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15-10-18 15:37:55本章字数:6280字

    薛如晦急忙飞身上前将眉东楼搀扶起来“眉兄这怎么使得,你这是要折煞老夫呀!”

    “应该的,这礼数你当的起”眉东楼摆手道。

    “不肖弟子任平生,即日起逐出师门,从今以后在人前不许再称是我星月殿的弟子!”眉东楼此话一出引起了场外众人的嘈杂的议论之声。

    星月殿的弟子们犹如五雷轰顶,纷纷上前跪伏替他们的大师兄求情。

    眉月儿更是急切:“爹,你是老糊涂了吧,任师兄他有什么错,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有错么?虽然那花轻语说是我们的通道前辈,可她并不是本殿中人呀,怎么就有悖常理了。如果说是年龄的原因,那你和娘不是也相差数百岁么?”

    “你住口,目无尊长,你还当我是你爹么?”眉东楼厉声训斥道。

    眉月儿还想要辩驳,在一旁沉思不语的苏紫陌将眉月儿拉倒身旁说道:“师尊,小师妹她和平生感情很好,刚才只是一时心急才口不择言,您莫要怪罪!”

    眉东楼冷哼一声道:“本门弟子听着,若有再为任平生求情者,无论何人,与他同罪!”

    任平生此时已经恢复了些许灵气,自己师尊所有的话他都听清楚了,但却没有太多的惊讶。

    师尊的苦衷任平生又哪能不知,如今和下三道的大战在即,人道各宗门要做到齐心协力尤为重要。同为修灵界巨擎的紫霄宫星月殿两门更是不能有任何的嫌隙。

    “平生,师尊的苦心想必你也看得出来,千万不能由此就心灰意冷,以后的的大战还要依靠你的力量。”苏紫陌向他传音入密道。

    任平生回以传音入密道:“苏师姐你放心,师尊的养育教授之恩平生终身不忘。不管今后身在何处,只要星月殿有难,我定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师尊和月儿以后就都要烦劳师姐一人照顾了。"

    “这个自然,你不用牵挂。恐怕你被逐出师门之事,下三道很快就会知晓,你独自一人在外,要多加小心!”苏紫陌言语中苍凉之意尽显。

    任平生踉跄着来到正殿前,跪伏在地向眉东楼磕了三个响头:“师尊在上,不孝徒儿任平生拜别了,哪怕师尊从此不再认我,我也始终会把自己当做星月弟子,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不辱师门荣光。”

    “去吧!”眉东楼背过身去挥手道,此时他的心里又怎会好过。

    唐家兄妹南宫秦悦三人也上前向眉东楼施礼拜别,随后任平生扶起缓缓离去。

    “任平生,我不恨你!总有一天我薛空吻会让你喜欢上我的!”薛空吻眼中带泪,朝着任平生离去的渐渐离去背影大声喊道。

    任平生停住脚步,转头过去抱以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在朝阳下,他的笑容被映衬的更加温暖。他不得不从心底里承认,薛空吻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伤悲,叹息,离别。随着任平生的离去,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任平生因伤势未愈,一行四人都坐在唐小满的遮云帕上,向蜀中的方向飞去。

    唐小满袖里乾坤里的食物不少,她慷慨的拿了出来招待大家。众人有说有笑,一扫方才心里的阴霾。

    “小任,想什么呢?”唐小丰拍了怕任平生的肩膀道。

    “哎呦!你拍疼我我了,我现在是受伤之人!”任平生假意吃痛叫喊道。

    “你又给我装,先前我在场下看的真切,你根本就没有伤到肩膀吧。你哄骗女孩子那套伎俩怎能瞒得住我?”唐小丰笑骂道。

    “小唐,看来这些年和我在一起还真没白待,都成我肚子里的蛔虫了。”任平生笑道。

    “生哥哥,你不要理他,呶,这葡萄给你吃!”唐小满说道。

    “还是我们小满知道心疼人,小唐你确定你们是亲兄妹么?”任平生从唐小满手中接过葡萄调侃道。

    “那是当然,你看看这眼睛,这鼻子,分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嘛!”唐小丰搂过唐小满的脖子一脸认真的对任平生说道。

    “唐小丰,你一边去,勒疼我了都!”唐小满嘟囔着将唐小丰推开。

    在一旁的南宫秦悦笑意满满的看着嬉笑打闹的三人,心中充满了温暖,他感觉这就是他想要的友情和生活。

    “南宫,光看着我们你也吃!”任平生扔给他一个梨子。

    “小任,你真是个心胸豁达之人,刚与此变故,现在还能如此淡然。这份胸怀让秦悦好生佩服。”

    任平生咽下口中的葡萄不以为然的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只要初心不改,又何必太为难自己。而且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眼前所发生的也并不定就是坏事,你说呢?!"

