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万丈金芒

    更新时间:2016-02-29 16:05:18本章字数:3022字

    这些妖兽大如牛,状如鳄,身披背刺金甲,四肢粗壮,头尖,钢牙如匕。

    动辄凶气弥漫,血煞在周遭环绕,强悍的凶威挤满整个矿洞。

    “冷静!冷静!爹娘还在等我去救,刘家尚未灭!还有……她,与她还未清算!”脸上阴晴不定,方鸣掌上寒芒吞吐。

    “轰嚓”

    近前的一头食金兽背刺交织出电光,化作球形闪电悍然冲向方鸣。

    如同雷鸣在耳畔炸响,刺目的白光爆开。

    让方鸣短暂失明,惊慌中积蓄已久的愿力爆发,拳头如同雨点般砸出。

    拳影重叠,交织出一座金色的大钟虚影横于身前,但转瞬就被暴虐的球形电芒炸的粉碎。

    噗!一口心血咳出,球形闪电击碎大钟虚影,余势不减轰在方鸣胸口。

    咔嚓!全身骨骼从胸口碎裂蔓延向全身,方鸣通体焦黑,鲜血淋漓,狠狠地砸入岩壁中。

    电芒在背刺上滋啦啦的闪耀,狭小猩红的眸子闪着浓浓的戏谑。

    四周密密麻麻的食金兽好整以暇,显然没把方鸣放在心上。

    又是一头食金兽上前,背刺电芒开始闪耀……

    “啊……噗……”戏谑之色映在眼底,方鸣怒火中烧,血气上涌,又是一口血喷出。

    焦黑的脸上,眸子暗淡下去。

    食金兽摇头晃脑,一步步的临近,想要好好享受这种猎物死前的挣扎。

    然而,一道虚影已方鸣头顶飘出。

    身披幽暗袈裟,一手捻握颅骨念珠,脑后金色光圈轮转,挥手甩出颅骨念珠砸向食金兽。

    念珠带着红光放大,上有千钧之势,那头食金兽眸中戏谑未散,便被砸成肉泥。

    刺目的佛光普照,念珠爆开,化为九粒泛着妖异红芒的巨大头颅,飞向矿洞的其他食金兽。

    “吼!”

    “吼吼吼!”

    食金兽凶性爆发,悍不畏死的冲上前来。

    然而……

    妖异红芒闪动,食金兽撞上念珠头颅,一个照面便被砸的粉碎。

    终于……

    “吼……”

    吼声很绵长,带着迟疑,以及一丝畏惧,一大波食金兽渐渐退出了矿洞。

    “我教大乘,净土往生,咒!”

    古灯双手合十,九颗泛着红芒的头颅念珠带着缕缕兽魂飞回,缠绕在古灯腕上。

    古灯目中黑气上涌,缕缕兽魂争先恐后的钻入他七窍。

    脑后的金色光轮更加凝实,旋即化作一抹流光没入方鸣眉心。

    “教祖,此中前后留待弟子解释,眼下还是先行修复伤势为重!”

    方鸣目中浓浓的迷惑茫然淡去,身躯颤抖着闭上双目。

    两千多名念奴齐齐诵经,浩荡的愿力浓郁成实质,快速渗入方鸣干涸的肉身中。

    暖意渐生,在体内流淌、蕴养,损伤的肉身根基,被温和的玄力滋润,得到了恢复。

    断骨被接上,伤势被抹平,碎裂的皮肤蜕下老皮,焦黑尽去。

    ……

    昏暗、冰冷是矿洞唯一的主题,方鸣在其中缓慢的摸索。

    兽爪痕迹遍布,整个太刚岩内部被掏空,其中的上品玄晶被横扫一空。

    “嗯?”

    方鸣眉头紧锁,疑惑的望向来时的方向。

    血雾因矿道坍塌而密闭无法散去,食金兽的碎尸遍布。

    “不对,数量如此之巨的玄晶不可能全部被食金兽吞食,那么……”

    方鸣一愣,寒意在心底滋生,通体冰冷。

    “不行,此事有蹊跷!食金兽主要以奇异金属为食,虽玄晶亦在其食物范围,但也不可能吞食如此之多!”

    “如此……可这些食金兽每头皆可战入圣巅峰而不败,应该不会是那种情况的!”

    方鸣甩甩头,息掉心中那不切实际的猜测。

    静静地看着空旷、凹陷的巨大矿坑,神色略带游离。

    “按古灯之前所说,他的出手也有限制,此次强势出手也是那两千多名念奴生前业果积蓄所致,并非能一直助我对敌。”

    “唉……实力,还是太弱!若非道火涉及到那诡异的道基本相,此时我可能已经将其点燃,晋入脱凡三重天了!”

    关于他那诡异的道基本相,古灯曾隐晦的提及。

    那番话让他面色凝重,不得不谨慎。

    “眼下,只有通过此法来提升实力了!”

    摇头一叹,方鸣从怀中掏出一块凹凸不平的粗糙骨头。

    此骨乃是古灯让他从食金兽身上取下的眉轮骨,足足挖了六十多块。

    那些带着锋利背刺金甲也都被他扒了下来。

    “按照大佛魔转轮天经中的法门来祭炼我第一件佛宝!”

