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武帝召见

    更新时间:2015-10-13 15:56:29本章字数:1781字

    “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啊?”姑娘关切地问道。这位姑娘大约二十来岁,衣着十分华丽,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啊,没什么事,一点小伤。”陈必达说道,同时看了一眼这位姑娘。他突然感到这位姑娘十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现在却想不起来了。

    “玲儿,去找个郎中,给他看看伤。”姑娘吩咐道。

    “不用了,我伤的也不重,真的不用找郎中了。”陈必达说道。他再次试着站起来,但很遗憾,他又失败了。此时他才感到自己的腿疼的厉害,好像是骨折了。

    “你先别动,好像是伤着骨头了,还是找大夫看看吧,来人。”那姑娘一喊,立刻来了好几个人,看上去好像是这位姑娘的家丁。大家把陈必达抬上马车,疾驰而去。

    在马车上,姑娘一直看着陈必达,也许她觉得这个人的衣服真的很奇怪。陈必达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小声地说道:“姑娘,我叫陈必达,来自西域,不信你看我的衣服。”他穿的西装、打的领带的确与街上的人们完全不同。如果他告诉这位姑娘他是来自未来,估计会被当成疯子扔出马车。说自己是来自西域到还有可信度。

    他想从姑娘这里问问情况,好让自己明白他现在的处境。比如处在哪个朝代,哪个皇帝在位,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一系列的疑问已经困扰了陈必达整整一天了,现在终于身边有了一个人,而且这位姑娘像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一定是见多识广了。所以自己要想办法从她那里问出点什么来。

    陈必达接着说道:“我在来长安的路上遇到了歹人,把我的财物抢走了,还打伤了我的头。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哪位皇帝在位么?“

    那位姑娘听到他这么说,感到有些吃惊。但想到他来自西域,不清楚中原的情况,倒也有情可原。所以笑着说:“现在是大汉元朔二年,是我父皇在位。”这位姑娘笑起来很美,说话声音如银铃般悦耳。

    陈必达心里想:“元朔二年,那应该是汉武帝刘彻的年号。父皇?难道她是公主,是汉武帝的女儿?好家伙,怎么来到了西汉了,还赶上了汉武帝。这下可麻烦了,我可怎么回去啊?”

    他突然间感到有点沮丧,自己阴差阳错地穿越了时空,来到了西汉,却不知道怎么回去。现在自己身无分文,又受了伤,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呢?

    姑娘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笑着对他说:“你不用担心,我姐姐当利公主的府宅就在前面。她府上有郎中,会给你治好伤的。”一旁叫玲儿的侍女对陈必达说:“还不赶快谢谢诸邑公主,我家公主就是心好。”

    “诸邑公主。”陈必达心里念道,想不到这么端庄秀丽、温柔和善的姑娘竟然是公主。他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玲儿,多嘴。”诸邑公主笑着责备道,然后对陈必达说:“我叫刘雨桐。”

    “刘雨桐,原来这就是诸邑公主的名字,的确很好听的名字。”陈必达心想。

    马车跑的飞快,不一会就到了当利公主的府前。进门后,诸邑公主对姐姐说明了情况,当利公主这个做姐姐的当然是无不应允了。听妹妹说陈必达来自西域,当利公主当即把陈必达叫过来,问问清楚。

    “听我妹妹说你来自西域,是真的么?你要知道,欺骗公主可是死罪。”当利公主一上来就咄咄逼人,不愧是大汉长公主,确实有武帝长女之风。

    “是的,公主殿下。”陈必达答道。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总不能实话实说,那是真要被扔出去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着了。一会当利公主要是问起西域的情况来考查自己,答不出来,将会是什么后果,陈必达真的不敢去想了。

    “听说西域有一种马,能够日行千里,你知道是什么马吗?”

    “回禀公主,这种马叫做‘汗血宝马’,能够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里,而且会从肩膀位置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故在西域被称为‘汗血宝马’。”陈必达答道。他同时心中暗暗庆幸,幸亏平时读古代典籍比较多,知识比较丰富,要是答不上来,小命也难保了。

    “嗯,看来你对马还是很有研究的。”当利公主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回答比较满意,冲着诸邑公主点了点头,说道:“父皇非常喜欢这种宝马,并赐名为‘天马’,还写了一首词,你知道么?”诸邑公主回答道:“我还没有读过,姐姐,你说给我听嘛。”

    “太一贡兮天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当利公主的文采非常好,竟然当场背诵出了汉武帝所写的词。接着转过头看着陈必达,说道:“既然你来自西域,想必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我父皇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先养伤,等伤养好了,我会把你举荐给父皇。你就先留在我的府上吧。”

    “那我做什么呢?”陈必达心想当利公主留我在府上一定是要我当参谋一类的人物吧。但还是要问清楚嘛。

    “养马!”当利公主干脆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