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情丝绕

    更新时间:2015-10-06 23:40:56本章字数:2162字

    花语宗,忘忧亭。

    亭内,花轻语正在抚琴,琴声虽悠扬悦耳,却透着丝丝惆怅。她的唱词更是静雅“春去烟华不再来,自和秋水锁琴台,无边细雨声声和,岳阳窗棂慢慢开••••••“

    忽然间她心神一荡,琴声戈然而止。她看了看不远处的辛兰木,不觉喃喃道:“终于穿上了,任平生但愿你能明白我今日的苦心,就算日后••••••唉,算了,关于日后的事连姐姐也看不透,我又何必独自在这里杞人忧天。”

    琴声再次响起,这回琴音中惆怅之感全无,多的是柔和和憧憬,花轻语的心神也随着自己的琴声平静了下来。

    辛兰木下,花漫雪任平生二人跳下青鸾。

    花漫雪问任平生:“在回来的途中我对你所说的话你都可曾记住?”

    “花宗主请放心,宗主所言平生已经牢记心头。”任平生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答道。

    “这玄武甲是由玄武圣兽的一半肉壳炼化而成,对于世间的绝大多数道术心法都有免疫的作用,对直接的攻击能更能起到绝佳的防御,就算身处对方的绝对灵域中也可行动自如,但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方才在翠云轩三层楼阁之上,在花漫雪施加的千树万花界中,身披玄武甲的他完全不受影响的和花漫雪对了五招而不落下风,这让他有了信心,心里的包袱也放下了不少。

    “记得一点不差,但我还是再要叮嘱你一句,虽然同是通玄后期,薛如晦的修为却高我不少。虽然他许诺单手战你,你也不可以掉以轻心,数百年来我还没见过他使用过绝对灵域,你好自为之。”花漫雪正色道。

    “多谢宗主提醒,平生感激在心!”任平生双手抱拳微微躬身施礼到。

    “好了,你不必对我如此多礼,轻语托我之事我也做到了,你以后好好对她便是。前方有一片枫林,我妹妹在儿等你。我还有一灵草要寻,就不过去碍眼了。”花漫雪咯咯笑道。

    身形一转,她人已到了空中,画作一道白芒飞向了了天际。

    天边只传来两句话语“你以后可以叫我雪姐,花语宗内本座允你御风而行,呵呵呵••••••”此话既温柔又充满了霸气。

    任平生虽然摸不透这花漫雪,可经过一天的相处,他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好感和敬意。

    又是一个夜晚,任平生御风在空中,心境与昨夜大相径庭。

    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花轻语,那个她只有数面之缘,却让他莫名其妙爱上的女子。

    他心念一转,将一半灵气提到右手,中指虚空画圆,右掌向圈中轻推“无双”。从圈中穿过后,他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御风的速度比刚才提高了近两倍,向花漫雪刚才所指的枫林方向疾驰而去。

    世间最难琢磨的就是这男女之情,它会让人喜悦,也能使人悲伤,有时更能让人冲动。

    任平生是个性情中人,为了早点见到心爱的女子,不惜使用了师门秘术,要知道这“无双”一旦使用,速度,力量和使用功法的威力上在半盏茶的时间内都会翻倍,但短时间内也会丧失一半的灵力。

    他此时为了单纯的提高速度而使用了秘术,还真是有些浪费。

    无双的效果刚过,任平生已经来到了枫林的上空。

    今夜无风,林内传来的琴声清晰入耳。

    任平生并没有急着进入林中,而是停在半空中仔细聆听爱人的心意。

    曲好人更佳,任平生在琴声中听到了喜悦,听到了犹豫,听到了忧愁••••••重要的是那深深地思念,对他任平生的思念。

    他听懂了,他感觉到了自己眼眶中的湿润和心中的感动。

    所有的情感在这一瞬间如洪水,决堤,迸发。

    “既然都已经到了那又为何不下来?”很轻柔的一句话把任平生拉回了现实之中。

    他知道这是通玄修士间用来交谈的“灵音入秘”,千里之内都无阻碍。

    任平生神识一扫,下落到了忘忧亭旁。

    “坐!”花轻语琴音未断,也没有抬头。

    “不了,习惯站着,这个距离无论是听琴还是观人都是极好”任品生双手包怀,靠在朱色的亭柱上说道。

    说他慵懒不如说他在享受,享受美妙乐章的同时更是在享受这相聚的时刻,如此近的距离。

    两人都已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却都没有表达,甚至言语都很少。任平生又变成了原来的那个任平生,花轻语却已不是曾经的那个花轻语。

    良久过后,还是只有那琴音在深夜的空气中荡漾。

    又是一曲奏完,花轻语轻轻抬起头来看着任平生。

    任平生朝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呵呵,有什么不对么?"

    花轻语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问道:“今日还有最后一曲,你可还愿听?”

    任平生同样没有作答,只是用温和的声音说道:“你的琴音,恐怕我这一生也是听不厌的。”

    花轻语莞尔一笑,一曲道来,她没有一直低头,时常望望任平生的眼眸,指法却要比刚才还要娴熟几分。

    不得不说任平生其实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剑眉星目,眼睛不算大,却让你想去读它又很难读懂,羁傲不逊的微笑挂在嘴边,把鼻子衬托的更加挺拔了。

    任平生第一次被人看得不好意思,打岔道:“怎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长得很好看?我就说嘛,我任平生的魅力绝不单纯来自于我的性格,是因为我的的确确长得好看••••••”

    “是的,很好看。但是你现在打扰我抚琴了,这后面还有一段唱词,是我写给你的”花轻语也调笑道。

    任平生赶紧闭上了嘴巴。

    花轻语随着琴音娓娓和道“卷帘幽池冷玉光,凌风微乱水晶裳,春心不眠秋花落,月宫断飘雪袖香••••••数盏琼浆握中开,霜鹤云中控露来,梦里几许空转侧,平生何处任徘徊”

    曲终,任平生拍了拍掌由衷的说道:“这是我听过最好的词,这是你的心意,平生从今装在心里。但恐怕你以后再也做不出如此凄美的词了,昆仑的事一了,我立即回来找你,以后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所想到的也只会有开心。”

    花轻语起身走到任平生身旁,依偎在他的肩头,轻轻叹道:“平生,你可知道,遇见你是我前世造的孽,我等了千年,也许就是为了今世还你的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