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 堪破

    更新时间:2016-02-21 22:41:13本章字数:3028字

    次日,天还未亮,姜笑就随姜伯上路了。

    姜笑一步三回头,满脸不舍的望着身后的忠义侯府,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然而,随着姜伯还没走出两里地,泪水就啪嗒啪嗒的连连掉了下来。

    最后,那种不舍的情绪越发的浓郁,姜笑没忍住‘哇’得一声大哭了起来。

    看得姜伯苦笑不得,连连在心里感叹:“笑公子尽管早慧,应变能力很容易让人忽略年龄,但毕竟还是个三岁半,还没离过家的小娃儿而已!”

    “哇哇哇……呜呜呜……姜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不要离开娘,不要!呜呜……”姜笑一只小手牵着姜伯的袖子走着,一边嗷嗷大哭着。

    弄得姜伯倒是一阵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干瞪着眼,不停的跺脚叹息着。

    已经离姜笑越来越远的忠义侯府里,芷云夫人的厢房内,芷云夫人梨花带雨,拿着手帕捂着嘴轻声的啜泣着。

    儿行千里母担忧,她原本以为这个小儿子怎么也能陪在她身边几年,没想到在这么小的年龄就离家了!

    想当初,大儿子也没有过如此早就离家,这下两个儿子都走了,她的心里一下子就空落落的了。

    她一个妇人,一个人留在这等鱼龙混杂的上京城,可谓是必须要如履薄冰,事事要考虑周到,不然又如何在此等水深火热的环境中让偌大的侯府屹立不倒。

    却说,此刻姜笑依旧抽泣着,心中填满了悲伤和不舍的情绪。

    突然,姜笑好像想到了什么,小手擦了擦眼泪,抬起头问了姜伯一句:“诶,对了,姜伯,我们这是要去哪?”

    姜伯:“……………………………………”

    刚才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惨的是谁,怎么突然就好了呢。

    好吧,老夫佩服你的心理素质,然而老夫却不得不无情的鄙视你的眼光!

    要去哪都不知道,这到外边该怎么混呐。

    姜伯知道,这娃的本性又犯了,遂深吸口气,缓缓说道:“然而………我也不知道!放心吧,姜伯带你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

    “呃……这个,原来姜伯你也不知道啊!那还装什么老江湖!切……”姜笑微微一愣,随即不屑的鄙视道。

    姜伯:“……………………………………”

    姜伯真是太无语了,此刻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因为,他惊讶的发现,他居然被鄙视了,被一个三岁半的小屁孩儿鄙视了!

    虽然他是自己家的小公子,但还是个小屁孩儿!哼,居然鄙视老夫!

    他脑海里此刻突然浮现出一句特别应景的话:“这瓜娃子,说话怎么那么讨厌呢!”

    这是整个上京城达官贵人对姜笑的评价!

    “没前途,连个目的地都不知道,姜伯你确定你没有逗我?!”姜笑一脸的嫌弃。

    “卧槽,瓜娃子你还嫌弃我?!还懂不懂基本的礼貌了?哈?”姜伯吹胡子瞪眼的,一脸大怒道。

    他唾沫星子飞溅,连瓜娃子都骂了出来,可见有多么愤怒。

    他可是第一次被人鄙视,而且还不止,鄙视后还有嫌弃!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当年,老夫和你父亲征战四方,醉卧沙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现在,老夫要带着你逃离是非之地,避免那些大族把你当作一个小猴子来研究,你却还要鄙视老夫!哼!”姜伯大袖一甩,把姜笑抖开,指着一脸呆愣的姜笑大喝道。

    “嘿,姜伯,你说这些话的目的,无非是想要强调我不懂礼节。然而这样一来你就掩盖了你自己搞不明白我们到底要去哪的问题!不知道去哪,我怎么放心的把自己的安危托付给你呢?常言道:礼数诚可贵,节操价更高,若为生死故,二者皆可抛啊!所以,我的行为不就很正常了吗?话说回来,姜伯啊,以前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挺能转移话题的嘛!”姜笑斜着眼看向姜伯,故意拉长声调,一副我早看穿你的模样。

    “你这个瓜娃子!哼!”姜伯被姜笑一番话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气都不顺了。

    “姜伯,姜伯,您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气大伤身呐,您何必跟我一个三岁小屁孩儿置气呢?不值得呀!再说了,我也是怕旅途烦闷无聊,找点乐子呀,开个玩笑而已!您别介怀!”姜笑一脸慌张的小跑过去,急忙为姜伯抚了抚背顺顺气。

    “笑公子,开玩笑也要有个度,还好是老夫,要是换了别人,早跟你急眼了!”姜伯听姜笑这么说,脸色缓了缓,轻声说道,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味。

    “我知道,要不是姜伯这样脾气好的人,我还不跟他开玩笑呢!”姜笑小鸡啄米般点点头,随声附和道。

    “没错,是这个理!”姜伯脸色一缓,这话倒是说到他心坎里了。

    然而姜笑下一句话,他整张脸就黑了。

    只听姜笑小声的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嘟哝道:“呼,这招蛮不错呀,心情果然好多了!”