    跳下矿坑,目光寻到一处隐蔽角落,盘膝坐下。

    将一块块食金兽的眉轮骨摆于面前,闭目孕养心神,为接下来的祭炼做准备。

    “以入圣巅峰级别的妖兽骨祭炼我的佛宝,功成后,只要不是近身搏斗,一般的入圣境我也可战!”

    “佛宝,尤其是我鬼佛一脉的佛宝,需以血开光,以魂定灵,蕴养其中的邪性。”

    “且佛宝需要不断的以纯洁的愿力结出念咒、法印烙印于其上。”

    “而这念咒需要慧根,且太过繁复,一件佛宝之上的念咒至少需加持万道之多,若是一步出错,对心神将会有极大的反噬。”

    “而法印则需要超脱佛道经义,打出自己的领悟,以此结印,难度与繁复程度却是更大。”

    “故言:非大毅力、大慧根、大缘法之人与佛宝无缘!”

    佛宝的祭炼之法在方鸣心中流淌而过。

    “佛宝,蕴众生宏愿,杀乾坤业果,临智慧觉障!”

    “鬼佛一脉,集功德与业果同修,自成阴阳乾坤法门。”

    “诸般佛只修功德,许下宏愿化尽业果,其威终究少了攻伐之道……”

    捻起一颗眉轮骨,细细的摩挲,方鸣目中精芒闪动。

    虽是粗糙,却有自然韵味流淌。

    咬破指尖,殷红的血珠滴下,将一颗眉轮骨包裹住,渐渐渗入其中,泛起红芒。

    方鸣双手合十,心神触及眉轮骨,口中晦涩的经文诵读而出。

    目中黑气渐渐腾起,邪意随心神浸染到眉轮骨上,合十的双手一撮,道道繁杂的印结打出。

    指影重叠,念咒接连不断地交织,超越万道。

    精神海的汹涌愿力倾泻于指尖,万道念咒捏成妖异的莲花念咒。

    愿力灌注,莲花缓缓成型,方鸣口中的诵经声宏大起来,响彻整个废弃的矿坑。

    心神一动,莲花念咒化作流光烙印到眉轮骨上。

    血红光华一闪,妖异的莲花绽放在眉轮骨上。

    哗啦,心神如同潮水般被抽空,灌注到莲花念咒上,方鸣气息瞬间萎靡。

    莲花栩栩如生,整个眉轮骨渐渐圆润,释放血色红芒漂浮于方鸣面前。

    “呼……万道念咒!差点没有坚持下来,呵呵,心神接近枯竭了!”

    “不曾想,祭炼佛宝竟如此艰难,果然非大毅力者不可得呐!”

    “好在,此咒并未出错,不然可就不是心神损耗这么简单了。”

    方鸣微微苦笑,脸色惨白如纸,虚汗淋漓,瘫坐在地。

    祭炼尚未一分,心神竟损耗到如此程度。

    “彼杀生者,皆度往生,著魔外无有佛心,本道何其终……”

    邪性盎然的诵经声摄人心魂,有种蛊惑人心的魔性,在废弃矿坑荡起。

    昏暗、阴冷的矿坑底部,寂然无声。

    陡然,金光万丈流转,方鸣宝相庄严,盘坐于中央。

    唯有嘴角、眉间邪气凛然,看上去特别突兀与矛盾。

    心神如同涨潮,最终完全恢复。

    轻吐口浊气,方鸣目中邪气翻腾,思索法印如何来结。

    “超脱于经文,结成感悟法印?”

    “唉,我之感悟来自经历,非是经文。”

    喃喃自语中,哀伤划过心底,自眼角溢出。

    方鸣想起父母、杨伯以及那个……她。

    “阿鸣,快走,跟着你萱姐姐走,我和你父此行为寻道而来,即使身陨亦不悔!”

    “但求不要对你萱姐姐有怨恨之心,踏实的修行,以后方家靠你了!”

    “婆婆妈妈说那么多有何用?我方家男儿当方天碎地,掌握阴阳,袖手轮回!”

    “切记,以后的路,自己走,若无路就闯出一条路……”

    “修行之路莫测,莫慌,莫弃。记住老子的话。无绝路,就逼自己到绝路,然后方可逢生!”

    “爹……娘……”

    方鸣眼睛湿润,好似在眼前漂浮的眉轮骨上看到了父母的影子。

    “生死相依,悲欣莫离。执此之念,得见咒怩。”

    嗡!一道道金色的经文自方鸣口中飘出,如同金色的树叶飘舞。

    轰然撞入了刻着血色莲花的眉轮骨,眉轮骨轻颤着绽放金红之芒。

    “嗖”

    如同有了灵性,开始围着方鸣周遭环绕。

    眉心裂开,一缕青魂飘出,钻入其中,化作一枚金红色的念珠,静静落在方鸣掌心。

    “此珠成了!还有……十七颗!”

    目光微顿,方鸣探手捻起一颗眉轮骨如法炮制。

    咬破指尖,滴血开光,手中万道念咒结出,心神抽空,念咒成。

    诵经,恢复心神,打出感悟法印,祭出念奴之魂,定灵!

    “砰”

    第二颗碎裂,心神受到反噬,方鸣咳血,眉心亦淌出血丝,气息萎靡而倒。

    许久未现的菩提叶浮在方鸣身躯上,释放万丈金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