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昔日荣光

    更新时间:2015-10-15 11:40:48本章字数:6000字

    “天后,朕在此落下一子,这盘棋就全活了,我看你如何来解。”

    “陛下妙招,臣妾自愧不如!”

    天界释音天居所妙宇天宫内,释音天正在和天后颜茹烟博弈。释音天满脸笑意,好似胜券在握。

    “启禀天帝,修罗王战无邪领军攻破万妖之森。妖王和鬼皇已经被麒麟圣皇封印,冥帝深瞳不知所踪,青龙朱雀等四圣兽也陨落了。下三道联盟瓦解,麒麟圣皇因消耗真元过多,飞往天外天闭关了。”释音天安排在联军中的密探回来禀报道。

    “哦,这倒是我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你貌似还有话没说完吧?!”释音天掩饰住脸上的喜色淡淡问道。

    “只是,只是······”那天界密探支吾道。

    “只是什么,有话就说。”释音天微怒。

    “只是战无邪他不知为何,未作任何停留,向天界闯来。前三殿的守宫卫士无人敢组”密探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说什么?他现在到了何处?”释音天大惊道,人也站了起来。

    “我在这儿!”

    战无邪此时已闯入了宫门,他长发未束,身着落日出云甲,手持怒战落银枪,身上的斑斑血迹依稀可见。浑身散发出来的英气让你只会有一种感觉,这是一个盖世英雄。

    “释音天,我问你,我在前方征战,你在后面耍的什么阴谋?你将芷烟怎么样了?”战无邪银枪一指,向天帝怒问道。

    “呵呵呵,修罗王呀,我想你是误会了,你和烟儿大婚将近,我是怕出了什么纰漏,再伤了我们两界的和气。所以让她在本界圣地虚无法界暂住而已,那里绝对安全。走走走,咱们这就去接她,回来再给你庆功。”说罢他上去就搂住战无邪的肩膀要领他去。

    “哦,天后你就留下筹备宴席好了!”他回头同颜茹烟交代到。

    “是,陛下!”颜茹烟施礼应道。

    战无邪将信将疑的随释音天化作两道长虹向虚无法界飞去。

    六界相接之地,虚无法界。

    四下打量着法界内苍茫的大地,战无邪疑惑问道:“芷烟他在何处?”

    “就在那座山峰后面,那儿有座行宫,看见没?有紫气缠绕的那边。”

    释音天一边回答,一边右手偷偷一招,炙炎玄剑在手。他一剑刺穿修罗王的背心狂笑道:“战无邪,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蠢,你以为我真的会和你们战族言和么?还要把烟儿嫁给你,你是痴心妄想!”

    “圣法——修六道修罗。”修罗王战无邪被帝释天偷袭,仓促间张开圣法结界护身,他知道以释音天的性格,刚才的偷袭一击只是个开始。

    “这有用么?!"释音天冷哼一声.

    "圣法——神意天罚!”他显然不想给对手任何机会,同样施展出攻击圣法。

    一个数百丈高的天神虚影浮现在天空中,他举起楼宇般大小的拳头轰然向战无邪砸下,其势如泰山压顶,力量何止万钧。

    “轰轰”这天神的巨拳显然是受到了战无邪护身圣法的抵御,震天的轰鸣之声过后,战无邪一口鲜血喷出,但结界尚且未被攻破。

    喘息之间,天神虚影的双拳同时再次轰下。

    战无邪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这一击是无论如何也硬接不下的,他摊开左掌口中默念法决,一团蓝色的光华在手中盛开,瞬间化作一把玄铁扇。

    就在天神双拳降至的电光火石之间,玄铁扇已经被展开,战无邪地吼道:“逍遥玄兵五行之力——风之力!”

    原本死寂的虚无法界平地掀起一阵飓风,以毁天灭地之力向那天神卷去。

    片刻间,那双巨拳连同天神虚影的庞大身躯都被飓风挂的无影无踪,周围又恢复了先前死一般的宁静。

    “不愧是战神修罗王,在受我炙炎玄剑一击之后还能接得住我的攻击圣法,居然还有还手之力,真是不简单啊!”释音天拍手赞道。

    “不过不知你是否还有余力能接下朕这一招!炙炎玄灵出,龙凤和鸣!”他玄剑剑锋超战无邪一指,剑内的兵灵幻化出一龙一凤顺带着吧神火之力袭向战无邪。

    战无邪单膝跪地,右手着地支撑着他半个身躯,刚才用逍遥扇的保命一击耗费了他太多的灵力。

    “莫非这就是天意吧,麒麟圣皇先前已提醒过我,但我还是中了他的圈套,剩余的圣法防御之力绝抵御不住他炙炎玄剑的一击,芷烟,你现在又到底在哪儿?”想到这里他生出一丝绝望之意。

