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 天经

    更新时间:2016-01-03 23:07:07本章字数:3019字

    兽吼声停下,山体亦不再震动,寒冷的矿道诡异的安静下来。

    静到方鸣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方鸣停下步子,双目大睁,目中骇然显露。

    臭气与水溢满的矿道中,矿工的尸体遍地散乱,直抵深处。

    每个矿工心脏处有个血洞,衣物有兽爪痕迹,脸上带着生前的恐惧。

    方鸣面色越发凝重。

    突地,有踏踏脚步声响起,携带着浓浓的腥味。

    方鸣脸色难看,因为暗中的东西好像杀够了,把他这个猎物当作了玩具。

    就在他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那脚步声却远了。

    “他妈的!”

    方鸣心中低声骂道,但却越发的冷静下来。

    矿洞重归死寂,昏暗中,只剩下他的脚步声与轻微的喘息。

    眉心裂开,缕缕青魂疯狂的钻入其内。

    堆满矿洞的尸体转眼灰飞烟灭,整个矿洞空旷起来。

    他打定主意,与其提心吊胆,倒不如趁此提升实力。

    “两千多个……念奴?!”

    方鸣心中一颤,目中浮现感慨神色。

    不是对数量的惊讶,而是对人心难测的叹息。

    入了黄泉池,人性的善恶毕露无疑。

    两千多名念奴毫无保留的贡献愿力,其强大程度难以想象。

    “轰隆”浩荡的玄力如同天河般狂暴的倾泻而下,在方鸣全身各处激烈的奔腾。

    骨骼、肌肉、内脏好似被重锤砸下,令方鸣身躯剧震,止不住的摇晃。

    “铿铿”金铁交击声传出,紧接着骨骼、肌肉、内脏传出剧痛,整个身躯如同碎裂的瓷器爬满可怖的裂纹。

    血珠不断泌出,方鸣一口心头血喷出,使他脸色瞬间惨白。

    却是此时两千多名念奴贡献的香火愿力太过猛烈,方鸣初入脱凡境的体质承受不住。

    致使身体各个角落皆受了不轻的伤。

    “如是我闻……”

    精神海,古灯高声诵经,脑后金色光轮荡出圈圈佛光,浸润到方鸣的内脏、肌肉、骨骼,直到全身各处。

    如沐春风的舒畅感与剧痛并存,佛光渗入每一寸血肉,玄力冲击留下的伤渐渐被抚平。

    内脏、肌肉、骨骼更加坚韧致密,在适应这种强力的冲击后,方鸣感到在这一毁一补之下,身体强度直追脱凡三重天的修者。

    来不及去探查,“嗡”的声音在方鸣下丹田响起,一缕金光散发出来,渐渐将方鸣的身躯包裹住。

    那座金殿再次浮现,其中火光跳动,发出刺目的金光。

    照亮昏暗的矿道,显露出矿道深处道道晃动的黑影。

    方鸣瞳孔骤缩,从那监工与女弟子的反应便知暗处的东西有多强。

    可此时,只留他这个初入脱凡境,连脱凡境一重天都不到的小修者,对方却是连入圣巅峰都畏惧的可怕妖兽!

    实力之差,如云泥之别。

    突地,脸色一白,眸中神光散乱,暗淡无比。

    非是畏惧,却是身体不合时宜的出了状况。

    奔腾的玄力被强大的吸力牵引,不受控制的注入下丹田的金殿中。

    仅有一层的金殿如同无底洞,

    不停地吞噬方鸣的玄力。

    若非有念奴贡献愿力,方鸣毫不怀疑此刻已被抽干。

    “哗啦啦”的潮水声响彻矿道,却是方鸣下丹田的景象透体而出。

    血色的大海无边无际,席卷翻涌,血雾腾腾。

    一座散发刺目金光的金色宫殿在其上高悬,威震苍穹,势压山河。

    “血海翻涌,金殿东升。好神异的道基本相?这是……点燃道火前的征兆!”

    方鸣心中一突,莫名妖兽在暗中窥测,此时可不是什么破境的好时机。

    而且……

    寒彻的矿道,腥风越发浓厚,那种堪比入圣境的气息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方鸣微微苦笑,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出现点燃道火的契机。

    到底是他低估两千多名念奴贡献的雄浑愿力了,同时也低估大佛魔转轮天经的神秘。

    “此象……好生诡异,昭示了教祖的未来吗?”

    “鬼佛一脉,三代而终!是诅咒,还是天道忌讳?”