    “这瓜娃子……”姜伯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但觉泪流满面。

    “好了,好了,姜伯咱们走吧!”姜笑一把牵住面色漆黑的姜伯的袖子,迈着大步就往前走。

    “笑公子,你慢点,先别着急走,天还没亮呢!我先跟你说下此行的计划!”姜伯深吸口气,努力的告诉要淡定,要冷静。然后,挤出一个很温和的微笑,叫住了闷头疾走的姜笑。

    “啊?对了!还不知道去哪呢!姜伯都怪你,居然转移话题?!”姜笑步子一停,恍然大悟,而后瞪着大眼睛就像一只愤怒的小老虎。

    一副本宝宝很生气,很愤怒的样子!

    姜伯再次深深的一口气,很久很久才把心境平复下来:“笑公子,我们此行的首个目的地乃是横贯整个大齐王朝疆土的齐连江!然后,自齐连江中游,逆流而上直达齐连江源头之处的断界湖!那个地方是吾辈命修映照自身命魂,得见自身缺陷的圣地!所以,侯爷和齐皇打算让你到那个地方去检查一下九轮血阳的问题!”

    “哦!”姜笑点头,哦了一声,一涉及到九轮血阳的问题,姜笑的情绪明显变得很低落。

    “嗡”

    “笑公子,抓紧了!”姜伯一跺脚,一方散发着扭曲波动的场域猛然撑开,大地随之荡起滚滚烟尘。

    一老一小化作幻影,倏然消失。

    在二人离去之后。

    却是不远处一座小树林中,走出五个青衣大汉。

    为首一个,一脸的横肉,太阳穴突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全身肌肉隆起,身材高大雄奇,看上去孔武有力,且其后背之上,背着一柄黑铁大剑,使之看上去更加的威严。

    身后的四人好似其下属一般。

    “左护法!竟然真的是姜天的小儿子!”左边的一位下属眼中闪过一股精光道。

    背剑男子左护法点点头,双眼眯起道:“据传,此子初生时,正值姜天奉命远征大燕王朝,在经过王屋山之时,涉险采摘稀世宝药冰兰雪莲!故在三岁之龄就有如此身高!此次他能凝练九轮血阳,此药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左护法,我蛟龙一族,不惜千里迢迢的来这小小的大齐王朝,就为了那九轮血阳?!”右边一个下属不解道。

    “是啊,左护法!我蛟龙一族修命修的是纯体魄力量!根本用不到什么血阳,什么骨罡,什么命府!也不知道至尊怎么想的,让我们跋山涉水来此小国!”又一个也是很不解。

    “嗯?竟敢质疑至尊的法令?!你一条小龙,离开了龙族就敢不听至尊,敢质疑至尊了?”左护法沉声怒道。

    “属下不敢!”四个下属连忙单膝跪地道。

    满脸横肉的左护法冷哼一声,长叹道:“同是蛟龙一族,本护法自然明白你们心中所想。只是此事涉及太广,不该问的你们就不要问!难道你们不知道,那些大族扎入大齐王朝的探子如我蛟龙一族般,都以各种途径将姜笑那个小豆丁凝练九轮血阳的消息传至族中!还没看出来,此事已经在整个大澜疆域掀起了大震动吗?真是不长心眼!”

    “我等知错!左护法教训的是!还请左护法息怒!”四个下属低下头恭声道。

    “好了,都起来吧!”左护法满脸横肉一抖,冷声道。

    “只是,左护法,属下还有一事不明!”一位下属面带疑惑道。

    左护法:“说!”

    “属下不明白,为何刚刚那两人路过时,为何不出手啊!”

    满脸横肉的左护法深吸口气道:“因为那个老的,他叫姜穆!”

    “什么?那个人族和夔牛一族产下的后代?!姜穆!”

    “不错!你没有听错!就是他!曾经姜天从夔牛一族救出的绝世命修姜穆!”蔡将军沉声道。

    “嘶”一众下属尽皆倒吸一口冷气。

    “要不是他在夔牛一族被折磨那么多年,身体留下严重的隐疾,就我们这些人,还不够他塞牙缝!”左护法一字一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