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启程

    更新时间:2015-11-24 22:00:28本章字数:3037字

    盛夏的清晨,阳光穿透朝霞而过,仿若碎金一般洒落,沐浴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朝阳下的小院落,一道气旋从方鸣脚底卷起渐渐把他傲立的身躯包裹住。

    方鸣轻吐了口浊气,散了气旋,用合十的双手搓了搓掌间的那片金色树叶。

    金叶色泽很淡,却有些许暖意,也不知是那个留下金叶的人带给他的错觉,还是这金叶本就如此不凡。

    “公子,稍歇会,该用餐了。”温和醇厚的声音从院门的方向传来。

    青衣老人抓着破旧的食盒缓步走来,看到院落中央的白衣英挺少年正出神的盯着掌中闪烁着金光的叶子后,一脸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公子想我家小姐了?”老人提着食盒走到跟前,捋了捋白须,促狭道。

    “此物于我无用,杨伯你帮我收着吧,届时她回此域,你便还她!”方鸣的星眸如一潭静水,无波无漾。

    他轻轻拈起金叶,递到由促狭转为愕然的老人面前。

    “公子,不可!此叶小姐自幼贴身佩戴,是上一代人为你们在祖庙求来的定情信物呐!”老人很慌张,连连摇着头将方鸣的手推了回去。

    手足无措中,老人羸弱的身子有些不稳,把食盒打翻在地,清淡的饭菜洒落一片。

    “唉,杨伯,此物我一直要交给你,你却总以于我修行有益搪塞。这饭菜洒了也就洒了,我倒无碍,只是杨伯您还未用餐!”方鸣扶住了险些跌倒的老人,顺势将金叶放到老人手中,摇头叹息道。

    “老奴半截身子都入土了,用餐倒是浪费公子口粮……”

    “诶,对了,差点忘了,今日午时,五大世家会在祖庙求脱凡丹,按照方老祖在祖庙的排位,此丹当属公子!”

    “届时公子于凡境圆满之时,便是脱凡之日!十五岁的脱凡境呐!比之小姐当年,还要更胜一筹!”老人激动的满脸通红,嘴角都别扯到耳根子处了。

    “若是受她之物协助所致,我宁可不要!好在,此叶无效……”方鸣俊朗的脸上一片暗淡。

    杨伯脸色也是一暗,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嘴贱”,既然此事有前例,那他说话应当注意才是。

    方鸣将地上的食盒略做收拾着,缓缓轻语:“杨伯你本该安度晚年,却因她之故,照顾我这么多年,我心有愧!不是怪她对我如何,而是因她对你……”

    “公子,快别这么说,这都是老奴该做的,不关小姐的事,这也是我一直称您公子的缘故!”老人慌忙摆手,浑浊的老眼微微湿润。

    “如此,杨伯您便稍作歇息,我去去就回!”

    “诶,公子!戴上此叶,它真的对修行有用,只是时机未到而已!”杨伯呆愣了下,赶忙向着方鸣远去的身影奔去,确实有种百折不挠的精神。

    “要么杨伯你收着此叶,要么我与她从此陌路!”

    ……

    时值盛夏时节,玉京城中的贵妇名媛皆着轻纱素衣,随着一些达官贵人、王公子弟四处找寻避暑之地。

    寒湖边,她们的身姿袅袅绰绰,如羊脂玉般的雪肤在轻纱素衣下若隐若现,很是撩人心魂。

    方鸣就从这一片香风中穿过,他眉目如画,发髻高束,一袭修身白袍如同水墨画中走出,惹得众美纷纷侧目,美眸泛起异彩。

    此路上,由喧嚣到幽静,至尽头处,便是庄严肃穆的祖庙。

    香火旺盛的祖庙前,五个锦袍中年男子站在巨大的广场上攀谈着,他们姿态优雅,贵气逼人。

    发须皆白的宗老身后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黑衣少年缓缓走出祖庙。

    少年面容白皙,却带着丝丝邪气,而他手中抓着只闪着红光的琉璃瓶。

    不难看出,这琉璃瓶中有着一颗菱形的朱红丹药。

    方鸣看到这一切,眉头一皱,大步走了过去。

    “方家方鸣见过刘宗老、五位世叔。嗯?刘寒表弟……也在!”

    “小侄听闻宗老将于今日赐予五大世家后辈一颗脱凡丹?”方鸣目光灼灼,不加掩饰的问道。

    刘宗老冷眼扫了下他,对五位世家之主打了个眼色。

    “方刘世代姻亲,我刘姓小辈中有方老祖传承血脉最为浓厚的子弟。且我儿以十三岁之龄将近凡境之巅,天资凌驾整座玉京城后辈。此丹,你让于他,如何?”刘姓家主捋了捋长须,淡淡道。

    “小侄有意见,小侄已触摸到凡境之巅边缘,不日即可达至!”