    盘坐与黄泉池上方,古灯在心底轻语。

    此刻,他身形凝实,身批幽暗袈裟,一手捻握颅骨念珠,脑后金色光圈轮转,正是地藏王本相。

    由于念奴数量激增,不仅黄泉池再次扩展,连带古灯这个传法大弟子也得到晋升。

    因在念奴为方鸣贡献愿力时,也会分化出少半于他。

    血色大海翻滚,海上金殿镇压乾天。

    吸引了暗中的妖兽,遂有密集的踏踏声由远及近,紧接而至。

    针芒在背之感,让方鸣身子一凛,本能的感到危险在接近。

    心神沉入下丹田,欲将金殿压制。

    不料,触碰的瞬间,心神竟被全部吞噬,让他头痛欲裂。

    面色一白,喷了口腥血,好在体外波澜壮阔的血海和辉煌神圣的金殿虚影尽皆敛去。

    暗中密集的踢踏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接近而至。

    方鸣脸色惨白,目中凝重万分。

    心神被抽空、吞噬,气息已虚弱、萎靡。

    金殿将全身玄力吞噬一空,力量已近干涸。

    头重脚轻,身子不稳,让他艰难的扶住岩壁,撑住疲惫的身体。

    腥风夹杂着凶煞席卷矿洞,方鸣缓缓闭目,深吸口气。

    他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保命之法,同时疯狂催动玄力进行恢复。

    踢踏声止于跟前,冰冷、漠然的目光骤然刺来,心中一凛,方鸣全身紧绷、僵硬。

    眼皮一颤,方鸣瞳孔骤缩,与猩红的眸子对视上。

    有些僵硬的一点、一点把头转过,四下打望。

    一双双残忍、嗜血的猩红眸子围在他四周,目光犹如实质,冰冷的刺向他。

    暴虐的凶威铺天盖地的压过来,方鸣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通体发寒。

    疯狂的运转着念奴提供的愿力,没有转化玄力去滋润干涸的肉身。

    而是全部灌注与掌指,严阵以待。

    这些妖兽大如牛,状如鳄,身披背刺金甲,四肢粗壮,头尖,钢牙如匕。

    动辄凶气弥漫,血煞在周遭环绕,强悍的凶威挤满整个矿洞。

    “冷静!冷静!爹娘还在等我去救,刘家尚未灭!还有……她,与她还未清算!”脸上阴晴不定,方鸣掌上寒芒吞吐。

    “轰嚓”

    近前的一头食金兽背刺交织出电光,化作球形闪电悍然冲向方鸣。

    如同雷鸣在耳畔炸响,刺目的白光爆开。

    让方鸣短暂失明,惊慌中积蓄已久的愿力爆发,拳头如同雨点般砸出。

    拳影重叠,交织出一座金色的大钟虚影横于身前,但转瞬就被暴虐的球形电芒炸的粉碎。

    噗!一口心血咳出,球形闪电击碎大钟虚影,余势不减轰在方鸣胸口。

    咔嚓!全身骨骼从胸口碎裂蔓延向全身,方鸣通体焦黑,鲜血淋漓,狠狠地砸入岩壁中。

    电芒在背刺上滋啦啦的闪耀,狭小猩红的眸子闪着浓浓的戏谑。

    四周密密麻麻的食金兽好整以暇,显然没把方鸣放在心上。

    又是一头食金兽上前,背刺电芒开始闪耀……

    “啊……噗……”戏谑之色映在眼底,方鸣怒火中烧,血气上涌,又是一口血喷出。

    焦黑的脸上,眸子暗淡下去。

    食金兽摇头晃脑,一步步的临近,想要好好享受这种猎物死前的挣扎。

    然而,一道虚影已方鸣头顶飘出。

    身披幽暗袈裟,一手捻握颅骨念珠,脑后金色光圈轮转,挥手甩出颅骨念珠砸向食金兽。

    念珠带着红光放大,上有千钧之势,那头食金兽眸中戏谑未散,便被砸成肉泥。

    刺目的佛光普照,念珠爆开,化为九粒泛着妖异红芒的巨大头颅,飞向矿洞的其他食金兽。

    “吼!”

    “吼吼吼!”

    食金兽凶性爆发,悍不畏死的冲上前来。

    然而……

    妖异红芒闪动,食金兽撞上念珠头颅,一个照面便被砸的粉碎。

    终于……

    “吼……”

    吼声很绵长,带着迟疑,以及一丝畏惧,一大波食金兽渐渐退出了矿洞。

    “我教大乘,净土往生,咒!”

    古灯双手合十,九颗泛着红芒的头颅念珠带着缕缕兽魂飞回,缠绕在古灯腕上。

    古灯目中黑气上涌,缕缕兽魂争先恐后的钻入他七窍。

    脑后的金色光轮更加凝实,旋即化作一抹流光没入方鸣眉心。

    “教祖,此中前后留待弟子解释,眼下还是先行修复伤势为重!”

    方鸣目中浓浓的迷惑茫然淡去,身躯颤抖着闭上双目。

    两千多名念奴齐齐诵经,浩荡的愿力浓郁成实质,快速渗入方鸣干涸的肉身中。

    暖意渐生,在体内流淌、蕴养,损伤的肉身根基,被温和的玄力滋润,得到了恢复。

    断骨被接上,伤势被抹平,碎裂的皮肤蜕下老皮,焦黑尽去。

    ……

    昏暗、冰冷是矿洞唯一的主题,方鸣在其中缓慢的摸索。

    兽爪痕迹遍布,整个太刚岩内部被掏空,其中的上品玄晶被横扫一空。

    “嗯?”

    方鸣眉头紧锁,疑惑的望向来时的方向。

    血雾因矿道坍塌而密闭无法散去,食金兽的碎尸遍布。

    “不对,数量如此之巨的玄晶不可能全部被食金兽吞食,那么……”

    方鸣一愣,寒意在心底滋生,通体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