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前世之争

    更新时间:2015-10-08 13:18:58本章字数:3266字

    “天后,朕在此落下一子,这盘棋就全活了,我看你如何来解。”

    “陛下妙招,臣妾自愧不如!”

    天界释音天居所妙宇天宫内,释音天正在和天后颜茹烟博弈。释音天满脸笑意,好似胜券在握。

    “启禀天帝,修罗王战无邪领军攻破万妖之森。妖王和鬼皇已经被麒麟圣皇封印,冥帝深瞳不知所踪,青龙朱雀等四圣兽也陨落了。下三道联盟瓦解,麒麟圣皇因消耗真元过多,飞往天外天闭关了。”释音天安排在联军中的密探回来禀报道。

    “哦,这倒是我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你貌似还有话没说完吧?!”释音天掩饰住脸上的喜色淡淡问道。

    “只是,只是······”那天界密探支吾道。

    “只是什么,有话就说。”释音天微怒。

    “只是战无邪他不知为何,未作任何停留,向天界闯来。前三殿的守宫卫士无人敢组”密探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说什么?他现在到了何处?”释音天大惊道,人也站了起来。

    “我在这儿!”

    战无邪此时已闯入了宫门,他长发未束,身着落日出云甲,手持怒战落银枪,身上的斑斑血迹依稀可见。浑身散发出来的英气让你只会有一种感觉,这是一个盖世英雄。

    “释音天,我问你,我在前方征战,你在后面耍的什么阴谋?你将芷烟怎么样了?”战无邪银枪一指,向天帝怒问道。

    “呵呵呵,修罗王呀,我想你是误会了,你和烟儿大婚将近,我是怕出了什么纰漏,再伤了我们两界的和气。所以让她在本界圣地虚无法界暂住而已,那里绝对安全。走走走,咱们这就去接她,回来再给你庆功。”说罢他上去就搂住战无邪的肩膀要领他去。

    “哦,天后你就留下筹备宴席好了!”他回头同颜茹烟交代到。

    “是,陛下!”颜茹烟施礼应道。

    战无邪将信将疑的随释音天化作两道长虹向虚无法界飞去。

    六界相接之地,虚无法界。

    四下打量着法界内苍茫的大地,战无邪疑惑问道:“芷烟他在何处?”

    “就在那座山峰后面,那儿有座行宫,看见没?有紫气缠绕的那边。”

    释音天一边回答,一边右手偷偷一招,炙炎玄剑在手。他一剑刺穿修罗王的背心狂笑道:“战无邪,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蠢,你以为我真的会和你们战族言和么?还要把烟儿嫁给你,你是痴心妄想!”

    “圣法——修六道修罗。”修罗王战无邪被帝释天偷袭,仓促间张开圣法结界护身,他知道以释音天的性格,刚才的偷袭一击只是个开始。

    “这有用么?!"释音天冷哼一声.

    "圣法——神意天罚!”他显然不想给对手任何机会,同样施展出攻击圣法。

    一个数百丈高的天神虚影浮现在天空中,他举起楼宇般大小的拳头轰然向战无邪砸下,其势如泰山压顶,力量何止万钧。

    “轰轰”这天神的巨拳显然是受到了战无邪护身圣法的抵御,震天的轰鸣之声过后,战无邪一口鲜血喷出,但结界尚且未被攻破。

    喘息之间,天神虚影的双拳同时再次轰下。

    战无邪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这一击是无论如何也硬接不下的,他摊开左掌口中默念法决,一团蓝色的光华在手中盛开,瞬间化作一把玄铁扇。

    就在天神双拳降至的电光火石之间,玄铁扇已经被展开,战无邪地吼道:“逍遥玄兵五行之力——风之力!”

    原本死寂的虚无法界平地掀起一阵飓风,以毁天灭地之力向那天神卷去。

    片刻间,那双巨拳连同天神虚影的庞大身躯都被飓风挂的无影无踪,周围又恢复了先前死一般的宁静。

    “不愧是战神修罗王,在受我炙炎玄剑一击之后还能接得住我的攻击圣法,居然还有还手之力,真是不简单啊!”释音天拍手赞道。

    “不过不知你是否还有余力能接下朕这一招!炙炎玄灵出,龙凤和鸣!”他玄剑剑锋超战无邪一指,剑内的兵灵幻化出一龙一凤顺带着吧神火之力袭向战无邪。

    战无邪单膝跪地,右手着地支撑着他半个身躯,刚才用逍遥扇的保命一击耗费了他太多的灵力。

    “莫非这就是天意吧,麒麟圣皇先前已提醒过我,但我还是中了他的圈套,剩余的圣法防御之力绝抵御不住他炙炎玄剑的一击,芷烟,你现在又到底在哪儿?”想到这里他生出一丝绝望之意。

    正在此刻,在战无邪身前十余丈处凭空出现了一道红光,红光周围还伴随缠绕着紫色烟雾,一个红衣罗裙的年轻女子陡然闪现。

    “合光同尘?!不好,莫非真的是她?!”释音天惊讶之余想要收回玄兵之灵已是来不及。

    “砰!”那红衣女子完全以肉身之躯正面吃下了这一击。

    “烟儿!”“芷烟!”两个神一样的男人看着那倒下去的身影,几乎同时惊呼。

    战无邪趔趄的奔了过去,他抱起那个年轻女子的身体,两行热泪留下:“芷烟,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一切我都知道,你是为了你姐姐,你是被逼无奈,既然走了,又何苦来到这儿?”

