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出谷

    更新时间:2015-10-25 22:29:52本章字数:6042字

    少年的年纪并不算太小,已到弱冠之年,只是身体略显单薄,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老者也不算太老,虽然银发白须,但脸上却少有皱纹,双目极为明亮,叫人联想到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男子。

    老者在棋盘上落下一枚棋子对年轻人说道:“南宫啊,在为师的众多弟子之中数你年纪最小,但也数你悟性最高。当年我出谷去看望老友,路过棋盘镇时遇见了你。对了,当时你也是在跟人对弈,那时你才四岁不到,居然能连赢对手六局。其实你那个对手的棋艺也是不错的,可见你的聪慧异于常人。当我问你棋道的时候,你小子居然能给我说出那番人生如棋,万法相通的道理。原本一百年前我就决意在玄兵塚临世前不在收徒。但当时我就决意你这个徒弟我非收不可。你可知为何?”

    “咱们神机谷以修心悟道,修为的高深全都在于一个悟字,参透众生法则才能做到真正的定神炼心。而只有把心炼的波澜不惊,才能更好的悟道。所以师傅当年看上弟子的一个是悟一个是心。”被老者唤作南宫你的年轻人微微笑道。

    “呵呵,不愧是我天机子的得意弟子,答的好说的透彻。”天机子朗声笑道,显然他对南宫的回答很是满意。

    天机子喝了口茶继续说道:“真武大会本门已有数百年不曾派弟子参加了。但这次不同,玄兵塚三年之后就要临世,浩劫将至,人界是否能安然度过这次浩劫,你们这群年轻人成了关键。”

    “所以师尊的意思是让我去代表本门去参加此次的大会么?”南宫的目光任然停留在棋盘之上。

    “正是此意,此局结束就出谷。虽然你天资绝佳,短短十六年的时间就达到了通玄初期境界。可现在下三道蠢蠢欲动,时常派有高手在人界走动,这叫为师有些许担心。所以还是想考校一下你对奇门遁甲之术的认知,此术为本门之精髓,在你不敌之时亦可保性命无虞。”天机子捋了捋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师尊请出题”南宫道。

    “何为奇门遁甲?”天机子发问。

    “组成奇门遁甲的含义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意思组成。奇就是乙、丙月、丁星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在排宫法中是八门,在飞宫法中九门:休、死、伤、杜、中、开、惊、生、景;遁即隐藏,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甲是在十干中最为尊贵,它藏而不现,隐遁于六仪之下。”南宫将奇门遁甲的含义娓娓道来。

    “嗯,不错,那六仪又作何解释?”天机子继续问道。

    南宫不疾不徐的答道:“六仪就是戊、己、庚、辛、壬、癸。隐遁原则是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

    见自己的师尊笑而不言,南宫接着说道:“以弟子的浅见,奇门遁的占测主要分为天,门,地三盘,象征三才。天盘的九宫有九星,中盘的八宫布八门;地盘的八宫代表八个方位,静止不动;同时天盘地盘上,每宫都分配着特定的奇,也就是乙,丙,丁。这样,根据具体时日,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局以及特殊的奇门遁甲格局,以占测世间万物,预测凶吉。”

    “此术的根本要义你掌握的十分精准,见解也十分独到,如果是临阵对敌,你又会怎样做来发挥它的功效?”天机子终于再次开口道。

    南宫你不疾不徐的说道:“奇门遁甲可以融合于太极八卦和阴阳五行,布阵分为飞宫法和排宫法,这两种方法都在于一个困字和一个变字上,排宫法拥有二十六万两千一百四十四种变化,飞宫法有五十三万一千四百四十一种变化,可谓是玄妙难测。要想破它,关键是要掌握它变化的规律,根据规律推算出变化后的方位。八门分别对应八个不同的方位,中门之外,八门分为阴阳二遁,休、生、伤、开四门为阳遁,死、惊、杜、景四门为阴遁,阳遁和阴遁的每一次变化都会改变原来的路线,但他们会形成新的路线,无论如何变化,最核心的规律不会改变。在临阵对敌之时,我所做的就是不让对方找出这个规律,不必只限于依托地理位置和周围的景物,也可以依靠法宝和功法造成变化,将困字发挥到极致。”

