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绝对灵域

    更新时间:2015-10-05 22:51:28本章字数:3032字

    出鞘,挥剑,任平生的动作一气呵成。躲过一击后他迅速挺身跃起。现在的问寒剑随着他手腕的扭转而快速转动,剑光刺目,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个金属光轮,将向他袭来如洪流般的花箭悉数斩断。

    花漫雪暂一停手赞道:“任公子好俊的身手,反应力也是极好,这问寒剑在你手中倒也没有辱没了它十大玄兵的威名。不过你要好好留意了,我这回可要认真喽。”她出手比话音落得还快,最后几个字还在空气中回想回响,任平生附近的空地却开始大片大片的塌陷,一条条粗大的藤蔓从塌陷的洞口中伸出无情的向他抽去。一时间轰隆轰隆之声震聋欲耳。

    任平生心想:“也不见这花漫雪有何动作却引来这些树精藤怪,莫不是她用精神力使用了什么咒法?”

    来不及细想,眼看几条水桶般粗细的藤蔓已挤进身边,他急忙挥出问寒,剑光一闪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圆弧,先前的那几条藤蔓被齐齐斩断。来不及喘息,更多的藤蔓向他扑来,任平生左突右闪,手中剑光不断起落,许多藤蔓被斩落,但总会有更多的藤蔓缠向他。

    这让他不厌其烦,在摆脱近身的一根枯藤后,任平生瞅准时机御风而起。在离地面几十丈的空中定住了身形,略一调息,体重灵气源源不断的像他右手中握着的问寒汇去。

    顷刻间,问寒玄剑除了自身的玄兵神光外,剑身通体还裹上了一层淡蓝色的灵光。

    “月华斩!”任平生大喝一声。只见一道十几丈长的剑影划出一条条巨大的圆弧,朝地面狠狠斩下。他情急之下以剑为刀,使出了星月殿的绝世刀决月华斩。

    “咣咣咣••••••”伴随着阵阵轰鸣之声,任平生刚才在下方的所站之处的方圆百丈扬起了数十丈高的尘土,这也使得周围的能见度变得很低。突然,在那尘土之中,再次伸出几十条藤蔓,速度却是不紧不慢,仿佛像是在捉弄任平生一般。“咯咯••••••”在这其后,一阵笑声传来,花漫雪在一团紫气的包裹中徐徐上升至和他平衡的高度。

    “看不出任公子还真是淘气呢,弄起这么多尘土,可是吧姐姐呛的够呛呢”花漫雪轻笑道:“你不必感到奇怪,你刚才那招月华斩以问寒使出,其威能确实惊人,但我和妹妹的几乎所有招式都是以那有灵性的花草树木为载体。其本身是攻击手段同时也是生命灵体,只要不是玄兵神器直接所伤都可以迅速恢复。”

    “所以轻语姑娘上次对阵鬼族右鬼使时无惧他的冷焰鬼火,也是出自于这个原因吧。”任平生自从今夜的得知花轻语也与自己有着相同的心意后,连对她的称呼也无意识的改成了姑娘。

    花漫雪颔首道:“一点就破,不错。看你得知了这一点后是否能化解得了。”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佛陀——开枝散叶,枯藤缠绕,无中生有!”花漫雪在两句吟唱过后,迅速双手结印,打出三个法决。

    几十条水桶粗细的藤蔓又生新枝,漫天的藤枝叶编织成数张巨网像任平生罩来。任平生想向高处御风飞去,却见上空中凭空飘落了无数粉红的花瓣,似桃花,似樱花,又好像都不是,这些花瓣如利刃般,有些已经割破了他的袖口和衣襟。

    任平生略微环视了下周围的情况,发现花漫雪此番的攻击密不透风,自己竟然寻找不到丝毫躲避的缝隙。就在此时,他脑海中浮现出上次在十万大山和叶蝶衣印证修为的情景,当时自己被凤冥蝶也是逼到了绝境。

    “对了,我怎么忘了那一招。”任平生暗自嘀咕过后便大声吟唱道:“我以我玄阶之灵请兵灵出玄兵玄魂之体!”问寒剑再次光芒大盛,剑身通体泛着白光,那龙形纹路赫然浮现于剑身之上。

    “易水寒!”任平生剑锋向前一指,一股有形的寒意迅速扩散开来,那寒意如轻烟般化成若有若无的丝带,在这片空间内飞速地流转,所到之处,一切皆被动冻结,花漫雪那眼花缭乱的攻击也戈然而止,此刻在这片空间内仿佛连时间都已经静止了。

