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相遇

    更新时间:2015-10-26 22:18:10本章字数:6093字

    有些事情唐小丰并没有对妹妹说明,刚才在一瞬间分明感知到在百里以外有两个强大的气息,虽然弄不清楚那两个气息是何等修为。但从压迫感来看,可以肯定两个的修为都在自己之上,并且是一人一兽。

    “有一个气息是兽类独有的,能让我心神震动••••••此处竟然会出现神兽?而且那个同样强大的修士气息出现的时间只有瞬息,之后便再也寻不到痕迹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唐小丰带着满腹的疑问和好奇向那个现在充满未知的方向赶去。

    在唐家兄妹不断向灵镜池靠近的时候,南宫秦悦正在神兽的腹中盘算着怎么出去。

    昨日,他拜别师父天机子后,一路欣赏沿途的风景,走走停停。今日清晨才来到这玉华山附近的小镇,本想在在小镇上吃顿饱饭继续赶路。不想在酒肆里听到有山上的猎户同店里伙计闲聊,说起近日来玉华山顶常有异响传来,那响声震天,还伴有雷鸣之声。

    猎户说是雷神显灵,伙计认为是有神龙在汲水,二人争执不下争吵了起来。

    南宫秦悦可无暇顾及他人的是非,但那二人的对话有板有眼不像是以讹传讹,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心想反正离大会还有数月,眼下并无急事要做,不如去探查一番。

    他刚到那灵镜池的上空,还来不及散开神识探查,那湖中就喷出一股巨大的水柱袭向自己,那水柱的爆发力极强,他在空中虽里地面百丈,可躲避的还是很狼狈。不想就在他躲避巨型水柱的同时,一庞大的龟型巨兽从湖中跃起,一口将他吞下。发生的一切在电光火石间君已结束。

    南宫秦悦此时有些伤脑筋,心里想道:“我身上除了临行前师父所赠的法宝星罗棋布盘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神兵利器。师父叮嘱此天阶法器非同小可,不到万不得已时不得轻易使用,再说自己此时是在巨兽腹中,好比被封闭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之内,自己的神识居然丝毫感知不到外界的情况,看来这星罗棋布盘也未必就能派上用场。”

    他真在思索着,忽然感到脚下有潮湿之感,低头一看,原来自己所站之处不知何时多了一层厚厚的粘稠的白色液体,这液体越积越多,转眼间就已经快没到他的脚脖处,他的双足传来阵阵酸痛之感。

    南宫秦悦暗叫不好“看来这畜生是想融了我。”情急他之下想起自己已经将八门中的休,伤,开三门演化为三种不同的手印法诀。

    意随心到,手随意到。

    南宫秦悦单手结印打出了休字决。

    这休字决的作用在于短时间内迟缓,对方的修为和他差的越远,其功效越明显。

    “咦!作用很一般,看来修为和我不相上下呀,呵呵,原来是头初阶神兽”他看了看仍然缓缓上涨的粘液自言自语道。

    自从南宫秦悦想起了三中手印法诀后,心中便有了把握。

    他神情自若的说道:“孽畜,我知道你已经修出了灵智,可以听懂我的话。你好大的胃口,玄阶修士你也敢吞,此时收去胃液放我出去还不晚,莫要逼得我下杀手。”

    “哈哈哈,吞的就是玄阶修士,只要融了你,本座便可省去百年光阴,修为大增。”嘶哑低沉的声音从八方响起,同时不断有粘液从南宫秦悦的四面渗出。

    “你是在找死!”南宫秦悦目中寒光一闪,伤字决打出。

    一道灵光幻化成一个持剑的虚影在这神兽的体内一阵乱砍。

    “啊啊啊••••••”神兽吃痛大叫了起来。

    南宫秦悦发现自己这一式伤字诀虽对此兽造成了一定的的伤害,却穿不透的的身体。

    他双手同时结印再次打出了伤字诀,两道灵光从他手中飞出,在空中合为一道灵光。一个数十丈高的巨人虚影幻化而出,这巨人手抡巨木,在神兽体内横冲直撞,砸的它哇哇乱叫,可见它的痛楚比刚才增加了数倍不止,贴内的肉壁上被重创出一条条伤口,鲜血汩汩不止的流了出来。

    幸亏这神兽体型庞大,否则必然已经快奄奄一息了。饶是如此,他也再也经受不住南宫秦悦在他体内如此的折腾,终于张开嘴将想要将他吐出来。

    南宫秦悦见到一丝光亮,哪里还会等待,身形一闪,以一个极其俊逸的身法离开了神兽的体内。

    眨眼间就来到了千丈以外的半空中。

    南宫秦悦总算看清了神兽的全貌,它长约百丈,身宽六七十丈,爪子隐于水中,看不太清楚,一副硬壳就足有五丈多厚,壳上长满了三角形的棱刺,如一棵棵巨松,头部似蛇形,看来果然是头龟类神兽。

