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夜宿

    更新时间:2015-11-05 21:54:00本章字数:3051字

    “你这个鬼丫头,随你提条件,这回我全都满足你!”

    找到了任平生,莫千言心情大好,哈哈笑道。

    “平生见过侯爷。”任平生微微躬身作揖道。

    “都是自家人,不必这么生分。”

    莫千言手掌轻轻向上一扬,虽然隔着一丈多远,任平生也感到一股柔和之力将他的上半身托起。

    “好强的真力!”任平生心神一荡。

    “不知侯爷找我何事?”

    莫千言长叹一声“还不是为了那索命签。”

    “索命签?那是什么?任平生精神一振,问道。

    “听说你最近整日有佳人陪伴,也难怪不知,不过此事早已传遍了整个修真界,看来七巧仙子的红罗帐果然能消散英雄的意志。”

    莫千言笑道,言辞中却无半点嘲笑之意。

    任平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侯爷取笑了,还是快给我说这索命签的事吧。”

    提起索命签,莫千言的面色变的郑重起来。

    “‘索命签,阎王旨。今日收,明日死。’这是现在连孩童都会唱的的歌谣,凡是收到这索命签的修士都是在第二日莫名其妙的死亡,无一例外。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了,均是成名之士。”

    “哦,成名之士?都是哪三位?”任平生略感惊讶。

    “‘神剑登萍’木清平,出云派掌门岳林,南宫世家家主南宫谦。”

    “南宫谦?”

    任平生眉头一皱道。

    莫千言无奈道:“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是南宫谦在五天前的确是死了。而且浑身上下没有发现任何外力造成的伤害,既没有内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连徐逸道也查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不用说另外两人的死状也一定是一样的了。”

    眉月儿在一旁插言道。

    “不错,正是”莫千言点头道。

    “那侯爷为何会来找我?”

    任平生话锋一转问道。

    莫千言眨眼到:“我想了许久,能和这样神秘的凶手斗法的,恐怕除了你逍遥公子任平生再无他人。”

    "眼下我是自顾不暇,没看我这身边还有个麻烦么。”

    任平生冲身边的眉月儿努了努嘴对莫千言说道。

    “呵呵,前两人倒也罢了,难道能将南宫谦这样的人物杀于无形的凶手,你就一点不感兴趣?”

    南宫谦成名已经,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通玄中期,何况南宫世家立足修真界近万年,世代传承。族内人才济济,高手如云,能将他杀于无形,没有惊动家人,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故莫千言才有此一说。

    “至于月儿,你尽管放心,我可以代为照顾。”莫千言接着说道。

    “罢了,侯爷也不必再激我,此事我接了。”

    猎奇是任平生改不了的毛病,越是离奇的事越能勾起他的兴趣。

    “我才不去帝都皇宫呢,这么有趣的事,我也要一起去!”

    眉月儿生怕自己被莫千言带走,抢白道。

    莫千言看了看任平生,没有作声。

    任平生耸了耸肩道:“算了,她就跟着我吧,第一次下山,想甩也是甩不掉的,待在我身边也好”

    “人家也是炼神后期的修为呢,才不需要你保护!”

    眉月儿在一旁噘着小嘴嘟囔道。

    “平生,那你看,是否需要人手,尽管吭声。”

    莫千言当下松了口气道。

    “不必了,若要查清此事,还是人少方便些”

    任平生婉言谢绝道。

    “侯爷•••••”

    此时一个骑士上前对莫千言耳语道。

    “哦?!”莫千言微微皱眉。

    “莫叔叔,怎么了?”

    眉月儿看莫千言的神色感觉到有事发生,连忙问道。

    “平生,刚才属下来报,又有人接到了‘索命签',唔•••是墨白居士”莫千言的脸色很难看。

    “什么?!”任平生震惊中带了丝焦急。

    这古月斋的墨白居士同他师尊眉东楼和莫千言都是老友,他年少时曾在古月斋学过一段时间的棋艺,同墨白居士感情颇好,即便是成人后每年也会去找老先生对弈饮酒。

    “好在是今天清晨才收到的,还有时间,你也不必过于担心。何况我还可以派骁天骑前去保护。”莫千言宽慰道。

    “那倒不必,墨老爷子的三百弟子个个修为不俗,如果他们都起不了作用,你派人去也是枉然。”

    任平生正色道。

    莫千言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较之墨白居士的弟子,自己的属下确实要逊色不少,便不再多言。

    “我们这就赶往青州,月儿的修为不够,不能御风,侯爷可借两匹马给我?”

