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迷罗生情

    更新时间:2015-10-16 16:52:10本章字数:6136字

    此时二人已经下飘落到地上,花漫雪斜倚在一株樱花树说道:“可能是令师没有想到你会如此之快的进入通玄境界吧。”“更没想到你这个好徒弟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呵呵”花漫雪言语之中稍有讥笑的意味。

    “宗主就不要取笑在下了,还是详细给我说下关于绝度灵域的事情吧。“任平生有些无奈地笑道。

    “每个通玄大尊都有自己不同的绝度灵域,这个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绝对灵域内,所有通玄后期之下的修灵者都无法从外界吸收灵气来补充自己的灵力消耗。所不同的是达到通玄中期的修为后,虽然不能从外界吸取灵气,但自身的灵气调动确是畅通无阻的,不会受结界的影响。以你现在的修为在绝对灵域下连出手都做不到,这也是薛如晦那老头为何敢如此托大的原因。”花漫雪正色说道。

    “我根本不可能在三天内突破到通玄中期,那岂不是说明对于这个赌约我是毫无胜算的么。”听了花漫雪的话任平生的情绪显然很是低迷。

    “办法当然还是有的,虽然我花漫雪无法祝你将修为提升到通玄后期,却有办法帮你在绝对灵域下可以行动自如。”花漫雪自信的说道。

    任平生眼睛一亮,道:“宗主竟能做到这样的事么?”

    “当然,你看本座像是个骗子么?”花漫雪假装不悦道。

    “哪里哪里,平生刚才激动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已。”任平生搓着手讪笑道。

    “那就少罗嗦,跟着我!”花漫雪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说罢,她挺起了身子向花语宗内院走去。任平生在后面跟着,也不敢做声,倒像个受了大人责骂的孩子。两人不知穿过了多少庭院楼阁,这期间竟没有遇见任何人,任平生心中正暗自奇怪,却听见花漫雪说道:“这内院灵气最为充裕,是我和轻语修灵休息的地方,内院后方更建有本宗的藏宝阁,所以宗内弟子一般是不允许入内的。”

    任平生哦了一声算是回应,心中却在暗叹这花漫雪果然了得,确实有窥人心思的本事。

    两人也再没有对话,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走在前面的花漫雪轻轻的停住了脚步轻声说道:“到了”

    任平生因是非在前,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兴致留意沿途的景色,只是一味地跟随着花漫雪的脚步。此时定睛一看,眼前竟矗立着一棵苍天巨树,此树粗约百丈,怕是以千人之数和伸双手合围也未必能抱的过来。其高度更是惊人,树冠早已直入云霄,肉眼根本无法观测到全貌。更加奇怪的是此时正值秋季,如此巨大的树下却没有一片落叶,这叫他不禁暗暗称奇。

    花漫雪淡淡的说道:“此树名曰辛兰木,自上古洪荒之前就生长于此,四季常青且不落叶,根脉绵延何止万里,本宗老祖当年在此开山立派也是因为看中了它的灵根神脉。”

    任平生已经习惯了花漫雪这读心的本领,并没有再感到惊奇,随口叹道:“那这辛兰木可无愧为神木中的魁首了!”

    “神木?你可知我花语宗的所有灵花仙草奇异之木都是在这无数万年来得到这辛兰木的灵气滋养而逐一孕育出来的么?甚至花语宗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能有这样充裕的灵气都是拜它所赐,所以称它为圣树也不为过。”见任平生称本宗灵脉之源为神木,花漫雪不以为然的解释道。

    任平生刚要在说些什么,忽然听见空中传来“啁•••啁•••“的叫声。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青色巨鸟从云端俯冲而下,羽翼青如晓天,在太阳下泛着柔和的光芒。

    花漫雪咯咯笑道:“这是本宗的守护神兽青鸾,定是感觉到我的气息下来迎接我们了”

    瞬息间那青鸾便落在了花漫雪身旁,鸣声不断,和她十分亲昵的样子。修灵界的大宗派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兽,他们星月殿亦有高阶神兽天羽兽护山,对于这点任平生倒不惊讶。

    “发什么楞,赶紧上来啊”花漫雪骑在青鸾背上向任平生招呼道。

    任平生也坐上去,还没有坐稳,青鸾双翅一展直飞云霄,速度快如闪电。极大地后坐力令其上身向后一仰,他不由自主的的搂住了花漫雪的腰肢,一只手无意间更是触碰到了她胸前的左锋,那丰满而又柔软的触感让他的整只手都微微颤抖。

