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玄武圣甲

    更新时间:2015-10-06 23:32:18本章字数:3340字

    花漫雪淡淡的说道:“此树名曰辛兰木,自上古洪荒之前就生长于此,四季常青且不落叶,根脉绵延何止万里,本宗老祖当年在此开山立派也是因为看中了它的灵根神脉。” 

    任平生已经习惯了花漫雪这读心的本领,并没有再感到惊奇,随口叹道:“那这辛兰木可无愧为神木中的魁首了!”

    “神木?你可知我花语宗的所有灵花仙草奇异之木都是在这无数万年来得到这辛兰木的灵气滋养而逐一孕育出来的么?甚至花语宗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能有这样充裕的灵气都是拜它所赐,所以称它为圣树也不为过。”见任平生称本宗灵脉之源为神木,花漫雪不以为然的解释道。

    任平生刚要在说些什么,忽然听见空中传来“啁•••啁•••“的叫声。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青色巨鸟从云端俯冲而下,羽翼青如晓天,在太阳下泛着柔和的光芒。

    花漫雪咯咯笑道:“这是本宗的守护神兽青鸾,定是感觉到我的气息下来迎接我们了”

    瞬息间那青鸾便落在了花漫雪身旁,鸣声不断,和她十分亲昵的样子。修灵界的大宗派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兽,他们星月殿亦有高阶神兽天羽兽护山,对于这点任平生倒不惊讶。

    “发什么楞,赶紧上来啊”花漫雪骑在青鸾背上向任平生招呼道。

    任平生也坐上去,还没有坐稳,青鸾双翅一展直飞云霄,速度快如闪电。极大地后坐力令其上身向后一仰,他不由自主的的搂住了花漫雪的腰肢,一只手无意间更是触碰到了她胸前的左锋,那丰满而又柔软的触感让他的整只手都微微颤抖。

    花漫雪扭过头来剜了他一眼。“我•••我真•••真不是有意的,你这青鸾突然起飞••••••”任平生慌忙解释道。花漫雪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冷哼一声又回过头去,并没有朝他发脾气。饶是如此,任平生也不禁面红耳赤,他是风流却不下流之人,此时的确很难为情,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何处了。

    倒是花漫雪开口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我花语宗的之处翠云轩就坐落在这辛兰木的的树冠之上,有第一代宗主的无上禁制守护,除了历代掌门之外无论修你为有多高深,没有青鸾的接引也休想御风飞行到达那里。”

    “哦”任平生乖乖的应了一声。

    圣树之冠,聚宝之处。翠竹楼阁,别具匠心。

    花漫雪左手云袖随意一摆,这翠云轩一楼的竹门无声的打开。“任公子,请!”她右手做了个有请的手势示意任平生先进去。

    对于花漫雪任平生有些许的无奈,她时而冷艳孤傲,时而温柔调皮,对他的态度可谓是是千变万化。刚才还是怒目相视,现在却彬彬有礼,再加上又有读心之术在身,任平生实在是不敢造次,唯有苦笑的份儿。

    任平生知道因为花轻语的关系她对自己是真心相助,欠身微微笑道:“这翠云轩乃是是贵宗藏宝重地,有道是客随主便,还是宗主先请,在下跟着便是。”

    “这样也好”花漫雪也在没有谦让,径直朝楼内走去。

    进入楼内,任平生环视了一下,发现这一楼的空间不大,只有两个普通厢房的大小,陈设十分简单古朴,尽是些竹制的储物架,上面错落有致的摆放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想必里面装的都是炼制好的丹药。

    花漫雪淡淡说道:“这一楼储放的都是本宗炼制千年以上的灵丹,止血生肌,内伤调息,助长修为等一应俱全。”她顿了下又继续说道:“这助长修为的丹药其功效只限于返虚后期以下,而且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对于你来说,就算是那边万年的天材地宝全给你用上,也无法在三天内助你突破到通玄中期。”

    顺着花漫雪手指的方向看去,任平生看到在左边的墙角处摆放了一张铺着红丝绒布的竹几,上面放着十多个锦盒,锦盒上贴着写着标签的封印符。

    神佑天晶,龙炎梅根,遁龙舍利,“啧啧!”任平生只瞟了一眼前三个锦盒的标签就已经咂舌不已,他深知这里面的随便一样都是世间至宝,极其稀有,搜尽六道所得的数量恐怕用一只手的手指也能数的过来。尤其是那神佑天晶,那可是上古洪荒之前大神女娲的补天之物,据说早已绝世万年,此等神物通玄后期大尊见了也会垂涎三尺。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翠云轩中得见,怎能不叫人不心潮澎湃?

