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深潭

    更新时间:2015-11-16 23:47:08本章字数:3034字

    “今日我身上可不曾带有金票灵石,你看此物可否充当酬劳?”任平生递上一支簪子道。

    夏秋春接过簪子端详了片刻,簪子通体透明,呈琥珀色,她双目放光吃惊道:“琉璃月?这簪子竟然是琉璃月制成的!”

    也难怪她会吃惊,这天下间的炼化神石共分六等,分别是铸魂石邢天石琉璃月照天彩珠遁龙舍利和神佑天晶。遁龙舍利和神佑天晶在上古之后就鲜有人知,即便是琉璃月和照天彩珠也只有少时超级大宗门才稍有收藏,数量亦是凤毛麟角。而面前的这之簪子正是第四等的琉璃月,一块铸魂石就可换上等灵石十枚,更不要说这琉璃月了。

    “我可没有这么多零钱找你!”夏秋春伸过手去欲还簪子可又实在是不舍。

    “已经到你手中的东西我从来就没有再拿回来的打算。”任平生笑道。

    “你这琉璃月的簪子是从哪里得到的?”夏秋春忍不住好奇问道。

    任平生翻了翻白眼:“如果你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请付二百金。”

    夏秋春不去理他,接着道:“王巧手是自行离开的,因为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万兽山中有口含遁龙舍利的神兽出现。”

    任平生自忖,遁龙舍利可是炼制天器和极品丹药的至宝,不要说匠造师了,就是任何修士对此物也是梦寐以求的,难怪王巧手会无声无息的离开帝都皇宫了,想必也是怕消息走漏吧。

    “咦,你好像连我想要问的第二个问题都回答了,看来我还真应该娶你做媳妇儿。”任平生调笑道。

    “你有在这和我臭贫的功夫不如早些赶去万兽山,那是个什么地方相信你要比我清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王巧手的修为只不过是返虚后期吧。”夏秋春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

    任平生心想不错,先不说这万兽山中魔兽众多还偶有神兽出现。单说这王巧手既然能得知遁龙舍利的消息,那别人就不会得知么?自己要不尽快赶去,恐怕·····

    星动月移的身法一展,他人已到了窗外,即刻御风而起向千华帝都飞去。

    “任公子,此后你在仙音馆的一年的费用我都给你免了,可别说我夏秋春占你便宜哦,咯咯·····”

    任平生的耳边除了风声还传来了夏秋春的娇笑。

    清晨,湖心水榭岸边的晨雾还未散去,大部分人都已离去,唐小丰正在和苏紫陌一行人话别。

    薛空吻盈盈走来对眉月儿说道:“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大家以后都是盟友了,前番都是姐姐我鲁莽了,还望月儿妹妹不要放在心上。”

    眉月儿也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此刻见薛空吻如此客气她哪里还好意思,笑道:“明明是我冲撞了姐姐在先,任性在后,姐姐如此倒让小妹我无地自容了。”

    “我看你们两都别客气了,没事便好,终于算是雨过天晴喽!”任平生从空中落下呵呵笑道。

    这回月儿倒没有作声,薛空吻狠狠地瞪了任平生一眼道“你这个呆子,身为修真界北斗星月殿的大师兄,还好意思在这说风凉话。”“苏姐姐,月儿妹妹,日后有机会再到你们昆仑拜访!”薛空吻人已经御风到了空中。

    “紫陌姐,月儿,小任。那我们也去古月斋吊唁了!”唐小丰看了看在原地发怔的任平生,笑了笑,告辞离去.

    “生哥。走啦,发什么呆?你以为人家对你有意思还会回来呀?”眉月儿调侃道。

    “苏师姐,咱们也该走了!”任平生一反常态的没有和她斗嘴,转身离开了。

    “平生,你昨晚去哪了?昨晚我和月儿的卧房外莫侯爷加派了守卫,我想定是你有已交代的。”苏紫陌拉住他的左臂问道。

    “我去了仙音馆。”任平生停住了脚步。

    “你去找了夏秋春,这么说是知道了王巧手的去处了?!”

    “嗯,他在万兽山。”任平生望着西北方,沉声道,他所望之处正是那万兽山的方向。

    离开千华帝都,三人飞行了半日,眉月儿是御剑风行,速度略慢,到了万兽山已是下午申时。

    万兽山,是修士试炼提高战力的好去处。山中多有魔兽神兽,山脉纵横连绵数十万里,相传曾有修士在这里发现过传说中圣兽的踪迹。

    “平生,山中太过凶险,月儿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我在这儿伴着她,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苏紫陌面露难色道。

    任平生郑重的点了点头,化作一道长虹,转眼消失在天边。。

    看眉月儿惊的是目瞪口呆。“生哥他居然会化虹?这可是要运用真力才能办到的,大师姐你们究竟有多少事在瞒着我呀?”