    花漫雪扭过头来剜了他一眼。“我•••我真•••真不是有意的,你这青鸾突然起飞••••••”任平生慌忙解释道。花漫雪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冷哼一声又回过头去,并没有朝他发脾气。饶是如此,任平生也不禁面红耳赤,他是风流却不下流之人,此时的确很难为情,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何处了。

    倒是花漫雪开口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我花语宗的之处翠云轩就坐落在这辛兰木的的树冠之上,有第一代宗主的无上禁制守护,除了历代掌门之外无论修你为有多高深,没有青鸾的接引也休想御风飞行到达那里。”

    “哦”任平生乖乖的应了一声。

    “快要到守护禁制了,青鸾马上就要提速,你老老实实坐稳了,双手抱紧我的腰就好,手再别放到不该放的地方!”花漫雪提醒道。

    任平生中规中矩的搂着花漫雪的纤纤腰肢,不敢乱动。

    如果说青鸾起先的速度快如闪电,那现在的速度已经是无法以言语来形容的了。阵阵罡风从头顶压下,凭任平生通玄初期巅峰的修为也感到头皮发麻,更有无形的压力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这感觉比方才被花漫雪的千树万花界罩住还要难受几分。

    好在这个时间极短,白驹略隙的时间青鸾已经冲破了云端,任平生感到了阳光照耀下的暖意,浑身舒畅自如。

    青鸾在一枝头落下,二人也随之下来。在这如树林般的树冠之内,隐隐有一座三层竹楼,虽不宏伟但却雅致。竹楼顶端有一古朴的牌匾,牌匾上的题字很是隽秀,分明是一女子所书。题字也很简单,只有三个——“翠云轩”

     圣树之冠,聚宝之处。翠竹楼阁,别具匠心。

    花漫雪左手云袖随意一摆,这翠云轩一楼的竹门无声的打开。“任公子,请!”她右手做了个有请的手势示意任平生先进去。

    对于花漫雪任平生有些许的无奈,她时而冷艳孤傲,时而温柔调皮,对他的态度可谓是是千变万化。刚才还是怒目相视,现在却彬彬有礼,再加上又有读心之术在身,任平生实在是不敢造次,唯有苦笑的份儿。

    任平生知道因为花轻语的关系她对自己是真心相助,欠身微微笑道:“这翠云轩乃是是贵宗藏宝重地,有道是客随主便,还是宗主先请,在下跟着便是。”

    “这样也好”花漫雪也在没有谦让,径直朝楼内走去。

    进入楼内,任平生环视了一下,发现这一楼的空间不大,只有两个普通厢房的大小,陈设十分简单古朴,尽是些竹制的储物架,上面错落有致的摆放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想必里面装的都是炼制好的丹药。

    花漫雪淡淡说道:“这一楼储放的都是本宗炼制千年以上的灵丹,止血生肌,内伤调息,助长修为等一应俱全。”她顿了下又继续说道:“这助长修为的丹药其功效只限于返虚后期以下,而且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对于你来说,就算是那边万年的天材地宝全给你用上,也无法在三天内助你突破到通玄中期。”

    顺着花漫雪手指的方向看去,任平生看到在左边的墙角处摆放了一张铺着红丝绒布的竹几,上面放着十多个锦盒,锦盒上贴着写着标签的封印符。

    神佑天晶,龙炎梅根,遁龙舍利,“啧啧!”任平生只瞟了一眼前三个锦盒的标签就已经咂舌不已,他深知这里面的随便一样都是世间至宝,极其稀有,搜尽六道所得的数量恐怕用一只手的手指也能数的过来。尤其是那神佑天晶,那可是上古洪荒之前大神女娲的补天之物,据说早已绝世万年,此等神物通玄后期大尊见了也会垂涎三尺。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翠云轩中得见,怎能不叫人不心潮澎湃?

