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心而过,最难忘怀

    更新时间:2015-09-04 02:59:04本章字数:1282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记忆力没有少年时那般好,似乎随着心里装的事情慢慢变多,我记忆里承装的事情在慢慢变少。昨天肯定的事物今天就忘记了值得肯定的缘由,昨天闹得轰轰烈烈的美好愿景,今天就被新的愿望衬托的荒诞不经。快节奏的生活和慢节奏的反应执拗的互相拉扯着,尖锐而刺耳的嘲讽辱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于我身边发生的一切都采取着听之任之的态度,我开始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

    今年这一年过的很快,仿佛前些日子还躺在宿舍的床上调侃下铺兄弟找的女朋友,打着电话让对面的哥们带点外卖回来,大家还乐呵呵的聚在一起为某个人庆祝生日,或是在某个晚宴上觥筹交错,嬉笑打闹或是互诉衷肠。转眼间就已经迈入年关,宿舍里的人去了不同的专业,除了上课之外,平日很少遇到。我又开始孤身一人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像之前的许多年一样,对每一个人都保持着恰当的距离——既不会显得我咄咄逼人,又不会显得我过于冷漠。

    不知从什么时候学会了喝酒。记得小时候家里见酒一般是年三十,大家坐在一起,买几箱啤酒,那时候易拉罐还不是很盛行,一瓶酒大家分着倒在碗里。我坐在父亲身边,好奇着抿了一口,又苦又涩,那个时候我跟家人说,我肯定不会喝这种酒。后来的十年里我确实不会喝酒,或者说,不想喝酒。我一再的嘲讽那些酗酒的人,也刻意挖苦那些喝的宿醉来找我这找药吃的人。只是后来的后来,我发现有些难过的事,快乐的事都是不适合用文字记述下来,承载在语言之中的,有太多的事复述了一遍就失去了原本的意味,那种莫名其妙的意味。日常生活中有太多事都是一时冲动,比如说看到喜欢的衣服就要掏空腰包买下来,为了追星,花上几千块去买演唱会的头等席位,朋友之间互相说大话,互相攀比,爱人之间,最后受到伤害的人总是会说上一句没关系。那些不合理的事都会在后来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那一刹那的坚决与果断似乎随着日子渐行渐远,余下的勇气与决心,喜乐与苦悲也随着随着而来的悔恨与懊恼一并冲散。于是人们学会了遗忘,人们觉得还需要一个词来表明他们已经与过去彻底告别,于是他们还造了一个词,叫做“释怀”。

    可是即使人们能释怀生活中遇到的总总不公,不悦与不喜,可人们又该怎样去释怀生活本身呢?无论如何,生活就是我们在现实中所具现出的存在的全部,从出生的哭泣到死去的缄默,我们在这场漫长的告别中扮演着独一无二的角色,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路人甲乙丙丁的角色,那些重要的戏码都得一个人担着,无人倾诉,无人开解,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人们永远也不知道你摔的有多疼,演的有多么的心惊肉跳。这就是人生的难。难到不能忘记,难到无法释怀。

    漫长旅途中的偶遇,二层小旅馆里的插身而过,某个陌生地方与熟人的促膝长谈,人生的不如意,梦想的偏差,无论如何都要冲上去却看不到希望的机遇,一两句否定,三四句关于人间事的老生常谈,彼此的欣赏,爱恨情仇,辱骂,讥讽,人生的难。漫长的旅途没有什么归属,时间长了连心生向往都磨的一干二净。本以为都忘了,本以为可以坦然地接受,可在醉酒后,梦阑时,似曾相识处,如走火的猎枪,子弹争先恐后的夺径而出,扑向另一个中意的归处。穿心而过,最难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