    “刘寒比你小两岁,天资碾压同代。又是你表弟,难道你忍心为了一己之私阻拦老祖后辈的崛起?于情于理,此丹都该归他!”刘姓家主昂着头,傲然道。

    “方鸣表哥,你可不能自私呐!其实为了重现老祖的辉煌,谁拿此丹都无所谓。只是,宗老他们觉得我未来的路比你长一点罢了!”刘寒摇头一叹,目中却有邪气流转。

    “呵,路比我长?若不是当年我爹娘拼命救下你们刘家上代长女,你们以为到现在我会只有这点实力?这十年,我与杨伯相依为命,每日闻鸡起舞!而刘寒呢?他自小是如何过来的?论天资?可笑!”

    “侄孙莫怒,此丹乃吾等宗老所炼,吾等一致决定此丹当属天资卓越之后辈。你们方刘两家皆属方老祖一脉,故将此丹赐予刘寒侄孙。”

    “但考虑到刘家上代长女已赐婚于你,故你父母之功抵消。可祖庙重地,当公平行事。少恭侄儿,补偿些修行药物给方侄孙吧!”刘姓族老一脸公正的沉声道。

    但实际上,却是三两句话把方鸣的丹药归属权剥夺了。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如此,也罢。”刘少恭一脸为难,旋即肉疼的摇头一叹。

    “不行!我方家是我方家,你刘家是你刘家,怎可一言蔽之?再者,你刘家原是附属我方家的破败寒门,何来血脉浓厚之说?荒谬!”

    “祖庙有你刘家先祖牌位么?呵,可笑至极!”

    “此丹当属我,当属方家嫡系后辈!”

    “黄口小儿!竟敢在祖庙前公然羞辱刘家先辈!”刘少恭大怒,袖袍一震,如同铁衣铮鸣,一袖子抽在了方鸣身上。

    “砰砰”

    方鸣被重重地轰在广场的石柱上,口鼻开始不断淌血。

    他感到全身骨骼好像被震碎了一般,轻轻挣扎就疼至灵魂。

    “祖庙之前,公然辱骂战功煊赫的世家,剥夺奉丹权终身,后代永世不得为贵!”

    “谢宗老秉公处理,少恭于祖庙前出手伤人,着实惶恐!”

    “让四位世兄见笑了,少恭当于寒舍摆宴自罚!”

    ……

    全身骨骼仿若错位,动辄痛至灵魂深处,方鸣躺在床上身体都不禁一阵痉挛。

    掌心有些许暖意传来,蔓延到他心底,方鸣很清楚那是什么,因为太过熟悉了,甚至熟悉到有些恍惚的不真实。

    他知道是谁把他背回来并把此叶放于他掌心的,可原本应有的恼怒却升不起来一丝,只是有些话却在心底萦绕。

    “爹娘因你被困无尽死域,无异于身死道消。这些年,我已原谅你了,因为我坚信我能将他们救出,且若是当年换做我,也会如此做,更何况有杨伯……”

    “至于刘家,呵呵……”

    一念至此,他情绪有些失控,连带着肌肉开始绷紧,可这下让他已经断裂的手骨在肌肉的压缩下,一举刺破手腕的皮肤。

    森白的断骨突出表皮,手腕开始淌血,浸湿了粘在掌心的金色树叶。

    金叶在鲜血的浸润下,骤然绽放出刺目的金红光芒。

    金叶缓缓悬浮起来,如一轮金红烈日横空,最后落于方鸣眉心,缓缓没入。

    眉心开始刺痛,脑海好像有异物强行侵入,可他却没有危险之感,只觉如宠物在对主人撒娇般的亲切。

    方鸣身体的伤痛和此刻眉心的刺痛让他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他觉得闭上的双目前方光芒大亮,方鸣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好像变成另一片世界。

    光怪陆离,如梦似幻,极为不真实。

    云蒸霞蔚的高山,恍若有仙人踪迹,海雾朦胧的大海上,有庞然黑影若隐若现。

    这时,画面再次一转。

    黑暗与冰冷的星空深处,漂浮着一方广阔的荒芜大陆。

    大陆被雾霭笼罩,其旁有颗颗巨大星辰绕转,如同朝拜。

    突然,雾霭开始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向四周推开,中心由此出现一个漩涡。

    漩涡卷动,如同一口深渊悬挂,通向地狱之门。

    暗到极致产生一丝光明,光与暗在碰撞。

    光与暗交织的瞬间,从中轰然走出一道通天彻地的巨大身影,周身有浓厚的漆黑雾霭笼罩。

    光明开始蔓延,这才看清那巨大的身影是尊佛像。

    佛像为玉质,通体晶莹,通天彻地般高大。

    在他出现的这一刻,一股大威严、大慈悲弥漫整片冰冷的星空。

    方鸣心神剧颤,目露震撼,缓缓仰头看着这尊巨佛。

    他突然一怔,呆愣当场,他目光停留在佛像的嘴角和双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