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斗兽

    更新时间:2015-11-17 15:29:34本章字数:3047字

    “不愧是中阶神兽,竟能修出人的灵智,但自称神君也未免有些可笑。”任平生心里想到。

    “嗯,修真者么?你不会说是来取本神君灵核的吧!哈哈哈。。。。。。”

    “是么?那你看我有这个资格么?!”任平生波澜不惊的笑道。周身的灵气没有任何吝啬地汹涌而出,谷内的雾气全然被驱散的一干二净。现在已经能清晰的看见深谷上方的一方蓝天,随之一道强大的气息直逼吞虹天蛟。

    “怎么可能?以你的年纪,修为竟然已经达到通玄境界?”吞虹天蛟大惊道。

    吞虹天蛟深知眼前的这个修真者并非等闲之辈。先下手为强,上半身一扭,那几十丈长的巨尾便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任平生抽去。

    任平生此时已将真力提到了巅峰,又哪里会被它抽到,施展星动月移的身法微微一动,身形就向后退了数十丈。

    刚才他所在位置的几块数丈高的巨石竟被吞虹天蛟的巨尾抽的粉碎四下散落,任平生也不禁暗自佩服这神兽身体的强横,斩杀它也恐非易事。

    心随意动,任平生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集中灵气到指尖,双手同时施展逸星剑气,专拣吞虹天蛟的头部打。

    “啊••••••吼!”吞虹天蛟头部有多处被剑气所击中,痛的大叫,硕大的头部也开始在空中疯狂的扭动起来。

    任平生看出这是个好机会,右掌聚灵化刀“月华斩”,只见一道刀影划出,到空中已经增长一把十几丈长的灵刀,刀身透着满月般的光华,以迅雷之势劈向那吞虹天蛟。

    “砰!”灵气聚成的刀华劈在神兽的身上发出了巨响,火花四溅。在接触的一瞬间,吞虹天蛟居然将浑身的鳞片斜着竖起,形成了无数的盾牌,抵御了任平生的这奋力一击。虽然也有少许鳞片掉落,但所受的伤害并无大碍。

    “通玄强者实力果然不错。”说罢吞虹天蛟首尾相聚,形成一个环状,全身的鳞片直立竖起,犹如一个巨大带刃的战车车轮向任平生碾去,随之还带起了阵阵狂风,声势浩大。

    任平生御风而起并夹带着星动月移的身法四处躲闪,那巨轮就像是黏上了他一般,穷追不舍,他一时间显得有些许狼狈。

    “这神兽体积虽然巨大,但速度并不比我慢多少,这样被动下去不是个办法,迟早会被追上”任平生心里盘算着。

    “对,何用那个阵法?”他心中一动,身形一飞冲天,瞬时间的速度比刚才不知增加了多少,眨眼间就把吞虹天蛟拉下了几十丈的距离。

    他在高空中顿下了身形,右手食指画圆,又在那个圆中连贯横竖左右划了六下,口中念念有词道“昆仑仙山,星月之力,神恩泽被,烈焰焚日。”空中凭空出现了个直接约百丈的火圈,圈中有个星星的图案。

    此时那吞虹天蛟已经被这炎炎烈火困住,鳞片开始被焚烧,发出了“兹兹”的声音。他急忙舒展身体,一声狂吼,身上鳞片的七彩虹光大盛,刺得任平生有点睁不开眼睛。

    “潜龙勿用,七彩仙雨”吞虹天蛟仰天长喝,骤时下起了倾盆大雨,此雨下的好生奇怪,有一股柔和之力并伴着数道彩虹。任平生施展的烈焰焚日阵火圈满满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任平生不惊反笑道:“我倒是忘了,你名为吞虹天蛟,本身就是具有行雨之力的水灵神兽。着实是我这烈焰焚日大阵的克星,不过能困住你片刻也就足够了。”

    吞虹天蛟见任平生言语反常,眉眼间好似还带着一丝坏笑,暗道糟糕,这其中必有古怪。想着就要御风遁走,却发现浑身已经动弹不得。数百丈的身体被一种比头发还细的银丝给捆成了个粽子。

    “你用的是映月丝?”吞虹天蛟毕竟也是这天地间修出灵智的中阶神兽,也不知活了多少万年,自然不会孤陋寡闻,它说话的口气也已经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惊恐。

    “幸亏我苏师姐想得周到,为了预防万一,进山前非要把这映月丝交给我防身,要不我还真拿你没什么办法。不过你现在已经被擒,也应该知道在这玄兵谱排名第六的映月丝下自己断无逃跑的可能。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任平生再次施展月华斩就要取其头颅。

    他并没有发现吞虹天蛟眼中竟有悲哀之色。手起刀落,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月华斩离那神兽头颅还有寸许的时候竟然再也无法斩下。

    这时,一个声音直入任平生脑海“小友手下留情,放我这小兽一条性命!”

