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蛛丝马迹

    更新时间:2015-11-09 23:38:58本章字数:3053字

    “任道兄,你来了。”一名儒生打扮的弟子见到任平生一行人进来,连忙上去拱手招呼道。

    “嗯,我来迟了,沈道兄,请你带我们去墨老爷子仙去的地方看看吧。”

    任平生认得此人是墨白居士的大弟子沈云墨,所以也不做虚套,看门见山的说道。

    “任道兄,诸位,这边请。”

    众人随着沈云墨来到墨白居士的书房。

    任平生在书房内四下打量着,房间很干净,说是一尘不染也不为过。

    “这里面的陈设你们刚才可曾动过?”他向沈云墨问道。

    “师尊遇害不久,遗体我们才移去他老人家的居室,这室内的摆设也并未曾动过。”沈云墨答道。

    任平生点了点头,并没有作声。

    “咦,怎么有股异香?”他突然自言自语道。

    “什么异香?”

    眉月儿好奇问道,还用力拿鼻子嗅了嗅,发现并无什么异样,失望道:“生哥哪里有什么异香嘛,你又开始装神弄鬼了。”

    其他众人也是面面相觑,也不知任平生口中的异香从何而来。

    苏紫陌走上前去低声问道:“平生,你确定么?”

    她知道任平生的鼻子十分灵敏,百步之外仅仅通过酒香就可以道出酒的种类,甚至是年份也不会差上分毫,故才有此一问。

    “是的,虽然只有一丝残香,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个味道绝不是普通檀香或者花香,这香味似曾相识,可我一时却想不起是在哪里闻过。”任平生道。

    “沈道友,墨老爷子收到的那张索命签在哪里?”他扭头望向身在门口的沈云墨。

    “昨日只是听师尊提起过收到了那索命签,当时他老人家神色凝重,言语不多,至于那索命签是何样子,我也是未曾一见。”沈云墨道。

    “大家一起找找,想必应该在这书房内。”眉月儿提议道。

    一群人听后,开始忙碌了起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不大的书房已经被众人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却仍不见那索命签的踪影。

    “不应该呀,师尊并没有出过此门呀。”

    沈云墨也是一无所获,小声嘀咕道。

    “你说墨老爷子并未出过书房?”任平生的听力也绝非寻常,饶是他在沈云墨十步开外,这低语还是没有逃过他的双耳。

    “是呀,昨日师尊在收到那索命签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这书房里,还交代会有有故人来访,让我们谁都不许打扰,我心中有些担忧,在外院一直守候,不曾离开半步,书房内的灯一直燃着,今日清晨我叫师尊用餐时,才发现师尊已经气绝。”

    沈云墨仔细的把昨日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在这期间你可看见有人到访?”任平生追问道。

    “不曾,这一点我能肯定。我一夜都未合眼。”

    沈云墨的回答的十分肯定,后面有意无意的又加了一句话。

    “哦?那‘索命签’莫不是还在墨老爷子身上不成?走,咱们去墨老爷子的居室。”

    任平生对整个古月斋的布局可谓是熟门熟路,也不需别人领路,自己先行出了门,径直前往。

    面对着床榻上那具冰冷的遗体,任平生感到一丝悲凉。

    “平生,一年不见,棋艺很有精进啊,后生可畏啊,不错不错。”

    “平生啊,你也早已过了弱冠之年,是不是该考虑下自己的亲事了?哈哈哈,总不能做一辈子的浪子吧,回头我给你师父说说••••••”

    墨白居士昔日的神情笑语历历在目,可现在已是物是人非。任平生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容易动情的人,但此刻也禁不住鼻子一酸。

    “墨老爷子,平生来晚了,但我一定会将此事一查到底,找出真凶,您仙去后还来惊扰,还请恕罪!”

