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三)

    更新时间:2015-12-25 21:10:23本章字数:991字

    大学的时候,除去李文和郭刚,其他人都习惯于在晚上去自习室学习。余下两个人经常无所事事的在寝室中呆着,准确来说是李文在工作,郭刚无所事事的摆弄着手机或者电脑。李文工作告一段落时,会眉飞色舞的讲一点白天遇到的觉得有意思的事情。郭刚也不附和,只是听着。

    很难定义李文是什么样的人,平日里沉默寡言,可能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可一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誓不把所有人都惹烦了,绝不会停下来。郭刚是少有的,见过这样的李文的人。为什么呢?郭刚没有以前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习惯了李文的存在,习惯了李文的言辞,不是因为他如何包容,而是李文言谈举止间透露出的信任让郭刚很受用,他们两个人就像在社会中流浪的人一般,在每一段寂静无声的时间里,相依为命。

    如今,两个人又聚在一起,李文却重新变成了其他人眼中的那个沉默寡言的人。刻意尖锐的言谈像一根刺一般,别人不敢靠近,却把自己刺的血流成河。床对面挂着的时钟里的指针任劳任怨的画着圆圈,发出的声响规律又熟悉。在郭刚的认识里,所有的钟都是这样的响声,他把身子的重心往后移了移,把椅子翘起来,那是李文经常做出来的动作。

    “电脑椅买了么。”

    这是李文的怨念,因为寝室太小,没办法买一个电脑椅,只好连续做了四年的硬板凳。

    “买了。”

    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话题完全被对方无视,简短的两个字没有给出能够延续的话题。郭刚不擅长和别人聊天,更不擅长创造话题,活跃气氛。两个低气压的人坐在一起,这种气氛让郭刚手足无措起来。这个时间段,护士也应该昏昏欲睡。对友人的责任感让郭刚没有办法在此告别。李文盯着郭刚的眼睛看着,看到郭刚越发游移的眼神,终于忍不住了,笑了出来。

    “这么多年,还是没变,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

    冷静,郭刚告述自己要冷静,不能向眼前的恶势力屈服。

    “你叫我来到底干什么?”

    “没什么。”李文老神在在的躺在床上,给自己剥了一个桔子,吃了一片后,被酸的直皱眉。“我本来想今天下午去你那边,后来因为住院就想着不如让你过来接我。”

    “就为了这个你把我从床上叫起来,凌晨三点,我打不到车,一路狂奔过来,吸的霾都能炼一块砖了你知道么,我现在真想把砖炼了,拿回来拍死你。”

    “这么有精神?”李文诧异,无视郭刚的愤怒与心情差的眼神,对郭刚的生活习惯做出了亲切的问候。

    “你几点睡的,要是我现在肯定萎靡不振的倒在这里呼呼大睡了。”

    “晚上7点。”

    “怎么了?”

    “想过去的事呗,在沙发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