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施救

    更新时间:2015-11-23 20:44:33本章字数:3055字

    那矮个修士到底是通玄修为,在仓促之间居然硬生生的闪开了半个身位,饶是如此,一条手臂在与那寒气接触过后,顷刻间便挂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软绵绵的耷拉了下来。

    而王巧手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修为如论如何也是躲不过如此攻击的,此时整个人已经变成了苍白色,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寒意入骨,好厉害的冰系之力。”任平生再也按耐不住,化虹一息间而至,在王巧手离地面还有尺余的距离时将他接了下来。

    苍龙魄仰天怒吼:“你们这些可恶的修士,就如蝼蚁一般,还想打本尊遁龙舍利的注意,实在可恶,本尊今天就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不等他把话说完,任平生就感到不妙,右手一挥,一团银华打出,将苍龙魄捆了个结实。

    那矮个修士此时哪里还敢做半刻逗留,捂着那条残臂化作长虹仓皇逃去。

    任平生深知这苍龙魄之威,自己目前的修为并不能控制映月丝的兵灵,只能困住这神兽片刻而已。他将王巧手背在肩上御风而起,升至高空才念动法决收了映月丝化虹而去。

    阳光分外耀眼,而任平生却顾及不上这些,一口气飞出千里之遥才略微安下心来,放缓了飞行速度。他暗自庆幸这苍龙魄的战力虽然强悍,飞行速度却不是其专长,并没有咬紧他们不放的意思。

    他瞅了一眼背后的王巧手,见他还在昏迷中,身体也越发的冰凉了,不免心中有些焦急,心想:“高阶神兽的冰系之力果然厉害,这王巧手现在已经是命悬一线,得要找个地方尽快救治才好。看来那苍龙魄不会再追上来,此地已属万兽山外围,想来还是比较安全的,不如就在附近找个合适的地方,先想办法吊住他的性命再说。”

    拿定注意,任平生低头俯瞰,下方不远处正好有处溪谷。他用力把王巧手向上托了托,御风徐徐下落在那片溪谷之地。将王巧手安置在一块还算柔软的草地后,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丹药,丹药外层隐隐蕴含着紫色的灵气。

    他这几年在外面历练,屡有奇遇,广结善缘,结交了不少能人异士,这丹药就是修真界炼丹制香第一人冷香阁主段冷凝所赠。

    此丹名为紫阳,乃是由甘草,枸杞,白术,鸡血藤,透骨草等上百种药草配以纯阳龙血炼制而成。除了纯阳龙血之外其它虽然都是寻常药草,但是对用量的要求却颇为严格,有一丝一毫的误差,都会导致炼成废丹,所以成品丹药存量极少,就算是段冷凝本人三年也不过只炼出六颗而已,这紫阳丹也被列为灵丹九品中的第三品,是治愈寒毒的补气上品。

    任平生将紫阳丹给王巧手服下后将他扶起,自己在他背后盘膝而坐,真力汇于左臂,一掌拍出。受了如此之重的冻伤,王巧手的经脉已经不畅,他是想通过自己的真力给王巧手推宫活血,从而促进药力的扩散。

    随着任平生的真力源源不断的贯入体内,王巧手的头顶冒出阵阵白气。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他身体一震,猛咳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或许,从空中鸟瞰下去,就能发现这山谷中铺陈的原来是一幅色彩错落的神奇画卷。

    聂隐娘刚刚踏入桃林中,心中却莫名一颤。她讶然抬头望着花叶累累的桃株,心中涌起一阵奇异的感觉——仿佛这幅画卷竟宛如水中的倒影,随着她的踏足,轻轻颤动了一下,片刻间又已恢复原貌。

    她望向柳毅,似乎他也觉察出某种危险,正皱起眉头,仔细查看身边的碧桃。桃株枝繁叶茂,桃根盘结,却丝毫看不出特殊之处。

    月色更盛,一阵夜风起自桃林深处,满天桃花瓣妃红丽白,洋洋洒洒,落了两人一身。突然,两人眼前一花,只见花光月影中,五条黑影飕地从树根下掠起,十只森绿的眼睛在夜色中亮起,宛如坟间鬼火,几次起跃就已不见踪迹。

    聂隐娘斥道:“站住!”拔步就要追上去,突然一枚桃枝横扫过来,她不禁猝然止步,讶然看去,却是柳毅挡在她面前。

    只见柳毅淡淡笑道:“不必紧张,或许是附近人家养的猫。”

    聂隐娘冷笑一声:“附近没有人家,而那些也根本不是猫。”她注目着黑暗深处那些蠢蠢欲动的黑影,一字字道:“是狐。”

    柳毅抛开桃枝,淡然摇头道:“荒山野岭,有狐也不奇怪。”

    聂隐娘道:“不错,荒山野岭,有狐不怪,有大片的桃林也不奇怪。但你可曾见过五色桃花开在一处?而桃根下又恰好栖息着五色狐狸?”

