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了却生前身后事

    更新时间:2016-01-12 23:25:03本章字数:3143字

    “天机子把事情的始末大致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关于婴儿身世的那一段,只是说此婴儿对于千年后的人界劫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众人听后无不悲痛,眉东楼作为道玄真君的唯一亲传弟子,与之情同父子,此刻更是泣不成声。

    天机子等众人的情绪稍稍有些缓和后,高声说道:“想必你们师尊的意愿各位都很清楚了,今后星月殿的殿主之位就由你们眉师兄来接任了,希望今后你们在他的带领下继续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维护人界的安宁。我与你们新任殿主还有要事商议,你们先行下去休息吧。”

    神机谷也是修真名门,天机子身为谷主,名望几乎可以和道玄真君比肩,所以他所说之言众人听后无不信服。在向眉东楼行完殿主叩拜大礼之后就都退下了。

    “前辈是不是还有事要与晚辈交代?”眉东楼谦恭的说道。

    “这婴儿非同寻常,时间有限,你先领我去寒冰天棺的藏处,剩下的事情我路上再同你细说。”

    天机子估摸了下时间,还剩不到一半,不免有些着急。

    “前辈放心,寒冰天棺就安放安在后山的残月洞内,片刻功夫就可到达。”

    说罢,他引路在前,二人朝着昆仑后山飞去。

    几十里的距离对这二人来说好比寸步之遥,数息的功夫两人便来到那残月洞前。

    “轰隆隆,轰隆隆!”

    眉东楼撤去洞前的禁制开启了石门。

    “嗷······”

    二人正要进洞,忽然远处传来兽类的高声啸叫。

    眉东楼清啸一声,那叫声便不再传来。

    “前辈,刚才那啸叫之声来自于本殿的守护神兽天羽兽,想必是开启石门之时惊扰了它,它发觉有陌生的气息,故而啸叫,我已向它告知是先师的朋友。还望您莫要见怪。”

    “不碍事,咱们进洞吧”凡是大的修真宗门,在其山门或是门内要地都有神兽守护,这一点天机子并不感到惊讶。

    这残月洞乃是昆仑后山中一个隐秘的石室,分上下两层,每层各有三室,上层存放的是典籍图谱,丹药兵器。下层是殿主的闭关之所,不得殿主允许,任何人不允许入内。即便眉东楼是道玄真君的亲传弟子,入昆仑三百年来,他也仅仅来过五次。

    在眉东楼的引领下,二人又经过了一道玄铁们,来到了残月洞下层,正室内焚香千年不断,蒲团端放,正是历代殿主闭关修行之处。

    正室侧首还有一个门洞,并没有上门锁,也无任何禁制。眉东楼示意寒冰天棺就在里面。

    两人快步走进,门洞虽不大,里面却别有洞天。

    此石室足有星月正殿的一半大小,四侧均是光滑的石壁,高约十丈,顶部有一碗口大的小洞,现在虽是满月,可月光透进来却呈月牙形,正好洒在石室正中的寒冰天棺之上,给这宝物又多蒙上了一层静谧之色。

    这天棺是星月殿开派祖师数万年前,在北极冰原寻整块万年寒冰雕琢而成,有使人进入长期休眠,停止生长的神奇功效,即使是水米不进也无大碍。

    天机子小心翼翼的将怀中的襁褓安放在棺内,婴儿已经熟睡,处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下,竟也不曾醒来。

    “东楼啊,我已说过这男婴关系重大,而且体内有你师尊的毕生修为,你可要好生照料啊。”

    见眉东楼点头称是,天机子继续说道:“此洞内可吸取足够的星月精华和灵气,你倒不必操心,只是你我离开后此地不许任何人再踏入。九百多年后会有一女童拜与你门下,到时你方可将此婴儿唤醒,一同收为亲传弟子。到达通玄中期你便可增加千年寿元,你现在殿主的身份已有资格修炼你们星月的至高心法《镇魂决》,数百年后到达我这个境界也不是什么难事。”

    “前辈的话晚辈谨记,只是本殿自古以来殿主亲传弟子能有一人,这让我······”眉东楼犹豫道。

    “此事你是师尊也是知道的,你不必担心。记住,等近千年后这男婴苏醒后,你任其发展,凡事不要太过强求与他,天机不可泄露,你知道这些便可,哦,他已经有了名字,叫任平生。”

    石室内还有他的话音回响,人已经消失不见。

    “我终有一天也能成为这样的大尊。”

    见天机子施展瞬移指数之术离开,眉东楼除了羡慕之外更坚定了修真的信念,先前沉痛的心情也消散了不少。

    他看了一眼寒冰天棺中的婴儿,倒多了几许寄望的心情,随之轻轻离开。

    眉东楼的资质本就不差,修炼了《镇魂决》后,修为更是突飞猛进,短短三十年,就达到了通玄中期的境界,这在当时的修真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但更轰动的事情发生在之后的五年······