    师徒二人的棋局仍然在继续,天机子执白子在手中迟迟没有落下,似乎是在思考,听完南宫的话他将棋子放入罐中喜形于色到:“妙哉妙哉,看来你已经将这黑白之术完全融入到奇门遁甲之中了,此局和了。”

    “那师尊可还有什么教诲?”南宫谦和的问道,他与其他弟子因年龄相差太多,平日里有我行我素,大家都觉得他持才放旷,不喜与他交往,他也安于此状,毫不介意,但他对自己的师尊天机子却是十分尊重和敬仰的。

    “对于对本门奥义的参透和心境为师是十分满意的,假以时日你定然能超过为师成为本门开派祖师之后的第一人,为师放心了”天机子欣慰的说道。

    “徒儿不敢!”天机子对他的肯定和期望让他有些诚惶诚恐,但心绪却没有任何的紊乱。

    天机子单手一招,手上多了个古香古色的棋盘,也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他郑重地对南宫到嘱咐道:“此盘是我神机谷代代相传的法器,名曰星罗棋布盘,属天阶上品神器,为师赠与你防身。因此宝中蕴含着天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去吧!”

    “徒儿谨记师尊教导,此番出谷定不辱师门荣光。”说完他向天机子施了师徒大礼后起身朝谷口走去。

    望着自己钟爱的徒弟离去的背影,天机子唏嘘道:“南宫秦悦,你此行奇遇颇多,是福是祸,还要看你的心境是否真能经得起世间的磨难了。”

    到了神机谷口的南宫秦悦此刻心情十分愉悦,虽然十几年的修行使他心性淡然,但毕竟是拜师后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他怎能不激动。

    他对着谷外广阔的天地大声呐喊道:“千华,我来了,我南宫秦悦来了!”御风而起,一身麻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唐小丰从千华帝都回到唐门已经半月有余,这半月来终日阴雨连绵,弄得他心情很是烦闷。

    尽管门中长老们多次劝说他要勤于修炼,好在半年后的以武修灵大会上展露头角,可他却怎门也提不起精神来。

    一是由于天气的缘故,二是有任平生和苏紫陌参加,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尤其是在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任平生为了救他展示了真实的修为后,他更是没了信心。

    任平生他打不过,苏紫陌他又不愿意真打,他觉得自己的这半年不管怎么修炼,自己在大会上的排名都不会有所改变。每每想到此处,他就感到百无聊赖。于是终日在房中大睡。

    门内的长老对他虽然颇有微词,对他却也不能加以管束,苦口婆心的劝他几次无果后也只能作罢。谁叫他是掌门呢。

    十年前,唐小丰的父亲唐二先生在猎取中阶神兽火眼金狐时不幸陨落。

    身为独子的他理所当然的继承了掌门之位,那年他十三岁。其实他也是从小就聪明绝顶,被誉为唐门三百年来的第一人。三岁修炼,在父亲去世那年,他已经是成为返虚初期的高手。这也是他能顺利成为唐门之主的另一个原因。

    对于这一点,他自己向来也是引以为傲的。但这一切都发生在他首次参加以武修灵大会之前,自从在大会上遇见了任平生和苏紫陌,他就没有了丝毫的傲气,并且很快就和他们成了知己好友,同任平生更是“臭味相投”的兄弟,两人这些年一起经历过的奇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其中些凶险异常,有的有令人捧腹,当然也少不了风花雪月。

    想起任平生,唐小丰就感到忿忿不平,认为自己也是个风流倜傥并且极具幽默感的人,除了修为,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比任平生差。但凡是他喜欢的女子必然无一例外的都会看上任平生,这让他每次都会感到无比的心痛和纠结。

    不过这并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到了后来每当再遇见那样的事情,他反而释然了。

    他曾对任平生戏谑道:“也许上天让我唐小丰和你成为兄弟的代价就是让你一辈子抢我的女人吧”

    唐小丰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房门没有任何先兆的本撞开了。

    “唐小丰,你是猪么?一天就知道躺在床上睡大觉,回来都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带我出去玩,人家都快闷死了!”

