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 圣葬

    更新时间:2016-02-14 16:31:42本章字数:3034字

    宏伟的宫殿群被山腰蒸腾的雾气遮掩,若隐若现,如同神仙居所。

    在朝阳的辉映下,气势磅礴的宫殿群染上金色光辉,宛若伫立在凡间的天宫。

    没有人会相信如此人间仙境般的地方,不久刚刚结束一场残酷的惊天大战,尸横遍野。

    巨大的殿堂中,朵朵红色火焰如同精灵般跳动飞舞,环绕着一众妖娆的美艳女子。

    “雪儿,此次虽说你和林天涯皆是代师征战,但实际意义不亚于为师和那老家伙一战!”

    “莫灰心,若非有兽神殿相助,结局定不会如此,我殿也不会死伤惨重!”

    “那个秘密他们竟然早已知晓,是为师太天真,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了。”

    如同鸾凤轻吟,满身赤霞的中年美妇沐浴在一片火光中,衣袂飘动,宛若鸾凤展翅。

    “师尊放心,此行弟子有信心让林天涯有来无回,并夺得圣藏。”

    红鸾殿神女凰雪凤目闪过强大的自信,妖娆的身段凹凸有致,盈盈起身,直视美妇的双眸。

    “雪儿?难道……”

    美妇听之,激动起身,殿堂内顿时化作火焰的海洋,强大的气息肆虐席卷。

    “不错,有他与诸位师妹协助,弟子不日即可重回巅峰!”

    ……

    红鸾殿后山。

    方鸣气息悠长,吞食天地精华,炼精养气,锤炼肉身根基。

    嗡!脑后出现一轮金红色的大日缓缓转动,万丈光芒洒下,普照方鸣周身。

    “时辰到了!”

    真的像是一位火中走出的精灵,凰雪莲步轻摇,走到方鸣跟前,身姿摆动间,魅惑众生。

    “今日完功后,我想下山一趟。”

    方鸣睁开双目,其中有日月沉浮的骇人景象,透出的气息碎裂身前虚空。

    凰雪好看的眉头皱起,不禁红唇轻启。

    “你点燃道火不久,境界尚不稳定。我们的道基本相能够交融,相辅相成,于你稳固道基,温养道火有益。”

    “你想多了,我就是单纯的下山看看。”

    “走吧,先为你疗伤。”

    方鸣淡淡说了句,朝楼阁走去。

    盘坐在红玉蒲团上,二人缓缓闭目。

    “力排众议,保下我性命,且得到殿主许可,此事恐怕不止疗伤如此简单。”

    在心底喃喃一句,哗哗潮水声响彻楼阁,方鸣的道基本相释放出来。

    血色的大海无边无际,席卷翻涌,血雾腾腾。

    一座散发刺目金光的金色宫殿在其上高悬,威震苍穹,势压山河。

    正是血海翻涌,金殿东升。

    “吟!”

    嘹亮的长吟划破天际,雷霆与风暴交织,传出惊天轰鸣。

    青色的天幕压盖下来,日月星辰隆隆转动,碾压万古星空。

    一头血凰展翅击天,翼斩日月,星辰尽皆炸开,但血凰也喋血星空。

    此乃凰雪的道基本相,血凰击天。

    不难看出,此相有缺!

    有击天之名,而无击天之势,落得喋血结局。

    轰!一片波涛汹涌的血海席卷过来,其上璀璨的金色光团炸开,金色的宫殿横空升起,出现在青色的天幕下。

    却是方鸣的道基本相与凰雪的交融在了一起。

    陡然,血海剧烈翻滚沸腾着,如同被熬煮,蒸腾的血雾漫天卷动,从中冲出一头血凰。

    血凰冲天而起,托起金殿,展翅击天。

    双翼割裂星空,拍击之下,星辰簌簌而落。

    呼!光洁的眉间血凰印记如欲滴血,近前的方鸣感到一股难忍的灼热。

    睫毛轻颤,凰雪幽幽醒转,凤目盈满惊讶与激动。

    “唔,竟恢复到八成了,是你实力提升的缘故么?”

    “可能吧。”

    心神消耗过甚,脸色惨白,方鸣点头,起身走出阁楼。

    “明日你不是要下山吗?届时我跟下面知会一声。”

    “多谢!”

    方鸣走后,紫红色的妖媚身影出现在阁楼上。

    “神女殿下,此子杀我殿众多弟子,当日你为何要阻我杀他!”

    “恐怕不只是为了修复伤势吧?!”

    凰雪闭目不语,娇躯红芒流转,温养着受损的道基。

    “呼……殿下,此子原是矿奴,听师妹说,他能破开我殿禁制,动用玄力。”

    “而且,以脱凡境初期能在食金兽口下逃生,青青认为,他必定身怀大秘密。”

    看到凰雪的反应,青青美眸闪过阴沉,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把话说完。

    “你应该明白,这是师尊的意思。”

    凰雪淡淡回应。

    “可是……那好吧,打扰殿下修行了,青青告退。”

    青青一怔,对上凰雪睁开的眸子,面带苦笑着退了出去。

    “呵,果然有事瞒着我,第二天才?终究只是第二啊!”

