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见

    更新时间:2015-09-04 03:03:12本章字数:984字

    北方的夏日永远是那么热,风紧紧地贴在桌椅上,只有当不耐的人们扇起扇子或书本报刊时,才肯慵懒的走上两步。一场雨来的又急又快,气温却坚定不移的向着历史最高峰攀爬,“今天的气温为历史最高。”夏日炎炎,电台主持人仍旧用往日轻快的语气聊着当下的天气,物价,和卖力经营着自己的人生的人们,电台的沙沙声中仿佛能听到主持人背后空调卖力排冷气的声响。

    自家的猫从四楼看到窗外的洋槐随着微风在烈日下不住摇晃,叶子微微卷曲着无精打采的样子,打了个哈切,躺在阴影里,不作声息。整个房间里只有风扇嗡嗡作响,吹出的风却仍旧熏得人直想入睡。我在床上来回翻滚,被子晒了又晒还是觉得粘人。隔壁是新搬来的夫妻,去年刚生的孩子闹了一会就没了声响,想来是睡了过去。床头的闹钟有一响没一响的走着,我盯着它,从午饭后一直看到自家的猫醒来开始觅食。窗外的云聚了又散,就是不肯下雨,最后被落日染成了一片嵌着紫黑色的火烧云。

    学校与家有着三公里的距离,隔着两条护城河,一片湖,两家医院,两座院校,以及两座天桥。河水蜿蜒而过,绕着不打的城市兜兜转转,却也讲不清源头。坐在天桥上,看桥上的行人和桥下的车流,来来往往,却也辨不清面目。只是到了夏日,难免有了些许燥意,医院外的长椅落了厚厚的灰尘,无人去做,人们簇拥在更近一点的门庭的阴影下,吵吵嚷嚷的,不知是等着就医还是为了别的事情。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舅妈求子多年,终是如愿。怀胎十月的人子在流火的七月嘤嘤的对这个世界哭闹着,惹得家人怜爱。那几日的雨接连的降下,倒是把热浪逼走了几日。

    浮生未歇,一梦多年。手中的事有太多草草完结,如今回头看去,想来不应埋怨那什么天时地利,只能怨自己未曾多走几步便被新的风景吸引。想法从肤浅到成熟有着几个重重摔倒又独自挣扎着爬起的距离。每逢我抽出时间去为自己的兴趣努力,总要找个理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有意义。或许沉重的负担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强加在身,用一百个理由来把与自己有所交集的人一一埋怨。不想输的那个人,不想平庸过活的那个人难道不就是我自己么?

    想来人生二三事,当是如此。故事在生活中繁杂而反复的上演,从欢欣鼓舞到嚎啕大哭,到最后即使耿耿于怀,对于生活本身我们也不得不一笑置之,在既定的方向上继续前行。遇见的每一个日子,每一张新的面孔,每一段心路历程,从遥远而模糊的猜测到近在眼前的清晰遇见,简单直白,硬是在惶惶不安的时候,给出一个孤自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