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一)

    更新时间:2015-12-19 18:41:01本章字数:1000字

    接到老同学电话时,郭刚正在炒菜,刚买来的吸油烟机的声音比试用时要吵上很多,电话另一端的人狂吼了三次也没能让郭刚听清到底在说什么。随之而来的是代表挂断的嘟嘟声,吸油烟机嘲讽般的,声音一下就小了很多。接着锅碗瓢盆胡乱的响了一阵,总算是把晚餐做好。期间口袋里的手机又震了几次,忙完的郭刚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未读消息除去话费,有三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真是,这脾气。”

    随手翻开,看上去没有什么关联的三条消息。

    「过得怎么样?」

    「我出差后有两天空闲,就在景德镇,你最近有空么?」

    「?」

    只是寒暄,却又简陋的不行,完全没有客气,最后一个问号更像是逼问。过了两年,还是一样的脾气,因为早已习惯,郭刚也未太在乎。

    「没问题。」

    「结婚了么?」

    「没有。」

    「孩子呢?」

    “真是。”消息简短的收发,对方轻易的把话题引入了绝境。轻浮就算了,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对方对于读空气十分棘手,不过有些时候更像是故意为之,大概是想要惹人发笑,可惜大都起了反作用。

    手机就放在桌子旁,直到吃完饭,收拾完碗筷,郭刚都没有回复的打算。身体陷在沙发里,一声叹息落下,一个人住的房子很容易就陷入了沉寂,电子钟不会发出声音,晚饭过后,长辈们带着拖着闹着的孩子出去散步,随着孩童的吵嚷声渐渐远去,夜幕笼罩的外界与日光灯下被惨白的墙壁围起来的容身之所有了明显的界限。楼层上下偶尔传来的狗叫是陌生人拜访时的自卫反应。时间晃过,乏善可陈,那些年轻的街坊邻里一年也见不上几面,倒是那些老一辈的,经常在晨练的时遇到,一个招呼换来的可能就是拉家常,不过大多时间郭刚只是一个倾听者,偶尔回上两句。少于发表见解的人,在互联网时代也不会说出更多的闲言。工作也好,生活也罢,郭刚都是和特异毫不沾边的人,在上大学的时候,他是那个群魔乱舞的宿舍里唯一一个看上去比较正常的人,夹在疯言疯语的,不修边幅的,故作老城的,唯我独尊的人群中间,唯一让人感到安心的。到头来,反而因为普通的温和而显得十分扎眼。

    两年过去,一个人住的房子比在那个狭小的寝室要大很多,抛去装潢和必要的家具,余下的空间也比硬是挤下了三个上下铺,六个衣橱,四个衣柜,五个行李箱,两排长桌以及六个大活人要大上数倍有余。没有工作的日子和往常一样懒床到下午,看书或是发呆,很少出去走动,受到邀请就接受,不擅长拒绝的人无论到哪里都能和生活相互和解。

    “过得好么?”无心的慰问往往比刻意的探究更为缠人,单这么想着,念头翻涌换不来一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