    南宫秦悦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你这个人还真是令人费解,方才发生在场上的那一幕幕,你的坚定和执着让我不得不把你当成英雄,现在明明有伤在身又把事情看得如此轻松。”

    任平生挪了挪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问道:“南宫你此番出谷就仅仅是为了参加昆仑的大会么?”

    南宫秦悦正色道:“实不相瞒,这只是一个方面。你可知我神机谷数万年来能在修灵界立足,都是因为那推衍天算之术么?”

    见任平生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家师曾推算过,此次浩劫,有两个变数。一个是冥界,另一个则是个身着黑袍的神秘之人。他老人家费劲心力也没有能算出此人的真实身份。”

    唐小丰凑过来接话道:“我们在千华帝都锦衣侯的别院时也听莫千言说起过他也遇到过这样一个的神秘人,也是身着黑袍。你们说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任平生思索后道:“是有这么回事,当时花轻语拿住了右鬼使后,我们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了锦衣侯,他说曾与一个黑袍人交过手,而且以他的通玄中期的修为竟然没有讨到任何便宜。”

    “那这样一来就能说通了,那黑袍人能从莫千言手上从容脱身,修为应该在他之上,放眼现在的六道,这样的大尊屈指可数,各大宗门本属人道联盟,断然不会行此事。依鬼皇和妖王行事风格,也不像他们所为。所我猜测此人十有八九是冥帝。你师父不是也说变数在于冥界嘛。”唐小丰煞有介事的推断到。

    “依你之言似乎有些道理,冥帝深瞳向来喜欢独来独往,的确有可能亲入人道打探。但有一点说不通,天机子前辈的推衍神算之术高深莫测,应该不会出错。刚才南宫说他推算出的结果是两个变数,如果黑袍人是冥帝,那他也是冥界中人,属于第一个变数,所以黑袍人应该另有其人。”任平生分析道。

    “小任所言与我的想法相似,我觉得这其中肯定还有不少隐秘,让我们目前无法把这些已知的线索贯穿起来。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静观其变了。”南宫秦悦紧锁眉头说道。

    “那你师父的命你出谷的目的应该有三个,一是密切注意冥界的动向,二是想办法弄清神秘黑袍人的身份,第三才是参加以武修灵大会,意在了解近百年来各大宗门的实力变化,我说的可对?”任平生盯着他问道。

    “小任,我又开始佩服你了,家师的意图都被你猜中了。怎么样,考虑下投入我们神机谷门下如何?反正你现在也被逐出师门了!”南宫秦悦受他们影响,也拿任平生开起玩笑来。

    “呵呵,我倒是想。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是要回去的!”任平生的表情倒是略显严肃。

    “好啦好啦!你们在别说这些我听不懂的事情啦,人家头都晕了!”唐小满不满的过来搅局道。

    “就是就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现在又何必想那么多,我看你们都先到我唐门来多住上几日,大醉上几场,让我好好尽下地主之谊。”唐小丰附和道。

    “那我可要加快速度了,咱们一路向南!”唐小满愉快的喊道。

    遮运帕虽然承载了四个人的重量,在速度上去没有比来时慢多少,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已经行至了近一半的路程。

    大家的兴致都颇高。尤其是唐小满,在路过玉华山上空时,她手舞足蹈的向任平生描述了昨日他们如何斩杀雷泽龟以及收其兽魂的过程。

    任平生含笑不语的听着,他明白这几乎完全是南宫秦悦一人之事,却也乐得听她讲述,不时地还很配合的问上几句。

    气血活络丹的药效果然不凡,经过几个时辰的调息,任平生的伤已好了大半,他活动了下手臂,已无大碍。心情也由此舒畅了不少。

    鬼界,噬魂殿内,鬼皇幽泉正在大发雷霆。

    “左鬼使,你是怎么办事的?右鬼使已经被抓去近一个月了,你们竟然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出,真是群废物。”

    “陛下请息怒,属下命人正在严加拷问剑无形,想必会套出些有价值的事情。”左鬼使打着哈哈道。

    “拷问个屁,我问你,人你们都带回来多久了,问出来什么了么,向剑阁这样小门派的长老,他能知道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幽泉有些怒不可谒。

    左鬼使不至该怎么回答,在幽泉的王座下干搓着手。

    正在他无所适从的时候,一个传令鬼卒跑了进来。

    “报······启禀鬼皇陛下,妖王座下鹰帅有事求见!”