    正在此刻,在战无邪身前十余丈处凭空出现了一道红光,红光周围还伴随缠绕着紫色烟雾,一个红衣罗裙的年轻女子陡然闪现。

    “合光同尘?!不好,莫非真的是她?!”释音天惊讶之余想要收回玄兵之灵已是来不及。

    “砰!”那红衣女子完全以肉身之躯正面吃下了这一击。

    “烟儿!”“芷烟!”两个神一样的男人看着那倒下去的身影,几乎同时惊呼。

    战无邪趔趄的奔了过去,他抱起那个年轻女子的身体,两行热泪留下:“芷烟,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一切我都知道,你是为了你姐姐,你是被逼无奈,既然走了,又何苦来到这儿?”

    释音天也走了过来,一脚把战无邪踢开,踩在脚下。

    “滚开!我不许你碰我的烟儿!不过她没想到最后她还是愿意为你去死,那她就是个贱人。和你联手只是权宜之计,现在下三道的残兵败将已经被逼退回本界,三道之王也具已被麒麟圣王封印。朕现在灭魂面在手,你拿什么跟我斗?六道之中只能有一个皇,就是我释音天!哈哈哈••••••“

    “鬼皇睚眦果然没有猜错,他先前就料定平定三道之乱后你必生异心。想不到你真••••••”

    修罗王战无邪捂着被穿透的胸口吐了口鲜血缓缓说道。

    “那又怎样?你还不是着了我的道,被我引到了这虚无法界。你只能怪你自己太儿女情长,尽然为了朕的一个区区侍妾甘愿冒险,这虚无法界早在一万年前就被我和天界十八诸神设下了无上禁止,专门用来压制你们他族灵力的,同样是玄兵圣灵又怎样?战神修罗王又怎样?在这儿你连平常一半的力量都使不出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现在已然是苟延残喘,到不如省点力气把逍遥扇交出来,朕说不定还能给你一个痛快。”释音天言语中尽露狂妄得意之色。

    “你这样侮辱芷烟,是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她的心••••••你爱她又恨她”战无邪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给我住口,那个贱人宁愿不要神族的高贵身份也要和你暗通曲寡,更是为了你甘愿去死,她活该,她该死!”释音天气急败坏道。

    战无邪看了看不远处颜芷烟的尸首,惨笑到:“逍遥扇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万不要在此地用它!留住芷烟的尸身,好好安葬了她。”

    释音天道:“你放心,你现在只剩一口气在,六道之中再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到朕,朕答应你!”

    战无邪吃力的再次从左手中招出蓝色光华,却暗暗地将藏于左肩的另一股紫色之力也注入到了光华之中。不多时,逍遥扇化形在手。

    释音天面露喜色,上前一把夺过,抹去了扇上战无邪的神识。

    “哈哈哈,你如此容易轻信于人,怎能不败于朕手。你觉得朕会让你这么容易的死去么?我要用你的玄兵让你和这贱人的尸首一起身形俱灭!这样方能解我心头之恨!”说罢他展开了逍遥扇。

    虚无法界内顿时飓风骤起,雷声轰鸣,界内的天地都在颤抖,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凭空出现。

    释音天面露惊恐之色:“你••••••你在这扇子上做了什么手脚?”

    “我前面已经说过,麒麟圣王飞升天外天之前早已料定你有异心,他将九转麒麟石给了我,我又怎会不做准备。刚才趁你得意忘形,我将九转麒麟石的灵力全部注入到了逍遥扇之中,所以这逍遥扇已经具备了转生之力,这下你明白了吧••••••呵呵,你始终得不到你想要的。”战无邪朗声大笑。

    “你是想拉朕一起在人道转生?”

    “你总算明白了,你我之间的的恩怨十万年后等再做了结吧,你最终还是得不到你想要的!”

