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 西天殿

    更新时间:2016-02-11 20:04:24本章字数:3102字

    “唉……实力,还是太弱!若非道火涉及到那诡异的道基本相,此时我可能已经将其点燃,晋入脱凡三重天了!”

    关于他那诡异的道基本相,古灯曾隐晦的提及。

    那番话让他面色凝重,不得不谨慎。

    “眼下,只有通过此法来提升实力了!”

    摇头一叹,方鸣从怀中掏出一块凹凸不平的粗糙骨头。

    此骨乃是古灯让他从食金兽身上取下的眉轮骨,足足挖了六十多块。

    那些带着锋利背刺金甲也都被他扒了下来。

    “按照大佛魔转轮天经中的法门来祭炼我第一件佛宝!”

    跳下矿坑,目光寻到一处隐蔽角落,盘膝坐下。

    将一块块食金兽的眉轮骨摆于面前,闭目孕养心神,为接下来的祭炼做准备。

    “以入圣巅峰级别的妖兽骨祭炼我的佛宝,功成后,只要不是近身搏斗,一般的入圣境我也可战!”

    “佛宝,尤其是我鬼佛一脉的佛宝,需以血开光,以魂定灵,蕴养其中的邪性。”

    “且佛宝需要不断的以纯洁的愿力结出念咒、法印烙印于其上。”

    “而这念咒需要慧根,且太过繁复,一件佛宝之上的念咒至少需加持万道之多,若是一步出错,对心神将会有极大的反噬。”

    “而法印则需要超脱佛道经义,打出自己的领悟,以此结印,难度与繁复程度却是更大。”

    “故言:非大毅力、大慧根、大缘法之人与佛宝无缘!”

    佛宝的祭炼之法在方鸣心中流淌而过。

    “佛宝,蕴众生宏愿,杀乾坤业果,临智慧觉障!”

    “鬼佛一脉,集功德与业果同修,自成阴阳乾坤法门。”

    “诸般佛只修功德,许下宏愿化尽业果,其威终究少了攻伐之道……”

    捻起一颗眉轮骨,细细的摩挲,方鸣目中精芒闪动。

    虽是粗糙,却有自然韵味流淌。

    咬破指尖,殷红的血珠滴下,将一颗眉轮骨包裹住,渐渐渗入其中,泛起红芒。

    方鸣双手合十,心神触及眉轮骨,口中晦涩的经文诵读而出。

    目中黑气渐渐腾起,邪意随心神浸染到眉轮骨上,合十的双手一撮,道道繁杂的印结打出。

    指影重叠,念咒接连不断地交织,超越万道。

    精神海的汹涌愿力倾泻于指尖,万道念咒捏成妖异的莲花念咒。

    愿力灌注,莲花缓缓成型,方鸣口中的诵经声宏大起来,响彻整个废弃的矿坑。

    心神一动,莲花念咒化作流光烙印到眉轮骨上。

    血红光华一闪,妖异的莲花绽放在眉轮骨上。

    哗啦,心神如同潮水般被抽空,灌注到莲花念咒上,方鸣气息瞬间萎靡。

    莲花栩栩如生,整个眉轮骨渐渐圆润,释放血色红芒漂浮于方鸣面前。

    “呼……万道念咒!差点没有坚持下来,呵呵,心神接近枯竭了!”

    “不曾想,祭炼佛宝竟如此艰难,果然非大毅力者不可得呐!”

    “好在,此咒并未出错,不然可就不是心神损耗这么简单了。”

    方鸣微微苦笑,脸色惨白如纸,虚汗淋漓,瘫坐在地。

    祭炼尚未一分,心神竟损耗到如此程度。

    “彼杀生者,皆度往生,著魔外无有佛心,本道何其终……”

    邪性盎然的诵经声摄人心魂,有种蛊惑人心的魔性,在废弃矿坑荡起。

    昏暗、阴冷的矿坑底部,寂然无声。

    陡然,金光万丈流转,方鸣宝相庄严,盘坐于中央。

    唯有嘴角、眉间邪气凛然,看上去特别突兀与矛盾。

    心神如同涨潮,最终完全恢复。

    轻吐口浊气,方鸣目中邪气翻腾,思索法印如何来结。

    “超脱于经文,结成感悟法印?”

    “唉,我之感悟来自经历,非是经文。”

    喃喃自语中,哀伤划过心底,自眼角溢出。

    方鸣想起父母、杨伯以及那个……她。

    “阿鸣,快走,跟着你萱姐姐走,我和你父此行为寻道而来,即使身陨亦不悔!”

    “但求不要对你萱姐姐有怨恨之心,踏实的修行,以后方家靠你了!”

    “婆婆妈妈说那么多有何用?我方家男儿当方天碎地,掌握阴阳,袖手轮回!”

    “切记,以后的路,自己走,若无路就闯出一条路……”

    “修行之路莫测,莫慌,莫弃。记住老子的话。无绝路,就逼自己到绝路,然后方可逢生!”

    “爹……娘……”

    方鸣眼睛湿润,好似在眼前漂浮的眉轮骨上看到了父母的影子。

    “生死相依,悲欣莫离。执此之念,得见咒怩。”

    嗡!一道道金色的经文自方鸣口中飘出,如同金色的树叶飘舞。

    轰然撞入了刻着血色莲花的眉轮骨,眉轮骨轻颤着绽放金红之芒。

    “嗖”

    如同有了灵性,开始围着方鸣周遭环绕。

    眉心裂开,一缕青魂飘出,钻入其中,化作一枚金红色的念珠,静静落在方鸣掌心。

    “此珠成了!还有……十七颗!”