    “睚眦这时候派人来干什么?!”幽泉自言自语道。

    “陛下,不管他有何意图,先把来人招进来听听倒也无妨!”左鬼使像抓到救命稻草般,不失时机的进言道。

    “罢了,我倒要看看他睚眦能耍出什么花样来,你去将那鹰帅唤进来吧。”幽泉对那传令鬼卒吩咐道。

    “是!”那鬼卒领命退下。

    不多时一鹰头人身,背生双翅的妖兽走进殿内。

    “妖王座下鹰帅参见鬼皇陛下!”鹰帅躬身施礼道。

    “免了吧,你家睚眦派你来找本皇有何事?”幽泉毫不客气说道。

    鹰帅知道幽泉和睚眦均为一道之主,地位相同,在上古时期就素有摩擦,所以他并不在意"我王遣我来拜见陛下,是有一桩大事要同陛下商议。”

    他见幽泉的表情并无什么变化,便继续说道:“我们收到可靠消息,任平生已被星月殿所摒弃,现正同神机谷唐门的那两个小子飞往蜀中,我王特派在下率领本部鹰师精锐在半路进行截杀,还请妖皇陛下施以援手。”

    “哈哈哈,真有意思,你们尽管去截杀你们的,要本皇施以援手?!他睚眦又想拿我鬼族当枪使么?幽泉大笑道。

    “陛下此话差异,整个人道修灵界数万年来都是同气连枝,我们仅凭一道一族之力很难抗衡。而我下三道中,冥帝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你我两家从上古洪荒至今,又多有摩擦,这样下去,难免再重蹈十万年前的覆辙,因此我们王上想要同陛下结成攻守之盟,共抗上三道,共享天下,这是我王给陛下的的亲笔信,请陛下御览。”说罢鹰帅掏出一片骨牌呈上。

    左鬼使连忙上前接过呈给了幽泉。

    幽泉手掌在那骨牌上轻轻一拂,骨牌散出莹莹绿光,他拿神识一扫,妖皇睚眦的话语便历历在目。

    他嗯了一声对殿下的鹰帅说道:“你家大王的意思本皇清楚了,这任平生留着确实是个不晓得隐患,这次我愿意派人助你们一臂之力,至于结盟的事要看此次合作的如何了,日后我会找睚眦亲谈的!”他看过信后态度有所缓和。

    “多谢陛下!”鹰帅面露喜色的恭声道。

    “只是那任平生和神机谷的南宫秦悦都是通玄初期的高手,唐门唐小丰的修为亦是达到了返虚后期巅峰,任平生虽有伤在身可却不重,更何况他有玄剑问寒在手,这行人恐怕不好对付,不知陛下要派族内哪些高手相助?”鹰帅面露忧色,试着问道。

    “你不用着暗示我什么,本皇行事自有分寸,莫非你是不相信本皇么?”幽泉不悦道。

    “岂敢岂敢!末将怎敢怀疑陛下?!”鹰帅连忙唯诺道。

    “左鬼使听令,本皇将鬼仙十二卫中的一半分与你统领,你这次务必要将任平生一行人斩杀,将功赎罪!”此话中他皇者之风尽显无余。

    “谢陛下,属下这次必定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左鬼使诚惶诚恐的领命。

    他心里知道,鬼仙十二卫乃是鬼皇幽泉的亲卫,每个人都有着返虚后期的修为。可见这次幽泉是下了大决心的。

    你们两个速去办该办的事,退下吧。

    “是。”“遵命!”鹰帅和左鬼使施礼后退出殿外。

    “本使此次所率领的鬼仙卫是我们陛下的亲卫,个个都有返虚后期的修为,乃我鬼界的最高战力!不知大帅此行又带了多少人手?”左鬼使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左鬼使是怕鹰帅所带的部众并非妖族的精锐,到时候自己这边成了主要战力,要是折损过大,回来恐怕难逃幽泉的责罚。

    鹰帅也是存活了数万年之久的老妖,左鬼使的弦外之音他又怎会听不出。

    他呵呵笑道:“呵呵,左使是担心我妖族此番不够卖力么?你放心本帅所带的鹰族战士都是我亲自在族中精挑细选的,虽然没有妖皇亲卫那么高的修为,却也都达到了返虚初期,而且人数有百人之多。”

    左鬼使听后一惊,暗想道:“这妖界的实力果然不能小觑,仅仅是三大妖族之一的鹰族随便就能派出百名之多的返虚战士,委实让人咂舌。不管以后两道是否能结成同盟,自己还是多留心观察才好。”

    鹰帅用余光观察了下左鬼使的神色,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便也不再多言。

    二人各自集合了人马,就准备出发。

    “报······禀左使,陛下已将入世之门开启,令你们火速前往人界"一个传令鬼卒前来传达幽泉的指令。

    入世之门是可以从鬼界通向人界任何一处的方便之门,但只有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此门就会自动消失,要开启它更会损耗幽泉的大半的修为,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可见幽泉心中还是把截杀任平生之事看的很重。

    “去吧,给我把问寒剑带回来,一定不能让妖界的人抢了先!”