    “这个好说。”

    说罢莫千言手一挥,属下人便牵了两批上好的骏马过来。

    “侯爷,平生先行一步,后会有期!”

    任平生拱手告别。

    “后会有期!”莫千言拱手还礼。

    青州离云州并不算远,五百里的路程骑良驹,半日可到。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被湮没在天边,傍晚十分,任平生眉月儿二人赶到了千华重镇凌霄。

    “生哥,这里离青州还有多远啊?”

    眉月儿首次下山,对千华的地貌所知甚少。

    “还有不到百里,顺利的话只消一个时辰就能到。月儿,你可是饿了?”

    任平生问道。

    “嗯!”眉月儿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咱们先找家客栈安顿下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明日拂晓在赶路想必也来得急。”

    任平生知道自己这个小师妹从小就被师尊视为掌上明珠,这一路的颠簸,想必她已是吃不消了。

    “好呀,好呀!”眉月儿想到可以饱餐一顿,再洗上个热水澡,顿时来了精神。

    “这丫头现在只怕是都忘了我们的此行的目的了。”

    任平生暗自苦笑。

    眼看到了城门边上,守城的卫兵正在盘查,任平生示意眉月儿下马。

    两人牵着马缓缓进了凌霄镇。

    凌霄是进出帝都的中转站也是千华的养兵之地,故盘查严密,却也十分繁华。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可熙熙攘攘的人群却丝毫没有倦意。

    街边一不起眼的小酒馆内三五桌走卒过客正谈论着些街头巷尾的趣事杂闻,看上去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两样,一切都那么祥和。

    “王二,你饿死鬼投胎啊,这已经是第五碗了。”食客中有人叫嚷。

    而那名被旁人唤为王二的男子却不管不顾,继续抢食着桌上的吃食。瞬间的功夫,桌上的的吃食已见空。邻桌有熟识王二的人连忙上前去劝阻。

    “呜呜••••••”王二口中发出异常的声音并猛一回头望着上前劝阻的众人,目露凶光,那眼神就如同黑夜之中的猛兽一般。

    人们都惊呆了,因为那种目光绝不是来自于一个人的。

    此时桌上已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了,但这貌似并不影响王二的食欲,他不停的抓起桌上的碗筷往嘴里塞,嘴边的鲜血不停地滴答滴答的流淌着,口中依然发出那不知名的呜呜声。

    “王二疯了~”“鬼呀!”“啊!”这下人们被吓坏了,四下呐喊着向店外逃窜。

    酒馆的店家因为离着门较为偏远再加上腿肚子发软,刚爬滚到门口就被一把抓住,不是王二是谁。

    王二就好像看见了珍馐佳肴一般,疯狂的向店家的肩膀上咬去。

    “救命!啊~”那店家哀嚎道。

    酒馆外的人群也早已瞧见了店内的一幕,街上顿时混乱起来。

    此时酒馆的店家已经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王二起身望着瞬间空荡的大街,带着满嘴的血水向不远处的灯光走去。

    凌霄镇内一幽静的小巷,张三今天手风不错,赌钱赢了不少,便买了些酒菜约了几个狐朋狗友在自家中畅饮,入夜十分,众人散去,张三也觉得困意难挡,再加上醉的不轻,就合衣上床睡下了,房内不一会儿就传出了鼾声。

    “咯吱”一声,门开了,一个佝偻的身影拄着拐杖慢吞吞的来到了窗床前。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模糊的辨认这是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老太太。

    张三依然打着鼾睡得正死,他对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没有一丝察觉。

    老太太拨开斗篷盖住头的那部分露出了一张难以形容的脸,沧桑的让你绝对相信她已经活了上千年。

    她用那枯枝一般的把张三从头到脚摸了一遍,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张三便停止了鼾声。

    老太太慢吞吞的转身向门口走去,门“咯吱”的又关上了。

    屋内的灯熄灭了。

    半夜三更天,凌霄镇官署内炸开了锅。

    “大人,你要我为我们做主呀”“我家人死的不明不白呀”官署外挤满了人,大堂上却摆满了尸体,足有五十多具。

    镇官眉头半夜升堂,不觉得打着哈欠,对着这几十具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任何中毒迹象的尸体他是一筹莫展。

    “禀报大人,本镇居民王二昨夜在酒馆突然发狂,竟然将店主活活生吃,王二本人不知去向,今本镇有不少人失踪,在镇内发现多处遍地血迹的现场,初步断定应是王二所为。”

    听完才进来的属下禀报,镇官无疑是雪上加霜。没有丝毫的头绪,但迫于压力他还是做出了安排“速将本镇境况上报帝都,令镇内所有兵丁护卫全力追捕凶手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