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 入圣巅峰

    更新时间:2016-01-08 23:32:32本章字数:3129字

    方鸣看着二人急色的背影,星眸划过一丝厌恶,转身盯着波澜起伏的海面,开始沉思。

    “你这小子着实不识好歹,被管事的看中,可是能少受好多罪,而且还可享受美人侍候……”几位健壮的水手抱臂胸前,大步走来,放肆的大笑。

    方鸣耳朵一颤,不明此话何意,刚要转身,只觉头昏脑涨,而后一阵天旋地转。

    无力感袭上心头,眼皮愈加沉重,恍惚中那几个水手依然在眼前放肆的笑着。

    再次醒转是在昏暗的船舱底部,这里空气污浊、臭气熏天,压抑的让人心底发狂。

    回头看到身旁同样被铁链锁住且面色颓废两个汉子,方鸣心中一突,知道自己一行怕是上了贼船,落入了某个黑色贸易的阴谋圈里。

    或许自一开始,自己就被人被人阴了,想起前后两艘航船上的管事,方鸣目有沉思之色闪动。

    最后定格在他脑海中的是此船管事的妖冶妇人身上那浓烈的异香。

    心神再次沉入精神海。

    “弟子见过教祖!”

    古灯停止诵经,起身双手合十拜道。

    “弟子知道教祖所来为何,但教祖身困此地,却是福祸相依!”

    “哦?怎讲?”方鸣大惑不解。

    “教祖脱凡境修为已经稳固,如今只差点燃下丹田道火。”

    “而我教圣典修出的道火品质极为高端,单单靠弟子和此奴贡献的愿力以及教祖自己修行远远无法点燃,故教祖需要广度信徒,大收念奴,为点燃道火做准备!”

    “而此船恶人遍布,且每日都有被囚之人不堪折磨而死去,着实是个度人的好地方。”

    “此为福事,而祸事就是此船的管事,那个女人修有红鸾天凤一族的功法,已点燃红鸾道火,一经入体,堪比最烈的媚药,手段难缠至极。”

    方鸣皱眉,否定了原本酝酿的逃脱之计:“她的实力如何?”

    “已臻入圣境之巅,实力强绝,且她似乎对教祖有别样想法,弟子担心……”

    “可惜如今弟子初窥地藏本愿经门径,除去贡献愿力,其他无法帮助教祖,不然度过此劫不难!”

    古灯面色略显凝重,微微一叹。

    “无碍,我自会想法解决。”方鸣摆了摆手,退出精神海。

    望望四周,皆是一群麻木僵硬的面孔。

    眉心缓缓开裂,方鸣迫不及待的想要摄入几缕亡魂,用以度化。

    十几道淡淡青色幻影被吸扯入内,黄泉池卷起浑浊的浪花,将这些幻影打落,再度归于平静。

    方鸣一愣,惊疑不定道:“不行?”

    古灯的声音在精神海回荡:“教祖,此为残魂,肉身死去已久之人留下的怨念。”

    “若是这些人足够强大,那么千万载过去,依旧可以将其残魂度化!”

    方鸣低下头,若有所思。

    对于身旁两个颓废至极,明显阳气缺损的汉子不予理会,静心揣摩那字字珠玑的大佛魔转轮天经。

    ……

    “哗啦啦”的锁链碰撞声与水手们的大声怒骂交织在一起,在凌晨无人的冷寂码头显得特别诡异。

    就如同是一群来自地狱,被赶着过奈何桥的鬼魂。

    “到了,寒冥幽州,毗邻无尽死域的九州之一!”

    方鸣走在一群散发着恶臭、衣衫褴褛的被囚者队列中,极尽目力望着峰峦起伏、密林遍布的大州,心中感慨万千。

    星眸情不自禁的爬上了雾气,方鸣想起十年前的一天,自己与她也是从这个码头登上一艘小渔船。

    还记得那时,因父母为救她而身陷无尽死域,自己对她一直心怀怨恨,时不时的就找理由对她破口大骂。

    她的照顾无微不至,饭菜香而可口,可自己总是处处挑剔,与她为难。

    她比自己大六岁,可那时也不过刚十岁吧!是怎么忍受那等委屈的呢?

    想想自己那时的所作所为,方鸣摇头一笑。

    那个记忆中抹不去的坚强小身影,现在又是一副什么模样呢?

    刺鼻的香味弥漫过来,令方鸣神情瞬间凝重,目中有了戒备之色。

    只见一群妖冶狐媚的女子,摇曳着曼妙的身姿,从凌晨的夜雾里迈着莲步走出。

    “红菱见过诸位师姐!”花衣妇人自水手群走出,盈盈一拜道。

    “红菱师妹此次收获不错哟,回到师门必有重赏?”为首的女子美眸划过满意之色,点点头赞赏道。

    “唔,挑几个资质尚可的做修行炉鼎,剩下的留作矿奴、药奴用!”

    “师姐,师妹有事相求。”花衣妇人看到为首女子满意后,顺势道。

    “哦?师妹请讲!”为首女子点头。

    “此人资质虽差,但生的着实俊朗,师妹斗胆留他一宿,然后留作药奴驱使!”

