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路上

    更新时间:2015-10-03 16:38:39本章字数:1163字

    说实话,我感到厌倦。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太多的疑问都只得到模式化的回答,对人心的揣测,对利益的谋求,以及安静生活的可望却不可及。这些事情比起生活本身更容易让我感到厌倦,相较于生活,在质问这些事情的时候,争论与辩解占了大多数,就好像永无止尽的无理数,包含了太多的答案,也就没有了明确的答案。

    喜欢和讨厌往往联系在一起,既然有了喜欢的事物,就肯定有较为厌恶的事情,喜欢睡懒觉却不得不因为工作而起早,喜欢喝酒却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在节假日喝上一点,喜欢开玩笑却因为对身边的人造成了困扰而尽力忍耐。而更糟糕的是,喜欢睡懒觉却因为想看日出而起早,喜欢喝酒却因为不想因为醉酒而让亲人难堪而作罢,喜欢开玩笑却要在心上人面前假正经。好的事物被更好的选择覆盖,被遗弃在角落,却又舍不得抛弃,久而久之竟也成了一种负担。只是白天阳光要射进房内,夜晚要点燃蜡烛,人世无常,难免要有所依偎。

    选一个秋季的黄昏乘坐火车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运气好的时候可以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太阳慢慢的落下去,稍微注意就可以感受到外界的明暗在不断的变化。看着江河湖泊或是一处水洼倒映着橙黄的落日,有风吹过时,光影斑驳。看着尚未秋收的金黄的稻田,看着不断略过的植被和植被的阴影随着夜幕的降临渐渐融为一体。车厢内是吵闹的人群,苍白的照明灯嵌在车棚,天还未黑就全部亮起。耳机里高分贝的音乐盖过了报站的广播,我不得不摘下一边侧耳听着似乎十年来从未变过的声音。播音员究竟还是不是当初的那位呢?我这般的想着,目光又转回了窗外,每次我做着这班车,总能看到曾经未曾注意过的风景,可能是一处炊烟或是一处旧房,又或是雨天后积起的水洼。这班车反反复复的坐着,算来也有了十年岁月,如同夕阳坠落后夜幕的弥漫一般,没有太多过渡,也没有多少值得铭记的瞬间,只是在回想的时刻,总觉得有一刹那的寂静,从心底冒了出来,划过耳畔,又变成了身边人的吵嚷,这感觉让我莫名的舒适与愉悦。

    我喜欢模棱两可这个词,没有明确的界限,看上去别样的暧昧。在生活中,人要有明确的站位,问题要有明确的答案,可是对于生活本身,又有多少人过得真如表面上所表现的那般明明白白,又有多少人没有在事后的某个时刻质疑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人是过于容易受到外界干扰的生物,却也是过于自我的生物。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坚持着自己所选择的道路,过着自己的生活,拥有着那些只属于自己的对事物的认知与见解,正因为如此的独立,人才会如此的害怕孤单,才会执拗的守着自己的幸福。正因为如此,我才喜欢旅行,才喜欢去观察事物的改变,才喜欢那些没有明确答案的有趣问题。

    生活的变与不变于我无关,遇见了什么于我无关,我所在乎的是遇见未知这件事,回头看来,大概正是那些没有答案的事情支撑着我走到如今的吧?今日路途的风景又是如何呢?这般想着,我继续上路,一个人的旅途,应该不会孤独与无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