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行踪

    更新时间:2015-11-21 23:42:58本章字数:2979字

    天色见晚,任平生的伤势尚未痊,所以苏紫陌执意不让他夜间再入万兽山,任平生和眉月儿一向都很听从这位大师姐的话,于是三人就地露营准备次日再进山找寻那王巧手。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任平生坐在火堆旁不时地添些柴火,苏紫陌促膝坐在他的对面,眉月儿毕竟年纪还小,累了一天,和任平生斗了几句嘴就沉沉睡去了。

    “平生!”苏紫陌轻声唤道。

    “嗯!”

    “咱们师姐弟是不是有好几年没有这样单独坐在一起了?”苏紫陌问道。

    “有五年了吧,师姐勤于修炼,师尊又授意让我多在世间历练,咱们是聚少离多,有时真想回到小时候,那时月儿还没有出生。有一次,我非要赖着师姐带着我采后山的蘑菇熬汤,我分不清那个有毒,最后弄的众师兄弟吃了后都闹肚子,师尊责罚下来,师姐你为了护着我,硬说是你的主意,害得你被师尊罚抄了一千遍星月剑谱”任平生追忆起了往昔,不觉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微笑。

    苏紫陌柔声说道:“这些你还记得啊,我知道你平时放荡不羁,却能听进我的话,所以我希望你这次也能听我的,好么?”

    “师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任平生有些疑惑道。

    苏紫陌并没有接任平生的话茬,话锋一转:“你有没有觉得那紫霄宫的薛姑娘很喜欢你呀?”

    “啊?你说蓬莱的那个薛空吻,她嘴巴那么厉害,少说我几句我就烧高香喽,不过那小妮子长相倒还不错,嘿嘿”任平生漫不经心的应道。

    “女儿家的心思师姐比你懂,从到湖心水榭的时候我就开始观察她,她的目光可一直在你身上,当你追花轻语出去的时候,她脸色都变了,想要跟上你,被他们紫霄宫的长老给拦下了。以你的聪明才智,难道真的听不懂她与咱们分别时对你说的那几句话么?”苏紫陌道。

    “师姐我······我对她真没那个意思!”任平生辩驳道,此时却显得有些语结。

    苏紫陌收起了笑容:“我知道,你是喜欢上那个女人了,花轻语,对么?“

    见任平生没有做声,苏紫陌接着说道:“平生,你相信师姐么?!我肯定那个女人不简单,我对她有种不祥的预感,那是一种很强烈的直觉。从第一次见到你对她的态度,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就一直萦绕在我心头。你虽然平日里也与别的女子调笑,却从未见你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这样紧张过,也许你自己都不清楚那种感觉吧。所以师姐越是见你这样就越替你担心,你明白么?”

    “苏师姐,你的话我明白,说实话,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第一次见到她,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不同于对师尊、你和月儿的那种亲人般的熟悉。她的一言一行都在牵引着我,让我不由自主的想接近她。”对于自己最亲的师姐任平生并不想做丝毫隐瞒。

    “唉......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命运吧,想我睿智洒脱的任师弟为了这样一个女子竟会这般,你们之间相差千岁之多,你可以不顾及世人的眼光,可师尊不能不顾及,他是不会赞同的。”苏紫陌叹了口气道。

    “这未来之事谁又能说的准呢,我还不知道别人是何想法,要是真发展到那一步再想办法吧。愿得一人心,师尊一生历尽风雨,我想这些事他懂的。”他尽量让自己言语平和些,可显然缺乏还是了一丝底气。

    “你既然如此坚决,我这个做师姐的还能说什么呢?可平生你要记住,男女之爱有事是把杀人不见血的刀,你好自为之吧”苏紫陌不再说话。

    任平生也不做声,只是用树枝拨弄着篝火,那篝火烧的更旺了。

    一夜无话。

    “嗷······吼······”次日清晨三人正欲前往山中,忽闻远处山内传来异兽真的咆哮之声。

    苏紫陌二女以为是寻常巨型魔兽而已,倒也不觉惊讶。任平生却是心头一凛。以他现在的修为,神识扩散后所探查的范围极大,他感觉到这股气息非同寻常,竟然有隐隐超过昨日那吞虹天蛟之势。

    居然又是一头神兽。想这万兽山中虽然各种异兽颇多,但因面积广袤,神兽却是几年难得一见,不想他来此不到两日,却接二连三的出现。此万兽山中必定是出了什么异常。难道是因为那遁龙舍利不成?说不定王巧手就在那儿。