    苏紫陌道:“一切都是师尊的意思,不过现在告诉你倒也无妨了。咱们修真者每当修为到达一个新的等阶就需要异兽的灵核来稳固自身的灵力,并且必须要靠自己的实力来斩杀异兽取其灵核,否则就不能将自身灵力与兽灵完美的融合,周天到炼神,炼神到返虚,低级灵兽到高级魔兽的兽灵就足够了,这你是知道的。”

    看着月儿点了点头苏紫陌继续说道:“师尊近几年一直让平生隐藏着修为是不想让外人过早的知道而引起敌人的警觉,照目前看来鬼道还是发觉了,所以现在也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不如让平生尽快的巩固修为,这样追查‘索命签’之事也可放开手脚了,在日后的大战中咱们也多了些取胜的把握。平生现在需要的是一颗神兽的灵核,正好借此次找寻王巧手的机会碰碰运气,唉......可遇不可求呀,一切就看他的造化了。”

    如果眉月儿刚才还是目瞪口呆,那现在就是语无伦次了:“神.....神兽?真力化虹,难道生哥他.......?”

    “不错,通玄。”苏紫陌的目光深邃的望着眼前这茫茫的万兽山幽幽道。

    任平生在万兽山的上空中飞行了两个时辰,并未见有任何人的踪影,所探测到的异兽气息最高也不过只是中阶魔兽,此时他也有些疲惫,于是就落在山中一片树林里略作休息,顺便采摘了些野果充饥。

    正吃着,耳边穿来了“嗖嗖’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原来前方不远处蹲着一只灵猴。这猴子可怜兮兮的望着任平生,不,准确来说是盯着任平生怀里的野果,眼神然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任平生饶有兴致的丢了个果子在脚边,那猴子也不怕人,踉踉跄跄的蹦着过来拾起来便吃。他仔细一看,原来这只猴子的左腿受了不轻的伤,应该是被别的什么异兽撕咬过。

    他顿时起了怜悯之心,提起真力运用疗伤的功法月之天华开始给它治伤。

    这猴子也是很有灵性的兽类,安静的靠在任平生的腿边任由他医治。

    在这山中任平生也不必隐藏什么,全力施展的月之天华,不消片刻灵猴的伤口就完全愈合了。

    灵猴“吱吱”的欢快的叫着爬到一棵树上,又摘了不少野果下来塞到任平生的怀中,还把两只爪子合到一起学着人的样子给任平生作了作揖。

    任平生被灵猴的动作给逗笑了:“哈哈,猴兄,不必如此客气,我已经吃饱了。唉......这神兽要是和这野果一样多就好了!”

    “吱吱......吱吱”灵猴像是听懂了任平生的话,扯着任平生的衣角似乎要带他去什么地方。

    “怎么,猴兄,难道你知道什么地方有神兽么?”任平生一下明白了灵猴的意思也来了精神。

    “吱吱”灵猴又爬到了树上用爪子指了指前方,然后又向另一棵树跃去。任平生也没有御风飞行,而是施展身法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

    一人一猴就这样行进着,约莫过了三四个时辰,已经出了刚才的森林。前方几十丈远的地方有个深谷,谷中雾气缠绕,一眼看不见底。

    “吱吱,吱吱”灵猴一只爪子还是扯着任平生的衣角,另一只爪子指了指深谷。“你是让我下去呀么?好吧”任平生有些无奈的抱起灵猴御风而起,向谷底飞下。

    “好深的山谷,居然飞了一盏茶的功夫。”任平生站稳了脚步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环视了下四周,发现这山谷底部呈椭圆形,东西和南北之间相隔只有数千丈,面积并不算太大,但山谷中央却有一口深潭,占据着谷底三分之二的面积。任平生领着灵猴走了过去,这灵猴不只是有意还是淘气,抓了块石头“扑通”一声抛入了潭中。

    任平生刚回过神来,深潭里暴起了数百丈高的水柱,一道巨大的影子一飞冲天,瞬时又停到了空中。“何方狂徒?竟敢打扰本神君的好梦。”

    任平生定睛一看,空中的那个盘然大物是条巨蟒的形状,头部却多了对小翅膀,粗若十来个水缸之和,有百丈来长,浑身鳞片都有水桶大小,呈彩虹七色。他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以前看过的异兽图鉴,突然灵光一闪沉吟道:“吞虹天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