    释音天也走了过来,一脚把战无邪踢开,踩在脚下。

    “滚开!我不许你碰我的烟儿!不过她没想到最后她还是愿意为你去死,那她就是个贱人。和你联手只是权宜之计,现在下三道的残兵败将已经被逼退回本界,三道之王也具已被麒麟圣王封印。朕现在灭魂面在手,你拿什么跟我斗?六道之中只能有一个皇,就是我释音天!哈哈哈••••••“

    “鬼皇睚眦果然没有猜错,他先前就料定平定三道之乱后你必生异心。想不到你真••••••”

    修罗王战无邪捂着被穿透的胸口吐了口鲜血缓缓说道。

    “那又怎样?你还不是着了我的道,被我引到了这虚无法界。你只能怪你自己太儿女情长,尽然为了朕的一个区区侍妾甘愿冒险,这虚无法界早在一万年前就被我和天界十八诸神设下了无上禁止,专门用来压制你们他族灵力的,同样是玄兵圣灵又怎样?战神修罗王又怎样?在这儿你连平常一半的力量都使不出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现在已然是苟延残喘,到不如省点力气把逍遥扇交出来,朕说不定还能给你一个痛快。”释音天言语中尽露狂妄得意之色。

    “你这样侮辱芷烟,是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她的心••••••你爱她又恨她”战无邪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给我住口,那个贱人宁愿不要神族的高贵身份也要和你暗通曲寡,更是为了你甘愿去死,她活该,她该死!”释音天气急败坏道。

    战无邪看了看不远处颜芷烟的尸首,惨笑到:“逍遥扇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万不要在此地用它!留住芷烟的尸身,好好安葬了她。”

    释音天道:“你放心,你现在只剩一口气在,六道之中再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到朕,朕答应你!”

    战无邪吃力的再次从左手中招出蓝色光华,却暗暗地将藏于左肩的另一股紫色之力也注入到了光华之中。不多时,逍遥扇化形在手。

    释音天面露喜色,上前一把夺过,抹去了扇上战无邪的神识。

    “哈哈哈,你如此容易轻信于人,怎能不败于朕手。你觉得朕会让你这么容易的死去么?我要用你的玄兵让你和这贱人的尸首一起身形俱灭!这样方能解我心头之恨!”说罢他展开了逍遥扇。

    虚无法界内顿时飓风骤起,雷声轰鸣,界内的天地都在颤抖,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凭空出现。

    释音天面露惊恐之色:“你••••••你在这扇子上做了什么手脚?”

    “我前面已经说过,麒麟圣王飞升天外天之前早已料定你有异心,他将九转麒麟石给了我,我又怎会不做准备。刚才趁你得意忘形,我将九转麒麟石的灵力全部注入到了逍遥扇之中,所以这逍遥扇已经具备了转生之力,这下你明白了吧••••••呵呵,你始终得不到你想要的。”战无邪朗声大笑。

    “你是想拉朕一起在人道转生?”

    “你总算明白了,你我之间的的恩怨十万年后等再做了结吧,你最终还是得不到你想要的!”

    “怎么会这样,不,不可能,朕是天帝,是这六道之主••••••”释音天的身体已经被拉扯进了无尽的黑洞之中,留下的只有他歇斯底里的话语。

    一道白光落下,来者一袭白色丝裙,模样与颜芷烟很是相似,此女子正事颜芷烟的姐姐,天后颜茹烟。她一脸高傲的看看了躺在地上的战无邪和早已没了生机的颜芷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三道的两大圣君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上,哈哈哈••••••从今以后我在也要当天后,我就是六道中的唯一圣皇••••••”她的话还没说完,黑洞之中飞出一条金光绳索把她捆住也拉了进去。

    “缚神索!释音天,你放开我•••••”她不甘心的怒吼,可依然改变不了被拉进去的命运。

    战无邪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抱着颜芷烟的尸首随后也走进了漩涡。

    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战无邪望着那无尽的黑暗深处,恨恨道:“释音天,下一世我定让你加倍奉还!”

    随后他握住了颜芷烟的双手喃喃道:“梦里几许空转侧,平生何处任徘徊。芷烟,你说来世我就叫任平生可好?来世再见,希望到那时我们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他把最后一缕神识由指间注入了颜芷烟脑部,慢慢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