    他四下望去,并没有人,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以他通玄实力的目力,方圆十里的鸟雀也逃不过他的眼睛,百里内的所有生机都能探测的到。

    此人竟能在未知的距离传音入密,恐怕各大修灵宗派的宗主掌门都做不到,任平生怎能不吃惊。

    还不容他多加思索那个声音又继续说道:“老夫感受到小友身上的灵源实星月之力,这么说来你是昆仑星月殿的弟子了,你放心,我与你们星月殿倒也有些渊源。你先收了映月丝,我可以送你一桩造化,以我这把年纪自然不会骗你,呵呵”这声音甚是慈祥,还带有一种让人不可抗拒之力。

    任平生也是性情之人,听那个老人这样说,就将映月丝收了回去。

    吞虹天蛟舒展了下身体没好气的说道:“我主人让我领你去见他!”显然它也是接到了那个老人的指示。任平生像是想起了什么,向下望了望,却发现方才的那只灵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影,已是他只有悻悻的跟着吞虹天蛟向未知的地方飞去。

    以他和神兽的速度,居然飞了半日有余。任平生心想这么远的距离,那个老人不但能传音入密,而且还能隔空施展神通阻止自己,这份通天彻地的手段如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

    “小子,到了!”吞虹天蛟打断了他的思绪,显然还是在生气。

    任平生他们还在空中,他看了看前方,有种飘渺的气蕴形成的界墙,空中悬浮着四个金光大字“异兽圣界”。

    “老夫已经撤去了禁制,小友,进来吧”老人的声音再次在他脑海中想起。

    任平生不假思索的便从那道气墙穿了过去,他知道老人要是相对他不利,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而且他深信这个谜一般的老人是友非敌。

    气墙内居然是另一番世界,虽然没有什么琼楼玉宇,但虚空中却漂浮着各种色彩的兽灵,这些兽灵还保持着生前的形体。

    半空的蒲团之上端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打坐道者,背负长剑,双目紧闭。

    道者缓缓睁开了双目对任平生说道:“近十万年了,你是第一个进入这异兽圣界的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呀!”

    老人的气息很平和,但是让任平产生无限的敬意“晚辈任平生,敢问前辈高名?”

    “名字么?老喽,记不清了,不过以前在人界的时候有不少人都叫我玄剑圣君,你叫我剑道人就好。”剑道人的声音依然慈祥,眼中充满了笑意。

    玄剑圣君剑道人!!!没想到竟真有人能到达如此境界,任平生感到热血沸腾,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

    “事情要从十万年前说起”剑道人意味悠长的说道,仿佛又回到了上古洪荒的峥嵘岁月。

    “十万年前,人道初起,冥道,鬼道和妖族势微,也安于本界。天道众生生活的自由自在,长寿而没有烦恼,是六道之首。但是他们迷恋于世俗享乐,当业力耗尽他们的福报,就会堕落到其他五道中去。

    有堕落到人道中的大神通者教会了人道众生修灵,这也就是人道修灵或是修真者的雏形。修罗道中的众生福报极大,寿命很长,与天界众生差别不大,所以又被称为“非天”。

    但是由于忌妒心重而好战,在与天界开战时,修罗道往往战败而受到极大的痛苦。死后杀戮心极大和迷惘的魂魄堕入了冥道和鬼道。这就造成了数千年后天道和修罗道实力大减,而其他四道由于有原天道和修罗道的人堕入从而变得实力大增。人道中人虽然开始修真修灵,也创立了不少宗派,却并没有什么野心,在人界大陆上安居乐业。

    而冥道,鬼道和妖族杀伐之心太重,他们贪恋人道的灵气充沛,三道联合起来大举入侵人界大陆。由于他们蓄谋已久,并且人数众多,开始人道节节败退损失惨重,这也对天道和修罗道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这二道休兵与人道结成联盟称上三道,与冥道鬼道等联盟的下三道展开了拉锯战。那段时间六道之内处处鲜血淋漓满目疮痍.......唉......”说到这剑道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听前辈所述,天道和修罗道的战力应该极强,那场战争又怎会出现一面倒的情形呢?”任平生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