    目光微顿,方鸣探手捻起一颗眉轮骨如法炮制。

    咬破指尖,滴血开光,手中万道念咒结出,心神抽空,念咒成。

    诵经,恢复心神,打出感悟法印,祭出念奴之魂,定灵!

    “砰”

    第二颗碎裂,心神受到反噬,方鸣咳血,眉心亦淌出血丝,气息萎靡而倒。

    许久未现的菩提叶浮在方鸣身躯上,释放万丈金芒。

    暖意流淌,如沐阳光下,方鸣醒转。

    头悬金叶,稍作恢复,便捻起第三颗眉轮骨。

    依旧是以血开光至以魂定灵……

    心神被抽空,再次诵经恢复。

    念咒结出,失败!心神遭受反噬。

    再次诵经恢复,念咒,感悟法印……

    如此循环往复,好似不知疲倦的机械重复着。

    但磨练中的收获却是显而易见的,方鸣的心神越发坚韧。

    念咒也已经不再是单一的莲花念咒,感悟法印也加入了那个让他难忘的她。

    对大佛魔转轮天经的理解也是水涨船高,让他积压已久的疑惑一扫而空。

    精神海

    黄泉池上,十八颗金红念珠散发妖异光芒,周围众多念奴围坐诵经。

    其上更是有修出地藏王本相的古灯双手合十着诵经。

    他们在为此宝加持愿力,需要持续温养,助长其中的鬼佛灵性。

    方鸣静立一旁,心神感应着自己亲手祭炼的佛宝。

    “有此宝镇压下丹田,黄泉池镇压上丹田,那么点燃道火,就无需为那诡异的道基本相忧心了!”

    “脱凡境早已稳固,却因道火之故,却连脱凡一重天都未至……”

    “在此混乱著称的寒冥幽州,与蝼蚁何异?”

    抽身退出精神海,方鸣向矿道外走去。

    用食金兽的血燃起一支火把,绕过塌陷的矿道,渐渐接近地面。

    有微弱的阳光照射进来,让他眼睛一眯,深深地吸了口气。

    “嗯?这是……血腥味?”

    浓浓的血腥味钻入鼻孔,让方鸣眼角一颤。

    “吼………”

    “杀!”

    兽吼声与厮杀声混在一起,震动这片大地。

    “难道我之前的猜测是真的?”

    方鸣一怔,心底寒意腾起,迈出的脚步撤回。

    回头望了望昏暗潮湿的矿洞,待在此地月余,那种压抑与阴沉让他感到烦闷。

    “出去吧,不经历阴谋诡计,不沾染腥风血雨如何能成长起来?”

    “何况爹娘等着我去救,不然连闯无尽死域的资格都没有!”

    “方家男儿,当沐浴战血,筑白骨山,方天碎地,登顶巅峰!”

    目中战意腾起,将手中的火把随手丢掉,方鸣大步走向出口。

    红日西垂,天际如同被泼了血色的墨,渲染得整片栖凤山脉充满了肃杀的气氛。

    喊杀声震天,兽吼声动地。

    一名名妖娆的强大女子悬浮在空中,周遭燃烧着血红烈焰,在与御兽虚空的众修厮杀。

    那浩荡的法力碰撞炸开,虚空一阵扭曲,天地间的能量被引爆,于双方战斗之地出现一个巨大的蘑菇云。

    狂暴的能量肆虐,冲击得大地上树木折断,飞沙走石……

    未能御空的低级修者在这股气势下被抛飞,四下散落。

    更有伤势重者直接爆碎,化为团团血雾。

    方鸣被这股暴虐的波动震得不住后退,在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沟。

    “是食金兽!”

    身子后仰,跌落在一堆碎尸之中,望着天际一个个修者脚下踏着的妖兽,方鸣心中的震撼久久难以平复。

    “嗯?这是?”

    目光微闪,从身旁红鸾殿女弟子的碎尸中捡起一枚骨牌。

    “红鸾殿,赵雨薇?此牌是……身份令牌?”

    “那么……”

    方鸣目中精光一闪,从一具男性碎尸旁捡起一枚骨牌。

    “西天殿,陈默?呵,果然!”

    脚下一踏,下丹田充盈的玄力爆发,方鸣身子一掠,冲入了战圈。

    双臂伸展,拳头裹带金光冲着红鸾殿的女弟子肆虐而去。

    “哈哈,红鸾殿的臭婊子,平时装得那么清高,背地里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云端,一个身穿金袍的年轻英武男子仰天大笑,周身刺目的金光弥漫,如同一轮骄阳。

    他脚下踏着巨大的食金兽,此兽比方鸣先前所见的更为强大,金甲背刺上缠绕着金色的闪电,身上弥漫着浓郁的凶煞。

    “西天殿的小崽子嘴巴放干净点,别以为有了兽神殿那老畜生的帮助,你们就能夺得此矿!”

    “妖族不乏城府深沉之辈,当心与虎谋皮,最后连骨头都剩不下,把你们西天殿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