    柳毅微笑点头道:“的确少见。”

    聂隐娘道:“据我所知,除了黄狐产自中原,蓝狐、赤狐、白狐、玄狐都是难得一见的异种,性情孤傲,绝难与他族相容。何况这几头狐狸体形健硕,毛色老成,都应是一方狐族头领,若无专人驯养,决不会同时聚在此处。”

    柳毅眼中透出赞许的笑容:“聂姑娘好犀利的眼神,看来我果然没有选错。”

    聂隐娘的脸色却沉了下来:“你在故意试探我?试探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伙伴?”

    柳毅摇了摇头,望着桃林深处道:“刚到修罗镇上,我就重金购下了此镇地图,知道桃林尽头应该有一座山神庙。如果这些狐狸是出于人力驯养,我想它们的主人应该就在此庙之中。”

    聂隐娘不再答话,转身向桃林中走去,柳毅拂了拂落在衣襟上的桃花,也跟在她身后。

    走了几步,聂隐娘突然停下来,回头问道:“如果这些狐狸的主人也是传奇之一,你会杀了他么?”

    柳毅默然片刻,道:“会。如果他想杀我的话。”

    聂隐娘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低头拂开眼前的桃枝,从茂密的桃枝中穿了过去。

    随着他们的前行,桃林的格局竟似乎有了改变,本来密不透风的树林中竟显出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伸向前方。

    而就在片刻之前,这里边还根本没有路。

    小路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磷光一般幽微的色泽,仿佛要把他们带到某个不可知的地方,而莫名的危险,就在小道的尽头等待着他们。聂隐娘和柳毅都发觉了这片桃林的异样,但他们谁也没有停下,反而沿着小路的指引,一步步走了下去。

    也不知在林中穿行了多久,小路仿佛到了尽头,前面是一片浓厚的黑雾,从天幕中直垂而下,将前方的一切掩盖起来。

    聂隐娘刚要止步,就听身后传来一身微响,她心中一动,愕然回头,身后却空无一人。只是那条来时的小路已然不见,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桃枝桃叶,在月光下瑟瑟摇动。

    聂隐娘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只见眼前的黑雾竟在缓缓消散,月光渗透而下,照出一片花枝扶摇的光影,一座山石垒成的小庙渐渐从桃林深处凸现出来。

    此庙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年月,看上去破败不堪,摇摇欲坠。庙顶的红瓦已经变成暗黑色,上面布满了鸟迹和杂草。庙门上悬着的一块薄木匾额,也已倾斜大半,黯淡的金漆题着三个大字:“山神庙”。这三个字虽用史籀大篆写就,书法却十分粗陋,明显出自乡野庸手,然而,让人惊奇的是,字上不知被谁打了一个巨大的红叉,掩盖住了本来的面目,并在一旁添上了“狐仙庙”三字。

    这样一来,平庸之极的山神庙,就被人强行变成了狐仙庙。这看上去未免有点滑稽,但聂隐娘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她皱眉望着不远处的匾额,墨迹未干,显出殷红的血色,仿佛刚刚题上不久。然而,小庙中全无人迹,供桌上也空空如也,并无半点香火供奉。

    朱红色的神龛上端坐着一尊神像,有真人大小,朦胧的月色下看不清面貌,只有一袭白衣,白得耀眼,仿佛是刚刚穿上去的。

    聂隐娘将目光收回,眼前是一块不大的空地,左面架着几根粗大的云杉木,架子下面是一口铜钟。铜钟足有一人高。钟钮上铸着龙生九子之一蒲牢的雕像,造像朴质简陋,也已经残损大半。支撑铜钟的云杉有一根新被折断,露出白花花的木屑。铜钟失去支撑,跌落在土地上,绿迹斑驳的边沿深深陷入泥土中,周围荒草茂密,将铜钟边沿掩埋起来。

    柳毅仔细打量着那口铜钟,目光渐渐落到铜钟脚下的泥土上。土色润湿,几块石头翻起在一旁,仿佛刚刚被挪动过。他眼中神光一动,向铜钟走去。

    柳毅赤足踩在铜钟周围的泥土中,这些泥土松软而且潮湿,仿佛不久前这里才下过一场雨。他的目光从地面一一扫过,突然驻足,从铜钟边沿处拾起一撮泥土,轻轻捏碎,放在鼻端嗅了嗅。

    黝黑的泥土中掺入了暗红的色泽,散发出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分明是血腥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