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曹浩被抓

    更新时间:2016-01-03 12:00:08本章字数:3028字

    夜空,一轮圆月高挂,宁家村在银色的月光之下,显得格外宁静,周边山野,虫鸣声此起彼伏……老婆婆家的小院一角,站着两个身影 ,一老一少。

    “林旭,你们离开杨帆他们来到此处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个大概了,你太莽撞了,你这样做,万一要是你们出了什么差错,要我如何回去向董掌门交代!要不是你之前给我们传递了书信,我都还不知道你和云俊已是离开了杨帆等人,来到了此处冒险!”

    灵药语重心长地接着说道:“此次要不是我及时赶到,董欣和云俊他们定会陷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即便我将他们解救了出来,可当时云俊的情况也是让我不知所措,云俊也险些搭上了他的性命!”

    林旭在灵药说话期间,一直认真地听着,也是认识到自己当初的决定有过于莽撞,险些将董欣和云俊等人至于绝境,听着听着,林旭也是低下了头,内疚,自责涌上了他的心头。

    “灵药长老,是林旭莽撞了,林旭的莽撞,险些害了董欣和云俊他们,林旭该死!”

    林旭缓缓抬头,对灵药认真地认错道。

    “罢了,如今云俊也即将痊愈,你的功劳也是最大,但切记,以后不能再这般鲁莽行事了,其实,我也知道你冒险来到此处,初衷也是好的,你还成功地解散了乐毅镇的二万人,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玄灵派和紫灵派的阴谋,也是大功一件!”

    大概是见林旭被自己说得太过于压抑,灵药说完,对林旭微微一笑。但灵药说的也是实话,林旭不费一兵一卒,便将玄灵派和紫灵派刚“招募”到的二万人解散了,确是大功一件。

    “林旭险些害了董欣和云俊他们,说来,林旭也是过大于功!”

    林旭的自责却没有因为灵药说自己有功而稍稍退去,向灵药回道。

    灵药看着林旭,缓了缓又是说道:“如今云俊已是无大碍,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了,那日,你刚来这,我对你发了火,是因为当时云俊的伤势已是直接威胁到了他的性命,云俊这孩子,平日里与你走得很近,我也是很喜爱这个孩子,就如同对你的喜爱一般……如今,云俊已无大碍,你也不要再太过于自责了。”

    灵药说完,挤出了一抹微笑看向林旭,希望林旭能将他心头的重重的自责放下。

    “嗯。”

    林旭看着灵药,微微一笑点了下头。

    见到林旭的嘴角露出了笑意,灵药的笑也是笑得更开了一些。

    “林旭,当日你给云俊服下的药草,我也是仔细地观察过一番,那些草药,我之前可是从未见过,而云俊服下之后,没多久便醒了过来,并且,云俊的恢复速度也是极快,我想,那些草药,并非寻常药物才是,那些药草,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灵药向林旭问道,似乎对林旭当日寻来的药草很感兴趣。

    听灵药说连他都不认识林旭当日采来的药草,林旭也是感到很是意外,毕竟,林旭知道的所有药材,几乎都是灵药告诉于他的,在林旭看来,灵药就是一个对各种药材都极其了解的,是很博知的,如今,灵药竟也不认识林旭当日所采的药草,林旭不得不颇感意外。

    “林旭,那老头不识得那药材也是正常的,毕竟,那些药草,如今知道的恐怕只有我了!”

    林旭发愣之际,紫轩的声音又是响了起来。

    听紫轩的话之后,林旭也是觉得灵药不认识那些药材也到时情理之中了,毕竟灵界这么大,再博知的人,也不可能知道灵界的一切。

    “那些药草,林旭之前也是不认得的,那些药草,都是紫轩前辈告诉我的。”

    林旭见灵药很是渴望知道的眼神,也不再迟疑了,对灵药说道。

    “紫轩前辈?莫非,是那位早已去世几千年,至今为止,唯一一个突破至灵神境的紫轩!?”

    听林旭提及到了紫轩,灵药顿时精神大振,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立刻向林旭求证道。

    “是的。”

    林旭认真地回道。

    “想不到我去世了几千年了,还有后辈记得我,真是感到欣慰呀!”

    林旭的耳边,又响起了紫轩的声音,语气颇为得意。

    而听到紫轩的话,林旭也是微微一笑,心想,紫轩的一生修灵高度,被后世仰视了几千年,被后背记住,也是理所应当。

    “可是,紫轩前辈早就不在人世,他又怎么能将那些草药告知给你呢?……莫非,是你得到了紫轩前辈留下来的一些关于记载药材的书籍,从上面得知的?”