    “臭小子,刚才在我体内让你逞够了威风,现在到了外面,看本尊怎么收拾你!”那瓮声瓮气的嘶哑之声再次响起。

    “呵呵,你只会口出狂言么?”南宫秦悦淡淡的说道。

    “好得很,本尊体内流着玄武圣尊的骨血,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神通,等杀了你后在吞掉你的肉身也是一样的。”他显然是被南宫秦悦的话给激怒了。

    “等等,你刚才的意思是说你是玄武圣兽的后代?”南宫秦悦好像想起了什么。

    “正是,怎么?怕了?”这龟类神兽的智商看来并不是很高,南宫秦悦说停它还真停止了动作,一双圆溜溜的巨眼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南宫秦悦。

    南宫秦悦也不作答反问道:“这么说你是就是雷泽龟了?”

    他想起来了,早年曾在万兽宝鉴上曾看过这雷泽龟的图谱介绍,因当时每台留意,时间上又过去了数年,印象上倒是有些模糊了。

    “少废话,你是想拖延时间么?”雷泽龟再也按耐不住,一爪向他拍来。

    南宫秦悦早有准备,纵身一闪就是几十丈远。

    轻松躲过了一击,他稳住身形从容说到:“正好,本想饶你一命,没想到你竟是玄武后代雷泽龟,正牌雷系神兽,刚好取你的兽灵锻造一件趁手的兵器,你们雷系神兽的兽灵可是锻造神兵的绝佳材料。”言语间,他运用未卜先知的心法将神识笼罩了方圆百里的范围。

    听罢他的话,雷泽龟大怒,巨口一张,一股巨大的水柱疾射过去。

    南宫秦悦也不躲闪,瞬时结印,开字诀捏在手,水柱未至,人已瞬移到了雷泽龟的脑袋上微微笑道:"又来这招?”

    雷泽龟一双巨眼布满了血丝,它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脑袋一甩,“哼”鼻息如飓风般朝南宫秦悦卷去,同时龟壳上的棱刺齐齐发出闪电,如数千条雷龙直袭过去。

    “休字诀,止!”南宫秦悦轻喝道,右手持法决手印向前一拍,那来时凶猛的飓风化作阵阵清风迎面吹过。那千道闪电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他肉眼都能看清,当然轻松避过。

    “你不是我的对手,在我未卜先知的神识范围内,你的一切动作我都可以预料,而且我的休字诀能迟缓一切招数神通的速度,非修为比我高一阶层的存在才能破,而你,破不掉!”南宫秦悦这一字一句中充满了自信!

    嗷••••••“”雷泽龟不甘心的仰天狂吼。

    它使出浑身解数,龟爪,鼻息,水柱,雷电几乎在同一时间向南宫秦悦打去。

    南宫秦悦摇了摇头叹息道:“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这种攻击,再来多少次都是没用的”他又一次结印打出了开字诀。

    这一次他瞬移到了千丈之外的高空,俯身朝雷泽龟喊道:“雷泽,我念你是玄武圣兽之后,当今还能存活于世实属不易,只要你愿意改去暴虐的脾性,成为我的坐骑,我可以饶你不死,不取你的兽魂”

    “本尊的血脉何其尊贵,怎会甘心成为你区区人族修士的胯下之物,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吧”雷泽龟狂吼道。

    “此兽虽然暴虐,但其宁折不弯的傲骨却不得不让人赞许,不过你这暴虐之性不改,将来不知还会害了多少人畜的性命,我实在是留你不得”南宫秦悦喃喃道。

    他把心一横,口中念念有词:“奇门遁甲,阳遁困术,休、生、伤、开四门同开!”同时双手迅速结印,最后打出一道法诀。

    “困!”

    煞那间,雷泽龟感觉自己庞大的身躯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牢牢捆住,除了头部以外,身体各部分都动弹不得,就连下潜逃走也做不到了。

    但它还是咬牙狂妄道:“你困住我又能如何?本尊全身上下的皮肤可比极地寒铁还要坚硬,背上的龟壳连天阶兵器都不能让其有丝毫破损,我看你有何本事能斩杀本尊取走兽魂!”