    说话的是唐小丰的妹妹唐小满,比他小六岁。

    此时唐小满正正站在门槛山,双手叉腰,嘟着一张小嘴对依然躺在床上的唐小丰怒目相对。

    “我昨天夜里看了一夜的《唐门御气决》,快到拂晓了才睡下,你就别•••••••唐小丰正编了个理由搪塞着就被唐小满无情的打断了。

    “唐小丰你骗鬼也要编个像样的的理由吧,你修炼会有这么用功?恐怕鬼都不会相信,你起不起来,你再不起来我过去了哦!”

    “别别,我自己来!”唐小丰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起身。边找外衣嘴里边嘟囔着:“大雨天的,乱跑什么呀,有什么好玩的。”

    “我看你真的是睡傻了,你看看外面,多好的天气,所以我才准备去玉华山上玩啊!”唐小满一脸不屑的说道。

    唐小丰向外瞅了瞅,果然有几缕阳光洒进门来。

    蜀中位于千华西南方,常年阴雨连绵,雨经常一下就是十天半月,向今日这样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实属难得。

    唐小丰的心情顿时也好了起来:“好好,我的小祖宗,陪你去,陪你去。我说小满呀,好歹我也是你的亲哥哥,唐门掌门,以后能不总叫我名字么••••••”

    他正絮叨着,忽然回过味儿来,眼睛瞪得如铜铃大,问道:“等等,小满,你刚才说什么?玉华山,我没听错吧,你要去玉华山?”

    “是呀,我常听别人说玉华山,风景秀丽,灵气充沛,山巅更有灵镜池,相传那可是天河之水泄落形成的呢!”言语之间唐小满有掩不住的兴奋。

    唐小丰边摆手不住的摇头“不行,这个绝对不行,你可知玉华山是什么地方?先不说它远在万里之外,单说它的凶险,我也是万万不能带你去了!”

    “玉华山就是玉华山喽,有什么凶险的?”唐小满不以为然道。

    “有什么凶险?玉华山多峻峰密林,风景秀丽不假,因灵镜池,灵气充沛也不假,可这是由于这样,那里才会招来那么多的魔兽,而且也时常有修士在那儿寻找洞府修炼,爹爹在世时行事不免有些专横,结下了不少仇家,在唐门实力范围内,他们不敢有什么异动。可出了蜀中,我可难保你的周全。”唐小丰板起脸说道。

    “好哥哥,我的亲哥哥,你就带我去嘛,以你现在返虚后期的修为,哪里会有什么魔兽是你的对手嘛,再说现在整个千华的修灵界都结成了联盟,有谁会招惹我们嘛!”唐小满见唐小丰这次是认真了不得走过去拉着他的胳膊不软磨硬泡。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只要是蜀中境内,你想去哪儿都行,就是这玉华山,我是坚决不会带你去的!”唐小丰的言词十分坚决。

    “好啊,唐小丰,我去唐门祠堂,我要在爹爹和娘的灵位前告诉他们你对我不好,你•••••你欺负我,你说,娘去世时你是怎么答应她的,你是不是说一定要照顾好我,不会让我留一滴眼泪,你这个大骗子,说话不算数”唐小满带着哭腔说道。

    唐小丰有些慌乱的解释道:“小满,你听哥说,不是哥有意不带你去,正是因为我答应了娘,所以才不能带你涉险••••••”

    “我不听,我不管,你要我是不带我去,再见到月儿姐姐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你那次喝多了,去茅厕走错了路,去了厨房••••••”唐小满捂着耳朵朝唐小丰大声喊道。

    唐小丰急忙捂住她的嘴“你小声点,你不是答应我这件事不告诉别人的嘛,好了,我带你去,带你去总行了吧?!”

    “真的?这回可不许耍赖!”唐小满破涕为笑。

    唐小丰最头疼的除了星月殿的大小姐眉月儿就是自己这宝贝妹妹唐小满。

    这唐小满虽然生的可爱,心地善良,但却刁蛮任性,连门内的长老们见了她都恨不得躲着走,蜀中人士有谁不知道唐门的大小姐唐门小满。

    少年的年纪并不算太小,已到弱冠之年,只是身体略显单薄,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老者也不算太老,虽然银发白须,但脸上却少有皱纹,双目极为明亮,叫人联想到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男子。

    老者在棋盘上落下一枚棋子对年轻人说道:“南宫啊,在为师的众多弟子之中数你年纪最小,但也数你悟性最高。当年我出谷去看望老友,路过棋盘镇时遇见了你。对了,当时你也是在跟人对弈,那时你才四岁不到,居然能连赢对手六局。其实你那个对手的棋艺也是不错的,可见你的聪慧异于常人。当我问你棋道的时候,你小子居然能给我说出那番人生如棋,万法相通的道理。原本一百年前我就决意在玄兵塚临世前不在收徒。但当时我就决意你这个徒弟我非收不可。你可知为何?”

