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紫陌出手

    更新时间:2015-11-11 14:36:51本章字数:3031字

    “月儿,你慢一点儿,小心迷了路.”苏紫陌无可奈何的微微摇了摇头。

    “师姐,生哥,这里好有趣哦。你们快点啊!”眉月儿兴致勃勃道。“咦,生哥你们快看,他卖的是什么呀,把果子一个个的串起来,外面还裹得一层透明的树脂,好奇怪。”眉月儿在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旁边停了下来。

    “眉大小姐,你看清楚好不好,那外面裹得叫糖稀,哪里是什么树脂."任平生头上直冒黑线的苦着脸说道。

    “月儿,你想吃糖葫芦呀?”苏紫陌问道。

    “哦,原来串起来的果子叫糖葫芦啊,是可以吃的么?”月儿显得天真无邪。

    苏紫陌顿时有点心酸,这小师妹都已年芳二八,居然不知道糖葫芦是可以吃的。这也难怪,眉月儿从出生至今就从未离开过昆仑,虽然星月玄君很宠爱这个宝贝女儿,自己同任平生对她也是百般呵护,但是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是自由么?

    “我要他买给我。”眉月儿指着任平生的鼻子说道,说罢就挑了两串最大的拿在手里。

    “我这个师兄呀,就是你的流动钱庄。”任平生有些无可奈何掏钱。

    “流动钱庄?什么流动钱庄?”眉月儿追问道。

    “没什么,就是我很愿意为你付钱,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任平生知道对于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妹来说越解释越麻烦。

    “啊耶,这还差不多”眉月儿冲着任平生做了个鬼脸,又跑开了。却不想突然间用力过猛,撞在了别人身上。

    糖葫芦也掉在了地上。

    “哎呀!”“你这小姑娘是怎么走路的,看不见人么?莫非你眼睛长在头顶上了”说话的也是一个年轻女子。

    眉月儿自知理亏,但在昆仑都是大家让着她,她何时被别人这样训斥过。所以嘴上怎可能服软:“这位大婶,你明知我是无心的,我给你陪个不是也就是了,说话何必如此刻薄。是不是你老公给你气受了,你心里不平衡呀?”

    此女子至多不过大眉月儿两三岁,明眸酷齿,挺挺的鼻子,勾出一个很好看的棱角。一身淡蓝色的轻纱罗裙裁剪的极为合身,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

    女人最介意的就是别人谈论自己的年龄,如此美貌的女子那是哪受得了这样的挖苦:“哪里来的野丫头,嘴里面不干不净,你娘是怎么管教你的?”

    任平生此时已赶了上来,暗叫不好。眉月儿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所以她最忌讳别人提起这个。果不其然,眉月儿右掌灵气凝聚,已经拍向那女子的左肩。

    那女子脸上没有一丝惧色,左肩一动,身体就向后平移了了三尺“看不出你这个野丫头也是个修士,不过实力倒是不怎么样。"

    眉月儿见自己一招走空,对方又左一个野丫头右一个野丫头的叫着,火气自是不打一处来,右膝一动身体迅速跟上那女子的踪影,双掌同时推出。年轻女子身体微晃,整个人竟然平地跃起了丈余。眉月儿自然是再次走空。

    “来而不往非礼也,是不是也该我了?!”年轻女子在空中单手凭空一划,一股强劲的的劲力如刀般袭向眉月儿。眉月儿感到一阵压迫感,对方招式未到,她的秀发已经先被劲气吹乱,急忙展开月灵护盾,挡下这了这招。即便如此,身形也被迫退后了一尺多。

    “呦,还不错嘛,居然能接下下本姑娘的疾风斩”年轻女子娇笑道。“那么再试试这招,看你是不是还能接下”女子双手迅速的在空中划动,如同游鱼一般。“疾风千斩”

    任平生看出,这次竟然是几百股劲力,而且灵气强度比刚才要大了许多,他知道眉月儿这次很难挡下,再不出手估计后者定会受伤。来不及多想,急忙双手施展逸星剑气,数百道剑气射向空中,卸下了那女子招式的劲力。

    “野丫头,怪不得手上功夫不怎么样,嘴巴却刁毒的很,原来是有个俊俏的小情人为你撑腰呀!”年轻女子讽刺道。

    任平生面色不改,笑道:“姑娘取笑了,这位是我师妹,刚才是她不对,请姑娘多见谅,可姑娘下手也过于重了,在下是担心师妹受伤,不得已出手,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姑娘海涵。”

    “你前面的话倒还中听,可后面却护短了哦,你师妹打伤我就行呀?”年轻女子气哼哼的道。

    “姑娘真喜欢说笑,舍妹这点本事怎么伤的了姑娘。”任平生陪笑道。

    “奉承我没用,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话音未落,女子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柄宝剑,身形一动,电光火石般的向任平生刺来。

    “呯,嘣”兵器交措声不绝。

    “野丫头帮手还真多,这这紫衣女子想必也是你们一伙的”年轻女子口中的紫衣女子自然便是苏紫陌。

    苏紫陌挡下那女子一剑,抽身退后,冷眼站在那儿:“姑娘未免有些太霸道了,我小师妹的无心之失,你却如此不依不饶。而我师弟从不用兵刃,你竟忍心下如此狠手,好歹毒的心肠!”

