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更新时间:2015-09-04 02:54:32本章字数:1048字

    清晨六点三十,手机闹铃咣当咣当的响个不停,想去关却又偏偏放在电脑桌上,我只好不情不愿的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了。

    耳机里的歌犹自放着,陈奕迅的红玫瑰正放到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现在想来果然有道理,我痛苦的想着,一把关掉了卖力叫喊着的手机。

    穿衣服的簌簌声,起床时床架酸倒牙的吱呀作响,刷牙洗脸时牙具们互相碰撞的哐当哐当,趿拉着人字拖,人们翻箱倒柜的找出今天的课本,没有互道早安,也没有曾经流行一时的冷笑话。人们聚在一起,却又各自按自己的规划走下去,不奢望他人的理解,不在意他人的争执与否定,窃窃私语与讪笑嘲讽。迈过二十岁而健康的活在这个世上的我们,开始真正的体味到那些散漫的时间与摇摆不定的梦想是多么难能可贵。

    一缕阳光映入眼底,清澈透底,春日渐浓,冬日的霾与尘埃被春风裁了干净。穿过广场,迈过五十几阶台阶,我在图书馆找了个靠着楼梯的地方做了下来,翻着过几日要考的书,不时走神,看着上上下下的人们。教文献检索的老师带着了饭盒同另一个老师结伴走过,老师问另一人今天的早餐有没有粥,另一人说米饭的话泡着水不也可以么。那我这牙可不行,老师答到。文/革刚完,老师从学校毕业,成了留校生的一份子,这一干就是四十年,时至今日,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还在感叹虽然做了这么多年,办了这么多事,东大的图书馆和那些知名大学的图书馆还是差了太多。

    弹性力学课,老师摆弄好课件,把那本破烂的课本往桌子上一拍,我先说说上我这门课的规矩。我们仿佛接了圣旨一般,双膝下跪,诚惶诚恐的翻开书本,等着后话。首先,我要签订几个不平等条约,第一条,上课不许说话,不许玩手机,让我发现了,重修。第二条,不许旷课,被我抓到了,旷课一次,重修。当然,如果你有什么事,提前说,比如生病了,去医院,可以,拿医生诊断来,如果在床上躺着,不可以,生病怎么可以不去看医生?如果有事,有导员的假条,可以,如果是社团活动,不可以,学生学生,怎么可以不做学问?第三条,我要求的几条公式必须写在书上,被我发现没写的,重修。本来反反复复唠唠叨叨的话被他用浓重的东北口音翻来覆去的说了几遍之后,竟变得有趣可爱起来。

    比起循规蹈矩,比起为了梦想为了明天这样的断句,我还是喜欢在跑过终点之后对着每一个仍在坚持求索的人讲一点路上的风景,以及一句轻描淡写的没什么大不了的。趁着他们还年轻,还能跑,跑的很快。就应该多跌倒几次,多问问自己为什么,多被那些条条框框束缚几次,只有这样,他们中的一些人才能始终昂着头,对着这些事情说不,才能清醒而坚定的走下去,无论多少年。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