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无力回天

    更新时间:2015-11-25 22:48:59本章字数:3115字

    方至丑时,天色正黑,尽管盛夏,仍略有凉意。

    推开破旧的瓦房门,凌晨的凉风扑面而来,方鸣身子一紧,裹了裹身上白袍。

    抬头却见此刻的夜空中无星无月,却有片片阴云遮蔽,正是风雨欲来的前奏。

    方鸣推开院门旁的草屋,四下扫视中,不见那熟悉亲切的佝偻身影,心中的担忧不禁再次浓郁几分。

    忽闻院门外有杂乱的“踏踏”脚步声响起,方鸣身子一紧,转身奔至院门处。

    眼前一花,就见一条人形物体横着被抛向他,重重地撞入他怀中,下意识将其抱紧。

    入手冰凉,僵硬且没有活体的温度,让他心底一颤,险些将怀中之人失手滑落。

    夜空激荡出“轰隆”雷鸣声,闪电紧接而至,天地呈现出刹那间的明亮。

    闪电映照下,一张熟悉的慈祥面容映在他眼底渐渐放大,让他心神瞬间失守,悲怒之意如潮水蔓延。

    “这是……吼……不……”方鸣睚眦欲裂,怒吼一声,狂奔出门外。

    却见几条黑影几个纵跃没入茫茫夜雾中,追已是来不及了。

    “刘寒!我要你死!刘家,我要你亡!”方鸣抱着杨伯的尸体跌落在地,面露狰狞,仰天嘶吼。

    雷鸣伴着吼声炸响,密密麻麻的闪电爬满整片夜空,如同一张大网罩住众生。

    怒意冲上发冠,凡境之巅的气势崩断发带,黑发狂舞,方鸣状如疯魔。

    轰隆雷鸣不断,酝酿已久的大雨倾盆而下。

    方鸣半蹲下身子,就要背起杨伯,却险些跌在雨中。

    只因凡境之巅的实力,填补不了他心底深深的无力,无力感蔓延全身,致使方鸣有了疲惫。

    人死,无力回天!

    “踏、踏、踏”

    费力的背起杨伯,向院内走去,他的脚步有了蹒跚,背影有了悲凉。

    十年无微不至的照料,他已把杨伯当作亲人,当作长辈。

    他是方鸣没有父母在旁时最大的心灵寄托,有杨伯在,他才觉得有家。

    此刻,老人已然逝去,他坚韧的心神顷刻坍塌。

    “给我一年,有此经文,我必灭刘家!”

    方鸣双目通红,倾盆大雨把他全身淋透,让他通体冰凉,却仍不及他心中的寒意半分。

    眉心突的刺痛,竟缓缓裂开,方鸣如同开了第三只眼。

    雨幕被荡开,眉心裂开的细缝传出撕扯之力,一缕青色虚幻影子被摄入其中,背上的杨伯竟化为飞灰。

    “这是……”方鸣震惊,全身剧颤中闭上双目。

    精神海出现一口池子,其中有浑浊的黄色液体激荡,在中央绕转出漩涡,从中浮出一缕渐渐凝实的青色魂魄。

    “杨伯!”方鸣激动的大声叫道,就要冲到跟前。

    老人脸上荡起笑意,点点头,温和出声:“愿奉公子大教祖,弟子为古灯护法!”

    老人双手合十,对着方鸣恭敬一拜,执尊师之礼。

    “杨伯,您这是作甚?此话何意?”

    愕然中倒退两步,望望四周,方鸣星眸中迷茫、疑惑、震惊以及恐惧不断交织。

    眼前的杨伯让他陌生,即使在笑,可他却觉得不适。

    “教祖宽心,我教圣典已传承于你,也正因此,弟子才得以摆脱凡世皮囊,继续侍奉教祖!若教祖达到一定境界,可以为弟子重塑金身!”

    杨伯双手合十,青色的魂体散发迷蒙光芒。

    “杨伯,你是说,你能灵魂不散,是因为大佛魔转轮天经的缘故?那……唉,不论如何,只要你依旧伴我身侧就好!”

    方鸣压下心中的重重疑惑,摇头一叹。

    在杨伯“恭送教祖”的恭敬声中,方鸣心神退了出去,感应了下自身力量,发现竟已无限接近脱凡境,目中有了骇然。

    闭目内观,却见杨伯盘坐于池上,面色祥静的不断诵经。

    随着诵经声传出,纯净至极的力量不断涌入方鸣体内,他的心神随之宁静悠远。

    “啪”的轻响,仿若冰面破碎,全身力量犹如脱缰野马般狂暴涌出,在全身各处奔腾,最后斗转急下,尽归下丹田。

    “脱凡!”方鸣轻吐口浊气,目中精芒一闪而逝。

    唯有心中的疑惑未曾散去,反倒更浓。

    ……

    大雨渐缓,转为阴雨绵绵,更添压抑。

    望了望身后的破败院落,方鸣点燃了手中的火把,星眸波澜渐起,一时思绪万千。

    咬咬牙,将火把狠狠抛出,已被大雨淋湿的茅屋泛起浓烟,挣扎着要燃烧,但在淅淅沥沥的阴雨下显得那么无力。

    一如他此时的心境。

    双目怒睁,已经转化为玄力的力量鼓荡而出,喷涌到火把处,火苗随之窜起。

    阴雨与大火的碰撞,使整个院落腾起浓雾。

    方鸣静立良久,把这有他十年记忆的地方亲手埋葬,封于心底,化为一抹暖意。

    因他要去做一件事,或许招来祸事波及此地,而此地不容亵渎。

    “刘家……刘寒……”方鸣面色狰狞,额角青筋浮现,嘴角勾起一抹狠辣。

    杨伯身上的伤势,为新晋脱凡境所创,不是刚得脱凡丹的刘寒还能有谁?