    南宫秦悦自忖想到:“我还真忽略了这个问题,这龟类神兽本来就是防御力高于攻击,更不用说这有着玄武血脉的雷泽龟了,自己虽能将它制服,但徒手将其斩杀,那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这位兄台莫急,小弟这儿倒是有件中阶天兵可以祝你一臂之力!”唐小丰在离南宫秦悦不到千丈的地方以传音入密的功法说道。

    “咦!又有修士进入了我的神识范围之内我却没有察觉?”南宫秦悦对唐小丰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略感惊奇。

    我不过他集中精力拿神识探知后便又释然了“此人修为已经达到了返虚后期的巅峰,又并无恶意,定是我刚才与雷泽龟争斗,精力都放在了此兽身上,所以没有发觉。”

    此时,唐小丰已经在离他十丈不到的地方顿住了身形。

    “在下似乎不认识尊驾吧?”南宫秦悦自小离开双亲在神机谷修行,除了师父外,他没有任何亲近之人,所以说话的口气十分的生硬。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朋友,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遇见了就是缘分,兄台又何必介怀相识与否呢?嘿嘿”

    唐小丰也不生气,他本就生性随和,又时常在外闯荡,很擅长和人打交道。

    俗话说开门不打笑脸人,南宫秦悦见唐小丰言辞恳切又满脸笑意也再不好意思拉着脸。

    他向唐小丰一抱拳道:“兄台真是豪爽之人,刚才是在下怠慢了,还望兄台海涵。”

    “哪里话,在下唐门唐小丰,不知兄台高姓大名,仙山何处?”唐小丰笑问道。

    “在下南宫秦悦,师从神机谷。据在下所知堂兄可是唐门的掌门啊,没想到如此年轻,秦悦很是钦佩!”南宫秦悦这句话倒是真心话,他在师门中对千华各大门修灵门派的掌故也是多有所闻,见唐小丰比自己大不了两岁,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南宫兄客气,都是门中长老的抬爱罢了,不值一提!哪比得上兄台一身通玄修为,这才是真材实料呀!”唐小丰摆摆手道。

    “我说唐大掌门,你就别在这里跟别人瞎客套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要助人家一臂之力么?!”

    唐小满刚才一直跟随唐小丰在远处观望,此刻见没了危险便赶了过来。她收起遮云帕对哥哥不满的说道。

    “呵呵,还没来得及,没来得及••••••”唐小丰讪笑着。

    “哦,南宫兄我来给你介绍,这是舍妹唐小满,平日里被我和本门的长老们宠坏了,你别在意”他岔开话题对着南宫秦悦说道。

    “唐小姐,有礼了,在下神机谷南宫秦悦”南宫秦悦向唐小满略一欠身施礼道。

    “嗯?!神机谷我知道啊,你们那里有个老头叫做天机子对吧?!”唐小满大大咧咧的说道。

    “小满!”唐小丰连忙向妹妹使眼色。

    “怎么了?唐小丰,你对我眨什么眼呀?我清楚记得你对我说过神机谷的的谷主是一个叫什么天机子的老头呀,没错吧?”唐小满好奇的说道。

    唐小丰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没有说话。

    南宫秦悦面对这个毫无心机的小姑娘也有些许无奈,接话道:“唐小姐所言不虚,神机谷主天机子正是家师。”

    唐小丰一拍脑门道:“瞧我这记性,差点把正事忘了”

    说着他手腕一抖,手上多了一把精致的飞刀。刀身寸许,修长且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飞刀莫不成是唐门历代的厂门信物斩仙飞刀?”南宫秦悦问道。

    “南宫兄好眼力,此物正是斩仙。”唐小丰赞许道。

    “嗷••••••嗷•••••”被困在湖中的雷泽龟远远瞧见斩仙飞刀的光慢,眼露惊恐之色,发出阵阵低吼之声。

    “唐小丰你利索点好么?”唐小满催促道,她从没见过斩杀神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雷泽龟乃雷系神兽,以我的修为即便有这中阶天兵在手,恐怕也是钝刀割肉,不知合适才能了结。看在它是玄武后代的份上,还是南宫兄来给它一个痛快吧。”唐小丰道。

    “承蒙唐兄信任,以掌门信物相助。可本门是心宗传承,以炼心修灵悟道,对于这以灵御气催动兵器的功法实在是所知不多。”南宫秦悦如实说道。

    “这个不是问题,我唐门御气绝也算是此道数一数二的功法,我这就把心法传于你!”唐小丰慷慨的说道。

    “这如何使得••••••”

    “南宫兄不必推辞,我辈男儿应以苍生为念,以情谊为重。既然我唐小丰认准了你,就理应坦诚相待,不必忌讳太多门派规矩,以后你就叫我小唐,我就叫你南宫,你看如何?”唐小丰言语中豪气尽显。