    “花宗主,修灵界内皆知贵宗为天材地宝收藏的第一大派,平生进楼之已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被这所藏的珍品惊了一跳啊”任平生感慨道。

    花漫雪浅笑道:“从本宗第一代祖师至今,花费了数十万年的时间,消耗了十几代掌门宗主的精力,才收集了这十来件有价值的宝物,所以你也不必过于惊奇。” “呵呵,对收集稀有天材地宝情有独钟也算是本宗历代掌门的一个癖好了”她想起了自己往昔寻求至宝的经历,不由的自嘲道。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来到了翠云轩的二层。

    这里的风格依然简洁,只是竹制的储物架换成了古香古色的桃木书架。书架不少,书架上的的藏书却不多。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不到百本。

    “本宗的藏书关于心法和功法的记载极少,都是些六道秘闻和仙草神树的典籍。轻语一直都对这些感兴趣,时常过来翻阅,日子久了我也不胜其烦,就允许她将大部分藏书搬回她的居所了。”花漫雪见眼前的情景觉得不妥,对任平生略略说明。

    “哦,怪不得令妹轻语仙子所知甚多,包罗万象,原来日常下了这么大的功夫。”任平生点了点头。

    在二层的藏书之所未多做停留,二人就上了三层。刚从楼梯口进入三层的正室,任平生就感受到到屋内散发着的点点神光。仔细一看,原来空旷的房间之内漂浮着一紫一青两个光团,紫色光团包围的是一件两尺见方的半月形法 轮,那青光之中却是一片形状类似龟甲的东西。

    后者任平生不识,而对于前者的来历他倒能猜出大半。凡是修灵界的兵刃都有其自身的光华,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品阶,除了玄兵外其他均在其列,泛绿光者为仙兵,蓝光为神兵,紫光为天兵。

    他少时也曾翻阅过星月殿的不少典籍,对各大宗门的渊源掌故也了解不少,知道花语宗有件被列为上品天兵的法 轮。因此他认为这法 轮定是天兵天舞宝轮无疑。

    果不其然,花漫雪开口道:“想必任公子也已经猜到了。这法 轮名曰天舞,既是天兵亦是法宝,属天阶上品,乃本宗宗主的象征。我不喜用兵刃,故将它珍藏在这翠云轩中。”

    “那这件神器又是何物?”任平生指着那团青光问道。

    “此乃玄武甲,是本宗初代宗主友人之物,想那位先辈当年穿此甲纵横六道,那是何等气魄••••••”说道此处花漫雪满脸的崇敬。

    “玄武甲,青龙胆,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任平生口中喃喃道。“莫非这玄武甲也是上古圣物?”他若有所悟的试问道。 

    “咦,你倒很有见识,居然识得此圣物。”花漫雪吃了一惊。

    “花宗主谬赞了。”任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番在下为了稳定通玄初期的根基去十万大山中寻找神兽兽灵,机缘巧合遇见了一位上古圣者,这问寒剑就是那位前辈所赠,同时还赐予了一枚圣兽的内胆青龙胆,据说是四大圣兽青龙羽化所留,方才想到四大圣兽中亦有玄武,所以猜想此甲既然名玄武,说不定和圣兽玄武有莫得的关联。”

    “想不到你还有过此等天大的机缘!”花漫雪感慨道。接着她说道:“不错,此甲正是上古圣兽玄武山身上之物,在数万年前,那位先辈偶得后花了数十年的时间炼制成此宝。原本将此甲送你我还颇有顾虑,但你既然已得了青龙胆,想必这玄武甲归属与你也是天意使然。”

    “宗主以镇山之宝相赠,平生实在不敢领受••••••”

    花漫雪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感到惶恐,一来这玄武甲是那位先辈寄存在本宗之物,留话说数万年后赠与有缘之人,二是受轻语之托助你,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我本人现在也愈发肯定你任平生就是那有缘之人”

    花轻语右手一招,那团青光就被她托与手掌之上。她又将左手中指食指合拢抹去了上面的封印。

    “任平生,受甲!”右手一挥,那团光华打入了任平生的体内。

    任平生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只感到浑身一阵清凉,左手背上却多出了个指甲盖大小的龟状青色印记。

    “快要到守护禁制了,青鸾马上就要提速,你老老实实坐稳了,双手抱紧我的腰就好,手再别放到不该放的地方!”花漫雪提醒道。 

    任平生中规中矩的搂着花漫雪的纤纤腰肢,不敢乱动。

    如果说青鸾起先的速度快如闪电,那现在的速度已经是无法以言语来形容的了。阵阵罡风从头顶压下,凭任平生通玄初期巅峰的修为也感到头皮发麻,更有无形的压力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这感觉比方才被花漫雪的千树万花界罩住还要难受几分。

    好在这个时间极短,白驹略隙的时间青鸾已经冲破了云端,任平生感到了阳光照耀下的暖意,浑身舒畅自如。

    青鸾在一枝头落下,二人也随之下来。在这如树林般的树冠之内,隐隐有一座三层竹楼,虽不宏伟但却雅致。竹楼顶端有一古朴的牌匾,牌匾上的题字很是隽秀,分明是一女子所书。题字也很简单,只有三个——“翠云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