    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跪拜大礼说道。

    起身后,他在遗体的外衣里摸索了一阵儿,寻出一张淡金色的纸签,有巴掌大小,很薄。说是纸签,质地却非常坚硬,不亚于锻造仙兵的玄铁。

    任平生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纸签,纸签背面篆体竖书“索命签”三字,正面是四行小字“天骄一陨无人问,百年是非百年论。若定彩蝶难追影,索命签现天下惊。”落款是灰蝶后人。

    他略微低头将鼻尖靠近这“索命签”,轻轻一嗅过后,并未发现什么异样。他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是不是怀疑刚才在书房中你所提到的那股异香与这索命签有关?”苏紫陌心细如发,任平生的举动她都看在了眼里。

    任平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如果这索命签上留有相同的残香,那这些修真名宿的死因就可以说通了,可是这签上偏偏半点气味没有,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至今为止,算上墨白居士修真界已有四人死于这“索命签”下,任平生以目前掌握的线索推断出这些人的死因无非有两种,一是有奇人异士可以完全模仿使出这些人功法招式,二是四位死者在生前都中了某种奇毒,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自戕而亡。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极小,权且不说天底下到底是否有这种奇才的存在,单说这能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将南宫谦和墨白居士这样的超级高手一击而毙就让人难以置信。

    所以方才在书房中嗅到的那一丝残香,便让他更倾向于第二种推断。只是这四人中除了炼器师岳林之外,修为最低的也是通玄初期,根本就不可能轻易中毒,将毒用极其隐秘的手法藏于“索命签”中就成了唯一的可能。可依照目前的状况来看,这索命签上却并未有藏过毒的痕迹。

    任平生刚燃起的希望破灭了,但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如此的精心策划之下,事情定然很不简单。

    他略一沉吟,转身对沈云墨拱手道:“沈道兄,现场的情况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这‘索命签’之事极不寻常,我还要去别处查验,恕我等不能送墨老爷子最后一程了,不日后我师尊将会代表星月殿前来吊唁,还请道兄见谅。”

    “任道兄说的哪里话,当下追查真凶乃是首要之事,师父的后事有我等操持,你尽管放心前去,相信师父他老人家也希望能早日真相大白。”沈云墨连忙还礼道。

    任平生见他言辞如此恳切,点了点头,也不作任何停留,出门御风而去,苏紫陌二女亦同沈云墨告别后,同御一剑随之而去。

    沈云墨望着几人渐渐消失的身影,神情有些古怪。

    回到屋内后他一改刚才儒雅谦恭的神态,对几名弟子吩咐道:“你等手脚麻利点,这几日会有不少修真界的成名之士前来吊唁,方方面面都给我准备的得体些,若是在外人跟前失了我古月斋的脸面,到时休怪我不讲情面。”

    “是”众弟子从来未见自己的这位大师兄如此严厉过,都在一旁唯唯诺诺的应道。

    墨白居士膝下并无子女,他这一去,身为大弟子的沈云墨自然就成了这古月斋的主人。只是他这角色进入的也未免太快了些。

    “生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眉月儿乘在紫陌天剑上,紧紧抱住苏紫陌的腰间喊道。

    由于高空中的风声很大,她不得不提高音量。

    “千华帝都。”任平生的话语中透出少有的沉闷。也难怪,任谁遇见这么麻烦的事,心情都不会太好的。

    “平生,你可是又想到了新的线索?”苏紫陌问道,她的声音凝而不散,其修为可见一斑。

    “既然那异香的线索断了,我们就从这‘索命签’本身入手。”任平生答道。

    “你是说材质和工艺?”苏紫陌听他所言立即心领神会。

    “不错,准确来说,是制作此签的人。将万融木的制浆中溶入北海玄铁,再以纯阳之火加以淬炼,才能制成如此薄的纸签·······”

    “万融木和北海玄铁虽然珍贵,但也并不难得到,修真界中能将这纯阳之火运用精熟的更是不下百人,只是有此手艺最后能制成此签的恐怕不会超过五个。二这千华帝都的御用工匠王巧手正是其中一个。”眉月儿不等任平生说完抢先说道。

    “呵呵,看不出我们月儿足不出山,见识却挺广博呀。”任平生笑道。

    “那是自然,我在山上可没少用功呢。”眉月儿听出了任平生话语中赞赏之意很是得意。

    苏紫陌和任平生相视一笑,他们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师妹所谓的“用功”,就是在无聊之际缠着师尊讲述修真界的过往和趣闻而已,但嘴上并不说破。

    “其实现在岳林已死,能有这等本事的不过两人而已,其中一个正是这王巧手。”任平生接着说道。

    “那另一个是谁?”眉月儿少女之心未泯,好奇问道。

    “另一个······算了,绝不可能是她。”任平生踌躇道,似是不愿再说下去。

    “生哥,你就给我说说嘛。”眉月儿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之意。

    “好了,月儿,你任师兄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就不要为难他了。”苏紫陌好像想到了什么,出言制止了眉月儿的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