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途

    更新时间:2015-09-04 03:01:11本章字数:1739字

    火车刚刚出站,哐当哐当的加速声还没有响起。对面的老先生看着今天的报纸,眼镜片映出模模糊糊的字迹。没有信号,手机上一条消息还没有发出,我盯着那个越看越粗糙的圆圈,不多时它被一排红色的字体取代。我有些怄气,把手机塞到口袋里,披上外套,看着从眼前掠过的风景越来越快。哐当哐当,火车声响起,又一段独自漂泊的旅程。

    晨雨来的急,日暮散时,煞是秀丽,火车外是一望无垠的农田,远处是小到难以辨清轮廓的人家,这些景色,唯有浑圆的落日红的让人难以移开视线。日暮洒落在老先生的脸上,一直钻到皱纹深处的岁月中,染红了一切值得珍藏的回忆。我看着日暮,不时看着老先生,这样想着,却看见老先生正看着我,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微微舒展开来,堆积在眼角。

    “真年轻啊。”

    他看着我,有些感叹。我有些赧颜,不知应不应该接话。车厢内突然暗了起来,火车开进了一个颇长的隧道,待再次看见日落时,不知是懒于等待,还是根本不在乎我是否回复,老先生已把目光重新落回到眼前的报纸上。我继续盯着落日,盯着远处不断高低起伏的线,盯着不时天际散落成块的乌云,像是盯着一幅绵延千里的绘卷。

    列车工作人员捧着一箱雪糕,挨个车厢叫卖,我本想买来着,却因为犹豫了一下喊出声合不合适,就只能看着工作人员的背影消失在列车车厢的尽头。我闷闷的坐下,打开笔记本开始整理这次出行的路线。出去旅行时总要把每日的行程规划的仔仔细细,就怕因为走的太随意而找不到休息的地方。朋友们知道后嘲笑我这么大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居然还会迷路。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去反驳。

    “世事难预料,人活着难道不应该有所依偎么?”

    有一次在演讲结束的时,台下有人问我对于婚姻的想法,我如此作答。是的,我一直这让认为,对我来说,爱不是给予或付出,也不是收获或守护,爱是两个人一路走来相依相偎,少了任何一个人,爱都是缺了一角的酒杯,承不住日渐满溢的空虚。

    无论是年轻也好,年老也罢,人总会因为一时的犹豫而失去很多——一个回答的机会,一处秀美的风景,一次偶遇的瞬息或是一张让人心安的床铺。于是我们总是想找到另一个人作伴,陪自己走过或长或短的旅程。开心也好,悲伤也罢,最终都汇成汪洋,看似广袤无垠,风平浪静,却暗涛汹涌,一旦陷入就难以自拔。一旦体验过,就再难以忍受孤独带来的不确定感——那是命运所能带给我们的最直观的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的感受。所以当我独自一人,背上行囊出门旅行,期待着遇见,也不停的规划着接下来应该去往何方。

    临走前做了几个毕业季的Demo,穿着学士服的青年们明明笑的那么开心,却被指出要把视频配上煽情的音乐。

    “嘛,离别就是这样吧。”

    我熬着夜,手边是已经凉了很久的速溶咖啡,关掉灯,电脑上不断放映的预览画面倒映在我的镜片上,看上去有几分诡异。

    “接下来,你们要加油哦。”

    我对着这些朝气蓬勃,心怀壮志的少年们说道。无论是毕业,离别还是旅行,对于一些人来说,都是另一段寻找归处的旅途,在途中大部分人不得已会失去一些原有的个性,同时被贴上更多的带有共性的标签,只为了找到一个可以依偎的地方。只有少数人走着自己的路,把每一步都当做自己的归处,亦是一个新的起点。

    “铃声阵阵,牧笛悠扬。”

    就像那些总是不期而遇的从笔下写出的故事,对于将来的日子,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句子。真是悠闲啊,明明快要被工作压垮了呢。因为想要喘口气才出来旅行的我苦笑着,合上了笔记本。对面的老先生看样子是看完了报纸,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天色,给自己披上一件衣服,随意的睡了过去。

    “真随便啊。”

    我这般想着,却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大概就是这样吧,无论是否有所依偎,都要自在的活下去的这份觉悟,就是岁月在老先生身上刻下的最深痕迹吧。

    这些日子,时不时因为尚不明朗的来日不断踱步,失眠,时有噩梦。

    “我在急什么,又在犹豫什么呢?”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我驾车穿过车水马龙的欲望丛林,看着车窗外拥挤的人群,不断问着自己,却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而此时此刻,我看着逐渐沉下的落日,听着铁轨咔哒咔哒的声响,心里的负重突然就轻了很多。

    “总之,继续努力吧。”

    我对自己说道。

    “咣当”

    这次是手机发出的声响。

    16:32——“喂,我要去你那边呆几天,行不?”

    19:03——“好。”

    “咣当,咣当。”

    火车继续向前,即将跨过农田,驶至下一个高楼大厦堆砌出的钢铁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