    “花宗主,修灵界内皆知贵宗为天材地宝收藏的第一大派,平生进楼之已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被这所藏的珍品惊了一跳啊”任平生感慨道。

    花漫雪浅笑道:“从本宗第一代祖师至今,花费了数十万年的时间,消耗了十几代掌门宗主的精力,才收集了这十来件有价值的宝物,所以你也不必过于惊奇。”“呵呵,对收集稀有天材地宝情有独钟也算是本宗历代掌门的一个癖好了”她想起了自己往昔寻求至宝的经历,不由的自嘲道。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来到了翠云轩的二层。

    这里的风格依然简洁,只是竹制的储物架换成了古香古色的桃木书架。书架不少,书架上的的藏书却不多。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不到百本。

    “本宗的藏书关于心法和功法的记载极少,都是些六道秘闻和仙草神树的典籍。轻语一直都对这些感兴趣,时常过来翻阅,日子久了我也不胜其烦,就允许她将大部分藏书搬回她的居所了。”花漫雪见眼前的情景觉得不妥,对任平生略略说明。

    “哦,怪不得令妹轻语仙子所知甚多,包罗万象,原来日常下了这么大的功夫。”任平生点了点头。

    在二层的藏书之所未多做停留,二人就上了三层。刚从楼梯口进入三层的正室,任平生就感受到到屋内散发着的点点神光。仔细一看,原来空旷的房间之内漂浮着一紫一青两个光团,紫色光团包围的是一件两尺见方的半月形法 轮,那青光之中却是一片形状类似龟甲的东西。

    后者任平生不识,而对于前者的来历他倒能猜出大半。凡是修灵界的兵刃都有其自身的光华,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品阶,除了玄兵外其他均在其列,泛绿光者为仙兵,蓝光为神兵,紫光为天兵。

    他少时也曾翻阅过星月殿的不少典籍,对各大宗门的渊源掌故也了解不少,知道花语宗有件被列为上品天兵的法 轮。因此他认为这法 轮定是天兵天舞宝轮无疑。

    果不其然,花漫雪开口道:“想必任公子也已经猜到了。这法 轮名曰天舞,既是天兵亦是法宝,属天阶上品,乃本宗宗主的象征。我不喜用兵刃,故将它珍藏在这翠云轩中。”

    “那这件神器又是何物?”任平生指着那团青光问道。

    “此乃玄武甲,是本宗初代宗主友人之物,想那位先辈当年穿此甲纵横六道,那是何等气魄••••••”说道此花漫雪满脸的崇敬之情。

    “玄武甲,青龙胆,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任平生口中喃喃道。“莫非这玄武甲也是上古圣物?”他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悟的试问道。

    “咦,你倒很有见识,居然识得此圣物。”花漫雪吃了一惊。

    “花宗主谬赞了。”任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番在下为了稳定通玄初期的根基去十万大山中寻找神兽兽灵,机缘巧合遇见了一位上古圣者,这问寒剑就是那位前辈所赠,同时还赐予了一枚圣兽的内胆青龙胆,据说是四大圣兽青龙羽化所留,方才想到四大圣兽中亦有玄武,所以猜想此甲既然名玄武,说不定和圣兽玄武有莫得的关联。”

    “想不到你还有过此等天大的机缘!”花漫雪感慨道。接着她说道:“不错,此甲正是上古圣兽玄武山身上之物,在数万年前,那位先辈偶得后花了数十年的时间炼制成此宝。原本将此甲送你我还颇有顾虑,但你既然已得了青龙胆,想必这玄武甲归属与你也是天意使然。”

    “宗主以镇山之宝相赠,平生实在不敢领受••••••”

    花漫雪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感到惶恐,一来这玄武甲是那位先辈寄存在本宗之物,留话说数万年后赠与有缘之人,二是受轻语之托助你,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我本人现在也愈发肯定你任平生就是那有缘之人”

    花轻语右手一招,那团青光就被她托与手掌之上。她又将左手中指食指合拢抹去了上面的封印。

    “任平生,受甲!”右手一挥,那团光华打入了任平生的体内。

    任平生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只感到浑身一阵清凉,左手背上却多出了个指甲盖大小的龟状青色印记。

    花语宗,忘忧亭。

    亭内,花轻语正在抚琴,琴声虽悠扬悦耳,却透着丝丝惆怅。她的唱词更是静雅“春去烟华不再来,自和秋水锁琴台,无边细雨声声和,岳阳窗棂慢慢开••••••“

    忽然间她心神一荡,琴声戈然而止。她看了看不远处的辛兰木,不觉喃喃道:“终于穿上了,任平生但愿你能明白我今日的苦心,就算日后••••••唉,算了,关于日后的事连姐姐也看不透,我又何必独自在这里杞人忧天。”

    琴声再次响起,这回琴音中惆怅之感全无,多的是柔和和憧憬,花轻语的心神也随着自己的琴声平静了下来。

    辛兰木下,花漫雪任平生二人跳下青鸾。

    花漫雪问任平生:“在回来的途中我对你所说的话你都可曾记住?”

