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乐平静

    更新时间:2015-09-04 02:59:27本章字数:1207字

    从喧闹的都市到地广人稀的故乡有两小时的车程。出了城市,客车摇摇晃晃的开进山里。山路嶙峋。我经常坐在最后一排,紧紧攥着头顶的扶手,上下颠簸。离家还有几里地,车就摇摇晃晃的停下,司机师傅一边喊着到了,一边熄火下车,把身子藏在军大衣里面,三两步小跑跑进旁边的经销店。我们这一车人就沿着这条还算宽阔的路浩浩荡荡的出发了。我在中途离队,转走一条小路,窄而古旧,天微黑,有些寒。

    老家是十三年前建的平房,近些年来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城里,这座房子却没有卖掉,算是留个念想。父母在外工作要年末才能回来,我一人住了三两日,收拾房间,添煤生火,烧水煮饭。家里有电,手机也有信号,偏偏因为太过偏僻,没有网也没有什么便利的24小时超市。 

    夕阳把故乡的土坯房映的很红,衬着前两日降得雪,倒也喜庆。我拿着靠垫,寻了处靠窗却又没有风渗入的地方坐下。土炕的温度有些烫人,我躺在垫子上,翻着因平日太忙而一直没时间看的书籍,不多时却是被这暖意熏得有些困。索性合了书,躺在已经许久未躺过的硬邦邦的炕上,不多时就睡了过去。一觉并不长,大抵有半个小时,天将夜未夜,风有些大,吹着罩在窗户上的塑料簌簌作响,隔壁人家的犬不时的吠着,炕尾的广播里,女播音员正说着今夜的温差较大,请大家做好防寒准备。

    闲来没事就看看书,写点东西,抱怨着没有网络的日子,也写了一些曾经在这个简陋的屋子里所经历的那些回忆。房前有一口井,前几年因为地下水位降的厉害就干了,房后有一块田,这几年因为没有人常住也就荒废了。日光灯不知为何嗡嗡响得厉害,壁灯又太过昏黄。虽然有自来水,却是冰的厉害,要是洗衣服的话要掺着烧开的热水才能化开洗衣剂。

    在故乡生活没有在城市中便利,这里的人们过了九点大部分就已经睡下,来日早早的起来,有的赶集,有的做饭,吵得鸡飞狗跳。没有通宵的便利店,买些东西要走很远,买的东西也很少,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样。可是这些年来,我断断续续的走遍了全国各地,无论是城镇还是乡下,无论是千年古都还是钢铁丛林,没有一处地方给我家的感觉——喜乐平静。

    时至今日,我每年仍旧会回故乡住上两个月。一走入家门,过几日简简单单的生活,那些在外面受到的赞扬或嘲讽,都已抛在脑后。

    人活一世,不过百年,何必沉迷追求浮华与享受,待到感到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无情,才去珍惜已然拥有的一切。我们从头到尾能真正拥有的不过是我们自己,以及我们所渡过的分分秒秒。待到一切都洗礼沉淀,往事如烟,那些纠缠不休的,不住骚动的事,都渐渐平淡,化作残缺的悬念,写入生命的历程,有朝一日,编成故事,在一个又一个仲夏的夜晚,坐在榕树下,讲与后辈,代代相传,轮回不息。

    人生而平凡,追求不凡,到头来却又活的简单。这与梦想无关,与功名利禄无关。只是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处柔软的地方,那里有童年的回忆,故乡的风景,还有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生活,就像高高抛起的皮球,眺望高处的风景,经历低处的平静,而后掷地有声的摔落,滚至远处,悄然停止,喜乐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