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 骗局

    更新时间:2016-02-05 18:46:31本章字数:3121字

    “鬼皇睚眦果然没有猜错,他先前就料定平定三道之乱后你必生异心。想不到你真••••••”

    修罗王战无邪捂着被穿透的胸口吐了口鲜血缓缓说道。

    “那又怎样?你还不是着了我的道,被我引到了这虚无法界。你只能怪你自己太儿女情长,尽然为了朕的一个区区侍妾甘愿冒险,这虚无法界早在一万年前就被我和天界十八诸神设下了无上禁止,专门用来压制你们他族灵力的,同样是玄兵圣灵又怎样?战神修罗王又怎样?在这儿你连平常一半的力量都使不出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现在已然是苟延残喘,到不如省点力气把逍遥扇交出来,朕说不定还能给你一个痛快。”释音天言语中尽露狂妄得意之色。

    “你这样侮辱芷烟,是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她的心••••••你爱她又恨她”战无邪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给我住口,那个贱人宁愿不要神族的高贵身份也要和你暗通曲寡,更是为了你甘愿去死,她活该,她该死!”释音天气急败坏道。

    战无邪看了看不远处颜芷烟的尸首,惨笑到:“逍遥扇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万不要在此地用它!留住芷烟的尸身,好好安葬了她。”

    释音天道:“你放心,你现在只剩一口气在,六道之中再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到朕,朕答应你!”

    战无邪吃力的再次从左手中招出蓝色光华,却暗暗地将藏于左肩的另一股紫色之力也注入到了光华之中。不多时,逍遥扇化形在手。

    释音天面露喜色,上前一把夺过,抹去了扇上战无邪的神识。

    “哈哈哈,你如此容易轻信于人,怎能不败于朕手。你觉得朕会让你这么容易的死去么?我要用你的玄兵让你和这贱人的尸首一起身形俱灭!这样方能解我心头之恨!”说罢他展开了逍遥扇。

    虚无法界内顿时飓风骤起,雷声轰鸣,界内的天地都在颤抖,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凭空出现。

    释音天面露惊恐之色:“你••••••你在这扇子上做了什么手脚?”

    “我前面已经说过,麒麟圣王飞升天外天之前早已料定你有异心,他将九转麒麟石给了我,我又怎会不做准备。刚才趁你得意忘形,我将九转麒麟石的灵力全部注入到了逍遥扇之中,所以这逍遥扇已经具备了转生之力,这下你明白了吧••••••呵呵,你始终得不到你想要的。”战无邪朗声大笑。

    “你是想拉朕一起在人道转生?”

    “你总算明白了,你我之间的的恩怨十万年后等再做了结吧,你最终还是得不到你想要的!”

    “怎么会这样,不,不可能,朕是天帝,是这六道之主••••••”释音天的身体已经被拉扯进了无尽的黑洞之中,留下的只有他歇斯底里的话语。

    一道白光落下,来者一袭白色丝裙,模样与颜芷烟很是相似,此女子正事颜芷烟的姐姐,天后颜茹烟。她一脸高傲的看看了躺在地上的战无邪和早已没了生机的颜芷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三道的两大圣君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上,哈哈哈••••••从今以后我在也要当天后,我就是六道中的唯一圣皇••••••”她的话还没说完,黑洞之中飞出一条金光绳索把她捆住也拉了进去。

    “缚神索!释音天,你放开我•••••”她不甘心的怒吼,可依然改变不了被拉进去的命运。

    战无邪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抱着颜芷烟的尸首随后也走进了漩涡。

    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战无邪望着那无尽的黑暗深处,恨恨道:“释音天,下一世我定让你加倍奉还!”

    随后他握住了颜芷烟的双手喃喃道:“梦里几许空转侧,平生何处任徘徊。芷烟,你说来世我就叫任平生可好?来世再见,希望到那时我们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他把最后一缕神识由指间注入了颜芷烟脑部,慢慢闭上了双眼。

    千华之西昆仑仙山被誉为修真界九山三岛之首,终年古树长青,仙气环绕。不仅是因为其势雄伟壮丽,灵气充沛,更是因为修真名门星月殿在此开宗立派十万年之久而巍然不倒。此地也成了千万修士心目中推崇敬仰的修行圣地。

    夜晚子时,星月殿仰星台上,现任殿主道玄真君与往日一般,坐在蒲团上入定吐纳。一青衣小童侍候在旁,不知是年纪尚幼还是感到无聊的缘故,他已是双目紧闭,不时地从鼻腔内传出细微的鼾声。

