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途中遇袭

    更新时间:2015-10-12 12:44:37本章字数:3372字

    你们看,前面就是峨眉山,过了峨眉山就是我们蜀中地界了。”唐小满指着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兴奋的说道。

    任平生他们此时还距峨眉千里,就已经隐隐能看到它的的轮廓。

    “咦,不对,前方空中怎么会有黑气缠绕?”唐小丰惊讶道。

    他们唐门世代久居于此,他对这方圆万里的地理环境都十分熟悉。

    此处离峨眉仙山已不算太远,周围的山岳河川都蕴有灵气,按理不会出现这样反常的的现象。

    唐小丰话音刚落,从他们背后刮来阵阵狂风。遮云帕仿佛如大海怒浪中的一叶小舟般,随时都有沉没的危险。唐小满念起法决,努力控制遮云帕的平衡艰难的前行着。

    众人忽然感到天色阴暗了下来,仰头一看一只百丈巨鹰正盘旋在他们上方,那遮住阳光的的双翅足有二百丈。

    还不待他们有所反应,头顶的巨鹰双翅一振,一股比先前强度高上数十倍的暴风,由上至下向他们压来。遮云帕承受不住如此强劲的力量,在空中频频打转,四人也从上面跌落了下来.

    任平生和唐小丰立刻御风停留在了空中,唐小满修为较低,从空中坠下。幸亏南宫秦悦眼明手快,与此变故,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当他发现唐小满下坠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就俯冲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她在低空中重新招来了遮云帕,坐了上去。

    “小满,上面危险,来者不善,你躲到下面的那一大片密林中去,自己要藏好,别忘了收了遮云帕,我去看看小唐他们。”南宫秦悦嘱咐道。

    “知道了,秦悦哥哥,你们小心!”唐小满催动遮云帕,向下方不远处的密林飞去。

    高空中,鹰帅已经收了真身,又是一副鹰头人身的模样,身后站着数百个相貌相仿的鹰师战士,只是体形上明显比他小了一圈。当南宫秦悦再次返回时,任平生唐小丰两人正在与他们对视而立。

    “妖族?”南宫秦悦向他们两个低声问道。

    “看样子貌似是的!”唐小丰点头应道。

    鹰帅一双鹰眼,犀利目光的从他们三人身上扫过。

    “你们三个谁是星月殿弃徒任平生?”他傲慢的问道。

    虽然他离开妖界时,妖王睚眦叮嘱过他,说着三人非等闲之辈,让他不要掉以轻心。可他刚才双翅一扇就将遮云帕吹翻,此刻又见三人如此的年轻,就有了轻视之意。

    “你说谁是星月弃徒,你这个不人不鸟的东西”任平生还没作答,唐小丰却忍不住骂道。

    “臭小子,竟敢辱骂我家大帅,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那些鹰师的战士叫嚣着。

    眼看一触即发,双方就要开打。

    任平生微微一笑,对着鹰帅说道:“不知尊兽怎么称呼?找任平生又有何事?”

    他这句话的意思明显在嘲笑面前的这个鹰帅实际上只是个兽类。

    “本座乃是妖王座下鹰师主帅鹰帅是也,速叫任平生上来答话。”鹰帅一本正经的说道。

    唐小丰在旁边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鹰帅现在才回味过来任平生刚才言语中的意思,怒道:“大笑的那个小子,你是不是就是任平生?!”

    唐小丰夸张的捂着肚子,指着任平生说道:“他是我不是!”

    任平生也慢悠悠的说道:“是的,我是他不是!”

    “本座没空跟你们做口舌之争,任平生你把问寒剑交出来。本作或许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鹰帅暴躁的叫道。

    “呵呵,我没有听错吧,把问寒剑交给你,我觉得你真的很可笑哎!”唐小丰看着鹰帅认真的表情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鹰帅感觉自己受到了戏耍,再也忍耐不住,身形微动,一爪攻向唐小丰面门。

    唐门以暗器见长,平素里练的就是反应和速度,鹰帅这一击虽然没有任何先兆,只见唐小丰双膝一弯,头朝后一仰,还是堪堪避过。

    那些鹰帅战士见主帅已经先行发难,也蜂拥而至。

    任平生三人抽身齐退。

    在后退中,唐小丰双袖一摆,数百道裹着灵光的寒芒打出,其速快如闪电。

    那数百鹰师战士齐齐挡在自己主帅前面,同时震动双翅,瞬间形成二百股小型的龙卷风。

    唐小丰发出的数百暗器,一触碰到这些龙卷,就如泥牛入海,再也找不到踪影。

    化解了唐小丰的攻击,鹰师片刻间分成了四队散开,结成阵型从四面向三人合围过来。

    鹰帅得意的说道:“我的鹰师训练有素,他们不仅仅是修士更是军队,在其相互配合下,可越阶对战修为比他们高几个等级的高手。”

