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秦悦的实力

    更新时间:2015-10-19 23:02:22本章字数:3290字

    同为千华的九山三岛之一,玉华虽没有昆仑蓬莱那么有名,也没有人在这里开山立派。却因山顶有灵镜池之故,引来了不少魔兽和修士在这里栖息修炼。

    唐小满是第一次来这玉华仙山,看到什么都感到稀奇。一会儿追逐四支耳朵的灵兔,一会儿又将不知名的野果丢进嘴里咀嚼。

    “小满,别乱吃东西,小心有毒。”唐小丰好意提醒道。

    “唐小丰,我唐小满虽然在修灵上没什么天赋,可是这识毒用毒的本领整个蜀中本小姐说自己第二,绝没有人敢认第一,一个唐小满可以顶你百个唐小丰,不对,应该是一万个”因唐小丰曾多次讥笑她在修灵上是榆木疙瘩,堂堂唐家大小姐都十七岁了还只有炼神初期的修为。这次让她抓住了机会又怎能不不报复一下?

    不过这个唐小满修灵算然不行,但在对毒的研究上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现在唐门所用的一品毒药几乎都是出自她手。

    唐小丰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有些多余,简直是自讨没趣,便也不再管她。

    “噔噔噔••••”“吱吱••••••“”吼吼吼•••••“

    突然之间,真个玉华山想起了各种鸟兽群体的鸣叫,更有几只魔兽从他们身边飞速掠过,没命的像山下逃去。

    “哥,这是怎么回事?”情急之下,唐小满居然叫了声哥哥。

    眼下唐小丰也顾不上那么多“嘘!小声点”他静下心来散开神识。

    “应该是灵境池那边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小满你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走开,一会儿我就回来找你!”唐小丰感知了发生变故的地点,扭头对唐小满嘱咐道。

    “哥,你带我一起去吧,留我一人在这儿,我怕。”唐小满从没有过这种经历,怯怯的说道。

    唐小丰一想也是,刚才就有好几只魔兽路过,唐小满只有炼神中期的修为,如果让她独自一人留在此处,的确更加危险,不如跟着自己还稳妥一下。

    主意拿定,他开口道:“你跟着我也好,不过你要一直坐在遮云帕上,并且要和我保持千丈的距离。在这个范围内,你的行动我是可以感知的。你在空中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妙的地方就赶紧逃,记住,不要管我,我有能力自保。”

    唐小满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开不得玩笑,用力的点点头听话的说道:“记住了,我远远地在空中跟着。”

    唐小丰纵身到空中,御风向灵境池的方向飞去。

    唐小满也祭出了遮云帕,在后他后方不紧不慢的跟着。

    有些事情唐小丰并没有对妹妹说明,刚才在一瞬间分明感知到在百里以外有两个强大的气息,虽然弄不清楚那两个气息是何等修为。但从压迫感来看,可以肯定两个的修为都在自己之上,并且是一人一兽。

    “有一个气息是兽类独有的,能让我心神震动••••••此处竟然会出现神兽?而且那个同样强大的修士气息出现的时间只有瞬息,之后便再也寻不到痕迹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唐小丰带着满腹的疑问和好奇向那个现在充满未知的方向赶去。

    在唐家兄妹不断向灵镜池靠近的时候,南宫秦悦正在神兽的腹中盘算着怎么出去。

    昨日,他拜别师父天机子后,一路欣赏沿途的风景,走走停停。今日清晨才来到这玉华山附近的小镇,本想在在小镇上吃顿饱饭继续赶路。不想在酒肆里听到有山上的猎户同店里伙计闲聊,说起近日来玉华山顶常有异响传来,那响声震天,还伴有雷鸣之声。

    猎户说是雷神显灵,伙计认为是有神龙在汲水,二人争执不下争吵了起来。

    南宫秦悦可无暇顾及他人的是非,但那二人的对话有板有眼不像是以讹传讹,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心想反正离大会还有数月,眼下并无急事要做,不如去探查一番。

    他刚到那灵镜池的上空,还来不及散开神识探查,那湖中就喷出一股巨大的水柱袭向自己,那水柱的爆发力极强,他在空中虽里地面百丈,可躲避的还是很狼狈。不想就在他躲避巨型水柱的同时,一庞大的龟型巨兽从湖中跃起,一口将他吞下。发生的一切在电光火石间君已结束。

    南宫秦悦此时有些伤脑筋,心里想道:“我身上除了临行前师父所赠的法宝星罗棋布盘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神兵利器。师父叮嘱此天阶法器非同小可,不到万不得已时不得轻易使用,再说自己此时是在巨兽腹中,好比被封闭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之内,自己的神识居然丝毫感知不到外界的情况,看来这星罗棋布盘也未必就能派上用场。”

    他真在思索着,忽然感到脚下有潮湿之感,低头一看,原来自己所站之处不知何时多了一层厚厚的粘稠的白色液体,这液体越积越多,转眼间就已经快没到他的脚脖处,他的双足传来阵阵酸痛之感。

