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 阴谋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6-02-26 23:30:30本章字数:3125字

    从中午一直折腾到了晚上,姜云和姜伯才心累的拖着衣衫褴褛,已经不堪折磨而晕死过去的刺客走出了姜笑的小房间。

    “带走,先关到柴房吧,一会好好审问他!”姜云面色一正,对着屋外已经守候多时的几名守卫冷声吩咐道。

    “是!大公子!”两个守卫站出来,接过软趴趴的刺客,恭敬的沉声应道。

    姜云点点头,同姜伯走了几步后,二人下意识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房间,脚步一停,顿时感到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

    “吱哑”

    却见,房间门被推开一条缝,探出了一个贼头贼脑的小脑袋,随后一只小脚轻轻的跨了出来。

    姜伯与姜云对视一眼,皆是面色一黑,特别无语,只是在心里默默道:“刚刚不是说被吓到了,要睡觉么,这又是要干嘛呀?”

    姜笑蹑手蹑脚的跨出了门后,小脑袋到处张望,突然他脑袋一顿,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到了正惊愕的看着他的姜云和姜伯,贼兮兮的大眼一呆,马上变得委屈无比。

    “小笑,你这是要干嘛?你不是说受到了惊吓要睡觉吗,怎么又出来了?今天刚发生这种事,外面不安全,你还是先回房间休息吧!哥哥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在你房间四周守着,你安心去睡,不必担心有坏人来!”姜云看着目露委屈之色的姜笑,拍了拍额头,尽量让自己冷静一些,随后指了指身后站着的几位魁梧的侯府守卫,对着姜笑微笑着说道。

    他今天真是见识到这个弟弟调皮捣蛋的一面了,以前他在军中不常归家,所以并不太了解这个弟弟,今日要不是有那个刺客来刺杀姜笑,他怀疑他仍然不会知道姜笑是如此的人小鬼大!

    “不是的呀!哥哥你不知道,小笑今天真的是被吓到了,所以,都不敢一个人睡了呢,我现在是要去找娘亲睡,不然是睡不着的!”姜笑小嘴一撇,摇了摇小脑袋,大眼很无辜的说道,表示自己不是乱跑,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样啊,不过今天娘亲一群贵妇人忙着去宫里聚会了,要到很晚才会回来。要不你跟哥哥睡吧!”姜云对上这个小弟,真是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因为这种小孩子的逻辑,他真的是跟不上啊,太令人无语了!

    “呃,还是不了吧,咱们两个大男的,睡一个房间?这样很不好!!”姜笑严肃的小脸一绷,一本正经的的答道,而且说完后还摇了摇头。

    “好了,哥哥晚安,我回屋睡觉了,那个坏人真可恶,差点吓死宝宝!”姜笑不等姜云说什么,摆了摆小手,小身子一扭,屁颠屁颠的回房去了。

    这直看的姜云一愣一愣的,只能呆呆的站在门外,都不知道作何回应了。而一旁的姜伯则已经从无语中跳了出来,不断的捋着花白的长须,目中精光连闪。

    “姜伯,原来在房间里的时候,你为何阻止我继续追问,是有什么发现或者猜测吗?”

    姜云把姜伯请到了自己的房间,落座上茶后,轻声问道。

    “大公子,笑公子真的不简单呐!我只提醒你一句,你就明白了。你刚刚啊,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那个刺客的境界!”姜伯饮了口茶,摇头笑着说道。

    “嗯?对啊!那个刺客是……开了五府的命府之修!可是小笑才三岁,连元血境入门都不算。二者根本不在一个生命层次。按理说,即使有父亲的暗手防护着,那刺客也不至于被整得那么惨!而且看样子,小笑好像并没有被刺客碰到!”姜云一愣,一拍额头,而后反应过来,暗暗分析道,但却是越说自己越是震惊。

    “而且,我还要说的是,侯爷的暗手是被动激发的呢?”姜伯老眼一眯,放下手中的茶盏,继续说道。

    “哦?此话怎讲?”姜云浓眉一挑,很是不解的问道。

    “大公子或许不知,侯爷当年为压制住天心体的魔性,不惜孤身前往王屋山去采冰兰雪莲,而那暗手也是在采回莲后布下的。当时,侯爷以大手段化开雪莲,冻住天心之脉,而那暗手也随之隐藏在了笑公子的血液中,不到生死时刻不会爆发。因此,这暗手是被动激发那一类型的。”姜伯目光灼灼,看着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的姜云,缓缓分析道。