    “咱们神机谷以修心悟道,修为的高深全都在于一个悟字,参透众生法则才能做到真正的定神炼心。而只有把心炼的波澜不惊,才能更好的悟道。所以师傅当年看上弟子的一个是悟一个是心。”被老者唤作南宫你的年轻人微微笑道。

    “呵呵,不愧是我天机子的得意弟子,答的好说的透彻。”天机子朗声笑道,显然他对南宫的回答很是满意。

    天机子喝了口茶继续说道:“真武大会本门已有数百年不曾派弟子参加了。但这次不同,玄兵塚三年之后就要临世,浩劫将至,人界是否能安然度过这次浩劫,你们这群年轻人成了关键。”

    “所以师尊的意思是让我去代表本门去参加此次的大会么?”南宫的目光任然停留在棋盘之上。

    “正是此意,此局结束就出谷。虽然你天资绝佳,短短十六年的时间就达到了通玄初期境界。可现在下三道蠢蠢欲动,时常派有高手在人界走动,这叫为师有些许担心。所以还是想考校一下你对奇门遁甲之术的认知,此术为本门之精髓,在你不敌之时亦可保性命无虞。”天机子捋了捋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师尊请出题”南宫道。

    “何为奇门遁甲?”天机子发问。

    “组成奇门遁甲的含义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意思组成。奇就是乙、丙月、丁星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在排宫法中是八门,在飞宫法中九门:休、死、伤、杜、中、开、惊、生、景;遁即隐藏,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甲是在十干中最为尊贵,它藏而不现,隐遁于六仪之下。”南宫将奇门遁甲的含义娓娓道来。

    “嗯,不错,那六仪又作何解释?”天机子继续问道。

    南宫不疾不徐的答道:“六仪就是戊、己、庚、辛、壬、癸。隐遁原则是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

    见自己的师尊笑而不言,南宫接着说道:“以弟子的浅见,奇门遁的占测主要分为天,门,地三盘,象征三才。天盘的九宫有九星,中盘的八宫布八门;地盘的八宫代表八个方位,静止不动;同时天盘地盘上,每宫都分配着特定的奇,也就是乙,丙,丁。这样,根据具体时日,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局以及特殊的奇门遁甲格局,以占测世间万物,预测凶吉。”

    “此术的根本要义你掌握的十分精准,见解也十分独到,如果是临阵对敌,你又会怎样做来发挥它的功效?”天机子终于再次开口道。

    南宫你不疾不徐的说道:“奇门遁甲可以融合于太极八卦和阴阳五行,布阵分为飞宫法和排宫法,这两种方法都在于一个困字和一个变字上,排宫法拥有二十六万两千一百四十四种变化,飞宫法有五十三万一千四百四十一种变化,可谓是玄妙难测。要想破它,关键是要掌握它变化的规律,根据规律推算出变化后的方位。八门分别对应八个不同的方位,中门之外,八门分为阴阳二遁,休、生、伤、开四门为阳遁,死、惊、杜、景四门为阴遁,阳遁和阴遁的每一次变化都会改变原来的路线,但他们会形成新的路线,无论如何变化,最核心的规律不会改变。在临阵对敌之时,我所做的就是不让对方找出这个规律,不必只限于依托地理位置和周围的景物,也可以依靠法宝和功法造成变化,将困字发挥到极致。”

    师徒二人的棋局仍然在继续,天机子执白子在手中迟迟没有落下,似乎是在思考,听完南宫的话他将棋子放入罐中喜形于色到:“妙哉妙哉,看来你已经将这黑白之术完全融入到奇门遁甲之中了,此局和了。”

    “那师尊可还有什么教诲?”南宫谦和的问道,他与其他弟子因年龄相差太多,平日里有我行我素,大家都觉得他持才放旷,不喜与他交往,他也安于此状,毫不介意,但他对自己的师尊天机子却是十分尊重和敬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