    “漂亮,你这问寒玄剑不愧为冰系至尊,但我没想到这上古玄兵居然连空气都可以凝结,在我三道法决的连续加攻下能挺得下来实属不易,到现在为止任公子你已然接了本座九招,足够了。”花漫雪认真说道。

    她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接着对任平生说道:“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的修为已经到了通玄初期的巅峰。只差一个机缘和天材地宝的辅助便能一举突破,进入通玄中期的境界。这个机缘说起来容易,但除非有圣者高人的指点或是自身感悟到通玄中期级别的新的功法,否则一切也终究是场梦罢了,有些修灵者到了你这个阶段究极一生的时间也未能如愿。”

    任平生点点头说道:“花宗主所言极是,平生刚进入通玄初期不久,能到达初期巅峰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不奢望能在短时间内在修为等级上再精进一层了。我有个疑惑想请宗主指教,是不是不进入通玄中期就根本无法与通玄后期的大尊交手?”

    花漫雪轻叹道:“这个问题我一时间也不知该从何方面给你做解,你还是自己感受一下吧。“说罢,她双手的中指相对,剩下八指紧握结印道:“千树万花界”

    此话刚出口,任平生发现四周的景色已与刚才大不相同,虽然依然是鸟语花香,可是刚才的楼宇琼台都已经消失不见。整个天空也变成了淡紫色,自己更是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压力是如此的真实和强烈,竟让他浑身经脉不畅,连一丝灵力都提不起来了。

    “千树万花界,散”花轻语撤去结界说道:“通玄后期的大尊与寻常修灵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能布下这样的结界,我们称之为绝对灵域!”

    绝对灵域么••••••在幼时,师尊曾经对我和苏师姐说过此事,但是并不详细,后来好像就再未提起过了。”任平生的气息未畅,略带气喘的说道。

    此时二人已经下飘落到地上,花漫雪斜倚在一株樱花树说道:“可能是令师没有想到你会如此之快的进入通玄境界吧。”“更没想到你这个好徒弟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呵呵”花漫雪言语之中稍有讥笑的意味。

    “宗主就不要取笑在下了,还是详细给我说下关于绝度灵域的事情吧。“任平生有些无奈地笑道。

    “每个通玄大尊都有自己不同的绝度灵域,这个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绝对灵域内,所有通玄后期之下的修灵者都无法从外界吸收灵气来补充自己的灵力消耗。所不同的是达到通玄中期的修为后,虽然不能从外界吸取灵气,但自身的灵气调动确是畅通无阻的,不会受结界的影响。以你现在的修为在绝对灵域下连出手都做不到,这也是薛如晦那老头为何敢如此托大的原因。”花漫雪正色说道。

    “我根本不可能在三天内突破到通玄中期,那岂不是说明对于这个赌约我是毫无胜算的么。”听了花漫雪的话任平生的情绪显然很是低迷。

    “办法当然还是有的,虽然我花漫雪无法祝你将修为提升到通玄后期,却有办法帮你在绝对灵域下可以行动自如。”花漫雪自信的说道。

    任平生眼睛一亮,道:“宗主竟能做到这样的事么?”

    “当然,你看本座像是个骗子么?”花漫雪假装不悦道。

    “哪里哪里,平生刚才激动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已。”任平生搓着手讪笑道。

    “那就少罗嗦,跟着我!”花漫雪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说罢,她挺起了身子向花语宗内院走去。任平生在后面跟着,也不敢做声,倒像个受了大人责骂的孩子。两人不知穿过了多少庭院楼阁,这期间竟没有遇见任何人,任平生心中正暗自奇怪,却听见花漫雪说道:“这内院灵气最为充裕,是我和轻语修灵休息的地方,内院后方更建有本宗的藏宝阁,所以宗内弟子一般是不允许入内的。”

    任平生哦了一声算是回应,心中却在暗叹这花漫雪果然了得,确实有窥人心思的本事。

    两人也再没有对话,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走在前面的花漫雪轻轻的停住了脚步轻声说道:“到了 ”

    任平生满腹心事,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兴致留意沿途的景色,只是一味地跟随着花漫雪的脚步。此时定睛一看 ,眼前竟矗立着一棵苍天巨树,此树粗约百丈,怕是以千人之数和伸双手合围也未必能抱的过来。其高度更是惊人,树冠早已直入云霄,肉眼根本无法观测到全貌。更加奇怪的是此时正值秋季 ,如此巨大的树下却没有一片落叶,这叫他不禁暗暗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