    道玄真君含笑摇了摇头,起身过去,将外层的长袍脱下轻轻地披在小童身上。

    忽然之间,他面露惊异之色,从心头莫名的升起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这可是他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作为一个通玄后期大圆满的大尊,特有的本能使他情不自禁的向苍穹望去。

    今夜原本虽有朗月挂空,却无半点星光。而此时苍穹之上赫然有四点星光清晰的闪现,以不可言喻之速冲向这苍茫大地。

    近了,又近了。

    他看清了,那是三白一红四团光华,在光华周围有浓郁的紫气围绕,其中蕴含的灵力胜过整个昆仑数十倍不止。

    “如此祥瑞,根据史籍记载,就是在上古时代也是千年难遇,莫非是圣光?四道圣光,难道在这个时代还有圣者?而且是四个。”

    如果说刚才道玄真君的感受是震惊,那么他现在完全是骇然了。

    正在他思忖间,四道圣光散开分别划向四个方向,一道落在千华中州,两道落在北方迷罗幻境,而那道光华最盛的红芒竟然落在了距昆仑山不足百里之外。

    他思索了片刻,叫醒了还在熟睡的小童,小童惺忪的睁开眼睛,看见师祖面色沉重,忐忑不安道:“师祖,刚才我······”

    “不碍事,童儿,我有要事要下山一趟,你速去告知你师父和其他门下弟子,叫他们在正殿聚集等后”说罢化作一道白芒,转眼消失在空中。

    半柱香的时间,道玄真君就赶到了方才红芒落下的那片地域的上空。他向下望去,发现这是一片绵延的村落,大大小小有十几个之多,而那个极具压迫感的气场却消失不见了。

    “呵呵,看来道玄兄也是有所感知了!”言语间一个葛衣老者凭空闪现。

    “我说是谁由此鬼神莫测只能,在老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能侵近我十丈之内,原来是天机子道友。”

    道玄真君笑道。

    “道兄就别取笑小弟了,我的修为较之道兄相差甚远,只是这赶路的本事尚可而已!”

    天机子摆手道。

    “道友不必谦虚,你奇门遁甲伤,休,开三决绝妙无双,尤其是这开字诀的瞬移之术,数息千里,更是响彻宇内,让老夫羡慕不已呀。”

    “道玄兄过誉了,道兄仙山离此颇近,不知可有何发现?”

    天机子谦虚过后提起正事。

    “说来惭愧,老夫前些时候正在山中吐纳,忽见天降异象,远观那四道光华的灵气,定是圣光无疑,其中那道红色圣光落在此方,这才匆匆赶来,却再也寻不到任何痕迹。至于别的,还真是一无所知。”

    道玄真君叹了口气道。

    “四道圣光?那就没错了,关于那道红光的去向我倒是有些线索。”

    天机子此话既像自语又像是在回答。

    “道友可是用了神机谷的秘术天衍?”道玄真君略感诧异。

    也难怪他会由此反应,神机谷的天衍之术属历代谷主独有的秘术,虽有可测未来之事的奇异功效,但施展一次就要损耗施术者十年的寿元,所以历代谷主都罕有使用。

    “正是,此事关系甚大,关系到六道苍生,小弟不敢怠慢,你我还是一起去看下那转世之君吧。”

    天机子身子一沉,缓缓向下方的一个村子落下。

    道玄真君知道天机子该说之时自然会说,此时并没有道出转世之君的详情。他也不便多问,只是身形一动跟了上去。

    二人落在村口的山神庙外,这个庙宇很小,而且破落不堪,窗纸大多都已残破,风一吹就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庙门外的两根柱子在常年的风吹日晒下也早已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这是一座无人供奉的废弃寺庙,此时庙里一片漆黑,却不时地传出一个女子痛楚的低吟。

    道玄真人散开神识,探查过后低声道:“庙内只有这一个气息,却有两个生命体征,莫非这女子腹内就是你所说的那转世之君?”

    天机子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声。

    那女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小,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庙内已经完全没有了声响。

    听不见女子的声音,也未闻婴孩的啼哭之声。

    “唉······修罗转世,必陨一命,道兄,我们可以进去了。”天机子唏嘘道。

    二人推门而入,那女子由于身子虚弱,力竭而死。

    身边就是那刚刚产下的男婴,那婴儿被母亲临死前用粗布外衣包裹着,与寻常婴儿并没有什么不同,却不哭不闹。

    道玄真君正欲上前将那简易的襁褓抱起,男婴双眼忽然睁开,周身散发出刺目的红芒,一股戾气直逼道玄。

    “好强的灵力!”以道玄真人的修为惊也被硬生生逼退了三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