    灵药一脸不解地向林旭问道。

    “额,此事说来话长,林旭给灵药长老你慢慢说来……”

    随后,林旭将自己在青云阁所遇所做都一一告诉了灵药,而灵药这是越听越入迷,脸色也是越来越精彩。

    “这么说,紫轩前辈已将他毕生所学都传授于你了?紫轩的那道灵魂体如今‘住在’你的身体里?”

    林旭说完,灵药脸上布满惊讶和欣喜之色,对林旭又是问道。

    “是的,灵药长老!”

    林旭也是微笑着回道。

    “林旭,你真是遇到大机缘了,我为你感到高心!”

    林旭刚刚的话,要是说给一般的人听,他们怕是听了也是不信,也许还会将林旭当作神经病看待,但灵药听了却是深信不疑,还为林旭遇到大机缘而感到高心不已,激动得双手握住了林旭的双肩,微微地摇晃了起来。

    而看着激动不已的灵药,林旭的心里也是暖暖的,因为林旭知道,灵药是在为自己而激动。

    “怪不得,当日我带着董欣和云俊他们离开吕府,好长一段距离,都觉得有一位高人在尾随着我们,也使得我不敢过早地放走那郑浩,如今倒是明白了,那位高人,想必就是你所说的凌逸了!”

    灵药激动了好一会之后,又是对林旭说道,灵药也是想明白,凌逸尾随他们,应该是担心灵药对董欣他们不怀好意,当确定灵药是真的想帮董欣和云俊他们之后,凌逸才离开了。

    “是呀,当时,我收到灵药长老你的书信没多久,凌逸前辈也是写了一封书信给了徐安前辈告知了灵药长老你救走了董欣和云俊等人的事了,他们能为林旭着想,林旭对他们也是感恩不尽!”

    林旭也是微笑着说道。

    “嗯,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见见他们二人,于他们认识认识!”

    灵药笑着说道,脸上露出了一抹期待。

    “对了,灵药长老,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安逸镇呀?你离开了那。。。,我担心……”

    林旭突然面露担忧之色,对灵药说道。

    听林旭这么一说,灵药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沉,缓了缓之后,对林旭说道:“林旭,你放心,我知道你心里担心什么,你是在担心曹浩对吧?”

    听灵药这般说道,林旭也是一脸深沉,冲灵药点了一下头。

    “放心吧,那曹浩已经闹不出什么大事了,他,已经被押送回圣德城了!”

    灵药见林旭一脸沉重,淡淡一笑后对林旭说道。

    “灵药长老,你是说,曹浩被押送回圣德城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林旭感到不解,向灵药忙问道。

    “曹浩,可谓是丧心病狂,禽兽不如,只是将他押回圣德城,已是对他很是便宜的了!”

    灵药说起曹浩,脸上不由地露出了极其厌恶和痛恨之色,顿了顿之后,又是说道:“我早就看那曹浩可疑,他经常想支开旁人或是找借口想制造让其独处的机会,那让我感到他更加地可疑,于是,我心生一计……”

    灵药说着,停顿了一小会儿,接着说道:“我找来曹克和曹浩,并向他们提议,让我带领十万人马去突袭玄灵派和紫灵派所占据的韩丹镇,经过商讨,他们皆同意了我的提议……而就在那晚,我故意邀请曹克公子去喝酒,故意给了曹浩一个独处的机会,于是,他便按耐不住了,竟想给孟炎绝通风报信!”

    “于是,灵药长老和曹克公子便抓住了曹浩,揭开了曹浩的阴谋?”

    林旭又是问道。

    “是的,其实我也是早就看出曹克对曹浩也是有所提防的,但我也看出他对曹浩有所顾忌,所以,我的计划,曹克原本也是不知,后来我又叫上曹克随我突然去了曹浩的军帐,刚到他的军帐,便看见了一只“小鸟”飞出,我便将那只“小鸟”抓获,那是准备去给孟炎绝通风报信的书信,虽说上面没有写是谁写的,但无疑就是曹浩那畜生了!”

    “随后,我与曹克进了曹浩的军帐,他当时的表情,就像是吃了粪便一样,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倒也是对他给孟炎绝通风报信之事恭认不违,承认了他的罪行,但之后他说的话,就比畜生还不如了!”

    灵药说着,脸上满是愤慨之色。

    “灵药长老,他说了些什么?”

    林旭见灵药这般气氛,不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