    “花宗主请放心,宗主所言平生已经牢记心头。”任平生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答道。

    “这玄武甲是由玄武圣兽的一半肉壳炼化而成,对于世间的绝大多数道术心法都有免疫的作用,对直接的攻击能更能起到绝佳的防御,就算身处对方的绝对灵域中也可行动自如,但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方才在翠云轩三层楼阁之上,在花漫雪施加的千树万花界中,身披玄武甲的他完全不受影响的和花漫雪对了五招而不落下风,这让他有了信心,心里的包袱也放下了不少。

    “记得一点不差,但我还是再要叮嘱你一句,虽然同是通玄后期,薛如晦的修为却高我不少。虽然他许诺单手战你,你也不可以掉以轻心,数百年来我还没见过他使用过绝对灵域,你好自为之。”花漫雪正色道。

    “多谢宗主提醒,平生感激在心!”任平生双手抱拳微微躬身施礼到。

    “好了,你不必对我如此多礼,轻语托我之事我也做到了,你以后好好对她便是。前方有一片枫林,我妹妹在儿等你。我还有一灵草要寻,就不过去碍眼了。”花漫雪咯咯笑道。

    身形一转,她人已到了空中,画作一道白芒飞向了了天际。

    天边只传来两句话语“你以后可以叫我雪姐,花语宗内本座允你御风而行,呵呵呵••••••”此话既温柔又充满了霸气。

    任平生虽然摸不透这花漫雪,可经过一天的相处,他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好感和敬意。

    又是一个夜晚,任平生御风在空中,心境与昨夜大相径庭。

    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花轻语,那个她只有数面之缘,却让他莫名其妙爱上的女子。

    他心念一转,将一半灵气提到右手,中指虚空画圆,右掌向圈中轻推“无双”。从圈中穿过后,他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御风的速度比刚才提高了近两倍,向花漫雪刚才所指的枫林方向疾驰而去。

    世间最难琢磨的就是这男女之情,它会让人喜悦,也能使人悲伤,有时更能让人冲动。

    任平生是个性情中人,为了早点见到心爱的女子,不惜使用了师门秘术,要知道这“无双”一旦使用,速度,力量和使用功法的威力上在半盏茶的时间内都会翻倍,但短时间内也会丧失一半的灵力。

    他此时为了单纯的提高速度而使用了秘术,还真是有些浪费。

    无双的效果刚过,任平生已经来到了枫林的上空。

    今夜无风,林内传来的琴声清晰入耳。

    任平生并没有急着进入林中,而是停在半空中仔细聆听爱人的心意。

    曲好人更佳,任平生在琴声中听到了喜悦,听到了犹豫,听到了忧愁••••••重要的是那深深地思念,对他任平生的思念。

    他听懂了,他感觉到了自己眼眶中的湿润和心中的感动。

    所有的情感在这一瞬间如洪水,决堤,迸发。

    “既然都已经到了那又为何不下来?”很轻柔的一句话把任平生拉回了现实之中。

    他知道这是通玄修士间用来交谈的“灵音入秘”,千里之内都无阻碍。

    任平生神识一扫,下落到了忘忧亭旁。

    “坐!”花轻语琴音未断,也没有抬头。

    “不了,习惯站着,这个距离无论是听琴还是观人都是极好”任品生双手包怀,靠在朱色的亭柱上说道。

    说他慵懒不如说他在享受,享受美妙乐章的同时更是在享受这相聚的时刻,如此近的距离。

    两人都已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却都没有表达,甚至言语都很少。任平生又变成了原来的那个任平生,花轻语却已不是曾经的那个花轻语。

    良久过后,还是只有那琴音在深夜的空气中荡漾。

    又是一曲奏完,花轻语轻轻抬起头来看着任平生。

    任平生朝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呵呵,有什么不对么?"

    花轻语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问道:“今日还有最后一曲,你可还愿听?”

    任平生同样没有作答,只是用温和的声音说道:“你的琴音,恐怕我这一生也是听不厌的。”

    花轻语莞尔一笑,一曲道来,她没有一直低头,时常望望任平生的眼眸,指法却要比刚才还要娴熟几分。

    不得不说任平生其实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剑眉星目,眼睛不算大,却让你想去读它又很难读懂,羁傲不逊的微笑挂在嘴边,把鼻子衬托的更加挺拔了。

    任平生第一次被人看得不好意思,打岔道:“怎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长得很好看?我就说嘛,我任平生的魅力绝不单纯来自于我的性格,是因为我的的确确长得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