗,所演化出来的招数也很类似。心神只有磨练到通玄境界才能能施展这推衍之术。所以说能用灵犀在心这一心法的全宗上也不过我们姐妹二人而已。”

    任平生此刻感到自己的所知是在太少了,花语宗有推衍之术他是首次听到,什么心宗气宗那更是闻所未闻了。“花宗主方才所说的心宗气宗是怎么回事?莫非各派的修灵途径在许多年前是有所划分的么?”任平生疑惑的问道。

    花漫雪轻轻理了下肩头的几缕发丝说道:“简单来说整个宇内不管是修灵还是修道只分为三宗,心宗,气宗和血宗。心宗是以气炼心,神识越是坚韧强大,修为就越是高深,主要是以念力和控制力为攻击手段。气宗讲究的是以气炼体,用灵气来改变修灵者自身的体质,练到一定程度的高手,以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以提起灵气化为有形的招式。而那血宗却是下三道独有的邪门修灵途径,是以自身或他人的精血练气修灵。天界属心宗,修罗界属气宗,妖界和鬼道均属血宗,人界既有心宗也有气宗,但气宗的门派以你们星月殿和紫霄宫为首占多数,心宗门派只有我们花语宗,神机谷,天音寺等几个少数宗派,冥界最为庞杂,三宗皆有,据说冥界有高手可以同时以两宗的修灵途径兼修,所以说冥界的实力总是最诡异最神秘的,有前辈高手曾预测我们几万年来所窥见的冥界实力只是冰山一角。”

    任平生心神又是一震,问道:“如此重要之事我怎么从未听师尊说起过,与我相交的众多名门弟子中,我也从未有过耳闻。这又是为何?还行花宗主告知一二。”

    此时在微微的月光下花漫雪的面色变得略有凝重:“得知自己的灵力的来源和修宗途径对进入通玄的修士来说是有莫大好处的,但依照是人界几万年来传下规矩,这些都属于一级秘闻,只有每一任的大派掌门和首席长老才会知道,非灭顶之灾来临,这个秘密只能传与下届掌门,否则就算是下三道不入世,人界也会大乱。若不是我那痴情的妹子担心你此关难过,哀求与我,再者看你又踏入了通玄初阶,我同样是万万不会告诉与你的。剩下的你无需多问,我能说的这只有这么多,你跟我来便是。”说罢,花漫雪起舞与空中,御风向迷罗幻境深处飞去。

    任平生没有丝毫迟疑的御风紧随其后。

    一女一男,一前一后,俱为高手,半个时辰不到便来到花语宗所在之处。

    此处庭宇楼阁,小溪潺潺,彩蝶飞舞,鸟语花香,四周被带有微香的淡淡紫气缠绕,宛如仙境一般。任平生心中不由赞叹,即便是锦衣候的翠微雅筑在如此景观之下也会淡然失色,单论风景,亦有隐隐超过昆仑蓬莱的势头。

    花漫雪稳住身形对任平生说道:“虽然我答应了我妹妹轻语出手帮你,但薛如晦那老头的实力可不是徒有虚名,你又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所以我要试一下你的修为,看看能以何种方式帮你。”

    任平生点点头道:“那就有劳花宗主了,宗主尽管出手便是。”

    “那你可要当心了!”之间花漫雪云袖轻摆,草地上数千朵无名之花升至半空中,“去”随着花漫雪的一声娇喝,在她云袖的指引下如漫天箭矢般朝任平生疾射而去。

    任平生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瞬间便凝聚出了星月护盾,那密密麻麻的花箭撞击在以灵气凝聚成的的实体护盾之上,不断发出了“砰砰”敲击之声。撞击之后的花朵纷纷掉落,但护盾上也有了一丝裂纹。

    “还不错嘛,接下我的漫花剑雨竟没费多的力气,那就再来一波”花漫雪口中虽然微微赞许,手上却丝毫没有懈怠,又是一阵华语像任平生袭去,但在数量上却比刚才增加了不止十倍,速度也要快了许多。

    任平生严阵以待,在刚才略微喘了口气候就已调动好了周身的灵气。在花漫雪的攻击离他还有不到尺许的距离之时,星月护盾在他真面再次张开。

    “砰砰砰······”又是一阵撞击,但声响比前一阵急促许多。

    在接下了三分之一的花箭之后,星月护盾已经有了好几道裂痕。任平生屏气凝神,再次调动真气,左手变掌,丝丝灵力如溪水般注入星月护盾,护盾上的裂痕开始修复。

    但怎奈这招漫花箭雨竟如江河一般川流不息。

    那箭雨源源不断的冲击着星月护盾,他虽然用师尊秘传之法,不断地以灵气修复,但毕竟修复速度要比攻击的破坏速度慢得多。

    此时星灵护盾已经慢慢变薄,整体碎裂就在弹指之间,豆大的汗水从任平生的额头不断滑落。

    “嘣”还不容任平生细想,星月护盾碎裂之后化为星星灵气完全消失。本能让任平生后仰贴地一百八十度,暂时避开了花轻语的攻击,同时他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姿势和角度下,玄剑问寒已经赫然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