    南宫秦悦也不是扭捏之人,见唐小丰言辞恳切,自己也实在是欣赏他的性格,也就不再推辞。

    修灵之途,各门宗派本就有许多相同之处,有唐小丰亲传心法,再加上南宫秦悦的悟性,不多时他就将唐门御气决熟记于心。

    南宫秦悦接过斩仙飞刀进到离那雷泽龟不到千丈的空中。他心中默念御气决要法,将周身灵气多半运到右手臂上,意念和灵气调节到最佳,突然右手一扬,一道白芒打出。

    “啊•••••呜•••••“几乎在他扬手的同时,斩仙飞刀便刺穿了雷泽龟的颈部,这是何等的速度。雷泽龟在一声悲鸣过后,稍微挣扎了一下庞大的身躯开始下沉,溅起百丈高的浪花。

    南宫秦悦收回斩仙飞刀,右手虚空一抓,一团青蓝色的兽魂被他扣如掌中,随后放入了收魂袋。(收魂袋是每个修灵者的必备之物,用于方便手机兽魂)

    不远处的唐小满拍手到:“秦悦哥哥你好厉害,你这招斩仙决比我们家唐小丰用的高明多了!”

    瞬息间,南宫秦悦回到了唐家兄妹面前谦逊笑道:“这都是小唐的斩仙飞刀的威能,我只不过是出了点力气罢了,唐小姐过誉了”

    “人家都叫你秦悦哥哥了,你怎么还小姐长小姐短的,叫我小满吧。”唐小满嘟着嘴不悦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南宫秦悦微笑道。

    唐小丰的心情顿时也好了起来:“好好,我的小祖宗,陪你去,陪你去。我说小满呀,好歹我也是你的亲哥哥,唐门掌门,以后能不总叫我名字么••••••”

    他正絮叨着,忽然回过味儿来,眼睛瞪得如铜铃大,问道:“等等,小满,你刚才说什么?玉华山,我没听错吧,你要去玉华山?”

    “是呀,我常听别人说玉华山,风景秀丽,灵气充沛,山巅更有灵镜池,相传那可是天河之水泄落形成的呢!”言语之间唐小满有掩不住的兴奋。

    唐小丰边摆手不住的摇头“不行,这个绝对不行,你可知玉华山是什么地方?先不说它远在万里之外,单说它的凶险,我也是万万不能带你去了!”

    “玉华山就是玉华山喽,有什么凶险的?”唐小满不以为然道。

    “有什么凶险?玉华山多峻峰密林,风景秀丽不假,因灵镜池,灵气充沛也不假,可这是由于这样,那里才会招来那么多的魔兽,而且也时常有修士在那儿寻找洞府修炼,爹爹在世时行事不免有些专横,结下了不少仇家,在唐门实力范围内,他们不敢有什么异动。可出了蜀中,我可难保你的周全。”唐小丰板起脸说道。

    “好哥哥,我的亲哥哥,你就带我去嘛,以你现在返虚后期的修为,哪里会有什么魔兽是你的对手嘛,再说现在整个千华的修灵界都结成了联盟,有谁会招惹我们嘛!”唐小满见唐小丰这次是认真了不得走过去拉着他的胳膊不软磨硬泡。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只要是蜀中境内,你想去哪儿都行,就是这玉华山,我是坚决不会带你去的!”唐小丰的言词十分坚决。

    “好啊,唐小丰,我去唐门祠堂,我要在爹爹和娘的灵位前告诉他们你对我不好,你•••••你欺负我,你说,娘去世时你是怎么答应她的,你是不是说一定要照顾好我,不会让我留一滴眼泪,你这个大骗子,说话不算数”唐小满带着哭腔说道。

    唐小丰有些慌乱的解释道:“小满,你听哥说,不是哥有意不带你去,正是因为我答应了娘,所以才不能带你涉险••••••”

    唐小丰急忙捂住她的嘴“你小声点,你不是答应我这件事不告诉别人的嘛,好了,我带你去,带你去总行了吧?!”

    “真的?这回可不许耍赖!”唐小满破涕为笑。

    “南宫,你后面有何打算,准备向何处去?”唐小丰问道。

    “我数十年未出谷,此番本想先游历一番再去昆仑参加以武修灵大会,但昨日却得知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传闻星月殿的任平生明日清晨要挑战蓬莱紫霄宫的宫主。所以我本就准备玉华山的事一了就赶往昆仑的”南宫秦悦到。

    “生哥哥的消息哦”“任平生他要挑战紫霄玄君薛如晦?”

    唐家兄妹同时惊叫,不过两个人完全两种心态。

    “怎么?是朋友么?”南宫秦悦不解道。

    "不是朋友,是兄弟,他在我唐小丰心中除了小满最重要的人!南宫,我们这就一起赶往昆仑!其中的原委路上细说”唐小丰一字一句咬的很重,在他脸上从了没有出现过如此认真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