    “知道么?花语宗宗主的关门弟子花漫雪三十出头就已是通玄初期的修为”“千华帝君的二皇子莫千言真是万年不遇的修真奇才,而立之年就到达了通玄初期巅峰的境界”

    这些消息在修真界被众多修士乐此不疲的传颂。

    一百年后,莫千言有了通玄中期的修为。

    一百一十年后,花漫雪达到通玄中期境界。

    五百年后,眉东楼终于突破了瓶颈,成为了通选后期大尊。

    五百五十年后,花漫雪接任花语宗宗主,八十年后成为通玄后期大尊。

    六百年后,莫千言舍去他几百年的帝位,传给了不知道是他第几辈的玄孙,传言他遇见了瓶颈,上百年来始终无法突破。

    八百五十年后,鬼皇幽泉提前破封而出,鬼界入侵,人界修士联盟合力,一年之内,就将其逼退回了本界,之后的百年,只有小股鬼族偶尔对人界的一些区域经行骚扰。

    九百八十年后······

    眉东楼今日心情颇好,坐在正殿之外观看众多记名弟子切磋较技,偶尔还口述指导一二。

    这些年有不少同道问他为何迟迟不收亲传弟子,他都笑而不语。有绝佳根骨的年轻人慕名而来,他也是婉言拒绝,遇见实在执拗的,也只是收为记名弟子。

    所谓记名弟子,其实就是有师徒之名却无师徒之实,眉东楼并不亲自教授,根据资质根骨的不同,前期给他们一些入门的普通功法修习,后面根据这些记名弟子的修为进展,让他们自行选择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对于这一点星月殿向来很慷慨,只要你觉得自己有能力,除了秘术心法之外。其他的中高等功法都可修炼。

    “禀殿主,山门之外有一女童跪拜不起,我看她太小,让她大一点再来,可她就是非要拜您为师,此时应经跪了三个时辰了,我拗她不过,所以这才来禀报。”眉东楼正在给一个弟子纠正剑气法力的法门,守门弟子跑了进来。

    “有家人带着还是独自一人?”

    “就她一个人。”

    “看来当年天机子前辈所说的就是她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眉东楼起身离开竹椅,御风而起,转眼间就来到了山门外。

    眉东楼打量着这个跪拜在眼前的小女孩。女孩看起来顶多四五岁的年纪,五官生的十分清秀,身上的衣服很粗陋却很干净,头上扎了两个羊角小辫,非常可爱。

    “你是一个人来的?你的爹娘呢?”

    他俯下身去将小女孩抱了起来,拍了拍她腿上的尘土,心疼的问道。

    “我没有爹,昨天娘带我到了山下附近的镇子里,遇见了鬼族的人,娘独自将他们引开了,叮嘱我让我上昆仑来找星月玄君拜他为师,还说让我不要去找她,呜呜······爷爷,我知道我娘已经死了······”

    说道这里,小女孩呜咽起来。

    眉东楼暗想,这女孩的母亲一定也是个有些修为的修士,不过面对众多的鬼族,毕竟是寡不敌众,现在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了。同时对这个聪慧又懂事的小女孩动了怜爱之情。

    “不哭不哭,我就是你娘口中所说的星月玄君,你以后可以叫我师尊或者师父,这星月殿从此就是你的家。”

    “呜呜,那爷爷,不,应该是师尊,那你是不是答应让我当你徒弟了。”小女孩止住了哭泣,语气之中还带有些哽咽,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盯着眉东楼问道。

    “你这个鬼丫头,倒是机灵的很呐!”眉东楼用手指轻轻的挂了一下她的鼻子,和蔼的笑道。

    ——————————————————————————————————————————

    昆仑后山残月洞内,眉东楼看着寒冰天棺内依然熟睡的婴儿,近千年前的场景在脑中依然清晰,禁不住有些伤神。他轻轻将襁褓抱出,不多时婴儿的小嘴开始一张一张的,也有了啼哭声。

    “师尊,这个冰箱子里的小妹妹是谁呀?”小女孩好奇的问道。

    “不是小妹妹,他是你的师弟任平生。”

    经过了近千年,虽然有寒冰天棺的抑制,任平生还是长大了少许,现在约莫一岁左右的样子,但在这四岁小女孩的眼中,当然还是分不出他的性别。

    “我的师弟?噢噢,我当师姐了!”女孩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师尊,可以让我抱抱小师弟么?”她怯生生的问道。

    “你可要小心点哦!”

    眉东楼原本有些犹豫,但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又不忍拒绝,俯身将襁褓慢慢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