    花衣妇人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玉指遥指方鸣说道。

    在为首女子轻轻颔首后,花衣妇人大喜拜道。

    为首女子拔下玉簪,对着虚空一划,漆黑的大裂缝扭曲浮现,传出强大的撕扯之力。

    芊芊玉手探出,对着方鸣一行一抓,挥手扔入裂缝中。

    待裂缝愈合后,她红唇轻启,媚意于不经意间散发:“回山!”

    柔柔的声音落下,一众娇媚无边的妖娆女子化作道道长虹破空而去。

    栖凤山,寒冥幽州西部最大的山脉,强大妖族的乐园。

    棵棵参天梧桐挤满山脉北坡,在山腰处坐落着座座红色的宫殿。

    这片宫殿群正是红鸾殿所在,作为栖凤山地界前十的宗派,此殿弟子竟无一个男性。

    除仆人奴隶外全是貌美如花的女子,遂此殿也是众男修极为向往之地。

    他们尽皆渴望能娶到红鸾殿中的仙子为妻做妾,但由于红鸾殿中的弟子个个实力强悍,他们也不敢乱来。

    反倒是因此殿的女弟子对名节贞操看得重而引来众多男性守护者。

    此刻,红鸾殿的一间弟子闺房内,方鸣跌落在地,星眸冷冷的盯着面前之人。

    下了舟船,他们一行就被此殿中人种下法印,禁锢了全身力量。

    方鸣也是偷偷在舟船上度化了几缕新亡的魂,以他们贡献的强大愿力才堪堪破禁。

    但此殿入圣境修者不知凡几,使他不敢轻举妄动,唯有任人摆布,伺机而动。

    名曰红菱的花衣妇人,伸出香舌舔了圈娇艳的嘴唇,桃花眼中如同有团火焰在燃烧,粉脸更是酡红一片。

    “公子为何露出这等神色?难道奴家长得丑?”

    红菱火热的身子贴上来,靠在方鸣肩上。

    感到这具充满弹性和魅惑的躯体的摩擦,方鸣无动于衷,只是以充满厌恶的神色与她满是欲火的桃花眼对视。

    这红菱虽说是妇人,但却属于那最撩人的少妇级别,身材丰硕,前凸后翘,肉体紧致且充满弹性,全身上下只有一层单薄的丝绸花衣紧缚的白花花躯体。

    这具火热的躯体就蜷缩在方鸣怀里,那精致的面孔更是距离方鸣只有几厘米。

    “嗯?公子为何不答话,这样奴家会害怕的!”红菱用充满魅惑的声音询问着,同时紧紧抱住方鸣的胳膊开始摩擦。

    感到胳膊上那惊人的柔软与弹性,方鸣正值血气方刚年纪,但想到这副躯体不知被多少男人碰过,瞬间厌恶感翻腾而起。

    “是的,你很丑,痣太多,毛孔太粗!”

    方鸣话音落下,红菱粉脸上的酡红尽消,美眸中的媚意再也无法聚敛。

    方鸣能清晰的感应到红菱柔软的躯体僵硬了片刻,且那火热也渐渐褪去。

    红菱缓缓起身,抿嘴浅笑道:“咯咯,有趣的小俊哥儿,你越是如此,奴家越感兴趣!”

    刺鼻的香味开始在房间内弥漫,红菱漫步而来,挑起方鸣的下巴,轻吐了口香气。

    香气为红色雾状,闻之刺鼻,钻入他的七窍,小腹处瞬间如腾起一团火焰,使他浑身燥热。

    方鸣从古灯那里得知,此为红鸾道火的外化,若是沾染,堪比最烈的媚药。

    “福已尽,祸未止啊!”方鸣对身体的反应微微苦笑,在心中叹息。

    舟船上,虽有几人因各种原因身死被他度化,然,自他上船后,那些人就不再虐待他们,致使新亡之人几乎没有。

    据说是用作炉鼎和奴仆,与之前不同。

    下丹田好像有个火炉,那滚滚玄力如同被煮熟的沸水,在全身奔腾肆虐。

    终于,熟悉的头昏脑涨感再次袭来,全身开始乏力,红鸾道火释放出的红鸾迷烟开始起作用。

    精神海中,古灯双手合十,口中经文快速诵出,六个念奴也尽力的将愿力奉上。

    玄力再次爆涨,方鸣的下丹田开始鼓荡,液态玄力如同一汪小湖,掀起圈圈涟漪。

    方鸣咬牙,目中爬满血丝,大佛魔转轮天经一遍遍的诵读,磨灭心底燃烧的欲火。

    花色绸缎衣裙如同蝴蝶般落地,一具柔软火热的躯体将他身体紧紧抱住。

    对方是入圣巅峰,因为道火的缘故,双方不止相差一个大境界那么简单。

    方鸣对此,唯有死死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让这有着天下第一媚药之称的红鸾迷烟蒙蔽心神。

    双目充斥密密麻麻的血丝,舌尖也已经咬烂,这才保留住最后一丝清明。

    红菱全是媚意的桃花眼里仿若能滴出水来,但感到方鸣的反应后,眼底划过一丝震惊。

    随之,似赌气般,玉手在方鸣全身上下开始抚摸。

    触电般的感觉冲击着方鸣的心神,他清楚此殿的弟子皆修行媚功。

    眼下,便尝到此中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