    南宫秦悦暗叫不好“看来这畜生是想融了我。”情急他之下想起自己已经将八门中的休,伤,开三门演化为三种不同的手印法诀。

    意随心到,手随意到。

    南宫秦悦单手结印打出了休字决。

    这休字决的作用在于短时间内迟缓,对方的修为和他差的越远,其功效越明显。

    “咦!作用很一般,看来修为和我不相上下呀,呵呵,原来是头初阶神兽”他看了看仍然缓缓上涨的粘液自言自语道。

    自从南宫秦悦想起了三中手印法诀后,心中便有了把握。

    他神情自若的说道:“孽畜,我知道你已经修出了灵智,可以听懂我的话。你好大的胃口,玄阶修士你也敢吞,此时收去胃液放我出去还不晚,莫要逼得我下杀手。”

    “哈哈哈,吞的就是玄阶修士,只要融了你,本座便可省去百年光阴,修为大增。”嘶哑低沉的声音从八方响起,同时不断有粘液从南宫秦悦的四面渗出。

    “你是在找死!”南宫秦悦目中寒光一闪,伤字决打出。

    一道灵光幻化成一个持剑的虚影在这神兽的体内一阵乱砍。

    “啊啊啊••••••”神兽吃痛大叫了起来。

    南宫秦悦发现自己这一式伤字诀虽对此兽造成了一定的的伤害,却穿不透的的身体。

    他双手同时结印再次打出了伤字诀,两道灵光从他手中飞出,在空中合为一道灵光。一个数十丈高的巨人虚影幻化而出,这巨人手抡巨木,在神兽体内横冲直撞,砸的它哇哇乱叫,可见它的痛楚比刚才增加了数倍不止,贴内的肉壁上被重创出一条条伤口,鲜血汩汩不止的流了出来。

    幸亏这神兽体型庞大,否则必然已经快奄奄一息了。饶是如此,他也再也经受不住南宫秦悦在他体内如此的折腾,终于张开嘴将想要将他吐出来。

    南宫秦悦见到一丝光亮,哪里还会等待,身形一闪,以一个极其俊逸的身法离开了神兽的体内。

    眨眼间就来到了千丈以外的半空中。

    南宫秦悦总算看清了神兽的全貌,它长约百丈,身宽六七十丈,爪子隐于水中,看不太清楚,一副硬壳就足有五丈多厚,壳上长满了三角形的棱刺,如一棵棵巨松,头部似蛇形,看来果然是头龟类神兽。

    “臭小子,刚才在我体内让你逞够了威风,现在到了外面,看本尊怎么收拾你!”那瓮声瓮气的嘶哑之声再次响起。

    “呵呵,你只会口出狂言么?”南宫秦悦淡淡的说道。

    “好得很,本尊体内流着玄武圣尊的骨血,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神通,等杀了你后在吞掉你的肉身也是一样的。”他显然是被南宫秦悦的话给激怒了。

    “等等,你刚才的意思是说你是玄武圣兽的后代?”南宫秦悦好像想起了什么。

    “正是,怎么?怕了?”这龟类神兽的智商看来并不是很高,南宫秦悦说停它还真停止了动作,一双圆溜溜的巨眼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南宫秦悦。

    南宫秦悦也不作答反问道:“这么说你是就是雷泽龟了?”

    他想起来了,早年曾在万兽宝鉴上曾看过这雷泽龟的图谱介绍,因当时每台留意,时间上又过去了数年,印象上倒是有些模糊了。

    “少废话,你是想拖延时间么?”雷泽龟再也按耐不住,一爪向他拍来。

    南宫秦悦早有准备,纵身一闪就是几十丈远。

    轻松躲过了一击,他稳住身形从容说到:“正好,本想饶你一命,没想到你竟是玄武后代雷泽龟,正牌雷系神兽,刚好取你的兽灵锻造一件趁手的兵器,你们雷系神兽的兽灵可是锻造神兵的绝佳材料。”言语间,他运用未卜先知的心法将神识笼罩了方圆百里的范围。

    听罢他的话,雷泽龟大怒,巨口一张,一股巨大的水柱疾射过去。

    南宫秦悦也不躲闪,瞬时结印,开字诀捏在手,水柱未至,人已瞬移到了雷泽龟的脑袋上微微笑道:"又来这招?”

    雷泽龟一双巨眼布满了血丝,它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脑袋一甩,“哼”鼻息如飓风般朝南宫秦悦卷去,同时龟壳上的棱刺齐齐发出闪电,如数千条雷龙直袭过去。

    “休字诀,止!”南宫秦悦轻喝道,右手持法决手印向前一拍,那来时凶猛的飓风化作阵阵清风迎面吹过。那千道闪电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他肉眼都能看清,当然轻松避过。

    “你不是我的对手,在我未卜先知的神识范围内,你的一切动作我都可以预料,而且我的休字诀能迟缓一切招数神通的速度,非修为比我高一阶层的存在才能破,而你,破不掉!”南宫秦悦这一字一句中充满了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