    “怎么会这样,不,不可能,朕是天帝,是这六道之主••••••”释音天的身体已经被拉扯进了无尽的黑洞之中,留下的只有他歇斯底里的话语。

    一道白光落下,来者一袭白色丝裙,模样与颜芷烟很是相似,此女子正事颜芷烟的姐姐,天后颜茹烟。她一脸高傲的看看了躺在地上的战无邪和早已没了生机的颜芷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三道的两大圣君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上,哈哈哈••••••从今以后我在也要当天后,我就是六道中的唯一圣皇••••••”她的话还没说完,黑洞之中飞出一条金光绳索把她捆住也拉了进去。

    “缚神索!释音天,你放开我•••••”她不甘心的怒吼,可依然改变不了被拉进去的命运。

    战无邪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抱着颜芷烟的尸首随后也走进了漩涡。

    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战无邪望着那无尽的黑暗深处,恨恨道:“释音天,下一世我定让你加倍奉还!”

    随后他握住了颜芷烟的双手喃喃道:“梦里几许空转侧,平生何处任徘徊。芷烟,你说来世我就叫任平生可好?来世再见,希望到那时我们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他把最后一缕神识由指间注入了颜芷烟脑部,慢慢闭上了双眼。

    千华之西昆仑仙山被誉为修真界九山三岛之首,终年古树长青,仙气环绕。不仅是因为其势雄伟壮丽,灵气充沛,更是因为修真名门星月殿在此开宗立派十万年之久而巍然不倒。此地也成了千万修士心目中推崇敬仰的修行圣地。

    夜晚子时,星月殿仰星台上,现任殿主道玄真君与往日一般,坐在蒲团上入定吐纳。一青衣小童侍候在旁,不知是年纪尚幼还是感到无聊的缘故,他已是双目紧闭,不时地从鼻腔内传出细微的鼾声。

    道玄真君含笑摇了摇头,起身过去,将外层的长袍脱下轻轻地披在小童身上。

    忽然之间,他面露惊异之色,从心头莫名的升起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这可是他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作为一个通玄后期大圆满的大尊,特有的本能使他情不自禁的向苍穹望去。

    今夜原本虽有朗月挂空,却无半点星光。而此时苍穹之上赫然有四点星光清晰的闪现,以不可言喻之速冲向这苍茫大地。

    近了,又近了。

    他看清了,那是三白一红四团光华,在光华周围有浓郁的紫气围绕,其中蕴含的灵力胜过整个昆仑数十倍不止。

    “如此祥瑞,根据史籍记载,就是在上古时代也是千年难遇,莫非是圣光?四道圣光,难道在这个时代还有圣者?而且是四个。”

    如果说刚才道玄真君的感受是震惊,那么他现在完全是骇然了。

    正在他思忖间,四道圣光散开分别划向四个方向,一道落在千华中州,两道落在北方迷罗幻境,而那道光华最盛的红芒竟然落在了距昆仑山不足百里之外。

    他思索了片刻,叫醒了还在熟睡的小童,小童惺忪的睁开眼睛,看见师祖面色沉重,忐忑不安道:“师祖,刚才我······”

    “不碍事,童儿,我有要事要下山一趟,你速去告知你师父和其他门下弟子,叫他们在正殿聚集等后”说罢化作一道白芒,转眼消失在空中。

    半柱香的时间,道玄真君就赶到了方才红芒落下的那片地域的上空。他向下望去,发现这是一片绵延的村落,大大小小有十几个之多,而那个极具压迫感的气场却消失不见了。

    “呵呵,看来道玄兄也是有所感知了!”言语间一个葛衣老者凭空闪现。

    “我说是谁由此鬼神莫测只能,在老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能侵近我十丈之内,原来是天机子道友。”

    道玄真君笑道。

    “道兄就别取笑小弟了,我的修为较之道兄相差甚远,只是这赶路的本事尚可而已!”

    天机子摆手道。

    “道友不必谦虚,你奇门遁甲伤,休,开三决绝妙无双,尤其是这开字诀的瞬移之术,数息千里,更是响彻宇内,让老夫羡慕不已呀。”

    “道玄兄过誉了,道兄仙山离此颇近,不知可有何发现?”