    “所以,姜伯的意思是,父亲在小弟体内布下的暗手并没有被激发。而姜伯之前所说只是一个顺着小弟的情况的一句应对之词!”姜云听懂了姜伯的意思,可越是这样,他的眉头就皱得越紧,面色越发凝重。

    “不错,大公子刚才也说,刺客并没有碰到笑公子的身体,当然也就不存在暗手被激发的事了!所以,我才说笑公子真是不简单啊!而且,笑公子应该有着自己的小秘密!”姜伯看着面沉如水得姜云,目光炯炯,他自然知道后者在想什么,当然他也不打算卖关子,于是继续说道:“总之,通过这种种迹象表明,笑公子应该是有高人帮助,否则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那刺客的命脉锁住,剥夺了他对全身肌肉的掌控权!所以,大公子不必担心会是那种情况!”

    “什么?!高人相助!”姜云听此,一脸的震惊,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得结论。

    “对!能一瞬间将一个开了五府的命府修士制住,这种手段对实力的要求极为苛刻。所以,只能是有高手相助这一种情况!那种人物已经达到不可想象的地步,或许和侯爷的生命层次都相差无几。”姜伯端起茶盏,轻饮一口茶后,笃定的点头说道。

    “可是,这种层次的高手为何会帮助小弟,会不会有什么企图?”姜云此时也捋顺了事情的脉络,但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哈哈,大公子这是关心则乱啊,你想想,这等人物会因何去帮助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姜伯知道姜云也是过于担心的原因,所以现在一些很简单的事也要思前想后,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涉及到他的弟弟的安危。这也体现他对这个弟弟那是十分的爱护。

    “是天心体?!”姜云想通事情原委后,惊讶道。

    “是啊,因为天心体!”姜伯有些感慨的说道。

    “大公子今日想必也领教了天心体的早慧与强大的变通能力!”姜伯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以及姜笑那么点的小鬼头做的一件件令人无语的事,不禁露出难掩的赞赏之色,再次忍不住轻轻说道 :“而且,大公子也不难看出,笑公子是在那刺客被制住后才向外呼救的,也就是说,他在刺客进攻时,并没有妄动。这只能说明他知道,那时他一呼救的话,刺客会慌乱,会不择手段的疯狂对他进攻。世人皆赞叹,拥有天心体人的早慧,老夫我今日算是领教了!”

    “以我之见,那位高人看中的应该不止此点,他看中的应当是天心体那种极为符合我们命修修的逆行之意!这种意境实在是对命修之辈追求的完美诠释,比什么都重要!然后,就会有一种假设,那位高人可能有办法解决小弟的天心体隐患!”姜云目露沉思之色,跟着姜伯的思路继续分析了下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到了深夜,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那位他们臆测的高人竟会是一枚奇葩的蛋。虽然,他们的分析大部分是对的,也够惊人!但是,他们在最重要的一环没有说中,那么这一切分析只算是一种无关紧要的猜测了!

    此时,姜笑的小房间内。

    姜笑苦着小脸坐在床上,看着身前不断打转的金蛋,满脸尽是不开心之色。

    “虫虫,我不开心!外面守着那么多人,我们还怎么练功呢?而且,还不能支开,否则无法解释!”姜笑皱着眉,一只小手拄着脑袋,苦恼的说道。

    “咝咝”金蛋在床上一蹦一跳,也很焦急的回应。

    “咦?虫虫,你现在不是长大了点吗?有没有可以不打拳就能修行元血境的方法呢?”姜笑突然眼睛一亮,一把抱住金蛋期待的问道。

    “咝咝”金蛋出声,表示并没有,说他简直是异想天开了。

    “什么?也对,我们命修很特殊,并不能汲取充斥天地间的能量。”姜笑歪歪脑袋,知道自己想多了。

    突然,一阵 “哗啦啦”的铠甲响动声传来,却是那些守卫要换班了。

    “诶!虫虫,机会来了哟,来,开始练功,等下一波守卫来后再停!”姜笑精神一阵,抱着金蛋跳下床去,开始了打拳。

    “呼……吸……”他不敢出声,只是暗暗一吸一呼的换气。

    守卫换了两波,然而并没有人发现这个小房间内,竟然有个幼童在通宵打拳练功。

    屋内的景色很神异,只是没有人见到,若是有人见到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震惊的合不上嘴。

    只见,房间内,姜笑的小拳头连番挥舞,身子随着拳势而走,有种行云流水的流畅感。

    并且,在他的心脏处有一点成人拇指大小的金光,随着拳势的展开,引导姜笑的全身血气,熬炼他的全身精血。

    渐渐地,一道浓郁到刺目的鲜红血光把姜笑的小身子笼罩在内,对他的身体内部进行温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