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初露锋芒

    更新时间:2015-10-10 18:45:17本章字数:2081字

    紫霄四杰四人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站立,将任平生围在中间,四杰中的老大说道:“任师弟修为高绝,站在此地,我兄弟四人就已经感受到了很强的压迫感,我们四人一起与你对战任师弟不会说我们以多欺少吧?”

    “师兄哪里话,我也早听闻紫霄四杰对敌不管对方是孤身一人还是千军万马一向是四人齐上,咱们虽然只切磋但也不必拘泥形式。”任平生不经意的笑了笑说道。

    紫霄四杰相互对视了了一眼,老二扑身而上,先行抢攻,他的目的是想先探一下任平生的虚实。他使得是两把金色的匕首,此兵器本为一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龙凤刃”,属神阶上品。

    他将灵力提到极致,双臂都笼罩着淡淡的金光。

    龙凤刃纵横刺击交织成一张金色的大网。笼罩住任平生全身的大部分灵脉。

    近身相搏,一寸短,一寸险。

    这紫霄老二的龙风刃只有半尺的长短,近身搏击自是大战便宜,所以他一开始就抢到了任平生的身侧。

    他自知修为比起任平生有所不及,所以想靠兵器之利多走上几招,探出些虚实,去没料想到任平生竟然全然不在意。瞬间让他侵入了身边二尺以内。

    龙风刃金光暴涨,刺向任平生肋部的天元穴。这对龙风刃专破别人护身罡气,而任平生的问寒此时还在背后插着,手中并无可以格挡的兵刃,紫霄老二一时间以为者一击定然得手。

    不想却听见“噹”的一声,这一击竟然刺在了任平生刚才施展的逸星剑气之上。任平生此次施展的逸星剑气与往日大不相同,在进入通玄初期巅峰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将剑气凝结成实体剑的形状,并且剑芒有了灼热之力,威力和强韧度堪比神阶上品兵器。

    他将逸星剑气化作的灵剑奇异的从右肋刺出,绕过了自己的身体,挡住的紫霄老二的这一击.

    看见如此诡异的灵剑,紫霄老二大吃一惊,龙风刃不停地刺出,却见任平生步伐都不曾移动,灵剑总能从不可思议的部位刺出,挡住龙凤双刃的攻势。

    两人在场上对拆了十几招,任平生面露微笑游刃有余,紫霄老二信心尽失。

    一个疏忽,被灵剑点中左手虎口,左手的凤刃脱手而出。

    任平生一击打落了对方的左手兵刃,同时左掌击出,正中紫霄老二的胸口。后者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退然朝后飞去,掉落在几张远的地上,再有半尺就将出场外。

    任平生拱手一抱拳道:“二哥承让了,平生多有得罪。”

    其实刚才他那一掌已是手下留情,只用了七成的功力,若是全力击出,恐怕自小老二的性命都会堪忧。

    “竞技切磋,刀剑无眼,难免有所损伤,任师弟又何必过于客气。”

    紫霄四杰中的老大看出任平生未出全力,也是心存感激。

    话音刚落,他便提刀上前。

    他的宝刀是柄高阶神兵,名为“拂柳棉刀”,一套刀法也是走了阴柔的路子。

    紫霄老三和老四也亮出兵刃为他们大哥掠阵。

    两人用的都是奇门兵刃,皆是中阶神兵。老三用的是一支判官笔,老四用的赫然是一把游身尺。

    骤然间任平生灵剑再次出手,剑芒迎上了紫霄老大的的刀光。如果说剑芒如烈焰横空。好似要点燃世间万物,那这刀光便是春风拂柳,滋润着万物,让其复苏。

    刀光一暗,刀气发出了争鸣之声,仿佛是为遇见了对手而兴奋。

    任平生也暗自叫好,这紫霄老大的的手段果然非同凡响,较之刚才的紫霄老二不知是强了多少。

    转眼间刀光便以强过方才数十倍的气势攻至。

    任平生剑芒却是一收敛,仿佛那灵动的瞬间吸掉了周围的精光。紫霄老大紧握着手中的拂柳棉刀刀势不减。

    任平生面对那生生不息的刀光,只是悠然的一划。

    那是天下万事无非清净无为的悠然,是一种棋盘上的胸有成足,亦是一种无事可虑的坦荡,剑芒虽然灼眼霸气但又隐含星月的幽然之气,这两种意境在任平生手中得到了完美的结合,剑招之中隐隐透着道家的那份超然。

    “拂柳刀法第一式,断雨,”紫霄老大喝道,他显然感受到了任平生剑招所带来的无形压力,也施展出了他最得意的刀法。只见雨水伴随着闪电突然而至。

    任平生的剑芒遇强则强,大有炙烤天地之势,刀光所带来的雨水瞬间被蒸发的一干二净。

    他是孤傲的主宰,所经之地绝不容其它暴虐之物存在,似乎连那包含天地之威的惊雷闪电都要在这烈阳般的剑芒下俯首称臣。

    然而,紫霄老大的拂柳棉刀却好似在倾听大气流动的声音,跟随那悄悄经过的微风来寻找天地之间原本就存在的轨迹,以及飞扬于世间又和万物并行的真理。刀光掠过,甚至不曾击破一滴雨点。

    剑芒刀光争雄,却不闻金铁交鸣之声。

    两人的交手已到了一个虚幻往我的境界,在一旁掠阵的紫霄老三和老四都已经看呆了,他们也未曾想到自己大哥的修为也精进到了如此的境界。他们想要上去助拳又着实不知该如何下手。

    一道急剧的震动从刀光剑芒交接之处骤然爆开,任平生二人脚下的青石板被震得粉碎,石屑四溅。

    光晕过后,二人再度交手,心中都暗自钦佩对方的修为了得,刚才一招,双方的灵力损耗都是不小,二人都不愿意再先出招,都是默默地思索克制对手的对策,一时间场上的形式成了对峙的态势。

    突然间,两道闪光袭向任平生,原来是那紫霄四杰的老三老四看自己大哥和任平生僵持不下暗暗着急,瞅准这个对峙的机会两人突然向任平生发难,判官笔和游身尺转眼间就要刺到后者眼前。

    任平生临危不乱,步履仍然没有移动半步,只是双目见精光突起,浑身的灵气又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左手施展灵气防御,一道气强阻止了紫霄老三老四的攻势,右手拔出了插在身后的问寒玄剑,寒意四散,他已决意要速速结束眼下的这场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