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蚊帐

    更新时间:2015-09-04 03:02:55本章字数:824字

    七月夏炎如流火,梅雨尽,温风起,熏得闲人昏昏欲睡。林子里不复往日的喧嚣,没有树叶晃动与鸟抖动羽毛的声响,闷热的空气把时光静止在为了生计而东奔西走的午后。我走的匆忙,只为赶一班下午两点的大巴,耳机里的音乐和出租车的冷气都开的很大,一声女高音的尖叫震的我神情恍惚。

    故事细腻婉转成诗,流过笔下,不知蹉跎了多少人的年华。夕阳晚照,染了天边的几朵白云,可在都市里,又有多少地方能完整的看这日出日落,待得夜幕四合,霓虹光彩掩过漫天的繁星,成为纸醉金迷的陪衬。有一些人活的越满足便越空虚,跑的那么快,只留下了一个背影,灵魂飘在身后,被飞扬起的尘土压的再也飞不起来。

    路过领事馆时,大巴上一个小孩子问身边的大人,领事馆就是人们领事情的地方么?人们终日忙碌,在顽童眼中不过是约束与约束的反复重叠,正如大人们用着各种名义来约束他们一般。本来荒诞的事情一旦与生活相互拉扯就成了难以逃脱的羁绊,人们把它们称作命运。它是生活的衍生物,又是人们所造出的祭品,献给过去的日子,成功与失败的须臾,以及将来的一切。

    蚊子近期多了起来,白天也开始嗡嗡作响。闲下来的我只好终日躲在蚊帐里,对着电话另一段的女友说着今日编造出的故事,细心编织出一个臆想的世界。有时我想,世界上与你有所交集的人那么多,每个人都足够好也足够坏,可又有哪个人值得你讲一句真心话?刀光剑影的江湖,金戈铁马的沙场,还是乏善可陈的现实生活,又有多少人把真诚当做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形而上的依靠?人与人有所交集,可有几人能穿过那层薄薄的蚊帐,走进你的世界?

    跌倒时的痛是自己的,站起来的勇气是自己的,听到的一声慰问或嘲笑是自己的,你脚下的那条路也是自己的。所以即使世界上最大的悲伤是没有人来抚慰你的悲伤,世界上最大的寂寞是没人懂你的寂寞,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人们互相看着对方,或多或少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虽说人与人之间多有不同,可相同的那些地方正是你我有所交集的原因。

    人啊,即使在蚊帐之外,也时常投出视线,透过那层纱,落在你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