    尽管杨伯未曾真正死去,可想起他那个状态,方鸣皱起眉头。

    ……

    冲破连连雨幕,刘府渐入眼底。

    寅时初,是人睡得最沉之时,也是杀人放火的最佳时机。

    换上一身黑袍的方鸣从侧门潜入刘府大院。

    “新晋脱凡境一人,脱凡境九重天有八人,唯有刘少恭入圣初期!”方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噼啪”刘家仓库冒起浓烟,旋即火光如柱窜起,显然有人动用玄力催动。

    阴雨绵绵,天色微寒,故此夜刘家家仆皆睡的很沉,如此大的动静竟无一人惊醒。

    愕然愣了片刻,捏住嗓子,方鸣尖声大叫道:“仓库着火了,快来人救火啊!”

    “仓库着火了,快来人救火啊!”

    听着连成一片的慌张脚步与呼喊声响起。

    方鸣潜至刘寒的独院,将换下的白袍挂到刘寒屋外的门梁。

    刘寒已被惊醒,下床却见屋门有人影闪动。

    脚步一顿,眸子邪气翻涌,心中嘿嘿冷笑间,悄悄摸到窗口处。

    抽出寒光闪闪的匕首,刘寒轻轻把窗子拨开,身姿轻盈的翻身跃下。

    预料中的稳稳落地不曾实现,窗外的地上一道人影猛的弹跳起来,重拳直冲他面门。

    刘寒瞳孔猛缩,惊慌中强悍的玄力攀至匕首,格挡于胸前,同时顺势狠狠地向下方攻去。

    三寸寒芒吞吐,照映出方鸣冷静至极的面容,也显露刘寒强大的应变能力。

    匕首在眼底放大,一手对地面狠狠一拍,一手抓住刘寒持匕的胳膊,方鸣身子弹起,玄力随之爆涌,双腿交错袭出。

    “方鸣!敢来刺杀本少?!本少让你有来无……啊……”刘寒攻势被阻,惊怒出声,话未吐完,只觉脖颈如同被铁钳狠狠夹住。

    身体失去重心,被不可抗拒的巨力摔出,带着窒息感,刘寒被重重摔落在地。

    正是方鸣先前设计好的剪刀腿生效。

    “砰砰”声不断响起,方鸣抓住刘寒的头发,玄力灌注双手,一次次将他的头狠狠地砸落在地。

    脑海震荡,混沌一片,刘寒的意识渐渐模糊。

    灰蒙蒙的天色下,如蜘蛛网般的裂纹在坚硬的石板地面上蔓延。

    在方鸣如此狠辣的攻势下,刘寒来不及发出惨叫,就脖子一歪,软趴趴的晕了过去。

    “哼,以杨伯身上的伤势来看,生前受你不少折磨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

    取下刘寒手中的匕首,方鸣探手将刘寒的腮部穴位狠狠一捏,旋即他的嘴巴不可抑制的张开。

    眸中狠辣之色闪过,匕首一刺一挑,动作干净利落,刘寒的舌头被甩到地上。

    “呜呜呜……呜呜……呜……”刘寒被剧痛刺激醒,口中含糊不清,且不断有血淌出。

    刘寒原本邪气的双目此刻爬满惊恐与不甘,看向方鸣时更是布满怨毒。

    不等方鸣折磨,刘寒头一歪,没了气息。

    “嗯?此匕淬了毒?好歹毒的小畜生!”方鸣看着刘寒嘴角的血液已经变黑,恍然大悟。

    原本想将刘寒好好折磨一番,割下他舌头也就是为了此事,避免惊动刘府中人。

    不曾想这小畜生小小年纪,心思竟如此歹毒。

    “也罢,天色渐亮,想必刘家人恐怕不久就会反应过来!”

    “别了……玉京……”

    不知不觉,雨已停,晨雾开始弥漫。

    刘家家仆在救火的同时,就已成群结队的搜查纵火之人,府外已被团团围住。

    仓库关系甚大,贵重丹药、财物等皆在其中,虽已挽救大半,但仍惹得刘少恭震怒。

    刘寒院落外响起脚步声,家仆已查到此地。

    若被查到,必无处遁形,念此,方鸣步子一紧。

    “教祖留步!”

    温和的声音在脑海回荡,方鸣止住步子。

    “杨伯?”

    眉心缓缓裂开,晨雾被震开,四下滚滚席卷。

    刘寒的尸体嘭的化为飞灰,一道青色的虚幻影子化作青烟被摄入方鸣眉心。

    “教祖,弟子凡世之名不可用,称弟子古灯就好!”

    方鸣皱眉,没有做声,也没有去观察刘寒之魂的情况,而是悄悄的从刘寒小院的水井里潜了下去。

    此番行刺,他也是在杨伯身死后受到刺激所致,多年的仇恨与压迫于一朝爆发。

    故他之前,并未做何准备。但对于这曾经的方府旧地,他却比任何人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