    “我就是个恶毒的女子了,那又怎样?不怕你们人多,一起上吧。能动手的就不要动口,我懒得与你们做口舌之争”女子似乎动了真怒。

    苏紫陌暗想,好不讲道理的一个女孩子,但修为却还不错。月儿不是她的对手,平生身为男子,刚才出手已实属无奈,毕竟身处闹市,再出手恐怕传出去会坏了星月殿的声誉。罢了,自己出手教训下她也好,掌握好分寸应该无碍。

    决心下定,苏紫陌高声道:“既然姑娘有兴致,那么我来陪你切磋一下如何?如果我侥幸胜个一招半式的,希望姑娘再不要为刚才的事纠缠不放,得饶人处且饶人且饶人,可好?”

    “好大的口气,如果你输了,你们三人就一人从身上给我留下一样东西,我薛空吻怎会给我紫霄宫丢人?”

    “原来是紫霄玄君的掌上明珠,昆仑苏紫陌领教紫霄仙子高招了,大家点到为止就好”苏紫陌此时虽已清楚对方是星月殿的盟友,可覆水难收,现在罢手也会让其它修灵宗派小瞧了星月殿。

    “原来你们都是星月殿的弟子,怪不得这么大的底气,屠龙仙子的威名本姑娘也是仰慕的很,早就想向仙子讨教,今天可以如愿了”薛空吻不服气的冷笑道。

    “这里是毕竟是千华帝都,人群拥挤,多有不便,换个地方如何?”苏紫陌道。

    “你说怎样就怎样,我跟着你便行。”薛空吻面无表情的又是一声冷哼。

    “护城河边。”苏紫陌话音未落人已到了空中,御风而行向城外飞去.

    薛空吻将灵气散漫在周身,瞬间就跟了上去。

    围观的人们看着一紫一蓝两道倩影竟然飞翔在空中都惊呆了,小孩子们倒很是天真拍着手的再喊:“看呀看呀,仙女姐姐在天上飞喽!”

    “闲人回避,侯爷驾临!”数百人的齐吼如黄钟大吕般的传来。

    任平生摸了摸鼻子,嘴边露出了一丝笑容。

    “哈哈哈,平生,分开还不到一日,想不到你我这么快刚才手下人来报,说星月殿和紫霄宫的两位仙子在此处切磋技艺,本侯好奇,也来凑下热闹”莫千言人未到声先至。

    任平生心想那种搏命的打法哪里还是切磋,但嘴上却说:“刚才我小师妹与紫霄宫的薛仙子有点小误会,我苏师姐和薛仙子也是神交已久,互相印证下技艺而已,让侯爷见笑了。"

    "哪里是误会,分明是那婆娘得理不饶人,非要找咱们的麻烦!”眉月儿在一旁发着牢骚,看来余怒未消。

    “月儿不要胡说,也不怕侯爷笑话。”任平生沉声喝道。“这丫头平素里野惯了,口无遮拦的,还请侯爷莫要见怪才是。”

    “哪里哪里,我就是喜欢咱们小月儿的这份率真。”说着莫千言摸了摸眉月儿的头。

    “咦,护城河那边有两股很强的灵气,莫非是两位仙子去那儿了?”他话锋一转望了望任平生。

    “嗯,苏师姐她们说是那边地势比较宽阔。”任平生笑道。

    “那我们也去看看吧,修真界巨擘中两位巾帼翘楚的较量可不是随便就能看见的”莫千言也笑道道。

    任平生还没回答,眉月儿就抢白道:“好呀好呀,我也想见识一下苏师姐是怎么教训那个薛空吻的”她好歹是将婆娘换成了名字。

    护城河边苏紫陌与薛空吻两人已交手数百回合非分胜负,二人都不禁佩服对方的实力了得。

    薛空吻浮在半空中,手握金鳞天剑,剑身通体散发着夺目的金色光芒“你再试试我这招如何?!疾风千斩”薛空吻娇叱道。

    刹那间,她就将手中的金鳞凌空纵横挥动了有数千斩之多,千道月牙儿状的实体剑气斩向苏紫陌,她此次是用天剑施展这招,更何况心中与苏紫陌还较着劲,自然与前番在城中徒手施展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