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栖凤山

    更新时间:2015-11-28 17:00:44本章字数:3029字

    栖凤山,寒冥幽州西部最大的山脉,强大妖族的乐园。

    棵棵参天梧桐挤满山脉北坡,在山腰处坐落着座座红色的宫殿。

    这片宫殿群正是红鸾殿所在,作为栖凤山地界前十的宗派,此殿弟子竟无一个男性。

    除仆人奴隶外全是貌美如花的女子,遂此殿也是众男修极为向往之地。

    他们尽皆渴望能娶到红鸾殿中的仙子为妻做妾,但由于红鸾殿中的弟子个个实力强悍,他们也不敢乱来。

    反倒是因此殿的女弟子对名节贞操看得重而引来众多男性守护者。

    此刻,红鸾殿的一间弟子闺房内,方鸣跌落在地,星眸冷冷的盯着面前之人。

    下了舟船,他们一行就被此殿中人种下法印,禁锢了全身力量。

    方鸣也是偷偷在舟船上度化了几缕新亡的魂,以他们贡献的强大愿力才堪堪破禁。

    但此殿入圣境修者不知凡几,使他不敢轻举妄动,唯有任人摆布,伺机而动。

    名曰红菱的花衣妇人,伸出香舌舔了圈娇艳的嘴唇,桃花眼中如同有团火焰在燃烧,粉脸更是酡红一片。

    “公子为何露出这等神色?难道奴家长得丑?”

    红菱火热的身子贴上来,靠在方鸣肩上。

    感到这具充满弹性和魅惑的躯体的摩擦,方鸣无动于衷,只是以充满厌恶的神色与她满是欲火的桃花眼对视。

    这红菱虽说是妇人,但却属于那最撩人的少妇级别,身材丰硕,前凸后翘,肉体紧致且充满弹性,全身上下只有一层单薄的丝绸花衣紧缚的白花花躯体。

    这具火热的躯体就蜷缩在方鸣怀里,那精致的面孔更是距离方鸣只有几厘米。

    “嗯?公子为何不答话,这样奴家会害怕的!”红菱用充满魅惑的声音询问着,同时紧紧抱住方鸣的胳膊开始摩擦。

    感到胳膊上那惊人的柔软与弹性,方鸣正值血气方刚年纪,但想到这副躯体不知被多少男人碰过,瞬间厌恶感翻腾而起。

    “是的,你很丑,痣太多,毛孔太粗!”

    方鸣话音落下,红菱粉脸上的酡红尽消,美眸中的媚意再也无法聚敛。

    方鸣能清晰的感应到红菱柔软的躯体僵硬了片刻,且那火热也渐渐褪去。

    红菱缓缓起身,抿嘴浅笑道:“咯咯,有趣的小俊哥儿,你越是如此,奴家越感兴趣!”

    刺鼻的香味开始在房间内弥漫,红菱漫步而来,挑起方鸣的下巴,轻吐了口香气。

    香气为红色雾状,闻之刺鼻,钻入他的七窍,小腹处瞬间如腾起一团火焰,使他浑身燥热。

    方鸣从古灯那里得知,此为红鸾道火的外化,若是沾染,堪比最烈的媚药。

    “福已尽,祸未止啊!”方鸣对身体的反应微微苦笑,在心中叹息。

    舟船上,虽有几人因各种原因身死被他度化,然,自他上船后,那些人就不再虐待他们,致使新亡之人几乎没有。

    据说是用作炉鼎和奴仆,与之前不同。

    下丹田好像有个火炉,那滚滚玄力如同被煮熟的沸水,在全身奔腾肆虐。

    终于,熟悉的头昏脑涨感再次袭来,全身开始乏力,红鸾道火释放出的红鸾迷烟开始起作用。

    精神海中,古灯双手合十,口中经文快速诵出,六个念奴也尽力的将愿力奉上。

    玄力再次爆涨,方鸣的下丹田开始鼓荡,液态玄力如同一汪小湖,掀起圈圈涟漪。

    方鸣咬牙,目中爬满血丝,大佛魔转轮天经一遍遍的诵读,磨灭心底燃烧的欲火。

    花色绸缎衣裙如同蝴蝶般落地,一具柔软火热的躯体将他身体紧紧抱住。

    对方是入圣巅峰,因为道火的缘故,双方不止相差一个大境界那么简单。

    方鸣对此,唯有死死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让这有着天下第一媚药之称的红鸾迷烟蒙蔽心神。

    双目充斥密密麻麻的血丝,舌尖也已经咬烂,这才保留住最后一丝清明。

    红菱全是媚意的桃花眼里仿若能滴出水来,但感到方鸣的反应后,眼底划过一丝震惊。

    随之,似赌气般,玉手在方鸣全身上下开始抚摸。

    触电般的感觉冲击着方鸣的心神,他清楚此殿的弟子皆修行媚功。

    眼下,便尝到此中滋味。

    拼命的快速诵读大佛魔转轮天经,异象突现,经文闪烁着金光在黄泉池上横空绕转。

    古灯抬头望了眼,嘴角含笑,双手合十,垂眉高声诵读地藏本愿经。

    脑后迷蒙光轮显现,缓缓转动。

    哗哗声在方鸣体内响起,下丹田的玄力湖泊中竟浮出一座金殿。

    金殿只有一层,但在出现的瞬间,其中却有火光跳跃。

    随即,黄钟大吕般的声响方鸣精神海,大佛魔转轮天经的经义开始运转,最后一缕清明随之壮大。

    身体再次完全被自己掌控,燃烧的欲火已然压了下去。

    红菱很不甘的望着在媚功下,就像一块石头似的方鸣,心中的火焰烧尽了她的耐心。

    探手撕裂方鸣身上的衣物,红唇就要印上方鸣的脸。

    方鸣已然清醒,愤怒之下,强忍着动用玄力的冲动,一口咬在红菱白嫩的脖颈上。

    “啪,不识好歹!”

