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辛兰木

    更新时间:2015-10-11 14:26:52本章字数:2153字

    绝对灵域么••••••在幼时,师尊曾经对我和苏师姐说过此事,但是并不详细,后来好像就再未提起过了。”任平生的气息未畅,略带气喘的说道。

    此时二人已经下飘落到地上,花漫雪斜倚在一株樱花树说道:“可能是令师没有想到你会如此之快的进入通玄境界吧。”“更没想到你这个好徒弟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呵呵”花漫雪言语之中稍有讥笑的意味。

    “宗主就不要取笑在下了,还是详细给我说下关于绝度灵域的事情吧。“任平生有些无奈地笑道。

    “每个通玄大尊都有自己不同的绝度灵域,这个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绝对灵域内,所有通玄后期之下的修灵者都无法从外界吸收灵气来补充自己的灵力消耗。所不同的是达到通玄中期的修为后,虽然不能从外界吸取灵气,但自身的灵气调动确是畅通无阻的,不会受结界的影响。以你现在的修为在绝对灵域下连出手都做不到,这也是薛如晦那老头为何敢如此托大的原因。”花漫雪正色说道。

    “我根本不可能在三天内突破到通玄中期,那岂不是说明对于这个赌约我是毫无胜算的么。”听了花漫雪的话任平生的情绪显然很是低迷。

    “办法当然还是有的,虽然我花漫雪无法祝你将修为提升到通玄后期,却有办法帮你在绝对灵域下可以行动自如。”花漫雪自信的说道。

    任平生眼睛一亮,道:“宗主竟能做到这样的事么?”

    “当然,你看本座像是个骗子么?”花漫雪假装不悦道。

    “哪里哪里,平生刚才激动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已。”任平生搓着手讪笑道。

    “那就少罗嗦,跟着我!”花漫雪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说罢,她挺起了身子向花语宗内院走去。任平生在后面跟着,也不敢做声,倒像个受了大人责骂的孩子。两人不知穿过了多少庭院楼阁,这期间竟没有遇见任何人,任平生心中正暗自奇怪,却听见花漫雪说道:“这内院灵气最为充裕,是我和轻语修灵休息的地方,内院后方更建有本宗的藏宝阁,所以宗内弟子一般是不允许入内的。”

    任平生哦了一声算是回应,心中却在暗叹这花漫雪果然了得,确实有窥人心思的本事。

    两人也再没有对话,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走在前面的花漫雪轻轻的停住了脚步轻声说道:“到了”

    任平生因是非在前,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兴致留意沿途的景色,只是一味地跟随着花漫雪的脚步。此时定睛一看,眼前竟矗立着一棵苍天巨树,此树粗约百丈,怕是以千人之数和伸双手合围也未必能抱的过来。其高度更是惊人,树冠早已直入云霄,肉眼根本无法观测到全貌。更加奇怪的是此时正值秋季,如此巨大的树下却没有一片落叶,这叫他不禁暗暗称奇。

    花漫雪淡淡的说道:“此树名曰辛兰木,自上古洪荒之前就生长于此,四季常青且不落叶,根脉绵延何止万里,本宗老祖当年在此开山立派也是因为看中了它的灵根神脉。”

    任平生已经习惯了花漫雪这读心的本领,并没有再感到惊奇,随口叹道:“那这辛兰木可无愧为神木中的魁首了!”

    “神木?你可知我花语宗的所有灵花仙草奇异之木都是在这无数万年来得到这辛兰木的灵气滋养而逐一孕育出来的么?甚至花语宗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能有这样充裕的灵气都是拜它所赐,所以称它为圣树也不为过。”见任平生称本宗灵脉之源为神木,花漫雪不以为然的解释道。

    任平生刚要在说些什么,忽然听见空中传来“啁•••啁•••“的叫声。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青色巨鸟从云端俯冲而下,羽翼青如晓天,在太阳下泛着柔和的光芒。

    花漫雪咯咯笑道:“这是本宗的守护神兽青鸾,定是感觉到我的气息下来迎接我们了”

    瞬息间那青鸾便落在了花漫雪身旁,鸣声不断,和她十分亲昵的样子。修灵界的大宗派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兽,他们星月殿亦有高阶神兽天羽兽护山,对于这点任平生倒不惊讶。

    “发什么楞,赶紧上来啊”花漫雪骑在青鸾背上向任平生招呼道。

    任平生也坐上去,还没有坐稳,青鸾双翅一展直飞云霄,速度快如闪电。极大地后坐力令其上身向后一仰,他不由自主的的搂住了花漫雪的腰肢,一只手无意间更是触碰到了她胸前的左锋,那丰满而又柔软的触感让他的整只手都微微颤抖。

    花漫雪扭过头来剜了他一眼。“我•••我真•••真不是有意的,你这青鸾突然起飞••••••”任平生慌忙解释道。花漫雪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冷哼一声又回过头去,并没有朝他发脾气。饶是如此,任平生也不禁面红耳赤,他是风流却不下流之人,此时的确很难为情,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何处了。

    倒是花漫雪开口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我花语宗的之处翠云轩就坐落在这辛兰木的的树冠之上,有第一代宗主的无上禁制守护,除了历代掌门之外无论修你为有多高深,没有青鸾的接引也休想御风飞行到达那里。”

    “哦”任平生乖乖的应了一声。

    “快要到守护禁制了,青鸾马上就要提速,你老老实实坐稳了,双手抱紧我的腰就好,手再别放到不该放的地方!”花漫雪提醒道。

    任平生中规中矩的搂着花漫雪的纤纤腰肢,不敢乱动。

    如果说青鸾起先的速度快如闪电,那现在的速度已经是无法以言语来形容的了。阵阵罡风从头顶压下,凭任平生通玄初期巅峰的修为也感到头皮发麻,更有无形的压力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这感觉比方才被花漫雪的千树万花界罩住还要难受几分。

    好在这个时间极短,白驹略隙的时间青鸾已经冲破了云端,任平生感到了阳光照耀下的暖意,浑身舒畅自如。

    青鸾在一枝头落下,二人也随之下来。在这如树林般的树冠之内,隐隐有一座三层竹楼,虽不宏伟但却雅致。竹楼顶端有一古朴的牌匾,牌匾上的题字很是隽秀,分明是一女子所书。题字也很简单,只有三个——“翠云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