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烛光

    更新时间:2015-09-04 02:56:17本章字数:937字

    欢乐,完美,无拘无束的故事,总喜欢用一些平淡的字眼填充结尾的空白,以免读起来的时候被人嘲讽得过于轻浮。朋友之间互相讥讽的言语在外人看来是那般的不可理喻,在对方心底却装作漫不经心。所有的感觉都具有时效性。想想看,昨日的美好记忆,一时激怒的言行,因为心花怒放而手舞足蹈,对往日相敬如宾的同事说出轻浮的言语的行径。这些事情都会在过期之后反复纠葛,有始无终。

    遥远而清晰的故事没有句点的无休止的延伸过来,来不及和现状纠缠不清便拖曳着沸腾的空虚划过眼前。日子细腻的一步步走下去,毫无保留,一帧帧,一页页,吵闹不休,很多道理却还看不透彻。逐渐消弭的声音在空气中燃气炸裂般愈演愈烈的尾音无法质疑,于是乎,便反过头来质疑事件的起始,存在的合理,与内在的秩序。

    静默而神秘的瓦尔登湖已经不再静默神秘,过度解读,过度否定这些无一不彰显着对自己的过度肯定,而这些换来的不过是新一轮的吵闹清醒。如果以是否喜欢人类作为对社会价值的度量衡,那在某一个瞬间被隔断的视线是否能够看到己身的丑陋嘴脸?社会价值总是被一些人过分高估或低估,一切都无可厚非的成为形而上的心灵凭仗。即使一切都被社会同化,都无可避免的留下太多遗憾。

    寂寞的自我陶醉中,点解也只能换一句奈何。沉溺于黑暗与自我伤害,所有坚硬的核都镀上了脆化的壳,最好的伪装就是最若无其事的割裂所有善意的眼神,欢乐中毫不掩饰的觊觎一首欢歌的终结。明明没有偏假装富有,一贫如洗却还是装作腰缠万贯。这般人生的富有,不过于眼中的风景和灵魂的完整罢了。

    所有的人生都不应该是完整的,越完整便越平坦,便越趋近于扭曲的极限。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哪一本典籍记载了当初亚达与夏娃所食禁果的味道,想来应当极为甜蜜。甘甜的雨露带来希望也带来洪水的绝望,关于金矿的传言已经轰轰烈烈的过了多少个世纪,可那那双第一次看到太平洋的来自文明世界的人类的双眼却因为过于贪婪而永久合上。想来人性欲望本不会把人从神坛拉下,各种欲望相互结合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动力源泉。所以要做的并非惩戒欲念,而是要允许欲望的存在。

    一点点的欢愉,一点点的平淡,一点点的悲伤,这些佐料很好的加入了或青春爱恋,或少年热血当中,琐碎的事物在心底躁动不安,不住骚动,明媚不已。

    街头巷尾,人们交错而过,手中的烛光摇摆不定,温暖而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