    想到此处,任平生面色微变,把自己的顾虑向苏紫陌道明。

    他的心思苏紫陌自然明了,知道这种境况下,自己和眉月儿在此反而会使任平生分神。

    她略加思索道:“那我先带月儿回山,你自己多加小心,凡事可用星灵传书与师门联络。”

    任平生点点头道:“师姐放心,我的修为又有映月丝在手,自保无虞,等事情有了端倪我自然会通知师尊。”

    眉月儿这回倒很懂事,并没有闹着一同随去,只是踏上飞剑后还略有担心的嘱咐道:“生哥,你一定要小心啊,我和师姐在昆仑等着你”说罢依依不舍的同苏紫陌像昆仑方向飞去。

    直到天边的两个身影都已模糊,任平生这才放心下来,甚至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有一件事刚才他并没有吐露,除了那神兽的气息外,在同一方位他还隐约的感到另外两股气息,似是与那神兽在争斗。能与此等神兽抗衡人那会使何等修为,他感到自己的血脉都在喷张。当下不再多想,凌空化虹疾驰而去。

    任平生在千丈外就从空中落下,收敛身上的真力,步行前往,缓步向那几股强大的气息靠近,此时的他看上去与普通凡人无二。

    这是一片起伏不大的丘陵地带,地势虽然平缓,但多有巨石树木,藏身还是很容易的。

    “吼······嘿······”随着距离的缩短,那兽吼和争斗之声愈发震耳。任平生找一处山包,藏匿于巨石之后。此处虽然不起眼,但视野却很是不错,方圆数十里的情况可尽数收入眼底。

    放眼望去,他发现那厮杀呐喊之声的来源是一处不深但却广阔的盆地,一高一矮的两名人界修士正与一头褐色神兽争斗的如火如荼,那两人的相貌都很陌生,修为却不含糊,从气息来看,应该都达到了通玄初期的巅峰。任平生虽不识得两人,但那褐色神兽他却熟知,此兽长度和高度都不过十余丈,通体深褐色,长满了蟾蜍一样的疙瘩,生有三个龙头,一条蜥蜴状的尾巴拖拉与地,却从腹部生出六条象足,正是异兽宝鉴上赫赫有名的高阶神兽——苍龙魄。

    异兽宝鉴有云:“苍龙者,龙魄兽身,三足六头蜥蜴尾,长相奇特,乃风土冰三系神兽,成年后有吞云吐雾之能,喜神石异宝之光华。”

    任平生暗想,此处居然真有苍龙魄出现,看来那关于万兽山有遁龙舍利的传闻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嘭······”“啊!”一声巨响伴随着惨叫打破了任平生的思绪,他抬头望去,原来那高个修士为了躲避苍龙魄口喷的烈焰,凌空而起,却又被神兽的巨尾扫中,这一击竟把他扫出近百丈远,那修士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撞在一处石壁之上掉落下来。

    那高个修士满脸伤痕,口吐鲜血,浑身上下尽是尘土,样子及为狼狈,但似乎还有余力爬起。却不想石壁在刚才的强烈撞击下,一块水缸大小的石块已经松动,现在吃不住劲儿径直掉落下来,要说在平时以他的修为,就是再大上十倍的石头他也全然不惧,但此时他身负重伤,真力紊乱,又经方才那一摔,此时脑子里已经是七荤八素,既提不起护身罡气又无法纵身躲避,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巨石压成肉饼。

    “轰······轰隆”高个修士甚至来不及惨叫一声,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巨石所埋葬。

    任平生刚才已从这二人的功法上看出他们是敌非友,此刻在目睹了这高个修士的死法后不觉感到有些好笑,心想:“这高个子只怕是古往今来最悲剧的通玄修士了,这个死法······啧啧!恐怕只能拿一个‘衰’字来形容了,真应了那句老话‘人若倒起霉来,放屁都砸脚后跟’。”

    矮个修士目睹了同伴的惨状之后那还敢恋战,施展身法全力向盆地北边冲去。

    “咦?!此时这种情况他应该化虹逃命才是,为何只是以身法掠向北方?”带着狐疑,任平生的目光紧随着那修士的身影。

    刚才光顾着看眼前的这场人兽大战,无心顾及其它。这回他可看清了,原来在北面千丈之外的土坑之中还藏匿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这几日他苦苦寻觅的千华第一匠造师——王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