    青青回首看了眼阁楼,狭长的美眸一眯,怨毒之芒闪动。

    ……

    “鬼佛典藏有言:世间六道,天、人、畜生、修罗、饿鬼、地狱。”

    “六道为基,囊世间万相,皆因道生,方生方死,通众生之门,了诸般业报。”

    “众生万灵,肉身为城。开自身之门,成有为之法,方可万法通玄。”

    山脚下,飞瀑旁。

    细细揣摩着大佛魔转轮天经,方鸣周遭金色光圈环绕,宝相庄严,神圣异常。

    他在思索以后的路,实在是鬼佛传承太过诡异,让他不得不谨慎而行。

    “脱凡境,主修道火和道基本相,然我之道不同,须增肉身,成金刚宝体。”

    “那么,此力不归下丹田,当归本体,养炼肉身。”

    “肉身筑城,城大门开,门门通六道,道道通天。”

    眸子发亮,精光爆闪,方鸣感到一种茅塞顿开的舒畅感,心神如同江水决堤,汪洋肆恣。

    眉心裂开,强大的撕扯之力涌动,引得一股大风吹来,卷起滚滚碎石。

    阴风阵阵,呜咽而来,天色瞬间阴暗。

    宏大的诵经声隆隆响起,神圣与庄严中又裹带着邪意。

    方鸣脑后出现金红色光轮,一幅幅震撼人心的画面随光轮流转。

    虚无中出现血海,吞没众生万灵,腐蚀万古星空。

    金钵横空而来,带着古僧、佛陀的吟唱,将无边血海一举摄入。

    赤龙头悬烈日,焚天煮海。金鹏搏击长空,爪碎星辰。

    一个个妖族大能扑出,出手伐天,带着惨烈万分的气息,遍及整片星空。

    这实在惊人,出现在一个脱凡境修者身上,太过不可思议。

    “万相皆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方鸣轻轻自语,脑后出现的画面开始颤抖。

    “砰砰”金红光轮隆隆转动,碾碎诸般景象。

    “弟子古狱,拜见教祖!”

    “弟子古冥,拜见教祖!”

    “………”

    此次下山度化亡魂,终于出现了教徒,足有十八名。

    “世间总会有好人,无论身在何地,善心不改,本性难挫!”

    嘴角勾起温润的笑意,方鸣身上肆意着琉璃宝光。

    “轰隆”如百川归海,浩荡的愿力洪流被方鸣牵引着,小部分灌注下丹田,其余全部充斥全身。

    肉身开始出现膨胀感,溢出彩光,挂着瑞霞,弥漫出氤氲雾气,只露出一双邪意凛然的眸子。

    宝光流转,肌体粲然如烈日,滚滚愿力冲击、锤炼,方鸣的肉身根基越发雄厚。

    就像是筑造一座城池般,唯有深厚扎实的根基,才能建造出高大巍峨的城。

    血液哗哗流动,宛若奔腾的江河,方鸣的肉身根基处于不断的增长中。

    一道粗大的血气冲宵而起,如惊涛拍岸,崩碎穹顶的云朵。

    血虹贯日!

    这是肉身强大到一定地步的表现。

    头顶一轮金红大日跳了出来,隆隆转动间,漫天的天地精气被灌注到方鸣体内。

    嗡!身体轻微的颤抖,方鸣缓缓睁开双目。

    “脱凡五重天,提升了两重……”

    “师尊,这……夺天地造化?!这该是何等霸道的功法才能做到的?!”

    静静立于梧桐古树的巨型树冠上,红鸾殿主和凰雪二人凤目圆瞪,极度震惊。

    “呼……雪儿,我们都看错了呐!此子必定来自那些地方,也唯有那群人……”

    轻吐口气,红鸾殿主平复了下心情,幽幽一叹。

    “那此次圣葬之行是否需要改变计划?”

    “不必!该让他知道的让他知道便可,姿态不必放低!”

    ……

    苍穹间渐起暮色,红日西落,星辰稀稀散落。

    目光平淡,双手背负,方鸣直视眼前之人。

    “呵,凰雪,你倒是会享受啊!”

    “你以为这是去游玩?还要带着男宠侍候?”

    一身黄袍,满身傲气,林天涯无视方鸣,对着凰雪冷笑道。

    “嗯?”

    方鸣双目一瞪,凶戾的煞气呼啸。

    “实力不高,脾气倒是不小!”

    林天涯眸现阴冷,对着方鸣曲指一点。

    空间爆碎,一杆金色长矛呼啸而至,直刺方鸣眉心。

    虚空嗡鸣、震颤,好似不堪重负。

    金红光芒炸开,方鸣脸色苍白,险险避开。

    嘭!金色长矛刺穿山体,带起乱石崩天的巨响。

    “咦?躲过了?”

    林天涯和身后一名金甲男子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凰雪则是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

    双手掐印,化月华为弓,聚星光为箭。

    嗖,天地黯然失色,唯有流星般的箭芒璀璨夺目,铺天盖地的射过来。

    “哼!”

    方鸣一声冷哼,头上一道虚影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