    天机子谦虚过后提起正事。

    “说来惭愧,老夫前些时候正在山中吐纳,忽见天降异象,远观那四道光华的灵气,定是圣光无疑,其中那道红色圣光落在此方,这才匆匆赶来,却再也寻不到任何痕迹。至于别的,还真是一无所知。”

    道玄真君叹了口气道。

    “四道圣光?那就没错了,关于那道红光的去向我倒是有些线索。”

    天机子此话既像自语又像是在回答。

    “道友可是用了神机谷的秘术天衍?”道玄真君略感诧异。

    也难怪他会由此反应,神机谷的天衍之术属历代谷主独有的秘术,虽有可测未来之事的奇异功效,但施展一次就要损耗施术者十年的寿元,所以历代谷主都罕有使用。

    “正是,此事关系甚大,关系到六道苍生,小弟不敢怠慢,你我还是一起去看下那转世之君吧。”

    天机子身子一沉,缓缓向下方的一个村子落下。

    道玄真君知道天机子该说之时自然会说,此时并没有道出转世之君的详情。他也不便多问,只是身形一动跟了上去。

    二人落在村口的山神庙外,这个庙宇很小,而且破落不堪,窗纸大多都已残破,风一吹就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庙门外的两根柱子在常年的风吹日晒下也早已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这是一座无人供奉的废弃寺庙,此时庙里一片漆黑,却不时地传出一个女子痛楚的低吟。

    道玄真人散开神识,探查过后低声道:“庙内只有这一个气息,却有两个生命体征,莫非这女子腹内就是你所说的那转世之君?”

    天机子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声。

    那女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小,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庙内已经完全没有了声响。

    听不见女子的声音,也未闻婴孩的啼哭之声。

    “唉······修罗转世,必陨一命,道兄,我们可以进去了。”天机子唏嘘道。

    二人推门而入,那女子由于身子虚弱,力竭而死。

    身边就是那刚刚产下的男婴,那婴儿被母亲临死前用粗布外衣包裹着,与寻常婴儿并没有什么不同,却不哭不闹。

    道玄真君正欲上前将那简易的襁褓抱起,男婴双眼忽然睁开,周身散发出刺目的红芒,一股戾气直逼道玄。

    “好强的灵力!”以道玄真人的修为惊也被硬生生逼退了三步。

    “想不到,这修罗王转生之后,一出世就能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看来是暴戾之气未除啊,据说上古圣战之后,天帝,天后,修罗王,天界琴师四人一起失踪在虚无法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曾经的战神转生之后如此这般暴躁。”天机子道。

    “道友此话怎讲?”道玄真君稳住身形问道。

    “这本是我初代谷主一个预言,当年修罗王他们四圣在虚无法界消失后,六道之内极为震动,初代谷主穷尽一生精力也没推算出事情的始末,只是说九万九千年后四圣都会以转生之身临世。”

    “那就是说落在其他三处的圣光定是天帝三人了?!”

    “想必是不会错的,初代谷主乃入圣之身,天衍之术圣我十数倍,得出的结果不会有出入。只是最后他老人家油尽灯枯也为看破这四圣转世的吉凶,仅留下四句话。玄兵临世前,修罗转生日。前生未了因,今世终晓梦。”天机子继续说道。

    “前三句其意自见,但这第四句今世终晓梦,却让人费解。”道玄真人沉思道。

    “呵呵,老祖宗都参透不了的事,我更是无能无力了。”天机子苦笑道。

    “那这修罗王转生的男婴该如何安置?”道玄真君问道。

    “这是我倒推算出一些,这男婴与你昆仑有缘,在天衍之术所呈现的残影中,他自称是星月殿眉玄君的弟子任平生,不过那是在九百多年之后了,我也只能算出这么多了。不过现在他周身暴虐之气,我等根本无法近身,这该如何是好啊?!”

    “眉玄君?这是在指我的大弟子东楼啊,不过为什么是九百年之后?浑身戾气······,玄兵冢临世实在千年之后······”道玄在庙内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仙风道骨。

    “莫非是要我······?”他忽然停住了脚步叹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看来我注定是要做那做嫁衣之人,不过有一事还是要劳驾道友。”

    天机子不明白道玄此话何以何意,但还是一口答应道:“道兄哪里话,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道玄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老夫散去全身修为注入这婴儿体内,可暂时镇住他的戾气,但最多一炷香的时间,我的真气灵力和他本身灵力就会形成水火难容之势,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这婴儿恐怕会爆体而亡。所以还要请道友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婴儿带回星月殿,将他放入寒冰天棺之中休眠,想必近千年的时间两种力量足以慢慢相抵消散了。”

    “道兄万万不可!!!”天机子失声道。“你是双休之体,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通玄后期大圆满,离那圣者之境只有一线之隔,千年后的六道之战我们还要以你为帜,你现在怎可散去修为自戕?还有千年时间,等你成为圣者之时,再救这婴儿也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