    幽泉的威严的声音里带着疲惫直入左鬼使的神识。

    遮运帕虽然承载了四个人的重量,在速度上去没有比来时慢多少,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已经行至了近一半的路程。

    大家的兴致都颇高。尤其是唐小满,在路过玉华山上空时,她手舞足蹈的向任平生描述了昨日他们如何斩杀雷泽龟以及收其兽魂的过程。

    任平生含笑不语的听着,他明白这几乎完全是南宫秦悦一人之事,却也乐得听她讲述,不时地还很配合的问上几句。

    气血活络丹的药效果然不凡,经过几个时辰的调息,任平生的伤已好了大半,他活动了下手臂,已无大碍。心情也由此舒畅了不少。

    鬼界,噬魂殿内,鬼皇幽泉正在大发雷霆。

    “左鬼使,你是怎么办事的?右鬼使已经被抓去近一个月了,你们竟然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出,真是群废物。”

    “陛下请息怒,属下命人正在严加拷问剑无形,想必会套出些有价值的事情。”左鬼使打着哈哈道。

    “拷问个屁,我问你,人你们都带回来多久了,问出来什么了么,向剑阁这样小门派的长老,他能知道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幽泉有些怒不可谒。

    左鬼使不至该怎么回答,在幽泉的王座下干搓着手。

    正在他无所适从的时候,一个传令鬼卒跑了进来。

    “报······启禀鬼皇陛下,妖王座下鹰帅有事求见!”

    “睚眦这时候派人来干什么?!”幽泉自言自语道。

    “陛下,不管他有何意图,先把来人招进来听听倒也无妨!”左鬼使像抓到救命稻草般,不失时机的进言道。

    “罢了,我倒要看看他睚眦能耍出什么花样来,你去将那鹰帅唤进来吧。”幽泉对那传令鬼卒吩咐道。

    “是!”那鬼卒领命退下。

    不多时一鹰头人身,背生双翅的妖兽走进殿内。

    “妖王座下鹰帅参见鬼皇陛下!”鹰帅躬身施礼道。

    “免了吧,你家睚眦派你来找本皇有何事?”幽泉毫不客气说道。

    鹰帅知道幽泉和睚眦均为一道之主,地位相同,在上古时期就素有摩擦,所以他并不在意"我王遣我来拜见陛下,是有一桩大事要同陛下商议。”

    他见幽泉的表情并无什么变化,便继续说道:“我们收到可靠消息,任平生已被星月殿所摒弃,现正同神机谷唐门的那两个小子飞往蜀中,我王特派在下率领本部鹰师精锐在半路进行截杀,还请妖皇陛下施以援手。”

    “哈哈哈,真有意思,你们尽管去截杀你们的,要本皇施以援手?!他睚眦又想拿我鬼族当枪使么?幽泉大笑道。

    “陛下此话差异,整个人道修灵界数万年来都是同气连枝,我们仅凭一道一族之力很难抗衡。而我下三道中,冥帝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你我两家从上古洪荒至今,又多有摩擦,这样下去,难免再重蹈十万年前的覆辙,因此我们王上想要同陛下结成攻守之盟,共抗上三道,共享天下,这是我王给陛下的的亲笔信,请陛下御览。”说罢鹰帅掏出一片骨牌呈上。

    左鬼使连忙上前接过呈给了幽泉。

    幽泉手掌在那骨牌上轻轻一拂,骨牌散出莹莹绿光,他拿神识一扫,妖皇睚眦的话语便历历在目。

    他嗯了一声对殿下的鹰帅说道:“你家大王的意思本皇清楚了,这任平生留着确实是个不晓得隐患,这次我愿意派人助你们一臂之力,至于结盟的事要看此次合作的如何了,日后我会找睚眦亲谈的!”他看过信后态度有所缓和。

    “多谢陛下!”鹰帅面露喜色的恭声道。

    “只是那任平生和神机谷的南宫秦悦都是通玄初期的高手,唐门唐小丰的修为亦是达到了返虚后期巅峰,任平生虽有伤在身可却不重,更何况他有玄剑问寒在手,这行人恐怕不好对付,不知陛下要派族内哪些高手相助?”鹰帅面露忧色,试着问道。

    “你不用着暗示我什么,本皇行事自有分寸,莫非你是不相信本皇么?”幽泉不悦道。

    “岂敢岂敢!末将怎敢怀疑陛下?!”鹰帅连忙唯诺道。

    “左鬼使听令,本皇将鬼仙十二卫中的一半分与你统领,你这次务必要将任平生一行人斩杀,将功赎罪!”此话中他皇者之风尽显无余。

    “谢陛下,属下这次必定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左鬼使诚惶诚恐的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