    任平生三人御风而起,准备从上方突围。

    鹰帅再次显出真身,抢先一步占据了上方高空,一双巨翅一扇,两股强有力的罡风生生将三人逼了回去。

    “早就料到你们由此一招,本座此战阵名为天炉,一旦结成犹如铜墙铁壁,任你插翅难飞。”鹰帅在他们上方冷哼道。

    任平生双指一合,逸星剑气频频射出,刹那间就向四面打出了几百道之多。

    唐小丰也不失时机的打出千种暗器,辅助任平生的攻击。

    那些鹰师战士动作整齐划一,将背后的双翅护在身前,步伐却不停止,继续缩小着包围圈。

    “呯·····”不管是逸星剑气还是唐小丰的暗器都如打在了盾牌之上,纷纷被弹开。

    “看来这妖界精锐之师的身体果然坚硬,竟然能那肉体弹开你们二人的攻击。”南宫秦悦低声说道

    “不对,即便是妖族,没有返虚以上的修为,也不可能拿肉身硬碰我发出的逸星剑气!”任平生略一皱眉道。

    “不会吧小任,你的意思是这数百鹰师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返虚?”唐小丰颇为震惊。

    妖族本都是兽类修炼所化成人形,在六道之中身体最为坚韧。就算只身面对修为高一等级的对手,在战力上也丝毫不落下风。

    眼见包围圈急速的收缩,任平生伸手就要拔出背后的问寒。却被南宫秦悦按住。

    “你伤势并未痊愈,不能耗费太多的灵力,这点阵势我还能够应付”他眼神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坚定和自信。

    任平生拔剑之手缓缓松开“南宫,我们的身家性命可都交给你了,千万别搞砸了!”如此紧张的气氛下他还是不忘了打趣。

    南宫秦悦手捏开字诀法印,瞬间移动到包围圈之外的百余丈处。

    其实他心中早已盘算好了对策,成竹在胸。

    刚在空中顿住身形,右手的伤字诀已经打出。灵光幻化出一队手持长矛的铁甲骑士,朝东边的鹰师冲去,其势十分迅捷。

    东边负责围堵的鹰师未料背后受敌,在这队幻化骑兵的冲杀下,片刻便乱了队形,空出了一条缺口。

    虽然没有给鹰师造成什么伤亡,但是南宫秦悦的目的已经达到,任平生唐小丰二人从空隙中脱身而出。

    “这些家伙真是难缠!”唐小丰喘了口气说道。

    “小满已经藏匿好了么?”任平生向南宫秦悦问道。

    南宫秦悦点头示意他唐小满已经安全。

    任平生松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妖族这次的主要目的是我和我身后的问寒,他们人数众多,恐怕还留有后手,咱们不能和他们长时间的缠斗。过会儿四下散开,全力御风飞行,我负责吸引他们,小唐你向南去回唐门搬救兵,南宫你有短程的瞬移之术,比较容易甩开追兵,兜上一圈后瞅准机会回来接应小满。”

    “可你的伤势?”南宫秦悦还是有些许担忧。

    “只要不用全力调动灵力,不碍大事。”任平生回答的很果断,他要尽量打消南宫秦悦的疑虑。

    “那就这么办!”唐小丰说道。

    南宫秦悦也点了点头。

    三人就地散开。任平生向东,唐小丰向南,南宫秦悦朝北。

    鹰帅见状,高声命令道:“先不要管那两个小子,本座自有安排,都给我现出真身,全力追击任平生!”

    上百只体长十几丈的巨鹰在鹰帅百丈真身的带领下全速向任平生直追过去。

    鹰师战士的修为虽然比任平生低了好几个等级,但在他们现出妖兽真身后,在速度上还要比任平生略快一筹,眼看双方之间的距离渐渐缩短。

    在远处的唐小丰南宫秦悦二人见此情况暗自着急,他们没想到对方抛下自己不顾,竟然倾其全力去追杀任平生。

    二人把心一横,改变了原来的方向,全速向任平生靠拢过去。

    “你们哪里都别想去!”就在二人刚刚会合准备去支援任平生的时候,一团黑气挡住他们的去路。

    就在二人惊异之时,左鬼使和六名鬼仙已经现身。

    “你们鬼皇幽泉何时同那妖王睚眦成了好朋友了?”唐小丰笑道。

    他努力让自己尽可能的镇定下来,盘算着对策。

    “小子,你不用在这冷嘲热讽,明白的的告诉你,任平生今天死定了,你们两个的小命本座也要一起收了!”

    左鬼使冷笑,双掌缠绕着丝丝黑气,径直印向唐小丰二人胸前。

    二人挥手单掌相迎。

    “嘭,嘭”唐小丰虚空向后退了三丈,南宫秦悦也是身形一晃。

    近身相搏并不是二人所长,仓促之下同左鬼使对了一掌。南宫秦悦倒还好,唐小丰可是吃了不小的苦头,他只觉的气血上涌,口中感到了一丝微甜。

    “你这小子修为倒是不错,配得上当本座得得对手。”

    左鬼使说罢又对身边的六名鬼仙吩咐道:“你们六个去收拾那边的小子,这个小子交给本座了!”

    “是!”鬼仙化作黑气,眨眼间就出现在唐小丰周围,把他团团围住。

    “回旋斩!”唐小丰倒也机敏,他趁鬼仙立足为稳,先发制人,斩仙飞刀瞬时出手,一道白光在围绕着他身外丈许留下一个原型的轨迹。

    “呜······“离得最近的那名鬼仙躲避不急,直接被斩仙飞刀砍掉了头颅,化作一堆黑色粉末,随风飘散。其余的鬼仙慌忙施展以实化虚的鬼族秘术,化成团团黑气,躲避唐小丰的斩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