    脸上火辣辣的疼,方鸣被打得翻滚在地。

    红菱引诱男人从未如此吃力,不曾想今日遇阻不说,反倒被辱。

    不着片缕的红菱仰坐在床榻上,隔空甩了方鸣几巴掌后,吩咐奴仆带下去好好折磨。

    ……

    哐哐声响彻昏暗潮湿的矿道,一个个光着上身,挥汗如雨的身影遍布周遭。

    “快他妈走,赶紧的,你这种刺头老子见多了。”赤膊大汉扬鞭抽向方鸣。

    “啪”牛皮鞭子划破空气狠狠地抽在背上,火辣辣的疼痛令方鸣嘴唇一颤,眉头紧紧皱起,目中寒意翻腾。

    “呵,小子,这就是得罪红菱仙子的代价!麻痹的,让你享受美人侍候还不愿意?竟敢下嘴咬!我让你丫的不识好歹!”赤膊大汉越说越怒,再次扬鞭狠狠抽来。

    玄力越发壮大,但为了不使这些人察觉,他一直用肉身来承受此人的鞭打。

    不是他能忍,只是此殿的任何一个女弟子都可翻手灭他,他着实需要谨慎。

    即使古灯曾提醒他,玄力出现了变化,下丹田也有惊人转变,他也未曾查探。

    “卧槽?还敢瞪老子,你他妈的欠揍是吧!”赤膊大汉怒极,一脚踹向方鸣。

    “砰砰”腰间挨了重重一脚,身子瞬间失去重心,方鸣狠狠地摔在地上,撞倒一堆矿具、矿石。

    “嘿,小娃,你撞到老汉了啊,老汉妨碍着你了吗?”

    “年纪轻轻的,眼瞎还是心瞎,打翻我的矿具、矿石不说,连声道歉都不曾说,就想不了了之?”

    “麻痹的,细皮嫩肉的,看着就不舒服,还这么不长眼!”

    “废话什么,兄弟们教他怎么做人!”

    几个矿工围住方鸣,抱臂冷笑。

    撑起双臂,就要挣扎着起身,方鸣突然感到几只脚重重地踏在后背上,且在不断碾动。

    不敢用玄力抵抗,遂剧痛直至五脏六腑,让他嘴角开始溢血。

    紧紧咬着下唇,目中寒意更甚,心底的怒火更是如同爆发前的火山。

    “监工大人,此人不识好歹,得罪仙子不说,更对大人不敬,着实可恶,让小的们教训就好,您放心歇息去吧!”老汉一脚踏在方鸣背上,回过头对着赤膊监工谄媚笑道。

    “咳,你们几个表现不错,今天任务减半,晚饭加餐!”赤膊大汉满意点头,背着手走了。

    沉闷的“砰砰”声不绝如耳,几名矿工一边喝骂,一边踢打已经缩成大虾状的方鸣。

    全身动辄剧痛,口鼻不断溢血。

    忍住剧痛,方鸣奋力抬起头,将几人的面容印在心底,胸中的杀意翻腾着。

    但看到矿道里进进出出,挥动锄镐的身影后,强行按捺住躁动的杀意,咬牙忍着几人的踢打。

    ……

    哐的一镐头锛在石缝里,碎石应声而落,露出尺许见方的洁白玄晶。

    “如此多的玄晶……若能借用修行,加上古灯他们的愿力供奉,我就能点燃道火,无声无息杀掉那些杂碎。”

    “到时候,又会多些念奴……只是,如何能无声无息的盗取一些呢?”

    方鸣用镐头把玄晶周遭的碎石剔去,把大块玄晶取了下来,放到背篓里。

    “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监工每日要查,矿工遍地都是,静心突破且先不说,单是盗取玄晶就很难做到。” 

    疲惫的跌坐在潮湿的矿道,一袭白袍早已染成漆黑,取出水壶润了下嗓子,目中沉思之芒闪动。

    “让开!快让开!死人了,死了好多人,往后退,不想死就快退,前段矿道坍塌,快去禀告监工大人!”

    突然有人惊慌焦急的大叫,传遍整个矿道,打断了沉思中的方鸣。

    “死人了?死了好多人?”

    方鸣眼前一亮,拔腿跑了过去。

    入眼的是布满密密麻麻宽大裂缝的坍塌矿洞,染血的碎石有大有小堆满整个矿洞前段。

    “前段是以硬度著称的太刚岩,怎会无故坍塌?”

    赤膊大汉眉头紧皱,满脸的凝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