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沙场立功

    更新时间:2015-10-13 16:00:12本章字数:2398字

    匈奴人的军事实力是非常强大的,当获悉了汉朝人的军事部署后,匈奴伊稚斜单于同样派出了五路大军,分头截击汉军。一场史无前例地汉匈大战,就在广阔的土地上展开了。

    接到命令后,陈必达立刻率军出发,当率军到达乌鞘岭时,陈必达向南举目远望,看到山峦叠嶂,连绵不绝,心中顿时感慨良多。诸邑此时应该在长安焦急地等待着自己吧,此次出征如果不能击破匈奴,扬我大汉国威。不仅愧对汉武帝的信任和栽培,更加愧对诸邑对自己的一片痴情。诸邑,你就在长安安心地等我的好消息吧,看我如何马踏匈奴。他即兴赋诗一首:“男儿立志出边关,不破匈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副将唐蒙听后大为吃惊,说道:“想不到大将军文采灿然,属下佩服万分。”陈必达笑道:“别拍马屁了,从乌鞘岭向北,我们就进入了河西走廊,就要和匈奴开战了。给我传令下去,接战之时,有进无退,有死无生。敢有临阵退缩者,斩。畏敌不进者,斩。敢言匈奴强悍者,斩。乱我军心者,斩。前队若敢退缩,后队斩前队!”“谨遵大将军将令。”唐蒙说道。

    唐蒙想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请大将军在全军最后,以监督三军。”“错了,”陈必达说道:“以往我军遇匈奴,败多而胜少。除其它因素外,主将畏敌,躲于三军之后,名为监督全军,实为躲避弓箭。实在是沮全军之士气。这次我陈必达奉皇命,统率铁骑,誓言击破匈奴,否则绝不还师。你认为我会躲在三军最后么?这次,唐蒙,你在军后督军,我为先锋,与敌交战时,全军将士都要跟着我一起冲!”唐蒙领命,策马扬鞭传令去了。

    大军横穿沙漠,道路艰险难行,飞沙走石,黄沙蔽日。沿途不断有战士倒下。陈必达的脸上依然露出坚毅的神情,毫无动摇的神色。副将罗威进言道:“大将军,我军已经深入匈奴境内一百多里,始终没见着匈奴军队,要不咱们先回去?”“混账,所谓执斧必伐,操刀必割。如今我大军已经深入敌境,若无功而返,岂不沮全军士气,灭我大汉威风。再者匈奴人向来轻视我大汉军队,以为只有他们进攻我们的份,我们必定不敢还手,兵法云:‘出其不意,攻敌无备’。此番我军主动出击,正好打匈奴人一个措手不及。有再敢言退者,立斩。”“遵命!”众将一齐说道。

    副将罗威再也不敢多嘴了。大军继续向北行进,在快要天黑之时,终于看到了匈奴人的一个部落。很明显,匈奴人根本没有想到汉军会主动发起进攻,没有组织起任何的防御。陈必达抽出宝剑,振臂高呼:“将士们,立功的时刻到了,跟着我杀过去,消灭敌人,杀啊。”全军一万将士奋勇地冲杀了过去,匈奴人面对着从天而降的大汉铁骑,毫无防备,全军覆没。此役,斩匈奴军三千余人,俘虏两万人。缴获财宝、牛羊无数。陈必达所率汉军大获全胜。

    战后,汉军在原地宿营休息。副将罗威扛着一个妇女冲进了陈必达的中军大帐之中。“罗威,你要干什么?”陈必达不解地问道。“大将军,方才末将擒获了一个匈奴女人。仔细一看,这个匈奴女人长的还挺漂亮的,所以就把她带来送给大将军,嘿嘿嘿嘿。”

    “混账,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这么做,和那些匈奴人有什么分别。把她带走。”“大将军,如果你不要,那我可就收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罗威是个粗人,在战场上是一员虎将,骁勇无比,但现在这个时候,如果陈必达不收下,这个可怜的匈奴妇女必会遭到罗威的侵害。

    “那你就把她留下,你出去吧。”陈必达主意已定,对罗威说道。“哎,好来,大将军。”罗威把那个匈奴女人扔在了地上,然后憨憨地笑了起来,转身走出了中军大帐,嘴里还嘟囔了一句:“大将军也是人,也需要女人啊,嘿嘿。”

    陈必达无语了,他走向这个匈奴女人。这个可怜的姑娘倒在地上,害怕地向后退着,陈必达前进一步,她就退一步,一直退到桌子角上。她倚在桌子角上,痛苦地哭了起来。陈必达走进她,仔细地看着这个女人,她鼻梁很高、很直,眼睛非常大,而且很有神,皮肤白皙。仔细一看,真的是一个典型的欧洲美女,这样的美女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

    姑娘眼含泪水,哀求道:“求求你,大将军,别伤害我。”陈必达看着她泪汪汪的眼睛,想起了自己的爱人诸邑公主。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伤害这个可怜的匈奴女人,战争和女人有什么关系?可是受伤害最深的却是这些可怜的女人。如果他不把她收留下,那么这个匈奴女人一定会遭到罗威这帮粗人的蹂躏。他留下她,恰恰是为了保护她。但这些没有必要向这个女人解释。也不需要她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你的家在哪里?我派人送你回家。”陈必达对她说道。

    “我现在已经没有家了,我的家就在这里,可是已经被你们毁了,毁了。”陈必达分明看到她的眼中流露出复仇的目光。

    陈必达突然间感到无奈了。是啊,应该怎么和她说呢?也许干脆什么都不要说。难道要告诉她匈奴人也是这样对待我们汉人的,还是告诉她我们摧毁你的家园,杀害你的家人是因为我们也要保卫国家,这么做是非常正当的。当道德问题遇到民族问题,恐怕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说清楚的吧。

    “如果你想活下去,就只能留在我身边,只有我才能保护你。否则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陈必达说道,然后补充道:“只有活着,才能报仇。”这句话似乎是在提醒她。

    这位姑娘听后,眉毛微微抬了一下,随后立刻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来,解开了上衣的一个扣子。“别,你别想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必达赶忙说道。

    “让我留在你身边,你不就是想要这个么?”姑娘说道,声音里充满了怨恨。

    “你想多了,我没有这么想过,你只要负责我的生活方面就可以了,就是端茶倒水,其它的真的不用。”说完后,陈必达走出了大帐,来到了外面。

    此时此刻,他的脑子有点乱。倒不是因为这个匈奴女人,而是因为战争所带给两国人民的伤害,让他有点烦乱。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匈奴人在汉朝边境上所犯下的罪行,从本质上说有什么不同?他陷入了深深地自责,受到了良心上的拷问。“但是无论如何,打通河西走廊,是关系到我大汉的生死存亡。我必须要执行完成战前既定的战略。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法从人性和道德的高度来评价战争。现在所做的一切,就让历史来评定吧。”陈必达心想。